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蒋介石的曾孙开的设计工作室:橙果设计

蒋介石的曾孙开的设计工作室:橙果设计

http://www.dem.com.tw/en/index.aspx

蒋介石曾孙蒋友柏湾橙果设计公司
乐乎设计,乐乎生活~

TOP

理念定位:
我们专精于融合大中华文化与西方品牌历练、设计美感。台北与上海办公室网罗来自不同文化、跨领域及拥有专业背景的员工,让橙果设计成为联接东西方文化交流的新丝路。

我们的成员来自大中华地区、欧洲、与北美洲等各地,国际化的背景培育出平面/室内/工业设计师、营销公关、策略顾问、财政、工程、建筑人事、消费性商品营销、出版…等专业人材。共同的热忱使我们聚集在一起,成功、专业地完成每一个项目,成就创新、亮眼、更有策略性的目标。
乐乎设计,乐乎生活~

TOP

做什么?

我们的服务内容涵盖品牌在视觉传达上的所有层面,从品牌定位,应用设计、产品设计、包装设计、到商店/室内设计,完整地依照客户品牌核心策略而执行每一个项目。

为了能充份掌握广大的市场脉动,并给予360度全方位的视觉体验,我们的团队包含了品牌/平面、产品设计、室内设计和策略规划等,并且也拥有丰富的外部资源网络,随时为项目交流而准备。
乐乎设计,乐乎生活~

TOP

蒋友柏参加小S的综艺节目
台湾橙果设计公司创始人蒋友柏9月份来了一趟内地。逗留的5天中,他先后去了北京、杭州、嘉兴和上海四地,内容是学术拜访和见客户,上海是最后一站。

在上海接受《第一财经周刊》专访时,蒋友柏满眼疲惫,衬衣卷至手肘。而在以往公开露面中他给人的印象总是身着西装,庄重而意气风发。

5月份的时候,他在上海成立了橙果的分公司—常橙品牌策划咨询(上海)有限公司。橙果这个名字,在内地已被人注册。常橙则是取“长城”的谐音。他解释说,历史上建造长城的目的是抵御外族,保护国土,而常橙要做的是诠释中华文化。

与在台湾一样,内地媒体对他的关注,也在很大程度上是缘于他的出身—他是蒋介石的曾孙。在台湾,他的这一身份为他的公司的营销带来了诸多便利。

他自己也明白,与其说媒体关注橙果,不如说媒体关注的是蒋介石的曾孙在做什么。他会将报道价值计算在客户所获得的利益中—客户请橙果做设计案,这件事出现在哪些媒体上,报道篇幅有多大,他相信这些报道为客户节省了广告预算。

内地公司人最初认识这个相貌俊朗的名门之后,就与他这种可以被客户借力的曝光有关。2005年,蒋友柏带着一条名为“爱的圈套”的供情侣使用的围巾走进了台湾访谈类综艺节目《康熙来了》,并将这条围巾送给了主持人小S。依靠网络下载,这档节目在内地拥有广泛的观众。

那年初橙果受客户委托设计一款MP3,搭配这条围巾在7-11销售。在蒋友柏被小S在演播室“调戏”的时候,他的弟弟蒋友常则直接出现在西门町最热闹的地方参加围巾的义卖活动。当然,与MP3和围巾相比,人们还是对这对身份特殊的兄弟感兴趣,尤其是鲜少曝光的蒋友常。

橙果设计由蒋友柏与其胞弟蒋友常共同组建于2003年。那年蒋友柏连续两月致电远在英国的知名设计师Michael?杨,因为台湾没有一家国际级的设计公司,他要重金邀请国际级的设计师,要橙果与众不同。

橙果成立之初的业务以空间设计为主,蒋友柏接来的案子,大多是曝光率较高的商业空间、旗舰店和概念店等。2004年,橙果为一间整形诊所做室内设计,费时8个月,施工、设计费用加起来高达8位数新台币。整形美容行业是台湾最近十年来最具话题性的行业,橙果的设计和整形诊所一起成为了话题。

后来其业务又延伸到平面设计领域。蒋友柏认为,橙果成立的前两年,必须因应市场、因应组织、因应产品的需求,不断转型和试验,橙果的设计领域很快又渗透到工业设计,客户范围因而变成更广泛的传统行业。

2004年,台湾地区选举民意代表,橙果为无党籍候选人吴祥辉设计了竞选商品。吴祥辉以台独色彩和批蒋言论著称,台湾舆论质疑蒋友柏为何与这样的人做生意。蒋友柏当时解释了他做生意的原则:不会用“蒋”姓去接生意,也希望不要因为姓“蒋”而将生意往外推。

2006年底,《悬崖边的贵族》出现在台湾各大书店。这是一本为纪念蒋友柏的父亲蒋孝勇而出版的传记。扉页中跨页的图片不是全家福,而是一辆自行车,一辆橙果为捷安特设计的面对高端客户的自行车,这款车型恰逢2006年11月上市。

但是他的身份不会像阿拉丁神灯那样变出一个精灵来解决所有问题。“不管是在哪里做生意,背景有可能是助力,也有可能是阻力。背景是一种有限资源,它不仅有时效性,也有次数性。”他说。

就在2006年底出版《悬崖边的贵族》的同时,橙果几乎要倒闭了,当时的橙果出现了900万元新台币(约合人民币225万元)的资金缺口。蒋友柏裁了25个员工,其中有3位是核心管理者。时逢春节,蒋友柏发不出年终奖金,向员工道歉。他知道即便是没有被裁的员工,春节后也会离开吧。

导致橙果面临这样的危机,是因为公司扩张太快,成本和之前的预估差太多,所以现金流量不够。

他认为一个年轻公司的成长特性是不断以倍数增长,快速成长才能让公司有足够的资源培养人和公司的一切。2006年,橙果的设计师团队从20人增加到50人。

蒋友柏没有预计到,一个设计师需要公司承担的成本,除了薪资,还有他所使用的软件成本。一个设计师一年的软件成本大约是160万到200万元新台币,而当时橙果的收益绝对不足以支持这些成本。“我只抓了人事成本,却没有抓软件成本。”

蒋友柏说,设计公司的毛利率是固定的,成本控制不好就一定会出事。“这就表示,我这个人在那时,第一不够细心,第二胆子太大,第三规划不周。”

蒋友柏当时已经考虑出售橙果,并开始寻找买家。当然最后他并没有卖,原因是价格没有谈拢,以及在2007年春节后谈妥了一些设计案,那些单子的金额总计大约1300万元新台币,正好补足缺口。

这应该是拜运气所赐,但是不能指望以后会有同样的好运。在反省了自己的管理的问题之后,2007年春节过后,他请来了朋友康古力,此人是橙果设计现任?CEO。

这位CEO在橙果做了两件事,一是委托专业公司设计了一套软件系统,可以计算出每一分钟甚至每一秒钟,每一个案子、每一个设计师是获利还是赔钱;第二件事是改变与客户的合作方式。以往都是合约签订后收取订金,之后根据设计进度再收钱。但是现在橙果与客户都以年约方式合作,即每个月固定支付一部分设计?费。

这两件事开始让橙果的现金流变得稳定。
2007年,橙果实现盈利。据台湾《非凡新闻e周刊》报道,橙果2007年的营收突破1亿元新台币。“现在台湾设计界,要找获利比我高的很难。” 蒋友柏说。

这一年夏天,橙果为台湾全家便利店设计的10款公仔人偶,兑换量达到360万只,促使全家便利店单月销售额同比提升24%,也打破了由7- Eleven一直保持的公仔行销纪录。迄今橙果合作过的客户涵盖众多知名公司,包括雷诺、福特、微软、捷安特、摩托罗拉、索尼、资生堂等。

橙果最近为台北101大厦的LV专卖店设计了一排橱窗,据说理念取自儒家的中庸、法家的大开合与道家的出世又入世,三个橱窗分别采用这三种思想的特征去表现。这组橱窗的设计目前还处在保密阶段。

蒋友柏说,儒家的《中庸》里提到“中”与“和”,原文的意思是喜怒哀乐没有表现出来的时候,叫做“中”;表现出来以后符合节度,叫做“和”。 “中”是人人都有的本性;“和”是大家遵循的原则,达到“中和”的境界,则天地各在其位,万物生长繁育。他用这种思想去解释设计,“中”指符合消费者习性;“和”指外观符合潮流。如果能符合这两者,设计与其定位相符,产品就会大卖。

2007年他将这种设计理念定义为橙果的DNA。
此时的橙果内部,感性设计和理性经营这两个极端相反的领域,蒋友柏都交给了合适的人去做,而他要考虑的是橙果未来立足的市场能有多大。

中国内地市场显然更为广阔。蒋友柏早两年就曾提过会进入内地市场,直到今年5月份愿望得偿。

“我很不喜欢没有准备好就来,这是不尊重市场。”蒋友柏认为大陆市场有太多不同需求和不同元素。沿海和内地需求不同,一级、二级、三级城市的需求又不?同。

以上海和嘉兴这两座相距不足100公里的城市为例,审美习惯有明显差异。他一边说一边在纸上画着,“上海喜欢点缀边边角角,而嘉兴的农民画派颜色是丰富的,但构图上,花就是花,农民就是农民,一定不会去修边。”在蒋友柏眼中,同为长江三角洲流域,浙江人看待设计竟是如此纯真,喜欢的东西这么简单。

除了文化差异导致的美感需求不同,还有不同城市的消费能力差异,也是蒋友柏在内地市场要掌握的。

目前橙果正在为上海家化即将推出的一款新品牌做设计,这个品牌面向上海和国际市场,设计这样一个面对消费能力较高的市场的产品,橙果要考虑的是成本和美感的平衡。“如果是消费能力低的,设计时要考虑量产成本。”

最近两年,逐渐有内地市场的客户与橙果合作,蒋友柏通过这些设计案增加了对内地市场的了解。“如果我不了解这个市场(就来),这不是骗吃骗喝嘛。”

在上海成立分公司之后,他计划在今年底或明年初于北京成立另一家分公司。当然,实现这个计划,他必须先解决一个难题—找到设计师。

上海分公司目前只招聘了一位设计师,这位刚刚毕业的大学生现正在接受培训,掌握材质筛选等学校里无法学到的实用技能。

蒋友柏录用这位大学生的原因是对方很真诚,而陆续前来应聘的设计师中,有些带了作品来面试却不会现场绘画,有些自称会操作软件却在电脑前露馅,还有些声称能用英语对话却根本听不懂面试经理说的是什?么。

他不会给别人骗吃骗喝的机会,而橙果要在内地市场觅得更多机会,要看他如何能说服更多的内地企业相信,传统产业要寻求突破,需要外在力量,而橙果抑或常橙能扮演这种角色。

这个时候,不知道他的身份是否还能像在台湾那样对业务开展带来便利。
乐乎设计,乐乎生活~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