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创意城市网络

创意城市网络

http://www.visionunion.com/article.jsp?code=201003010045

继深圳之后,上海成为中国第二个加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创意城市网络”的城市,并获颁“设计之都”的称号。对此,上海市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副主任邵志清26日在此间表示,创新和创意已成为上海综合竞争力的重要资源,是决定上海未来发展的重要因素。

  2010年2月10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干事依琳娜·博科娃向上海市长韩正发函,正式批准上海加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创意城市网络”。

  联合国“创意城市网络”成立于2004年10月,致力于发挥全球创意产业对经济和社会的推动作用,分为设计、文学、音乐、民间艺术、电影、媒体艺术、烹饪美食等7个主题,目前已有德国柏林、英国爱丁堡、法国里昂、美国圣达菲、日本名古屋、神户和中国深圳等20多个城市加入了该网络。上海是第7个以设计为主题的创意城市。

  从2004年起,上海率先在全国提出并推动创意产业发展。从大飞机机头的设计,到遍及世界各港口城市的振华港机集装箱桥吊、到已经生产了13万辆的荣威自主品牌汽车,从TD-SCDMA3G国际标准的自主创新,到世博吉祥物“海宝”的设计,从创造了世界造桥史上的多项第一的“桥梁大师”林元培,到由中国国家工艺美术大师张心一、张京羊、李博生、陈凯等领衔的上海“老凤祥”名师设计中心,创新和创意已越来越成为上海这座城市发展的重要动力源泉。

  此间数据显示,上海的创意产业增加值从2004年的493亿元人民币增至2009年的1148亿元,占上海GDP比重从5.8%提高到7.7% 以上;2009年上海创意产业总产出3900亿元,增加值比去年增长17.6%,从业人员95万。目前,上海创意产业已形成研发设计、建筑设计、文化传媒、咨询策划和时尚消费等五大创意产业门类,形成了总建筑面积达250万平方米左右的82家创意产业集聚区,吸引了来自世界3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从业人员 8万人。

  有感于上海创意产业的蓬勃发展,邵志清说,“再过64天,2010年上海世博会将拉开帷幕,加入创意城市网络,将更好演绎本次世博会的主题‘城市,让生活更美好’。”
乐乎设计,乐乎生活~

TOP

http://www.china.com.cn/news/2008-12/07/content_16912070.htm

12月7日下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中国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全国委员会、深圳市政府,在北京就“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认定中国首个设计之都”举行新闻发布会。教育部副部长、全委会主任章新胜,深圳市市长许宗衡,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驻京办负责人介绍情况并答记者问。中国网现场直播。

有记者提问到,现在在全球有很多相关的申请或者名称的评选。您觉得这些评选是有实际的意义,或者仅仅是一个名称?比如对城市的发展、经济的带动,甚至对老百姓有什么好处?您鼓励中国的其他城市也申请加入这个网络吗?

章新胜回复称,这个问题我觉得提得有意义。教科文组织关于创意城市网络的提议是源于教科文组织的性质和宗旨。教科文组织是联合国的组织,它是政府间合作的组织,所以和民间各种各样的评选是不一样的,因此它第一是严肃的,第二是科学的,第三是193个会员国所公认的。所以我觉得它和一般的评选、评审不一样,是193个主权国家共同确认的,当然也包括中国,也包括中国香港。

第二,教科文组织在联合国的分工里有四大职能。第一大职能,教科文组织是思想事业。教科文组织的发起早在二战前,就诸如像大科学家爱因斯坦、居里夫人,以及大文学家、文化人、教育家自己组织的机构。二战以后,中国是教科文组织第二个加入的国家,也是最早的创始国成员之一,出席了教科文组织宪章的起草和它成立的大会。1972年中国恢复了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1974年中国第一次派出驻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常驻代表团,随后又建立了教科文组织在中国的全国委员会。联合国的20多个大型专门机构中,大概只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全国委员会是这样一个机构。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联合国的分工中,第一大职能是思想事业,因为它代表整个知识界,它在全世界提出带有前瞻性的、潮流和趋势性的重大思想,来引领世界朝着和平、发展和共同繁荣的方向发展。教科文组织最重要的宗旨就像它在《宪章》中第一句话所说的“要在人民的思想里构筑起保卫和平的屏障,通过教育、科学、文化,包括新闻传媒及政府间的合作来实现。”

教科文组织针对人类上世纪末期,本世纪前沿,世界格局所发生的重大变化,非常忧虑地,也是非常前瞻性地提出了文化多样性的重大思想、理论和实施的政策。全球文化多样性的问题,没有文化的多样性也没有今天的世界,但是今天的世界文化多样性不够,特别是超级大国的文化充斥着我们的周围,但是我们少数人甚至麻木不仁。

教科文组织在2002年发起了全球文化多样性联盟,根据这个联盟的提议,教科文组织第170届执行局会议作出这样一个决议:创意城市网络为了支持文化多样性,全球要支持、突出、发展,鼓励文化多样性问题,决定成立全球创意网络城市。希望通过一些领头的城市,能使文化多样性的问题,而不是文化单一性,像经济全球化那样,全球变成单一的市场,文化一定要多样性。根据教科文组织170届大会的决议,成立创意城市网络联盟。2004年10月份发起并具体实施。所以它和一般的评审、评议是有很大不同的。它既有它的权威性,因为是联合国组织的决定,而且通过执行理事会的决定,又有它的引领和前瞻性。

“我非常钦佩你对一般的评审所表现的担忧,我注意到网上的报导,有的时候评审泛滥、质量不高,甚至还会产生不良的影响。但是这不是一般的评审,而是正向世界遗产委员会一样,通过一系列的评审,看你能不能成为创意城市网络的正式成员,而接纳你为正式成员。它不是一般的评估,进入网络的没有第一名、第二名之分,大家都是平等的成员,享受着平等的权利,但是也承担着各自的权利和义务。”章新胜说。

章新胜表示,我想像这样的评审,如果中国,包括中国香港和其他的城市能有兴趣,而且有这样的能力,实事求是地根据自己的能力,根据自己城市发展的目标,深圳正式在七大领域评审中选择了“设计之都” 这项,根据深圳自身的比较优势和深圳下一步的产业结构需要,以及深圳要进一步面向世界的需求才提出的。所以经过严格的评审,成为“设计之都”。(程圣中)
乐乎设计,乐乎生活~

TOP

http://www.ncac.gov.cn/cms/html/205/2094/200401/671932.html

全球文化多样性联盟
       
       

  --- 文化产业的新伙伴关系

 

  全球文化多样性联盟是一个建立在伙伴关系基础上的倡议,是依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上次大会决议(2001年11月)发起的,现在已经进入实施阶段。
  这个联盟受到了特别欢迎,目前在五大洲已有130个成员,在文化产业领域开展活动。
  在联盟的支持下,目前有20多个试点项目正在秘鲁、阿尔及利亚、牙买加、中国和津巴布韦开展活动。这些项目涉及到许多领域,如音乐、出版、博物馆的衍生产品、卡通电影生产和小手工艺品厂等。项目的开发是建立在团结、互利的原则之上。通过这些首批项目,联盟获得了一套对其特别有效、适用于与文化产业创作和发展有关的伙伴关系的科学方法,从而促进文化产业的进一步发展。
  同时,该联盟将在其网站上(www.unesco.org/culture/alliance)建立一个约会点,接收其成员财政或技术方面提出的需求或提供的帮助。联盟工作小组人员将起中介作用,协调各方的立场,并为组建新的伙伴关系提供方便。
  联盟的本意依然保持不变,即为有关的产业创造机遇,聚集力量,挖掘潜能,以便在全球范围内促进用多种形式表达思想,以及文化产品与服务的多样性和获取更加公平的报酬。出于这种考虑,联盟创立了一个专项额外基金会,但更为重要的是,联盟积极鼓励公有部门、私有部门和社会之间结成新的多边伙伴关系,以应对全球化对文化产品与服务在创造、生产、销售方面提出的挑战。
  在世界市场的转变和国家经济的发展中,文化产业不可否认地发挥着决定性作用,同时还要努力保留和加强创造的多样化。但是,全球化和新技术的发展,特别是电子商务的发展,受众不断扩大和生产与销售体系低成本快速发展,为当今世界各国发展其文化产业提供了史无前例的机遇。然而,技术趋同,物资、服务和资本流通不平衡以及贸易大联合的巨大变化常常抵消了已有的潜能,特别是对发展中国家和转型国家。
  同样,数字两极分化问题依然是国际社会关注的焦点,它将是下届世界信息峰会(2003年在日内瓦举行)的重要议题。此外,新技术也为盗版行为敞开了方便之门,它使文化产业在收入、利润和对文化产业可持续性发展投资等方面蒙受巨大损失,而这些方面正是文化产业可靠的投资来源。全球化应该造福于所有人,但事实上并非如此,这是由于穷富差距仍在继续恶化,希望采取积极的应对行动。

  版权的核心地位
  为了应对这种局势,全球文化多样性联盟的工作集中在两个互相密切联系的战略行动上,即发展当地文化产业和防止盗版。
  因此,推动国际版权和邻接权法法规的实施应该是优先采取行动的领域。国际法规是支持文化业的法律基础,维系着创作者、文化产业和公众关系的正常运作,同时激励创作,规范文化产品和服务的市场。
  另一方面,采取有效措施防止盗版并逐步杜绝盗版,似乎成为今天任何创造性努力成功的基本条件,也是加强文化产业的重要条件,文化产业现正处在廉价出售盗版作品的残酷竞争中。这种现象使我们的社会普遍否认受版权保护的具有市场价值的产品和服务,特别是在数字环境里。如果某些人仍然把盗版视为使所有人便于获取文化的手段,可以肯定地说,没有任何其它行为能比它更加久远地危害一个国家经济、文化和社会的发展,并极大地束缚当地文化产业的发展。全球联盟的使命就是要帮助各国政府修订该领域的法律法规,增加不可或缺的措施,并使其不断完善。

 

(黄宝祥 译)
乐乎设计,乐乎生活~

TOP

把脉上海“创意产业园区” 高空置率处境艰难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作者:张霞  

  发布时间:2009-6-15 9:42:52



1933老场坊的前身是旧屠宰场

不久前,由法国夏邦杰建筑设计机构担任概念设计的“上海国际时尚中心”宣布在杨树浦路原上海十七棉厂区正式动工,在原有生产车间整体外迁后,将建成以纺织概念为主的时尚创意园区,包括“时尚多功能秀场、接待会所、创意办公、精品仓、公寓酒店和餐饮娱乐六大功能区域”。

正当此大规模投资项目开工时,上海创意园区的情况却并不乐观,虹口区最近发展的花园坊节能环保产业园设置以20平方米左右的全装修办公室、提供共享式的网络服务器以及商务洽谈区域,以及较低租金去吸引小型企业。事实上,上海的75个创意产业聚集区未能摆脱高空置率等问题,处境日渐艰难的尤其是艺术类创意园区,M50、红坊以及田子坊内的许多画廊处于交易量骤减、资金回笼困难等经营状况。

创意园区的生存包袱
在上海创意园区出现目前“症状”的10年前,上海刚开始尝试改建旧仓库及厂房为创意产业时,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台湾设计师登琨艳将南苏州河路1305号、约2000平方米旧仓库改建为设计工作室,设计师刘继东在不远处租下5000平方米仓库做工作室。很快,这种按现代建筑艺术理念对老仓库改建以及转租分摊的方式,吸引了国内外知名设计公司落户于“创意仓库”,并在苏州河两岸形成了上海创意产业的最早形态。

从事工业产品设计的黄昌曾在建国路八号桥工作过3年,最初他考虑此地具有创意氛围而租下约50平方米的办公室,但最终由于无法接受建筑漏水和管理不善等多种问题而搬离,其中,上涨了约30%的租金也是原因之一,他感慨八号桥更像是商业区,“那我为什么不选择写字楼呢”,事实上,核算上物业管理、交通成本与时间成本,创意园区的低租金优势未必是“酒香不怕巷子深”。

上海创意产业中心秘书长何增强并未回应有关空置率等问题,他表示,“整个创意园区情况仍较为积极,创意园区受金融危机大气候的影响很正常,从M50降低近一半租金的新举措看,是最为直接有效的方法,但降租金无法完全改变现时情况,需要采取更多政府和行业协会层面的帮助,甚至是入驻企业本身。”

而“退出”和空置问题在拥有个人设计事务所的杨明洁看来,有其背后的深层原因,“几年前,上海市政府提倡大力发展创意产业,创意园区也应运而生,主要牵头的是市经委的创意产业中心、上海市社会科学院和上海市委宣传部等。应该说,政府最初的意愿是好的,还专门组织去英国、对创意产业进行学习和考察。但几年来,创意园区的发展有些盲目,数量和面积都过量了,不符合产业发展的规律,自然也就出现了生存问题”。他尤其提到,“这其实是园区业主定位存在问题,很多业主只是进行简单的旧建筑改造、然后出租,提供的只是单一的硬件,缺乏多角度的考虑,自然无法实现业主与入驻单位的双赢”。

显然,创意产业依赖的载体是那些被改建的老厂房、老仓库和历史建筑,但这些位于上海黄金地段的创意园区更像是被当作创意地产来经营,譬如项目投资规模近4000万元的八号桥,其目标是“场地包租20年,计划5年收回投资”,过于功利和现实的因素已然成为上海创意产业发展的某种包袱。

在苏州河畔的“E仓”设有罗浮紫艺术典藏(The Purple Roof Art Gallery)的毛文采对于上海创意园区做过研究,那些文化创意产业园区所改建的废弃厂房,曾经是市区中的街道工厂,“E仓”内就是多栋上世纪30年代到50年代风格各异的厂房,“当年为的是解决就业问题而兴建”。不久前,她走访了杨树浦路的创意园区,“门可罗雀,但那是正常的”。她认为,如今不断涌现的创意园区是“房产开发”,“它们并非真正意义上的创意园区,追求的是经济效益”,但她很难判断此类以地产为目的的创意园区将有何种发展变化,“15年之后会怎样,我不知道”。

谁是解决问题的人
何增强向记者表示,每个园区都已享受了不同的政府优惠政策,但由于所有园区都面临偿还银行贷款的压力,因此,虹口区近期举办座谈会来了解园区入驻企业的情况,并与上海银行探讨租赁经营使用权是否能作为抵押,“但最重要的是园区本身需要积极办法”。

毫无疑问,最需要担心的是园区的投资者和运营者,“他们才是真正需要解决问题的人”。

罗浮紫艺术典藏的毛文采作为园区入驻者已“参与到园区的日常管理工作,包括公共空间,细到环境卫生,这里地方不大只有6000平方米,便于管理”,她深信,所谓创意园区是“由下而上”的发展,譬如英国泰晤士河边的创意园区就完全是艺术家们的个人行为,“根基很好,做文化产业,要有理想和浪漫主义精神”。当年改建原有建筑的屋顶花园时,她曾主动为园区经营者提供免费的设计方案,并提出此处未来可作为公共活动的空间。如今的“E仓”运作良好,园区的公司没有流失,基本保持多年前入驻的 2个电影工作室、来自德国的网络设计公司、2家广告公司、多家室内设计公司和来自法国的工业产品设计公司。

不过,杨明洁不完全赞同这种 “由下而上”的发展,在他看来园区业者可以做的事情还有很多,“我认为园区业者不应该把自己的角色局限于租赁者,而是应该主动促进以创意园区为载体的创意产业链的形成。向上,为设计提供销售渠道,帮助设计与品牌或企业接上头;向下,为设计提供配套服务。创意园区还可以提供更多的软性服务,比如帮助设计公司进行媒体推广宣传等等。这些都是创意园区的增值空间”。

他的想法目前得到了一些实际案例的支持,改建后曾一度较为沉寂的1933老场坊在第二季度迎来了全球著名数码广告服务机构博斐集团(Profero Group)入驻,它与数位上海创意人士在此共同打造了“意工场factory”,一间风格前卫的时尚生活概念馆,包括餐厅、会员制酒吧、创意产品零售区域、画廊展区、创意工作室以及网站。1933的管理公司众桁企业管理咨询公司还邀请知名创意人士徐宗汉策划组织“全年不间断的世界级文化艺术活动”。

无论如何,我们期待着通过新的设计和经营理念,把创意园区和其他的房产发展商鲜明地区分,这也是一种创意。
乐乎设计,乐乎生活~

TOP



[上海]创意园区不是时尚街区 园区租金太贵是硬伤   来源:创网  作者:Mr.KIMI   发布时间:2010-2-8 13:18:58


创意产业是上海城市经济转型的主要方向之一,拥有81家市级创意园区的上海已正式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申报“创意城市网络”,打造“设计之都”。上海很多知名创意园区都想着把自己打造成一个时尚秀场,离创意文化却越来越远,跟所在社区更加格格不入。日前,中国出版蓝桥创意园和虹口区商委联合举办的“创意大讲堂”在蓝桥创意园正式启动,希望借此系列活动增加创意园区与周边环境的互动。

创意园区离普通人远,定位有问题
上海出生的香港籍设计师孙浚良现在的工作重心又回到了上海,在这位从事创意产业的设计师看来,上海力争成为创意城市的一个重要优势是拥有非常好的“硬件”——它有非常多的创意园,有非常好的信息系统,“但我觉得市民的创意意识和对创意的接受度好像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强,这样的话,整个城市看起来会有一点点僵硬。创意生活、创意思维、创意的生活形态这些其实都还没有被推广或者说被全面接受。”在他看来,创意园区或者创意产业在上海离开普通人实在太远。

上海的很多创意园区日益成为一个时尚消费场所或者单纯办公区,“这些就跟淮海路上的写字楼没什么分别。”孙浚良说。在他看来创意园区的龙头其实是设计学校或设计工作坊,“在这个工作坊可以把园区里有创意的人聚在一起共同来做一个东西,它帮助建立了园区的伦理关系或者团体精神,这个制作出来的东西不是一两个人在房间里就能想得到的。”而这正是上海创意园区所缺乏的。

上海的很多创意园区,既有时尚小店也有餐饮,既有创意公司办公地也有秀场展示台,而在《设计上海》的作者、作家叶孝忠看来,这样的定位是有问题的。“如果你觉得你的园区是要吸引别人来玩的,你就应该往这个方面努力。如果你的定位是招广告公司、设计公司,那就不可能是很多人来玩的。这样定位就很清楚。目前国内比较成功的798、M50已经和它当初的定位偏离了。很多艺术家就不得不离开了,因为租金实在太贵了。” 叶孝忠说。

田子坊的餐饮小店,上海有基础,国外例子未必适合上海
不仅是上海,其实亚洲很多城市都非常注重创意产业的转型。上海创意产业的优势在哪里呢?长期关注创意产业的叶孝忠说: “我觉得上海的优势就是它海纳百川,这个是最难得的。我觉得上海自身有基础,不需要去学国外的。国外的例子未必适合上海。”

叶孝忠认为,新加坡创意产业的特点是政府强势、政府主导。政府要办一个设计双年展,就会成立一个很大的国际咨询小组;政府要做设计旅游,就会把专家请来,用设计来提高服务;政府办设计大学、资助设计师去国外等等。相反,在叶孝忠看来,泰国创意产业的特点就是民间力量很强。“泰国的创意产业直到1997年才开始出现。因为经济危机,设计师都找不到工作,他们出来自己做生意,做设计。他们整个圈子的凝聚力很强,思想上很开放,能接受各种各样的思路,最重要的是他们的创业成本很低。”
乐乎设计,乐乎生活~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