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探访义乌“淘宝大学” :淘宝等级可以抵学分

探访义乌“淘宝大学” :淘宝等级可以抵学分

探访义乌“淘宝大学” :淘宝等级可以抵学分
2012年04月19日 09:58  外滩画报微博

  作为义乌唯一的一所大学,义乌工商学院为创业班学生提供了一套独特的评价体系:上课时可以在下面接单发单;允许逃课,只要期末成绩合格;淘宝等级可以抵学分,一颗钻抵两个学分;学生们拥有两间教室,一间是仓储教室,一间是上课教室。
探访义乌“淘宝大学”:淘宝等级可以抵学分

  “你想要买点什么?”这几乎成了义乌当地人的一句问候语,就像北京人见面的那句:“您吃了么?”作为全世界最大的小商品自由王国,从小饰品、小玩具、小五金到小家电,千千万万个小企业和家庭作坊制造的小商品,每天从义乌流向世界各地。

  在这座商人聚集的城市,最著名的景点是新建成的义乌国际商贸城。“从这个商贸城的一端开车到另外一端需要30分钟,速度飞快且不堵车也要10分钟。”李鑫淼介绍说。

  在这儿,对于男性有一种通用称呼:老板。李鑫淼是浙江义乌工商学院的三年级学生,也是同学们口中的“李老板”。

  “李老板”可谓实至名归。李鑫淼是这间学校“淘宝创业班”的尖子生,拥有一家皇冠级淘宝店铺和一家淘宝商城店铺,拥有自己注册的公司,每天营业额有1到2万元。而义乌工商学院这所当地唯一的大学,也因扶持学生淘宝创业而声名在外,被称为“淘宝大学”。

  在一个安静的午后,记者走进这间学校。学校里空荡荡的,学生们提着盒饭上楼,走进教室,在堆满灰色快递包装袋的桌子边坐下,点开淘宝旺旺的窗口:“亲,有什么能帮您的?”

  创业

  一个和义乌有关的著名故事叫“鸡毛换糖”,是说在资源匮乏的年代,脑筋活络的义乌小商人走南闯北走街串巷,以糖、草纸等低廉物品,换取居民家中的鸡毛等废品以获取微利。鸡毛换糖,是义乌最早的创业故事。

  义乌工商职业学院里,创业是最正常的一种生态。在这里,创业的意思就是在淘宝上做生意。

  雪峰楼是学校最老的一幢楼,现在是创业学院的所在地。二楼的一间教室里,墙上贴着“激情点燃梦想,创业改变人生”的红色大字标语,黑板的公告栏上列着班级货源:羊毛袜保护价17元。这是创业有成的同学们为后来者提供的一项福利。

  每个教室的布置都大同小异。电脑旁、桌子下、教室后的货架以及仓库里,都堆满了各式各样的打底裤、拖鞋等当季热门商品。学生们卖着大同小异的商品,坚信走在已经被证明是成功的道路上更容易成功。

  教室外墙上贴的互联网创业者们的肖像已经被晒得褪色,搜狐的张朝阳、百度的李彦宏、京东的刘强东、腾讯的马化腾 一幅马云(微博)的漫画被供在会议室里,这个清瘦的中年男人自信满满地侧目望向远方,漫画上写着“烟波里我自笑傲江湖”。

  往届毕业生杨甫刚已经取代马云,成为了学校里的新传奇。当年,靠着淘宝创业开着凯迪拉克回校的他,尽管背负着挂红灯的成绩单,依旧被副校长贾少华笑眯眯地称为“学校的英雄”。从那时候起,创业如燎原之火燃遍整个校园,学校也不遗余力地给他们提供支持:把供货商拉进学校,把快递公司请进校园;2008年12月成立了创业学院,给优秀的同学大开绿灯——允许逃课,只要期末成绩合格;创业实践即淘宝等级可以抵学分;这些学生拥有两间教室,一间是仓库,一间是上课的教室,也兼仓库。“优秀的学生”有个标准——淘宝店达到4钻或月收入达8000。

  现在,这个标准被降到5000,又被进一步降到2000。创业学院的经京璐老师告诉记者,这是为了进一步提高同学们的积极性。但该班级的目标是大二实现人均月收入5000元人民币,大三结束时增至1万元。这是2009年义乌工商职业学院副院长贾少华在北京的一个论坛上,面对40多家媒体豪气冲天许下的承诺。

  雪峰楼二楼的楼梯间,放着一面镜子,是以往“厂长经理专业”毕业生捐赠的。不过这个称呼早已过时。新生的淘宝创业家们无暇在镜子前整理仪容,他们提着麻袋匆匆地上楼,奔往堆满纸盒子的教室,他们有接不完的电话,大部分时间都消耗在网络的交易上。

  模特队

  陶敏璐是义乌工商职业学院大二的学生,念国际贸易。她认识李鑫淼也是因为淘宝。在学校里,有一支规模不小的半专业模特队,在校方推动下井喷的开店热情,给他们带来了海量工作机会。

  生意做大了的学生店主,都不吝啬多花点钱请漂亮的模特拍一组有大牌风范的广告片。照片好看,价格也能挂高点。李鑫淼总结:同样一件衣服,街拍的要比摆拍的更好卖。陶敏璐在阳光下看着自己的影子,有点不满意地捏了捏脸上的肉,感叹自己又胖了。她拿出iPhone手机,给我们看她几个月前的照片,自己又打量了一会儿,接着开始深刻地反省最近吃夜宵的恶习。

  “活还挺多的,现在我们的身价也基本都在1000元一小时以上了,少于1000元的基本不接。”陶敏璐说。她当过腿模,戴过假发,穿过羽绒服,一开始为同学拍还有些不好意思,久而久之,就习惯了。“只不过是一桩生意,和所有的生意一样,老板满意就行。”她说。每次换季,店主们清仓换货时,也是模特和摄影师业务最繁忙的时候。

  每周一和周四,模特队会请来专业老师训练他们的形体和走台:踢脚、走步、眼神、微笑 一面对镜头,陶敏璐立刻摆出了模特专业站姿,微微低头浅笑。这是练习过的专业微笑和站姿,在镜子面前仔细修正过,以确保在照片里看起来更漂亮。

  她还会根据客户的要求选择合适的妆容和行头。她在寝室里准备了专业的卷发棒和直发工具,不同风格的衣服搭配好挂在衣橱里,确保能随时打造“可爱日韩风”或是“大气欧美风”。

  陶敏璐也有个淘宝店,但荒芜多时。她就读的国际贸易系也要求每个学生开一个淘宝店,但她显然志不在此,连店上的宝贝照片也懒得找外面的摄影师拍,就自己穿着衣服随便让寝室的同学以白墙为背景凑合一下。放假回家,以前的同学们都纷纷问她:赚钱赚得怎么样啊?现在的收入让她颇有面子。这所学校能赚钱已经声名在外。

  生活

  在义乌工商学院,淘宝创业有三个阶段。第一阶段,在教室练摊。货物堆在教室里,在教室里的电脑边接单发货。第二阶段,搬出去住。生意做大,货物太多,店主会在校外租个套房,堆货自住,雇几个伙计看网店,自己开车出去拉货送货。第三阶段,神龙见首不见尾阶段。生意做到很大,雇人看店,自己也不再住仓库里了,平日里,思考的是战略、品牌,偶尔坐飞机出去见见大客户。“搬出去住”是创业成功的一项关键性指标,另一项是“买了自己的车”。创业学院的经京璐老师在介绍成功学生的案例时频频提及这两个词。

  李鑫淼正处于第二阶段。他开着黄海越野车将记者带到义乌郊区他的公寓。公寓楼下,一群女工正在手工穿线加工手机链。天色渐暗,她们点起灯继续赶工。一派热火朝天的赚钱气氛。

  晚上七点,李鑫淼们一天中最忙的时候开始了。打包、发货的时候到了。在这个三室一厅的公寓里,李鑫淼开始清点晚上要运的包裹。他将两条假透肉的黑色打底裤放进一个包裹,附上一双一次性手套作为小礼物,封口,扔到一旁。他请了3个员工帮他干活,还请个每天跟着做网店的“学徒”。

  “打底裤是热销产品,一天卖出几十条一点不稀奇。假透肉色是今年流行,我专门研究过的。”李鑫淼说道,有点得意地眯起眼。

  三个房间都堆满了纸箱子,只有厨房空荡荡的。一台笔记本电脑在角落的桌子上泛着荧光。李鑫淼不停地弯腰,又直起身,埋在大纸盒子中间只露出一个头顶。房间里,淘宝旺旺的叮叮声和撕胶带的嚓嚓声此起彼伏。房门大开着,楼下一辆小皮卡已经发动引擎。他要把自己的包裹装上皮卡车,接着还要去学校以及周边村,帮一些没有车的同学收包裹,统一送去快递公司。

  李鑫淼很瘦,深蓝色的西装在他身上有些松松垮垮。西装是几个月前买的,注册公司后,他的身份变成了“总经理”,他发现,谈生意,必须要有点“形式感”才撑得起来。他熟练地发动黄海越野车,从“家”到学校再到快递公司的这段路,是每天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学校里,一楼的快递公司里人头攒动,灯火通明。圆通、中通、申通、邮政等公司都在学校里设立了快递收发点,有专人长期在此服务。每天的傍晚都是如此。工人们忙着称重、装车;发出的快递,地址统统为学院路10号。另一个女生提着外送的盒饭上楼,有人迎面问候她:“今天多少单?”“80。”“我们见谁也没有见快递这么勤。”李鑫淼说,“你知道吗,在我们这,谈恋爱的,只能两个做淘宝的人谈,在电脑前约会,一个接单,一个发货。”他大一才开始做淘宝的时候,从早上八点开始就粘在凳子上,因为怕错过生意,饭都不敢出去吃。

  发家史

  大一的时候,李鑫淼去进货还得拉个看上去“更成熟”的同学,装成父子去跟店主谈判。他是校方专业培养的第一批“超级毕业生”。进校第一天,老师就要求他们开个网店。开店第一个月,只有几单生意。同寝室的人很快放弃了,离开了淘宝班。李鑫淼在校园里转悠,看到别人走大单,大包大包地发快递,心想,这玩意儿能赚钱?不大可能吧。

  “不夸张地说,那时候满脑子都想着发横财。”他笑说。他没事就骑着车跑去经贸城转悠,看到什么货便宜就进什么。

  “那时候一天赚20块钱就很开心,一天的饭钱有了。”2010年夏天,南非世界杯期间,一种噪音巨大的助威工具“呜呜祖拉”频频登上报章头条,旋即登上淘宝热卖榜。

  李鑫淼做起了世界杯生意:2块钱进货、15块卖出的小喇叭让他大赚一笔,限量版世界杯足球利润更高——当然是假的,一个可以赚100多块钱,许多酒吧都找他们订货。世界杯期间,别人熬夜看球,李鑫淼熬夜看店,每天都处于高度亢奋状态。

  “赚来的第一桶金,想也没想,就拿去进货了。”另一笔让他印象深刻的生意是一次性雨衣,进价很便宜,但利润也很低,只有一毛钱一件。这玩意儿非常畅销,正常情况下,一天有100到200元的稳定利润,玩漂流的旅游团对此需求很大。有一次,有个客户给他留言要了1万件,他正愁淘宝无法交易如此大数量的商品时,对方直接把钱先打到了他账户上。

  李鑫淼或许继承了家族的商人头脑。他父亲的第一桶金就是从扬州贩毛绒玩具去外地卖赚到的。从上初中开始,父母就离开台州去外地打理生意,他一个人在台州生活了7年,寄居在父亲相熟的一个老师门下。那时候他大学报考到义乌,是听说父亲的一个客户在这里,想着也许能为父亲分忧;在所有的重要决定上,父亲都只说“好吧”。

  后来的李鑫淼转行做起了女性生意,专卖秋季打底裤、袜子、保暖内衣,代销一些品牌羽绒服。他在学校小有名气,加上在校园内的淘宝创业大赛上获得了第一名,他开始作为创业新星被拉去四处介绍经验。

  “淘宝就是个让你练手的地方,让你心智成熟,胆子变大。如果上了其他大学,我可能也会变成这样,但不会成长得这么快。”李鑫淼说。从大一到大三,急剧增长的个人财富和忙碌的生意让他来不及思考人生。他曾被骗过,一个杭州的网站推广公司宣称能帮他们做店铺推广,要去了2万元,却迟迟不见推广,打了几次电话,对方的回复都是“技术团队在维护中”。还有一次店铺的客服员工操作不当,误关闭了许多交易,店被扣了12分,按照淘宝规则当晚被封。李鑫淼一夜没睡,连夜开车赶往杭州,清晨就出现在了淘宝商城总部。做淘宝三年,这是他唯一一次和阿里巴巴(微博)打交道。

  未来

  和淘宝相伴的大学三年,最亲密的除了电脑,还是电脑。只有在后半夜,淘宝旺旺终于偃旗息鼓,李鑫淼才有空伸个懒腰,去做一些别的事情。“我们的乐趣都在后半夜。”天气晴朗的晚上,他和同学们会去市区找一家酒吧,喝喝酒,聊聊不讲理的卖家,聊聊生意的未来,以及女孩子们。

  最近的一次,他喝多了,朋友说他整晚整晚都在唱歌,吼的是“怒放的生命”和“朋友”。他说那是最近两个月唯一让他兴奋的事情。

  “做这行挺累,无厘头的买家动不动要求退货,不然就拿投诉来威胁你。”

  “我们就是找一个东西,然后把它卖出去。这个模式太简单了,太容易复制了,太没有技术含量了。”

  “赚了钱以后,就买好的东西,享受好的东西,买好车、好房子,再出去玩,到处去玩,人的一生,不就是这样吗?”李鑫淼说,曾经有记者劝他读书,掌握了英语就可以打开一个新的世界。“我买了《新概念英语》,但念了两页,发现念不下去。”

  在学校,马云是淘宝创业家们共同的偶像。不过李鑫淼更崇拜李彦宏:“他是商人,他有才能,在美国的时候,一个人窘迫得很,也能突然之间就成功了。”李鑫淼说他当年裹着被子睡在教室地上的时候,就想到李彦宏。“我现在还远远算不上成功。”

  李鑫淼开车带记者去他一个朋友的仓库,那人也曾在义乌工商学院就读过,几百平方的仓库堆满了诸如iPad外壳、iPhone手机套、愤怒的小鸟(微博)手机链等商品。

  这是淘宝大学风光无限的第三阶段,位于这一阶段的学生或校友们,已经可以从“淘宝卖家”升级为“企业家”了,多少都曾出现在雪峰楼门口的玻璃公告栏里。

  当年开着凯迪拉克回学校的毕业生杨甫刚显然已经到达了第三阶段。“他的仓库也在附近,但他的生意已经没有以前好了。”李鑫淼说。
乐乎设计,乐乎生活~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