发新话题
打印

贾葭 :每个人都是受害者——致新浪微博

贾葭 :每个人都是受害者——致新浪微博

每个人都是受害者——致新浪微博

2011-07-14 21:45:00
http://blog.ifeng.com/article/12395590.html

      我是新浪微博的一位普通用户,这个身份跟大多数微博博友一样,是近两亿用户中的一分子。从今天开始,我告别这个网络身份,“贾葭微博”这个ID,连同我未及查阅的多封私信与回复,将湮没在自6月12日开始就显示“账户不存在”的这个页面里,我再也不会去看它一眼。我由衷地向持续关注我的众多粉丝深表歉意。
       大概是2010年2月,新浪微博的两位编辑,轮番打电话请我在新浪微博开设账户。我早在09年初央视大火之时注册了推特,对国内的山寨产品兴趣不大,但碍于很多不能翻墙的朋友只能玩微博,就答应注册了。地址是t.sina.com.cn/jajia,认证身份是《GQ》杂志资深编辑。
       注册之后,我发现国内微博确有其优势,在用户体验上有所谓山寨产品的“微创新”,也就是说,抄袭得更漂亮一些。Anyway,这是国内互联网产品的通病。但在中国最大的创新,应该还是加了关键词过滤和人工审查。这是国情,我当然理解。我不能理解的是,这种国情下的人情。
       2010年3月30日上午,结石宝宝之父赵连海先生因涉嫌寻衅滋事罪在大兴法院一审,我在新浪微博上转发了几张现场的照片。新浪微博编辑打电话过来,请求我不要继续转发。在我以为,一位父亲为了孩子的一杯奶而身陷囹圄之时,我虽然不能亲至声援,但我至少可以让更多人知道——在这里,为了一杯干净的奶,是要付出多么艰难的代价,乃至要付出自由。
       我以为人同此心,心同此理——就像我们天然假设,每个父亲都会爱他的孩子,我们天然假设,母亲不会主动把毒奶喂到孩子嘴里。赵连海历经磨难,他在3月30日的上午,要得不过是一个说法。这个说法,涉及两亿孩子,涉及无数家庭。是的,就是这么悲剧,一杯奶,可以洞见这里的一切苦厄,一切秘密。
       虽然我并无孩子,但我关心我早餐时的那一杯奶。在一杯奶的意义上,赵连海就是我,赵连海就是你,赵连海就是所有人。赵连海戴着脚镣接受长达五个小时审判的时候,新浪微博编辑手忙脚乱地在删贴,在给我这样的用户苦口婆心地打电话。
       最后他们竟然使用类似威胁的语气,如果我今天继续转发照片,将暂停我的账户。我表示不接受这样的威胁。随即,我的账户被禁止发言30分钟。因为已经到了中饭时间,庭审也已经接近尾声,我于是停止发帖,并向新浪微博的编辑表示,我以后将不再使用新浪的产品。我后来食言了,这是后话,按下后表。
       我当天下午在别的网站发言说,我无法想象新浪编辑的不近人情。我能够理解行政指令带来的审查压力,新浪微博虽然刚刚起步,却已经习惯了以生存作为理由求得别人的理解。我当然理解,作为一位从业十年的媒体人,我深知审查的情况。我只是不能接受新浪这样威胁。作为一家商业公司,他们至少需要告诉我,审查言论不是新浪的本意。
       我无法得知,在未来也需要拿奶粉喂孩子的这些小编辑们(都是女孩儿跟我电话的),是否意识到,他们也是赵连海。他们和大多数人一样,也在吃着地沟油、苏丹红、三聚氰胺。他们或许根本想不到,赵连海和自己的关系何在——他们或许还认为,赵连海给他们惹了麻烦。他们蜷缩在新浪的这个大招牌底下,瑟缩地给那些他们认为会影响自己工作的用户打电话。
       直到2010年9月,朋友里用新浪微博的人愈加多了起来。传统媒体的新闻源也更多地引用微博,对于一个媒体人来说,如果不查实新闻源,是不可想象的事情。我于是又重新开始使用新浪微博。打开页面后,原先的认证已经被去掉。这倒没什么,本来我也不是什么名人。因为新浪微博的发展思路是“新浪V博”,还是原先推广博客的那一套明星名人战略,跟推特扁平化的结构全然不同。
       大多数普通用户的粉丝不过几十人百人上下,跟他的社交圈很类似。草根微博的声音很难传递到公众场域。或许,新浪的互联网产品思路就是塑造话语权威,它根本不去关心普通用户在说什么——只有它认为这些用户的言论不利自己时才去删掉。它可以一夜之间给新V用户灌数万僵尸粉丝,甚至可以强行让普通用户关注新V用户。
       新浪微博在塑造权威的过程中,开始认为自己具备某种权威——对普通用户有生杀予夺之权。可以删贴,可以封账户,可以封IP,可以单向屏蔽发言。它无所不能,代码可以帮助它完成它想做的事情——成为中国最大的言论平台,掌控这个巨大国度的话题走向。
       于是,我们目睹到的各种话题,那些耀眼明星的八卦、无关痛痒的生活心灵鸡汤、枯燥乏味的肥皂剧情等等,都是新浪愿意让你知道的。你想知道的,它会删除。你不想知道的,它会占据你的屏幕。真正的新闻,都在删掉的帖子里。只有这个话题发酵到无法掌控之时,新浪微博才会有片刻的话题热点。比如钱云会、钱明奇、郭美美。公众的意志到达临界点之时,它才无法掌控。
       此后,在去年12月初,因为某个瓷砖品牌,我被单向屏蔽15天之久。说的话只有我自己看得到,别人都看不见(还有许多用户被这样单向认证)。在今年4月,因为几颗黑瓜子儿,我被审核发言长达26天(这样的用户就更多了)。这半年里,我的ID被隐藏,账户无法被其他用户搜索到。6月12日,因为增城事件,我仅仅转发了几张照片,账户被立刻禁止登录。
       我要特别说明的是,在后两起事件中,网易微博、腾讯微博、搜狐微博、凤凰微博并未屏蔽或者删除我的发言。熟悉互联网管理的人应该知道,在微博审查这块,口径是一致的,新浪微博并不会得到更严格的指令或者更广阔的封杀范围。结论很明显,在后两起事件中,新浪微博的审查尺度是自我设置。
       作为媒体人,我深知中国言论的尺度和底线何在。在更多的时候,如果一个公众话题被激烈讨论之时,审查尺度会做些许有限度地退让。民意的火山如果被轻易点燃,后果无法设想。这是一个斗争与妥协的游戏。易言之,当所有人都往前走一步的时候,底线会后退一步。
       新浪微博永远不会也不可能会明白这个道理,因为它已经决意打算替管理部门做先锋,它已经牢牢把自己内嵌在体制之上。当一个人决意要自己动手割下自己的舌头做听话的哑巴、或者割下自己的鸡鸡做秉承上意的太监之时,旁人不能替它多说一句话。又也许,它明白这个道理,但,你永远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
       我知道,所谓体制是一台巨大的机器,它本身有自己的运转意识和逻辑。可能每个人都无法也无力改变这种运转。新浪微博同其他媒体平台一样,作为这个巨大机器上一个组件,也很难内生出一丁点儿内省的勇气。但,我们无法改变体制的意识,但能否稍微改变一下自己?新浪微博这台大机器上的组件,能否在体制意识之外,有种自己的价值理念?
       很可惜,微博作为新浪唯一的盈利点和增长点,我相信它宁可扼杀自己的价值理念也要维护自己的安全。悬在头顶的剑,随时会落下来,Beta版就是扔到地板上的第一只靴子。我相信新浪内部也评估过SNS的政治风险,既然决定铤而走险,就宁可牺牲用户利益来维护政治安全,这条道走到黑了,毕竟,对安全构成威胁的用户,现在看来并不是那么多——删掉他们的账户就可以了。
       我可以明确说,新浪微博要是这样想,就错了。原因很简单,每个用户都要吃食用油,都要吃早餐,每个妈妈都要喂孩子吃奶,每个父亲都要为孩子着想。每个用户除了在上微博之外,有网络生活之外的线下生活。当现实让他们继续缺乏安全感、对未来缺乏信心的时候,他们就要在网上抱怨——这是不可避免的,也是无法删除干净的。
       除非新浪微博关闭,否则它无法完全杜绝它不喜欢的言论。这是它面临的巨大悖论,在全部SNS网站都存在,这种悖论是新浪与生俱来的。因此,我要说一句,每个人都是受害者,包括新浪这家公司在内,包括新浪所有员工在内。悲剧就是,你知道命中注定无法避免却依然要勉力为之。
       新浪微博的审查队伍已经超过1000人,对新浪来说,除了有解决就业岗位的正面社会作用外,其他的影响均是负面的。这意味着每年将有至少七千万的支出用于审查。作为一家纳斯达克的上市公司,如何向美国股东交代?当然,这是高层思考的问题。我只会建议美国股东要求新浪董事会就此作出是否违反法律的质询答复。
       作为普通人,我们的问题在于,我们该怎么办?也许那些给我打电话的小女生会问:我有什么办法?我该怎么办?我有别的选择吗?我知道你们会这样问,我也准备好了如何回答你们的问题。
       我首先想问,你们心目中有自己吗?你们可否意识到,自己作为一个人的真实存在?在满屏的关键词、敏感词列表前,你们有没有用指甲掐过一下自己的胳膊,是否用手揉过自己酸涩难忍的眼睛?你们是否从不多的薪水当中拿出过微薄的一部分,寄给远方渐入老境的父母?你们是否忍住了吃自助大餐的念头给孩子多买了一份保险?
       如果你掐过自己的胳膊,有没有感到一点疼痛?对了,那就是你,一个肉体的真实存在,你能够掌控它。如果你揉过自己的眼睛,那说明你珍惜的自己的身体,你爱自己。如果你给父亲寄过钱,说明你知道他们的含辛茹苦。如果你给孩子买了保险,说明你很爱他。
       不是吗?这些难道不是我们作为一个人的正常情感吗?我们有自己的存在,我们会爱别人,会被别人爱。我们会被伤害,会得病,会忧伤,会难过,也会死。这就是我们。请原谅,在这里要引用我的一位老师的一句话:
     一个人的出生就是接受世界的赠与,同时也呼唤着与这个世界潜在的关系,呼唤那些更为深厚的根源和价值。当他离开这个世界时,他是不是比他来时变得更好还是更坏?这是他个人的一项使命,仅仅有关这个世界的使命很小的一部分。  
       我们是一个个具体的人,有名字,有ID,有思考,有未来,有各自的喜怒哀乐,跟任何人都不同。世界只有一个你,每个人都独一无二,每个人都有它的价值,更为向上、更接近爱与真理的——价值。
       当你看到这里的时候,你就不是一架巨大机器上的一枚小螺丝,不是一个充满浑浊气息的格子间办公室的一位弱不禁风的小编辑,不是那个随时可以被训斥、时刻担心被半夜三更电话吵醒的审查执行者。的确,那个“你”并不是你,那个在系统后台上的“你”,与在半夜扪心自问时的你,完全判若两人。
       所有的这些,是因为你所做的与你所接近的、你想要的价值——背道而驰。是的,你被裹挟了,你被遮蔽了,你被掩盖了——就像我记得赵连海的名字而不记得你的名字那样,你无法有一种异于他人的存在和标识。你需要建立你的存在感。你需要从这种裹挟与遮蔽中站立起来,做回自己,爱自己,爱他人,爱自由。你是一片重于泰山的鸿毛,可以自由的飞舞飘扬。你是一个不带镣铐的舞者,你是一个不受羁绊的思想家。
       已经4000多字了,我无法想象,我居然能为封锁我账户的新浪微博,写一篇长达4000字的文章。你们不必记得,“贾葭微博”这个不起眼的ID曾经说过的长篇大论的废话。我只希望,作为受害者的你们,能在伏案工作的微小的间隙,做下眼保健操,爱一次自己。
       再次向我的粉丝致歉,包括诸多媒体同行和各界闲达,未能及时回复你们。如果你们还不介意我的唠叨,请移步其他各大微博搜索贾葭。谢谢你们。
       再见,在大多数情况下,就是再也不会见。
乐乎设计,乐乎生活~

TOP

宋石男:我为什么离开新浪微博

我为什么离开新浪微博
http://blog.ifeng.com/article/12395633.html

2011-07-14 21:49:20

诸君,我今日离开新浪微博,不再于此地发言。

谢谢各位一年来的关注,也谢谢各位与我24万余次的互动。我从中获益良多,结交良朋佳友,增长认知广度。



我仍会保留账号,如有要事,可 @ 我或私信。但我更希望与诸君在网易微博、腾讯微博、搜狐微博、饭否或推特上相会。在前四家微博,我均有实名注册账号;在推特,我叫 @songshinan .



最近一个月里,因为转发新华社消息(老艾出来了那则消息),我一直被新浪微博审核。期间也有不少朋友去说项,但从新浪总编陈彤、副总编孟波到一般编辑,基本都装聋作哑。唯一一次回复是一个编辑托中间人告诉我,要我“不再骂新浪和发敏感信息”,然后“过几天再看看”。结果一直“看”到现在。



我离开并非一时意气,而是出于基本的骨气及深思熟虑。



不少朋友劝我“忍一忍,这个平台不能替代”、“别走,损失很大的”、“何必跟他们死磕,过几天就好了”。谢谢你们的好意,原谅我的不合时宜。



新浪微博的确是目前影响力最大的国内微博,我剩下所有微博的传播加一起(我狡兔很多窟的,见附录),也许才可与之持平。我选择离开,看上去似乎不智,其实也有细深考量,请允我逐一道来。



新浪微博是影响力最大的国内微博,也是流氓性最强的国内微博,也是最无底线的国内微博。事实上,对它我只有四字可以形容:精明、无良。



先说精明。



新浪微博从产品功能及市场打法上,可说是目前门户微博中最强。它的产品设计混搭了微博、博客、论坛、社交等功能,非常适合爱八卦的国人。它的市场打法是以V用户为中心,将围观者紧密团结在V用户周围,形成强大但单调的微博气场。我的朋友老张曾说,新浪微博其实是新浪V博,信然。



新浪V博的打法,无非是吸引并放大三种人:文娱明星、行业精英、传播领袖。这秉承了当年它博客的打法,但又有更新。抓住文娱明星如大嘴姚晨,就抓住了大把追星粉丝;抓住行业精英如同样大嘴的任志强,就抓住了行业粉丝更重要的是抓住行业职业人,进而形成行业圈子;抓住传播领袖(传媒身份精英、草根意见领袖),就抓住了资讯事件、增值讨论乃至落地行动。



更重要的是,抓住此三种人,新浪微博不但占据了微博传播的制高点,还占据了二次、三次乃至N次传统大众传播的制高点。我们从电视、平媒、电台是何等频繁地引用新浪微博内容,以及利用新浪微博传播自己的内容,即可知悉。



但我并不认为新浪微博的商业模式就是完美的,因为这种建立在V光环之下的喧嚣与躁动,并不能真正渗入普通用户的生活,目前看来,也无法为企业提供足够的商业推广渠道。新浪自己,除了在股价上因微博而得到相当利好外,暂时也没有实质性的上规模且可持续的营业收入。而一旦不能解决后一个问题,股价的利好也只能是一时的。



再说无良。



新浪微博的字典里,似乎从一开始就把“尊重”二字过滤了。他们喜欢拉人加V,据说每个微博小管都有任务。我也被拉过四次。第一次我欣然加了,虚荣心谁没有啊?可没多久就被莫名其妙取掉,注意,我并未更改自己用户名,因此不是系统自动去V,而是微博小管人工去V,且对我没有任何知会,更别说解释了。没多久,他们又来找我加V,我想了下,又同意了,善良的人总是自我作践啊。几周后又被人工去V,仍无知会,无解释。第三次,脸皮扎实的微博小管又来找我加V。这次我不干了,我虚荣、善良,但我不像他们一样下贱啊。我说,新浪微博你们永远别给我加那个破V了,一个注定要钉在历史光荣榜上的人,不需要瘪三来认证。放了这种狠话后,好长一段时间清静了。但就在今年初,还有编辑第四次来找我加V。这时我已经老了,无所谓了,我叹了口气,说:加我V,你去问问你们同事再说吧。



关于此事,我不想多评论,且引用我的朋友谭伯牛的一段话吧:“微博的内容是新浪创造的吗?博友的人格是送上来让你随便侮辱的吗?你们为非作歹就不许网友说上两句吗?你加V是给了网友面子还是网友给你面子?你在赚人民币的同时还知道尊重用户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吗?新浪微博你不就一个山寨版论坛吗?牛逼什么。”



新浪私下不尊重人不奇怪,中国人但凡力气大一点,私下都不太尊重人。但新浪甚至公开也不尊重人,包括他们自己,如果他们还有人格的话。



谷奥事件就是一个典型案例。新浪科技抄袭谷奥的文章,后者在微博投诉,新浪编辑、主编等居然骂人家是傻逼。新浪总编辑陈彤更是护犊子,不但不道歉,反而打压对方申诉,删帖、屏蔽,最终逼谷奥退出新浪微博。与此同时,新浪睚眦必报,还逼迫声援谷奥的网友如霍炬等退出新浪微博,以及找个烂由头把质疑新浪的网友如谭伯牛等进行微博审核。这已经无任何底线可言,就算是黑社会耍流氓,也不过如此。 (详见《霍炬:新浪微博你让我浑身发冷》)



新浪微博其实也有自己的企业文化,一言概之曰:独裁。最开始,它还扭扭捏捏作出新娘子的样子,一旦壮大,立刻就挽起袖子,露出独裁者的铁腕。整个新浪微博的管理者,从上到下,从内到外,其思维方式、行为方式,很少有不沾染独裁气息的。



我因此更理解人们为什么劝我不要离开新浪。在他们心里,新浪就是权力的象征(哪怕只是传播力,不是政治权力),新浪就是体制。离开新浪,就是离开体制,就是失去权力。



我曾有过断言,说新浪微博的结构与中国社会的结构高度重合。现在我觉得只说了一半。应该这么说才更全:新浪微博的用户结构与中国社会的结构高度重合而新浪微博的统治手段与极权者的统治手段高度雷同。



极权者的统治手段是什么?请允许我引用一段话:“不要让他们有判断力。只要给他们汽车、摩托车、明星、刺激的音乐、流行的服饰,以及竞争意识就行了。剥夺他们的思考力,根植他们服从指导者命令的服从心。让他们认为想法和大家不同的就是公敌。”说这话的不是曹国伟也不是陈彤,是希特勒。



当然,新浪微博也与时俱进,它的统治手段富含中国特色的狡黠。新浪CEO曹国伟曾老实巴交地坦白:“出现敏感话题时,新浪可创造性地限制谈话内容,而不是将其全部删除”。这就好比一个强奸犯说,当遇到一个尤物时,他可创造性地口交,而不是直接用几把插入。



我来进一步揭穿这种“创造性地限制谈话内容”的手法。无非四种:1、删帖 2、屏蔽贴 3、禁言 4、删ID。



删帖不用多说。哪里都差不多。新浪的奸诈之处在于,他们现在很少使用直接删帖的手法,而多用屏蔽贴和禁言。



屏蔽是新浪一项创造性发明,有硬屏蔽与软屏蔽之分。硬屏蔽就是帖子只有你自己看得到,你的关注者的TL(时间线)上不会出现,他即使点你的微博页面,也看不到;软屏蔽就是帖子在你的关注者的TL上不会出现,但他若点你的微博页面,可以看到。屏蔽贴是杀人不见血的下流伎俩,极大地限制了帖子的传播,却让当事者浑然不觉。



禁言是新浪又一项创造性发明。禁言又叫关小黑屋。被禁言者发出的每一条微博,都会被审核,之后或者延时放出,或者被吞掉。即使放出,由于往往在发表的几小时之后,显然会跌出关注者的TL,几乎是零传播。值得一提的是,被禁言者不但发帖会被审核延迟,回复或跟帖也一样。



禁言对新浪的好处主要有二:1、节约人力成本。新浪有上千名微博网管,但面对群众战争的汪洋大海,仍有力不能逮的时候。2、逼迫用户自我审核。这是最可恶的。用户为避免被禁言,常会对言论进行自我审核。被禁言过的人,更是会形成恐惧和阴影,再能发微博时不免怀揣着一颗“感恩的心”和“紧张的心”。



禁言看上去是国情,其实是私刑。就好比中央在下一盘很大的棋,然后地方暗自加码,将平日不好动的人顺手收拾了。新浪微博删帖、屏蔽贴勉强可以理解,因站方要自保。业务水平低乱删乱屏蔽也可以理解,因小管要保饭碗。但禁言击穿底线,无法理解也无法接受。因为禁言是对人的极大侮辱,也是对人基本权利的极蛮横侵犯,跟劳教一类的剥夺人身自由没有本质区别。



今天新浪微博可以因为我发“敏感的新华社消息”禁言我,因为他批评新浪而禁言他,因为她与新浪有利益冲突而禁言她,明天也可能因任何理由禁言你。一个躲在“奉旨网络管制”下的寡头垄断企业,尽可以滥用权力、私自加码去管制所有网友,而无需给出任何理由,无需遵循任何规则,也无需接受任何惩罚。



于是,在新浪微博,被长期禁言或直接删除ID的网友,就形成了“转世党”这一独特的现象(注册新ID,在原用户名后加上二世、三世等字样)。“转世”多达4、50次的萧瀚,当是代表人物之一。但萧瀚也终于无法再忍受,就在上月底,他花了近8个小时,将自己的8539条微博全部删完(可能点击鼠标近18000次),离开新浪。萧瀚算知名人士,他的转世或离开,每次都能引起一些关注。但还有大量无名的转世者,只能默默地死,默默地生,在时光中注满坚忍。



然而,大多数新浪微博的用户对这一切却无动于衷。他们似乎很少这么琢磨:我们在这里被如何对待,有没有点儿尊严?其实很多中国人生存也是一样的情况:面对巨灵,苟活比尊严更重要。不求变好,只求不要变得更坏。



是的,相对这个70亿美元市值的庞然怪兽,我们每个普通用户看上去是那么文弱无力。但是,我们仍有能力惩罚新浪,那就是用脚投票。不合则去。战争不是和平,自由不是奴役,无知不是力量,新浪不是惟一,更不是首选。



你可以继续使用新浪微博,但尽量不要把鸡蛋都放在一个篮子里。从今天起,也去网易,也去腾讯,也去搜狐,也去饭否,也去推特,也去G+。



当新浪只是你微博的几分之一而非全部时,它若再像今日一样傲慢、专横,无规则也无底线,你就可以像吐口口水一样将它吐掉。



要知道,我们必须抗争,“一个有序的社会,不能仅仅依靠人们对惩罚的恐惧和鸦雀无声来维系”,微博同样如此。



要知道,我们必须选择,“人的选择只有两种,要么承认存在高于自由,要么承认自由高于存在。”我的选择是后者。



要知道,我们必须联合,“每个人都不是一个孤岛”。新浪禁言你,它就是禁言所有人,因为自由不可分割,只要一人受奴役,那就不存在全体的自由。



因上所述,我和我的朋友贾葭在今日离开新浪微博。新浪以为所有人都可以为了一点可怜的传播力,而放弃尊严,为他们任意揉搓,但是对不起,我们不行。



走就走了,还在新浪微博的朋友,你们不必遗憾也不必感伤,相信不久的将来会有更多人像我一样,像我一样,就像世界上没有新浪那样上网。
乐乎设计,乐乎生活~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