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安藤忠雄

安藤忠雄

安藤是我很欣赏的建筑设计师~~

好喜欢这地方~~~
——————————
建筑评论:安藤忠雄设计的水的教堂
  作者: 盛梅  来源:aaart  时间:2007年1月20日
你打算在哪儿办婚礼?到海上坐游船、还是在山脚下对着月亮发誓?在今天的生活里,一个电话,婚庆公司就能把想得到的戏剧化场景复制给你。在热热闹闹的斛筹交错里,追寻内心浪漫的你可曾有一丝怅然若失?

那就走得远一点吧!巴黎、威尼斯、罗马……到处都是旅游景点,怎么看怎么似曾相识。有没有一个地方,从来不是你的选择,但它引起你想发誓结婚的冲动?那是我一个人背着包,来到日本北海道时产生的想法。我不是去结婚的,我是去看建筑,看安藤忠雄的房子。

安藤忠雄是个很有传奇色彩的建筑师。他曾当过拳击手、从没受过正规的大学教育。21岁时,他决定去探索建筑,开始自学的路程。他真的走上了这条路,周游日本、欧洲和世界,去看各地的建筑,读关于建筑和建筑师的书。7年后,他在日本开了自己的事务所;今天,他是世界上最有影响的建筑师之一。安藤忠雄不同寻常的成长和成功之路,可能会让人感叹天才的出现。但有一点,他的成就里充满了勤奋,他是一个勤于思考、执着探索的人,用安藤自己的话说,他总是喜欢亲自把事情搞清楚。

这样一个设计师,他的作品有一种过目不忘的冲击力。十多年前,当时我们还在建筑系绘图室里涂鸦,安藤忠雄是值得每个人模仿和膜拜的偶像。现在,我来到他的建筑面前,仍然是学生般的心情,兴奋而好奇。
我的目的地是水的教堂,安藤一系列教堂作品之一。它地处偏僻,一般旅游的人,不会在游山玩水之余偶然撞见。从札幌向东坐火车大约2小时,经过浓雾笼罩的碧绿的山谷,会到达一个叫Tomamu的小站。我是夏天来的,站台冷清得让人怀疑走错了地方,而实际上,Tomamu是北海道著名的滑雪胜地。水的教堂就在这里一个度假酒店的背后。

当眼前骤然呈现出一片光亮安宁的水面,刚才还寻寻觅觅的我心里发出了蓦然回首的感慨:人们一直寻找的宁静,只不过是这山林里无人问津的寂寞。我面对的,是一个长方型的水池,里面的水很浅,缓缓地流着。水池尽头,兀自立着那个著名的教堂。要进去,必须沿着水池长长的一侧走过,听着水发出轻轻的声音,看着水面淡淡的涟漪。这是一个从现实到非现实的过程:穿过建筑侧面不起眼的入口,先上台阶,再往下走,逐渐昏暗,人也逐渐沉静。水声没有了,人影更是不在,只有脚步敲打光滑的水泥地面的声音;在昏暗和空洞的脚步声里,油然期待那方才的光亮。

好像是一霎那,就转身进入了教堂的大厅,眼前一亮。三面实墙的大厅里,有一整面墙消失了,代之一块巨大的玻璃,透露了外面所有的景色,青天、碧水、绿树;目光的正中心,是一个伫立在水中央的白色十字架。我正发呆,突然背后出来一个人,几乎吓了我一跳。原来是教堂管理员,他告诉我,这里一般只用来举办婚礼仪式,平时没什么人来。为了展示婚礼时的效果,他按动墙上的按钮,那面巨大的玻璃缓缓地打开。外面清凉的风透进来,水声重新响起。我不由自主地向水边靠近,有一种需要屏住呼吸的感觉。“所谓伊人,在水一方”,眼前的情景,和中国古人描述的意境,有某种惊人的相似。凝视着远处的十字架,我感到梦幻一样的冲动:如果这时有人握住你的手问“愿意和我度过终生吗”,谁能拒绝说“我愿意”?
我就在这种情绪里,在这个小小的婚礼教堂里流连许久。脑子不是那么清醒,只记得赶紧按快门拍照,别错过了光线和时机。除了个别角落,教堂里里外外都是清水混凝土墙,就是没有经过饰面处理的、光光的水泥面,它是安藤建筑的标志,也叫素混凝土。它既是建筑的结构,也是表面的装饰,以绝对的坦率呈现建筑材料的真实。现在国内许多设计师也喜欢用素混凝土,但有一点要注意,除非你有一流的施工队和施工管理,不要轻易使用。在建造过程中的任何一点不认真和不精细,都会在混凝土墙面上留下难看的纹路或疤痕,而适得其反。就像时尚专家给女人的建议:如果没有魔鬼身材,最好不要随便暴露。所有的事情都是这样,好到一定程度后,坦率才成为值得欣赏的品质。

这个水上的小教堂显然有空谷幽兰的气质,能够安静、坦然地展示自己内外的一切。读书时,在无数建筑杂志上、书里,我看到它的图片、别人对它的评论与赞扬,觉得是众星捧月的光芒。但走到它跟前才发现,它实际享受的只有自己面前的一片净水、和与之遥遥相对的十字架。它们像情人一样无言面对,无声地诉说,度过年年月月。偶尔,有新娘在这里结束她的爱情憧憬,走上婚姻的长路,不知是幸福还是更多的困惑。
安藤忠雄的作品很少有在日本以外。在美国,我工作的城市St.Louis(圣路易斯),碰巧就有他唯一一个海外的公共性建筑—普利策基金博物馆。一次,我的同事在博物馆参观,无意间听到两个人的对话,是当地某教会的人请教该馆人员,如何把安藤大师请来做设计。原来,他们看中了安藤的设计风格,向他发出慷慨的邀请:设计想怎么做怎么做,费用要多少给多少。结果呢,大师拒绝了!搞得教会的人非常郁闷。大师一定有大师的想法,这样的条件他不接受,他想要什么呢?

拒绝了优厚条件的安藤忠雄,曾经为一个他关注的项目等了七年,直到终于获得业主的委托。他说,做建筑师要具有理想,而如果他的建筑能让人们的生活更美好,则是他最满意的事。明星建筑师安藤忠雄,信奉的是几十年如一日的努力工作和甘于寂寞。

今天,我们中国的建筑进入了一个戏剧化的时代,经济的高速发展使建筑师显得空前重要,明星式设计师也此起彼伏。但是,狂热会趋于平静、喧嚣迟早会过去。我想,对于相信理想、打算追求理想的人们,与其学习明星不屑一顾的风范,不如认认真真研究他们的作品,和作品背后的精神力量。看到安藤的水上教堂,我相信,能创造出如此纯净空间的人,一定有一颗纯净的内心。而保持纯净,在我们这个热闹得近乎杂乱的时代里,你,愿意吗?

TOP

安藤忠雄作品-兵库木之殿堂
  作者: 安藤忠雄  来源:archinfo  时间:2005年9月9日
日本兵库木之殿堂,建筑设计:安藤忠雄

TOP

安藤忠雄作品-熊本县立装饰古坟馆
  作者: 安藤忠雄  来源:archinfo  时间:2005年9月14日
熊本县立装饰古坟馆,建筑设计:安藤忠雄

TOP

兰根基金会/霍姆布洛伊美术馆
LANGEN FOUNDATION / REKETENSTATION HOMBROICH

Neuss, Germany
设计时间(term of planning): 1994/07-2002/07
施工时间(term of construction work): 2002/08-2004/07
基地面积(site area): 120,220m2
建筑面积(total floor area): 3,050m2

在德国杜塞尔多夫郊外的霍姆布洛伊的美术馆,是一个世界稀有的“公园”美术馆。在二十几万平方米郁郁葱葱的森林中,十几栋展示室就像消融在树丛中一样散落布局,在那里陈列着雕刻家欧文?希利克的作品。在霍姆布洛伊以西约一公里的北约导弹发射基地的遗迹上,将建设新的美术馆,其中之一就委托了我们进行设计。这就是兰根基金会/霍姆布洛伊美术馆设计的开端。
美术馆收藏着兰根夫妇收集的东洋美术和现代美术藏品。接受了这个项目之后,我考虑设计两个不同性格的空间。一个是为东洋美术而做的、充满柔和光线的“静”的空间。另一个则是为现代美术而作的光影交织跳动的“动”的空间。反复研究之后,我们使建筑群的构成包括了采用混凝土箱形外包玻璃皮膜的双层膜构造的东洋美术常设展示厅,以及与之成45度角建筑一半埋入地下的并列的两栋特别展示厅。
常设展示栋“静”的空间,采用混凝土和玻璃的镶嵌构造,导入了日本传统建筑手法“缘侧”般的缓冲空间领域。让人感觉身在美术馆内部却像漫步森林中一样,建筑的内外空间具有流动性。
特别展示厅“动”的空间,我们在建筑体量埋入地下而形成的封闭箱体中,设计了天窗使得采光颇具戏剧性。来访的人们从与“静”空间的对比中更加鲜明地感觉到光的戏剧性效果。

TOP

安藤忠雄作品-京都府立陶板名画庭
  作者: 安藤忠雄  来源:视觉同盟  时间:2005年6月8日

安藤忠雄建筑设计作品-京都府立陶板名画庭

TOP

安藤忠雄作品-冈山直岛美术馆
  作者: 安藤忠雄  来源:视觉同盟  时间:2005年6月9日

安藤忠雄建筑设计作品-日本冈山直岛美术馆

TOP

安藤忠雄作品-沃夫茲堡现代美术馆
  作者: 安藤忠雄  来源:视觉同盟  时间:2005年6月12日
日本建筑大师[url=]安藤忠雄建筑设计代表作品,沃夫茲堡现代美术馆。

[/url]

TOP

司马辽太郎纪念馆
  作者: 安藤忠雄  来源:archinfo  时间:2005年9月5日
司马辽太郎纪念馆,建筑设计:安藤忠雄

TOP

安藤来同济的时候,爆满,粉丝太多了
安腾跟路易·康感觉还是挺象的,不过安腾更东方一些
安腾那时说,上海的建筑都是他学生时代得B-的作品。
乐乎设计,乐乎生活~

TOP

恩~~b-不错了~~~~~

在黄盒子看到过安藤的一个类似装置的作品~~可惜照片找不到了~~

TOP

嘿嘿~~~~那个教堂里拍的MV~~~~嘿嘿~~ ————————

TOP

安藤真是个艺术家,希望可以实地去看看。
乐乎设计,乐乎生活~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