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世界各地设计相关学院搜集比较(欧洲)

引用:
渐次独立的Amber为自己选择了 “三明治”课程,这是一种很有特色的课程设制。学生在校读完两年专业课后先到相应的公司实习一年,然后再回到学校完成最后一年的专业学习。Amber说:“虽然本科延长了一年,但在公司的实践会对最后的毕业论文有好处。”实际上,从英国社会就业需求看,这样的毕业生,是很被看好的。
三明治课程越多,说明学校与企业界的联系越多,学生也越受企业界的欢迎,而布鲁内尔大学大部分的专业都有这个安排。
引用:
Eric在科学楼的计算机与信息系读博士,他从诺丁汉大学拿到硕士学位,直接申请到了这里的资助,不然的话,对一个中国学生来说,至少三年的学费实在是太贵了。

  英国的许多大学本科毕业生是可以直接读博的,接受读博的重要因素,是看你是否具备研究能力。如此一来,申请资助的竞争就变得十分激烈,特别是对国际学生而言。想想看,如果你是导师,你手里有每年1.2万镑的资助经费,若是用来招一个英国(UK)或欧盟(EU)学生,学费4000镑,8000镑就可用作生活费;若是招国际学生,学费9000万镑,生活费只剩下3000镑,而每一个导师招博士生,都是要保证能让他(她)专心研究的,那么,当你面对条件相当的学生时,你最可能将资助投给谁呢?结论,显然是确定的!

  拿到了资助的Eric,每日有规律地做着他的研究。在英国,三年能否拿下学位,对每一个博士生来说,都是一种无形的压力。你的课题方案是否有创意,是否在相关学术刊物上发表了论文,学位论文是否有新观点、新发现……太多的“是否”了。如果是“否”,那么,你将被延至第四年、第五年,甚至更久……对此,每一位博士生都要有充足的心理准备和良好的承受力,因为这在英国,是太正常而又太普遍的现象。
英国的博士看来还是挺严格的,不是那么好混的,虽然英国为了赚钱,基本放开了本科和硕士,但不敢放水博士,因为博士是要直接为大学贡献师资的,博士的水平直接体现了一个大学所能达到的高度,直接关系到大学的声誉。
而申请英国的博士看来比本国或者欧洲人难多了,可能跟其是岛国有关系,不够容纳那么多人,而美国这种大陆经济,会开放很多,有很大的空间在。

  
引用:
姜羲是机械工程系的讲师,机械工程系是布鲁内尔大学的名牌系,它的毕业生,在全英同行业的就业率是最好的。

  姜羲是在伦敦大学玛丽女王学院(Queen Mary College)做完博士后应聘来此的。在英国大学任教,博士学位是必要的资格,而遴选你的个人资料,几经大小范围的面试,也都是必需的过程,因为,这一个教职,是要在全英甚或是全球聘到最适合的人选,你的“背景”已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的水平。姜羲说:“这种竞争是公平的,它对你的学术和人格的尊重,使你有一种心灵的自由感。” 姜羲说的“自由感”,准确地理解应该是:极为宽松的学术环境。这样的环境,对一个学者来说,某种程度上,是可视为生命的。

  经过姜羲的个人办公室,看到在另一间房内,几个学生正在“审核”老师批改过的学生试卷,而姜羲,要写教材,要讲课,要申请经费,要做研究。在英国大学当老师,虽说是“终身”的,但你申请到的科研经费,你发表的学术论文,你的研究成果,这些,都太重要了,如若做得不好,你还可能“终身”吗?受过严格学术训练的姜羲,有足够的能力正视这一点。
里面所说的机械工程系,大概在2004年左右跟设计系合并成工程与设计学院(根据对殷媛媛的访谈)。看来机械的确是学校的王牌,因为其学校名字就是一个著名工程师的名字,所以在工程方面的特色也便顺理成章了。
英国的大学教师,研究还是最重要。
英国的大学教师具有终生制,但是学术水平至关重要。
乐乎设计,乐乎生活~

TOP

关于大学教师的职称,从这片文章可以看出端倪。
————————
2007-03-27 14:59:00 http://www.148cn.org/space/html/37/6237-4659.html
大学改革的合法性与合理性
甘阳



中国的大学改革迄今为止主要是以笼统的“改革意识形态”为其正当性基础,但却常常缺乏充分的国家法律和法令根据。在中国的改革日益走向法制化的今天,大学的改革同样需要法制化。本文以为中国当前很有必要借鉴英国等国家为大学改革先行立法的做法,尽快由人大常委会制定颁布“大学改革法”,以便一方面为大学的改革提供必要的法律根据,同时也约束中国所有大学的一切改革都必须符合宪法以及国家其它相关法律法令(例如“劳动法”和“教师法”等),从而避免大学的改革成为任何大学当局随心所欲之事。无论中国的大学领导们还是中国的大学教师们,理应是最具有法制观念和法律知识的中国公民,如果连大学的改革都毫无法制观念甚至缺乏基本的法律常识,那么中国还有什么希望能够建成一个法制国家?
1、英国教育改革法案的启示
让我们且以英国议会1988年通过的“教育改革法案”(Education Reform Act 1988)为例来说明大学改革需要由国家先行立法的必要性。应该首先说明,英国80年代末通过的这个“教育改革法案”由于对英国大学体制冲击极大,因此在很多人看来并不是一个“良法”,尤其在英国的大学教师和知识分子眼里,这个由保守党政府推动的法案是一个对大学破坏性很大的“恶法”。但我们的目的恰恰是要以此说明,即使这个“恶法”,也比我国目前大学改革几乎毫无法律根据可循要好。
简要而言,英国这个“教育改革法案”的中心意图实际就是要为英国大学当局放手解聘大学教师提供法律根据,因此在英国历史上第一次以立法形式授权英国每一家大学当局都有权“以人员多余为理由解聘任何一位大学教师”(to dismiss any member of the academic staff by reason of redundancy),从而严重动摇了英国大学体制长期实行的“大学教师终身聘用制”(academic tenure,英国这个体制不象美国需要晋升到教授才能得到tenure即所谓终身聘任,而是普通教师就有tenure,只有严重渎职或道德败坏才能解聘)。但正因为这个法案对大学体制冲击太大,因此这个法案同时规定,凡1987年11月20日以前被聘任的大学教师不受此法案影响,亦即任何大学不得以这个1988年的新法案为根据而解聘在此以前聘任的任何教师,只有1987年11月20日开始和以后聘任的大学教师可以沿用此法案解聘。
我们在这里不难看出,不管这个法案对英国大学体制的结果是好是坏,但这个法案至少为英国的大学改革提供了两个基本的法律依据,亦即第一,它为英国大学“以后”解聘大学教师提供了法律根据,因此大学当局以后解聘教师至少是有法可循的;但第二,它同时至少为1987年11月20日以前受聘的所有英国大学教师提供了法律保护,使他们可以免于解聘之忧。
2、北大“改革方案”的不合法与不合理
以此为对照来反观我国目前的大学改革就可以立即看出,由于我国没有相应的国家立法,我国大学目前的改革在处理与英国非常类似的问题时由于无法可依而毫无章法可言,有些大学自行规定或准备颁布的条例因此也就必然地充满“任意性”。
例如最近北京大学向北大教师公布的《北京大学教师聘任和职务晋升制度改革方案(征求意见稿)》,虽然是“征求意见稿”,但已经足以在北大很多教师中引起很大的恐慌和强烈的不满,因为许多人发现自己一夜之间突然从历来认为是“长期聘用至退休”变成了不再属于“长期聘用”的教师。按照北大这个“改革方案”,北大现有教师按其职务分为助教、讲师、副教授和教授四级,但只有“教授享有直至学校规定的退休年龄的长期职务,其他职级的教师不享有长期职务”(北大“改革方案”第11条),亦即包括副教授在内的所有教师不能晋升到教授就会解聘。
我们必须指出,北大“改革方案”这一条的根据是完全不清楚的,例如是根据国家法律,还是国际惯例?它似乎想当然地认为,所有西方大学体制都实行这种“聘用期与职务晋升挂钩“的制度,只有晋升到教授才长期聘用,而副教授以下不是长期聘用。但这个假想当然是完全不成立的,我们前面已经提到,英国大学体制的终身聘用制就不是如此。在英国体制一个讲师或高级讲师未能晋升并不影响其终身聘用,亦即终身聘用是一回事,晋升是另一回事,并不象北大“改革方案”那样讲师不能晋升为副教授要解聘,副教授不能晋升为教授也要解聘。而且北大这一“不能晋升将解聘”的规定,并非只是适用于“今后”聘任的教师,而是同样适用于北大历年来已经聘任的所有教师(北大“方案”第23条、24条)。这种规定实在有点骇人听闻,我们不能不说,这些规定一方面由于没有任何法律根据因而是根本“不合法的”,另一方面这些规定与西方同类情况的处理方法相比较则是极端“不合理的”。例如以上述英国的情况作对照,则我们有理由认为,不管北大如何制定“今后”招聘解聘教师的条例,这些条例不应该适用于北大过去和现在已经被聘任的教师。
3、制定“大学改革法”的必要性
从北大的“改革方案”看,中国的大学改革实际已经到了必须由全国人大常委会制定“大学改革法”的时候。因为大学改革现在涉及的许多问题并不是大学本身可以解决的,也不应该由大学当局来任意处理,而是必须由国家的法律来规定。
例如北大的“改革方案”似乎没有意识到“长期聘任”与“职务晋升”是两个完全不同的范畴,并不是可以任意就挂钩的。就象在国家机关断没有一个副科长不能晋升为科长就要马上失业的道理。就大学而言,学术职务的晋升问题诚然是大学自己决定的事,例如什么人什么情况下可以晋升副教授或教授是大学内部的事,但在大学中工作的一个中国公民在什么情况下可以解聘,则是与国家基本制度和基本法律有关的事,只有在国家相关法律下,大学才可以作相应规定。
这正是为什么英国的大学改革必须先有英国议会颁布“教育改革法案”的根本原因,因为在此之前英国大学教师在英国福利国家体制下基本上都是聘用开始即有tenure即终身聘用保障,如果没有英国议会通过的这个新的法律授权,那么英国任何大学当局如果“以人员多余为理由解聘任何一位大学教师”就是犯法的行为,到法庭上去败诉的一定是校方。只有在英国“教育改革法案”生效后,英国大学当局才能“以人员多余为理由解聘任何一位大学教师”,但是仍然不能解聘法定的1987年11月20日前已经聘用的教师。
英国尚且如此,中国就更有必要由国家立法来规范大学改革。因为中国现在的大学除个别以外都是国立大学,这些国立大学以往数十年来聘用的大学教师,除了在聘用时就说明是临时工的以外,按规定都是“国家公职人员”,严格说来是“国家“作为雇主“长期聘用”的。无论北京大学或中国任何国立大学,在没有国家新的法律规定以前,可以说没有任何法定权力可以改变这些“国家公职人员”的长期聘用身份。大学当然可以在任何时候任意制定学校的“教师晋升法”,但如果这些晋升法与“教师长期聘用”问题结合起来,那就不是大学可以随心所欲,而是必须要有国家的法律为根据。
没有法律根据,所谓“不能晋升教授就将解聘”这样的规定就只能是“不合法的”,完全无效的。但当然我们可以永远不管什么法律不法律就这么糊里糊涂过去,大学爱怎么改就怎么改,但如果这样当然也就永远不会有什么法制可言。
4.国立大学教师的权利与尊严
进一步说,即使北京大学或其它国立大学现在正在制定的新的大学教师聘用和解聘方法仅仅适用于“今后”聘用的教师,也仍然需要有国家法律法令为根据。因此,如果不制定“大学改革法”或类似法律,中国的大学改革将始终处于无法可依的状态。
我认为由人大常委会制定“大学改革法”将有助于中国大学改革的法制化,而且将有利于大学改革的顺利进行。中国的“大学改革法”大略而言应该有两个基本目标。第一,“大学改革法”首先需要保护我国大学教师的基本权利和尊严,以免大学当局在大学改革的过程中以改革为名任意侵犯大学教师的基本权益或伤害大学教师的人格尊严。
在这方面,中国的“大学改革法”同样有必要明文规定,在某年某月某日以前被我国国立大学聘用的所有大学教师为法定长期聘用,直至退休,不论今后晋升与否不得解聘(除非发现严重渎职或道德败坏)。这种规定是完全可以辩护而无论如何也不过分的。这里可以指出,前面所引的英国1988年“教育改革法案”是英国撒切尔时代最极端“经济放任主义”时期的立法,即使这样的立法都仍然知道不能侵犯在英国福利国家时期已经被长期聘用的大学教师权利,难道号称社会主义的中国却不能立法来保护国家多年来已经长期聘用的大学教师权利?
近年我国大学改革的趋势实际非常明显,如果没有国家明文立法,那么全国所有国立大学历年早已聘用的无数大学教师很可能成为大学改革的受害者和牺牲者,而大学当局的时间精力也将大半消耗在如何想法设法裁减现有教师队伍上。但如果人大通过立法程序而明文规定,在某年某月某日以前被国立大学聘用的所有大学教师原则上不得解聘,那么无数大学教师将可以免除解聘之忧,而大学当局也可以不必劳神设计各种不得人心的方案。这种情况实际对大学改革是更有利的,比较容易形成大学当局和大学教师们同心同德的大学氛围,而不是造成离心离德怨声载道的局面。毕竟,大学之为大学在于它是一种精神文化共同体,而不是单纯的市场买卖交易所。
5.大学改革一要合法二而合理
第二,“大学改革法”以立法的形式授权我国各大学当局有法定权力制定新的大学教师聘任和解聘条例,包括有权建立某种方式的长期聘任与职务晋升挂钩的规定(但只适用于“今后”新聘任的大学教师)。换言之,“大学改革法”可以为大学改革提供法律根据,并负责解释与其它相关法律法令之关系。
但与此同时,“大学改革法”有必要制定若干原则性指引,要求大学在制定新的教师聘任和职务晋升条例时要有合理性论证,而不是完全任意制定。这个问题有必要在这里略作讨论,因为如果今后中国大学普遍采取教师的终身聘任问题与学术职务晋升挂钩的话,究竟如何挂钩才比较合理绝不是自明的,并不能想当然地决定,而必须有充分的论证。
最近北大的这个“改革方案”的一个缺点是,作为“征求意见稿”,这个方案没有附任何论证性说明,因此常常并不清楚它某些规定的理据是什么。我们现在因此不妨简略比较一下英国大学体制、美国大学体制,与北大的这个“改革体制”。我个人的基本看法是,无论英国体制还是美国体制都要合理得多而且有其道理,而北大“改革体制”却显得相当任意而缺乏内在的理路。
我们首先有必要了解为什么西方大学要建立“终身聘任”这种制度。如笔者多年前在“美国大学教授的铁饭碗”一文就曾指出的,西方历来有人反对并试图取消这个制度,因为这制度显然不符合所谓市场规律(参拙著《将错就错》北京三联版147-149页),而前引英国1988年“教育改革方案”实际也正是在当时英国“市场放任主义”意识形态下对英国大学“终身聘任制”的一次手术,但美国大学的终身聘任制虽然也反对者多多却基本仍未动摇。
中国现在如果要建立大学的“终身聘任”机制,就需要了解这个制度的辩护根据是什么,如果我们不知道这个“为什么”,那么我们实际也就不知道为什么我们现在要建立这个制度,更不知道应该根据什么原则来设计或选择不同的“终身聘任”制度。假如某大学说“为了健全市场竞争机制,特在本校引进终身聘任制”,那就是不知所谓,因为如果市场竞争机制是原则,那就根本不应该建立任何终身聘任制度,应该完全放开,例如大家永远都是三年合同制,每三年评一次,不论资历谁的论文多就谁当教授,过三年不行了就解聘,岂不是简单得多?何苦还要如此煞费苦心地设计什么终身聘任制。
6.终身聘任制与学术自由
我们因此需要了解大学终身聘任这种制度在美国和英国的起源及其不同历史演变,而不是只抓住其枝节末梢的表象。事实上大学建立“终身聘任制”的主要辩护理由是“保障学术自由”(北大这个“教师聘任与晋升改革方案”从头到尾没有提及“保障学术自由”的问题),这也确实是这个制度最初在美国产生的原因。因为从19世纪末到20世纪初,美国的大学校董们常常任意解聘他们认为思想异端的大学教师,当时许多著名学者如美国经济学会创始人埃里(Ely),制度经济学代表康芒思(Commons)等都曾因为其思想言论而被大学当局所解聘甚至被校董会所起诉。正是这种因思想学术倾向而遭校董会解聘的诸多事件,促使教师们联合起来为思想学术自由建立终身聘任这种制度性的保障,在美国的最初推动团体是1915年成立的“全美大学教授联合会”(American Association of University Professors),在英国则是1919年成立的“大学教师联合会”(The Association of University Teachers)。
因此我们首先要强调,所谓“终身聘任制”在美国和英国都不是大学当局的恩赐,而是大学教师们从二十世纪初开始为寻求自我保护而努力的漫长过程与结果,而且其最初之缘起主要不在经济和生活保障,而在“学术自由”的保障,尤其在人文社会科学领域,这种“学术自由”的保障要求最为迫切。
7.英国终身聘任制的启示
我认为,如果我们今天要在中国的大学建立终身聘任制,那么同样应当以保障学术自由为主要原则,并以这个原则去设计和选择那些比较有利于保障大学教师学术自由的终身聘任制。
从这一原则出发,大学中教师享受终身聘任的比例应该比较高,而不是比较低。这里因此必须澄清一个相当普遍的误解,即以为要坚持学术高标准,就应该把终身聘任制设计得很难,只有少数人享受。这是一个完全错误的想当然。因为终身聘任并非一定要划到最高那一级学术职称。大学完全可以把最高一级学术职称的学术标准定得特别高,很少人才能评上,但同时却把终身聘任档放到比较低的职称。这正是英国大学体制的特点和优点。
我们知道英国学术水准相当高,尤其英国的“教授”不同于美国的教授,因为英国大学体制通常一个系只有一个教授,因此英国评教授的标准远远高于美国,但也因为如此,如果英国体制把终身聘任制的标准定在教授这一级,那就绝大多数大学教师都无法得到终身聘任了。我们不妨以英国1994-1995学年的官方统计数字为例,看一下英国大学中各类职务的比例:
教授占7%,两类高级讲师(reader sand senior lectures)占18%,讲师占42%,其它研究人员占26%。
很明显,英国这个体制其终身聘任档至少要划到高级讲师。而实际上,由于英国“大学教师联合会”从二十年代开始就致力于把终身聘任制达到所有低职称教师,从五十年代开始英国大学基本上从起聘讲师开始就都有终身聘任。因此英国大学终身聘任制的特点就是终身聘用与晋级无关,因为基本上大学教师都是终身聘任。这种体制在1988年“教育改革法案”后开始变化,即英国大学开始越来越多地采用了三年或五年的“合同制”聘任,亦即英国所谓“大学教师的临时工化”(casualization of academic staff)。不过这种三年或五年的合同工又分两种,一类是不转终身制的,另一类则是可以转终身制。仍以1994-95学年的官方数字看,全英国11万多名大学教师中的比例是:终身制的60%,合同制的39%,另外1%为零工。
8.北大“改革方案“的终身聘任制
我们现在可以注意,北大的“改革方案”在聘任制度上恰恰采取了英国90年代开始的这种“大学教师的临时工化”。如“方案”第18条所表明,北大今后聘用教师将采取三年合同制,讲师聘用最多两个合同即6年,期间升不到副教授将解聘;然后理工科副教授聘用最多三个合同即9年,文科副教授聘用最多四个合同即12年,期间如升不到教授将解聘。
北大既然在起点上采取了英国改革后体制的三年合同制,而且设计了那么复杂的晋升制(例如副教授每个合同是三年,但要五年后才能申请教授),那么比较合理的方式应该是将“长期聘用”即西方所谓tenure定在副教授这一级(相当于英国制的senior lecturer或reader),或放在副教授取得第二个合同,或者至少也放在副教授的第三个合同(北大“方案”设计如此复杂,不妨在副教授的第二个合同或第三个合同或第四个合同后称“高级副教授”)。但北大“改革方案”却将“长期聘用”的档定在了教授这一级。
我们前面已经以英国体制论证,没有必要非把“终身聘用”档放在最后最高职称这一档,我们完全赞成北大对晋升教授严格把关,越严越好,但这并不意味一定要把终身聘用档也放到最后档。以北大如此复杂的连续合同制,把这个终身聘用档放在副教授的第二或第三个合同是比较合理的,为什么北大“改革方案”不把“终身聘用”定在副教授这一级,而非要定在教授这一级呢?北大的“改革方案”没有给予任何论证说明,但可以想见北大的回答一定是,美国是那样的。可是问题恰恰在于,北大“改革方案”与美国大学体制根本就不是一回事。
9.美国体制与北大方案的比较
我们现在因此有必要来看一下美国体制与北大“改革体制”的不同。美国的所谓“终身教授”(tenured Professor)是以所谓“终身轨初聘”(tenure tract)为晋升方式的。这个晋升方式的最大特点就是它的简明,一个刚毕业的博士只要找到的工作是所谓“终身轨工作“(tenure tract position),通常的理解是只要你努力工作,那么大概七年左右可以成为所谓“终身教授”,其中第三或第四年有一个中期评审,然后就是最后第七年左右评终身教授。亦即从助教授(相当北大现在的讲师)到教授这整个过程一共两次评审,七年左右。
与此相比,北大“改革体制”晋升最快的也要评审三次,即讲师申请升副教授一次,如果顺利晋升,则这个副教授的合同也是三年,但要五年后才能申请升教授,因此他第三年要申请第二个合同,然后第五年申请教授。但如果申请教授失败,则他马上要在第六年申请第三个合同,如果申请到这第三个合同,则他要马上再第二次申请当教授。这整个过程已经够复杂。
而且,由于北大“方案”规定讲师可以有两次机会申请副教授,我们几乎可以肯定以后的大多数人多半是在第二次申请副教授时才会通过(如果预测大多数人都是第一次申请就可以通过,那么现在“方案”规定可以申请两次就是多余的);同时,北大“方案”副教授评教授也是两次机会,我们同样可以想象至少一半副教授要在第二次才能评上。由此,如果一个讲师是第二次申请副教授才通过,如果他从副教授申请教授也是第二次才通过,中间再申请五个或六个合同,那么他最后当上教授时要经过多少次评审我们已经算不过来,总之是很多很多次。
10.北大方案缺乏内在理据
说实话,我很不明白北大的“改革体制”为什么要搞得如此复杂?尤其是,既然首先已经将终身聘任锁在了教授这一级,那么为什么不在初聘开始就采用合理得多而且简明得多的美国“终身轨初聘”方式?美国方式显然要优越得多,北大为什么不参考,却偏偏要设计如此繁复而没有吸引力的连续多次三年合同制?北大“方案”对此没有任何说明。
同时,这两种方法的成本差别明显很大:在为评审而必须支出的行政时间和行政费用上,北大“改革体制”的支出显然要大得多,但北大“方案”也没有对此作任何说明。时间支出和金钱支出多如果效果好当然值得,但如果效果不好甚至还更不好,那么所为何来?
反过来,北大“方案”如果必须以如此复杂的连续多次三年合同制来晋升,那么它的“终身聘任”档不应该放在最后的教授这一档,而应该放在中间的副教授,北大却偏偏放在教授这一档。尤其北大“方案”第五条表明,讲师申请副教授将淘汰三分之一,副教授申请教授淘汰四分之一,如此,则从讲师开始可以升到教授的比例是一半。如果这样,那就更有必要将“终身聘任”放在副教授这一级,北大“改革方案”却对此毫无考虑。事实上,北大“方案”对于所谓终身聘任制的理解是有问题的,亦即把它当成了一种单纯的市场筛选机制,而没有看成是保障大学教师学术自由以及生计稳定的机制。
11、北大不宜学香港科大
总的来看,北大目前的这个“改革方案”既没有认真参考简明合理的美国体制,也没有参考通情达理的英国体制(终身聘任不放在教授档),而似乎主要是参考香港近年来的一些尝试;而在香港的大学体制中,北大的“改革方案”似乎也主要不是参考香港大学和中文大学这些老牌大学,而可能主要是参考新锐的香港科技大学。
但问题是,香港科技大学的模式可能恰恰是最不适合北京大学的,因为香港科技大学的独特条件,是北京大学完全不具有的。首先,香港科技大学是没有历史的全新大学(1991年10月开始招生),这样全新的大学不存在“以前聘用的老教师们怎么办”的问题;其次,香港科技大学开办时财力极其雄厚(当时香港立法会批准的预算是35亿港币);最后,香港科技大学主要是“科技”大学,它的人文社会科学部没有本科生,亦即全校没有文科本科生。这与北京大学这样以文科著名而又历史悠久的老大学是完全不同的。北大如果要参考香港体制,也应该更多参考历史较老的大学如香港大学和中文大学等。
12、结语
由于北大在中国的历史地位,北大的这个\"改革方案\"无疑将会对整个中国的大学改革产生影响。但我认为这个目前还是“征求意见稿”的方案,基本是不成熟的。总的可以说是两个问题,一是“合法性”问题,即在人大制定“大学改革法”之前,任何大学无权改变目前国立大学教师的长期聘任;其次则是方案本身的“合理性”问题,特别是如果普遍采取教师的终身聘任问题与学术职务晋升挂钩的话,究竟如何挂钩才比较合理,仍需要深入而充分的论证,不能想当然地决定。
乐乎设计,乐乎生活~

TOP

引用:
简要而言,英国这个“教育改革法案”的中心意图实际就是要为英国大学当局放手解聘大学教师提供法律根据,因此在英国历史上第一次以立法形式授权英国每一家大学当局都有权“以人员多余为理由解聘任何一位大学教师”(to dismiss any member of the academic staff by reason of redundancy),从而严重动摇了英国大学体制长期实行的“大学教师终身聘用制”(academic tenure,英国这个体制不象美国需要晋升到教授才能得到tenure即所谓终身聘任,而是普通教师就有tenure,只有严重渎职或道德败坏才能解聘)。
英国大学长期实行大学教师终生聘用制,比美国更广,但英国正在想通过法案动摇这一个制度,看来铁饭碗还真不好拿。
引用:
我们知道英国学术水准相当高,尤其英国的“教授”不同于美国的教授,因为英国大学体制通常一个系只有一个教授,因此英国评教授的标准远远高于美国,但也因为如此,如果英国体制把终身聘任制的标准定在教授这一级,那就绝大多数大学教师都无法得到终身聘任了。我们不妨以英国1994-1995学年的官方统计数字为例,看一下英国大学中各类职务的比例:
教授占7%,两类高级讲师(reader sand senior lectures)占18%,讲师占42%,其它研究人员占26%。
很明显,英国这个体制其终身聘任档至少要划到高级讲师。而实际上,由于英国“大学教师联合会”从二十年代开始就致力于把终身聘任制达到所有低职称教师,从五十年代开始英国大学基本上从起聘讲师开始就都有终身聘任。因此英国大学终身聘任制的特点就是终身聘用与晋级无关,因为基本上大学教师都是终身聘任。这种体制在1988年“教育改革法案”后开始变化,即英国大学开始越来越多地采用了三年或五年的“合同制”聘任,亦即英国所谓“大学教师的临时工化”(casualization of academic staff)。不过这种三年或五年的合同工又分两种,一类是不转终身制的,另一类则是可以转终身制。仍以1994-95学年的官方数字看,全英国11万多名大学教师中的比例是:终身制的60%,合同制的39%,另外1%为零工。
1。一个系只有一个教授,所以看到英国的教授,就必须肃然起敬了。
2。教授(professor)占7%,两类高级讲师(readers and senior lectures)占18%,讲师( lectures)占42%,其它研究人员(researchers)占26%。
高级讲师相当于中国的副教授。
引用:
美国的所谓“终身教授”(tenured Professor)是以所谓“终身轨初聘”(tenure tract)为晋升方式的。这个晋升方式的最大特点就是它的简明,一个刚毕业的博士只要找到的工作是所谓“终身轨工作“(tenure tract position),通常的理解是只要你努力工作,那么大概七年左右可以成为所谓“终身教授”,其中第三或第四年有一个中期评审,然后就是最后第七年左右评终身教授。亦即从助教授(相当北大现在的讲师)到教授这整个过程一共两次评审,七年左右。
美国的大学教师关键在于得到tenure tract,中间有一些评审,美国进入学术界比进入工商界更难(根据北大的一个讲座)。
引用:
北大既然在起点上采取了英国改革后体制的三年合同制,而且设计了那么复杂的晋升制(例如副教授每个合同是三年,但要五年后才能申请教授),那么比较合理的方式应该是将“长期聘用”即西方所谓tenure定在副教授这一级(相当于英国制的senior lecturer或reader),或放在副教授取得第二个合同,或者至少也放在副教授的第三个合同(北大“方案”设计如此复杂,不妨在副教授的第二个合同或第三个合同或第四个合同后称“高级副教授”)。但北大“改革方案”却将“长期聘用”的档定在了教授这一级。
哦,全国都在学北大呀。。。怪不得上海这边也是如此。
乐乎设计,乐乎生活~

TOP

From Wikipedia:http://en.wikipedia.org/wiki/Lecturer

Lecturers are generally divided into Lecturers, Senior Lecturers, and Principal Lecturers/Readers and are permanent positions in a university which involve carrying out both teaching and research. These positions are generally comparable to "Assistant", "Associate", and "Full" Professors, respectively, under the US system, with the title "Professor" being reserved for only the most senior academics in the UK, and roughly equivalent to a chaired professorship in the US.

However the academic rank system in the UK is gradually changing with promotion to senior lecturer being based on a mixture of teaching, research and administration whilst the rank of Reader is obtained via research. Hence Senior Lecturer/Reader are essentially the same rank with the former position having a higher emphasis on teaching and the latter position having a higher emphasis on research at some institutions.Professorships (or personal chairs) are being awarded much more frequently in the UK than in previous years with this position now becoming the equivalent of the US 'Full' Professor.Most lecturers have Ph.D.s, and in many fields this is a prerequisite of the job.

In the UK, before a candidate is appointed to a lectureship, it is generally required that the candidate spend at least a term as a postdoctoral research assistant, a position that carries a low salary but is a requirement to learn the ropes and to establish new research paths following a Ph.D. specialisation.
乐乎设计,乐乎生活~

TOP

上面说:
senior lecture是基于教学、研究和行政的混合经历而产生,
reader 主要是通过研究成果而产生。
两者是同一级别,但后者更重科研一些。
乐乎设计,乐乎生活~

TOP

剑桥的学术水准是这么出来的。
http://www.srcf.ucam.org/cssa/cs ... 07_05_01.gb2312.htm
——————
剑桥随感


俞凯
(剑桥大学工程系信息工程部 机器智能实验室语音组)


   

    倘若没有宁静美丽的剑河,四季常青的草坪,韵味十足的古堡,从一个匆匆访客的眼里,大概很难想象剑桥作为一所大学可以在历史上占据如此特殊的位置。随处可见的只是狭窄的街道:陈旧的教学楼,豆腐干似的实验室,而给我留下的第一个深刻印象则是工程系粗大笨重的客货两用电梯。就硬件环境而言,剑桥不仅比不上MIT、Havard这些美国的名校,就是和国内的清华北大比起来,也显得多少有些落魄寒酸。剑桥一年的经费总投入是4.5亿英镑,如果考虑实际的购买力,这笔钱似乎还不如清华大学一年的34个亿人民币来得有用。

    进剑桥是慕名而来,而身在其中,自然会寻找一些成名之实。随着在剑桥生活的延续,我逐渐发现,剑桥大学能在世界科学技术史上写下无数浓重的笔墨,与其内在的精神传统恐怕是不可分的。我甚至觉得,这种传统是剑桥能够在现在依然保持世界一流大学地位的重要原因。这传统究竟是什么,大概看起来也因人而异。在我看来,那种已经成为一种文化的追根究底与敬业执着大概算得一条。

    刚到剑桥的时候犯过一个错误,一直以为牛顿是物理系的教授。后来才知道,他那个时候还没有真正的物理系,而是叫做数学哲学。难怪他那划时代的巨著叫做《自然哲学的数学原理》。这种形而上的思维传统延续到今天,造就了一种探求本原研究根本的习惯。

    纵观在剑桥大学中成就的成果,从牛顿到达尔文,从电磁理论到DNA双螺旋结构,都有个共同的特点:在基础本质的问题上取得突破。剑桥是强调创新的,然而和国内大学所强调的创新相比较起来,却有很大不同。英国的学者们所关注的往往是基础性的创新,对改良性的创新则经常会嗤之以鼻。注重基础性创新的,往往难以突破,需要日积月累,走遍歧途,耐得住寂寞,最终的成果往往是一流的;而改良性的创新往往是百尺竿头的一小步,成本低,见效快,但成果却往往是二三流的。剑桥的研究似乎有个约定俗成的习惯,就是追根究底,建构完整的体系,形成整套的观点,那种欲望之强令人吃惊。这大概也是一种追求完美的执着吧。即使是在工程领域,剑桥也不希望自己的学生是个简单的匠人。我所在的机器智能实验室的指导原则概括起来也就是:We are excellent engineers because we are scientists。与之相对,国内的大学则往往显得有些急功近利了。

    以前清华的老校长梅贻琦有句名言:“大学,非大楼之谓者,乃大师之谓也”。剑桥最宝贵的财富恐怕就是集聚其中的世界级的大师了,剑桥也为之付出了很多。Vice Chancellor在年度报告里面也无奈地说到,剑桥之所以会有很大的财政赤字,很重要的一点就是邀请和保留世界最优秀的大师们实在是太昂贵了。剑桥老师的级别不太多,主要分成Professor、Reader、Senior Lecture和Lecture等几个级别。Professor是少之又少,大概普通的一个系也就三、四个。这些Professor大都是某个方向有世界影响的人物。除了很高的学术水平之外,这些老师们的身上又都有着一些共通的东西,那就是做学问一丝不苟到有些苛刻古板的敬业精神。我发现,越牛的人就越professional,怪不得最professional的人都被叫做professor呢。

    我的专业是语音识别。有一次参加一个全世界的语音识别竞赛,剑桥语音识别系统的错误率是最低的,得了个最优系统奖。由于系统的详细介绍写得好,还拿了个最佳文档奖,组里还好好庆祝了一番。由于语音识别系统这样的工程系统中参数调整很重要,回来之后,导师又让我们继续进行一些零星的新实验。可实验中发现,我们提交的语音系统参数与他预先设定的某个中间阶段的参数有一点点微小的不同,大概是忙中出乱吧。没想到,我们的professor如临大敌,郑重地召开组会要把整个系统重新运行调试一遍。其实对于复杂的系统而言,决定整体性能的是系统的结构和核心部分。由于参数的耦合效应,中间阶段的参数的微小变化一般不会引起整个系统性能的变化。我们的professor也说估计不会有大变化,结果也正是这样:修正参数之后,最后的结果与没有修正之前一摸一样。即使这样,他还郑重其事地把详细的修正过程和每一步的结果整理好,公布给参加竞赛的所有单位。这份敬业,让人叹服。正因为这样,在剑桥的科学研究中,虽然会有错误,却很少有走回头路的情况。对于剑桥的professor而言,不彻底的研究态度是比错误的研究方向更可怕的错误。

    这份professional又何止是在学术上:从学院正式晚餐要求严格的着装和举止到清洁工在每层楼梯打扫完之后都要反复摆正“Wet Floor, Danger”的牌子,英国人的敬业已经到了有些古板的地步。但不管你怎么看,他们依旧“古板着自己的古板,执着着自己的执着”。也许正是这professional的文化氛围造就了世界级的professor,也造就了一个成就大师的环境吧。

    如果非要用一个比喻来描述剑桥的话,我愿意把它比作一杯酒,这杯子是又老又旧,这酒则是越品越有味道。也许,当你品第二口的时候那味道又有些不同呢!
乐乎设计,乐乎生活~

TOP

在high school的时候,听同学说起过,剑桥的人可以很自豪的说我们在路上一眼就可以分辨出那个人是不是剑桥的。

TOP

引用:
刚到剑桥的时候犯过一个错误,一直以为牛顿是物理系的教授。后来才知道,他那个时候还没有真正的物理系,而是叫做数学哲学。难怪他那划时代的巨著叫做《自然哲学的数学原理》。这种形而上的思维传统延续到今天,造就了一种探求本原研究根本的习惯。  
这种探究本原的研究习惯应该可以延续地更长,比如回到希腊哲学家们,不知道英国是如何养成这个习惯的,待查。
引用:
纵观在剑桥大学中成就的成果,从牛顿到达尔文,从电磁理论到DNA双螺旋结构,都有个共同的特点:在基础本质的问题上取得突破。剑桥是强调创新的,然而和国内大学所强调的创新相比较起来,却有很大不同。英国的学者们所关注的往往是基础性的创新,对改良性的创新则经常会嗤之以鼻。注重基础性创新的,往往难以突破,需要日积月累,走遍歧途,耐得住寂寞,最终的成果往往是一流的;而改良性的创新往往是百尺竿头的一小步,成本低,见效快,但成果却往往是二三流的。剑桥的研究似乎有个约定俗成的习惯,就是追根究底,建构完整的体系,形成整套的观点,那种欲望之强令人吃惊。这大概也是一种追求完美的执着吧。即使是在工程领域,剑桥也不希望自己的学生是个简单的匠人。我所在的机器智能实验室的指导原则概括起来也就是:We are excellent engineers because we are scientists。与之相对,国内的大学则往往显得有些急功近利了。
  
1、“剑桥的研究似乎有个约定俗成的习惯,就是追根究底,建构完整的体系,形成整套的观点,那种欲望之强令人吃惊。”只怕是所有的人都有这个欲望,关键在于是否坚持地下去。

2、“We are excellent engineers because we are scientists” 因为我们是科学家,所以才会成为优秀的工程师。这句话暴欣赏中。。。很奇怪布鲁内尔大学的工程实用的传统如何形成,大概是不同级别的大学之间有着分工,对于最高层的大学,自然要研究第一流的成果,中层的大学则要学会如何把这些成果转化成实际的生产力。上文作者主要也是被剑桥熏陶久了,所以剑桥的气质深深印在其中了。
乐乎设计,乐乎生活~

TOP

http://www.brunel.ac.uk/about/acad/sed/sedcourse/pg/design
对Brunel design 的介绍
Brunel Design Postgraduate Courses
Postgraduate courses in the Brunel Design subject area:

·Design and Branding Strategy MA
·Design Strategy and Innovation MA
·Human-Centred Design MSc

You can also browse our undergraduate and research-based courses.
Our new Engineering Design MSc programme, which is a cross-discipline course with Mechanical Engineering, may also be of interest to prospective students looking at this subject area.

Brunel Design has an outstanding reputation for research both nationally and internationally. It fosters extensive and positive links with industry and commerce, resulting in programmes at both Masters and research level that are highly relevant to the needs of the business world. The quality of all these activities is reflected in excellent government research and teaching ratings.

We view design and engineering as broadly-based and interconnected disciplines, leading to commercially viable solutions backed up by sound technological reasoning and investigation. The interdisciplinarity of this approach extends across subjects as diverse as electrical, electronic and manufacturing engineering, IT and management and there is therefore extensive collaboration between research groups and with other disciplines of the University.

Much of our research and teaching is of an applied nature, often carried out in collaboration and partnership with industrial, educational or government partners.

Supervision, both from individual academic staff and through a number of research groups, is available in a wide range of areas, including:

·Computer Aided Design Research;
·Cognitive Ergonomics Research;
·Environmentally Sensitive Design Research;
·Engineering Design;
·Design Management Research;
·Electronic Systems;
·Manufacturing Metrology;
·Quality Engineering;
·Fluid and Solid Mechanics;
·Manufacturing Systems and Management;
·Wireless Communication Research.
乐乎设计,乐乎生活~

TOP

brunel设计硕士提供三种学位:
设计与品牌战略(文学硕士)
设计战略与创新(文学硕士)
以人为中心的设计(工学硕士)

与机械工程系合办了一个硕士:
工程设计(工学硕士)
这是一个跨学科的培养方式

我们把设计和工程看作广泛基础和相关性的学科。通过合理而完善的技术的支持,完成商业上可行的技术。电气、电子、制造工程、IT和管理之间因此是相互关联的,他们之间以及与学校其他专业有广泛的合作。
这些专业领域通过研究小组开展起来:

·Computer Aided Design Research; 计算机辅助设计研究
·Cognitive Ergonomics Research; 认知人机学研究
·Environmentally Sensitive Design Research; 环境敏感设计研究
·Engineering Design; 工程设计
·Design Management Research;设计管理研究
·Electronic Systems; 电子系统
·Manufacturing Metrology; 制造测量
·Quality Engineering; 质量工程
·Fluid and Solid Mechanics; 流体与实体机械学
·Manufacturing Systems and Management; 制造系统和管理
·Wireless Communication Research.无线通信研究
乐乎设计,乐乎生活~

TOP

《伯明翰艺术设计学院》

1.简介:
  伯明翰是英国第二大城市,城市享有多元文化和不同种族的艺术气息。伯明翰是一个富有文化遗产的城市。每年有大量的国际艺术会展在伯明翰举行。
  伯明翰艺术设计学院是英国最大的艺术,设计和媒体学院之一。其优质的教学可以追述到1843年成立的伯明翰设计学校。学院有学生大约4000名(包括预科生,本科生,硕士生和博士生)。近年来学院与中国,新加坡,香港等著名设计学院进行着友好的学术交流项目。2005年我院被评为全英十佳艺术设计学院。
  伯明翰艺术设计学院拥有视觉传达系,媒体系,产品造型系,纯艺术系,服装设计系,织物系和珠宝设计系等六大科系,它们分布在五个不同的校区内。每一个分系都拥有自己强大的专业师资阵容和绝对高品质的硬件设施,包括齐全的国际学生住宿条件。
2.伯明翰艺术设计学院社会知名度及社会科研实践项目:
  从1995年至今,我院每年荣获QAA(英国教育质量保证委员会)的优秀成绩23分(满分24)。2005年我院被评为全英十佳艺术设计学院。
  伯明翰艺术设计学院一向注重教学与实践相结合,并且与社会实践项目有着广泛的合作关系。我院现有5个由欧盟合资建设的科技中心,他们是:
-数码媒体中心
-用户数码设计中心
-创意制作实验室
-产品增值中心
  这些中心为本地区的创造性工业(包括媒体,娱乐,广告企事业单位)提供产品分析,策划,项目管理和技术支持。服务包括电子商务,媒体的设计制作,软件用户分析,CAD产品设计,电子迅速成型和激光技术。学院与当地政府在工业和教育之间密切合作。
  学院在各种展览,会议和咨询服务中也十分活跃。伯明翰艺术设计学院全力支持在媒体设计,艺术教育,珠宝设计,博物馆,视觉传达领域中的各种活动。
伯明翰艺术设计学院课程设置
3.艺术设计学院课程入学要求
·相关专业作品:我院对申请作品的要求:(作品必需为申请人本人作品,理论上不少于15幅,形势不限,大小不限,媒体不限。但必须与申请人所报专业相关,作品可以是学校或工作中的实际项目
·英语成绩:雅思6.0或者托福550分以上即可无条件录取。雅思5.5或者托福500分学生必须参加学期前一个月的免费英文课程。雅思4.5或者托福450分可以参加我院开设的英文预科班。
·学历证书或在读证明:学历证书或在读证明可在学生就读学校教务处办理。(无需翻译成英文)
·学习成绩单:最近一年学习成绩单即可,我院只参考相关专业成绩。(无需翻译成英文)
·个人简介:一张A4大小即可,重点介绍学生的专业背景和对申报专业的理解。(必须为英文件)
·推荐信:推荐信一到两封即可,可由任课老师或工作单位负责人撰写。(无需翻译成英文)
4.伯明翰艺术设计学院一景

TOP

艺术设计学院课程

艺术设计学院预料课程
视觉传达设计 Visual Communication
手工艺设计 Design Crafts
服装,织物设计 Fashion & Textile Design
工业造型设计 Industry Design
玻璃,陶器设计 Glass and Ceramic Design
珠宝,贵金属首饰设计(包括短期课程)Jewelry Design
水彩, 油画,纯艺术 Fine Art
艺术设计学院本科课程
视觉传达设计 Visual Communication
服装设计 Fashion Design
织物设计 Textile Design
服装营销 Fashion and Retail Management
艺术史论 Art Theory
室内设计 Interior Design
珠宝,贵金属首饰设计 Jewelry Design
设计管理 Design Management
媒体与传播 Media and Communication
舞台美术设计 Theatre Design
表演艺术 Performance Art
工业造型设计 Product Design
纯艺术专业(油画,水彩,雕塑,版画)Fine Art
建筑和景观 Landscape and Architecture

艺术设计硕士研究生课程
视觉传达设计 Visual Communication
平面设计专业 Graphic Design
动画专业 Animation
多媒体专业 Multimedia
摄影专业 Photography
舞美专业 Stenography
插图专业 1llustration
媒体与传播 Media and Communication
媒体制作专业 Media Production
国际广播新闻专业 International Broadcast Journalism
大众传媒专业 Media and Communication
设计管理硕士 Design Management
工业造型设计 Industry Design
服装设计 , 织物设计 Fashion Design, Textiles and Surface Design
珠宝 , 贵金属首饰设计 Jewelry Design
艺术设计史论 Histories of art and Design
纯艺术专业 Fine art
建筑和景观 Landscape and Architecture
艺术教育 Art and Education

TOP

word of advice:

可以先在GOOGLE上查找你的目的地的学校排名 such as: uk, ranking, university
然后可以找到相关的学校,然后查找学校主页,英国的学校主页一般以AC.UK
然后找到主页上关于研究生,本科生的招生信息,AND YOU‘LL FIND THE DETAILS ABOUT COURSES AND RECUIREMENTS

貌似英国素可以打工的,每小时最低工资5磅钱,厄洗碗工~~嘿嘿
貌似~~生活指数高了点~~呢里~~~~~~~~~而且移民困难度~~也挺高~~嘿嘿~~~~~

TOP

偶还是觉得去德国读书是比较划算的......
英国太贵了.........有奖学金也贵......~~~

TOP

给力啊,第一个就是我们学校,各种光荣啊,自豪啊,骄傲啊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