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传统工艺] 朱小杰家具设计

朱小杰家具设计

世博会中国馆的家具要表达些什么?

——访家具设计师朱小杰



稳重、空灵、包容,这就是我对中国馆建筑的理解,也是家具设计的出发点。这也是我们的民族气质。


《家具》:听说您正在参与世博会中国馆的家具设计?
朱小杰:负责世博会中国馆室内设计的中国美术学院宋建明院长邀请我,让我为中国馆配一些家具。我觉得中国馆的家具一定要量身定做,而不是从市场上找来现成的。所以,我特意根据中国馆的形态来做一些家具设计,这很有意思。当然,这些方案最后能不能用,还有很多因素要考虑。不过,这与我无关,我只是觉得做这样的设计很有意思。就是时间太紧张了,只有一个星期,只能给一些概念性的东西。



《家具》:那您是怎样理解中国馆的设计呢?
朱小杰:说实话,一开始我并不喜欢中国馆的建筑设计。1996年的世博会上,安藤忠雄设计的日本馆上就用了这么一个构架的形式。尽管这个构架的形式来源是我们老祖宗的,在唐代被传播到日本。为了理解这个建筑的设计,我研读了设计师以及媒体很多相关的文章和评论。特别是当我到现场后,中国馆,抛开它的标志性不说,我读懂很重要的一点:它的建筑语言简练而直率——层层叠加向上展开,像一棵大树,稳重、空灵、包容,一片太平盛世的气象。
  希望这次能用现代的手法展示我们传统中的精髓。能与中国馆建筑合奏一曲优美的旋律。
  
《家具》:您的家具设计又怎么和建筑设计呼应呢?
  朱小杰:稳重、空灵、包容,这是中国馆建筑设计所表达的精神内涵,表现的是中华民族的气质,那么中国馆内的家具设计同样要表达这种精神和气质。
  将中国馆建筑的核心形态提炼出来,是一个等边梯形,这是“稳重”的基础。等边梯形是中国馆建筑设计的核心元素,同时也成为了其家具设计的核心元素。
  中国馆的建筑,巨大的挑梁横直叠加,从任意角度都透出空灵和包容。丰富的立面,为光与影的变化,为与自然的对话,为与人文的交流留下足够的空间。我们的家具设计同样保留了这样的设计元素。


  除了与建筑呼应外,家具设计也要处理好与室内空间之间的关系。中国馆有很多具有不同功能的房间,对家具的形态尺寸有要求,并对家具的色彩有要求。因为不同的功能空间传达表情不同。同时,材料肌理的选择也很重要。当你用手去触摸不同的材质时,感受是不同的。另外,一个民族的气质也会影响到家具工艺细节的设计。德国的严谨、法国的浪漫、美国的包容,这些都通过各自设计的细节让人认同。当然,还有不可忽略的是民族情结。明式家具是世界的骄傲,如何继承,我想也会在家具设计得以展示。
  用当代的材料,当代的工艺,展现当代的生活方式。
  
《家具》:您是怎样理解当代中国的生活方式的?或者说,您是想创造一种怎样的生活方式?
朱小杰:我根本不想创造一种方式,我只想回头把我们祖宗的生活方式找回来。记得好像是一个英国首相说的:你回头能看到多远,往前就能看到多远。我一直往后看,因为我觉得我们现在的生活方式太不像“人”了。老祖宗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我们现在都变猫科动物了——白天睡觉,晚上做到一点、两点。开着灯浪费能源,好好的人不做,要做猫了。



《家具》:往回看,您要看多远呢?
朱小杰:我想要回到圣人也好、哲人也好,他们理解的那种状态。比如道家。道家是哲学思想的流派,和道教是两回事。
  我的理解是:首先,你要承认自己是自然的一份子,这样你才可能与天地合一,天人合一。我们现在不承认自己是自然的一份子,一直认为自己是世界的主人。其次,必须了解自己,保持个性。了解自己,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还有,道家对阴与阳的解释,万物由阴阳相成,没有绝对的对和错,事物都有两面性。它告诉我们怎样做人,因为你知道了自己是什么之后,还要了解如何与人相处。
  老祖宗太有智慧了!所以,我们一定会回头,回头找自己的生活方式。要找回自己的生活方式,了解祖先很重要。



《家具》:您什么时候开始选择往回看的?
朱小杰:大概90年代后期,我去汉斯·瓦格纳的工作室看到他设计的那把Y型椅,他说这是中国椅,我当时很吃惊。我那时候从不看中国家具,因为在印象里中国传统家具就是商店里的那些红木家具,很繁琐的那种,我不喜欢,所以就不看了。直到看到那把椅子,我才大吃一惊。我还买了一把,乘飞机带回来。之后,我就开始去看中国古典家具。看完才知道,我们有做家具的天分!中国人做好家具没问题,因为有基因在。400年前我们祖先做得那么好,我们现在没理由做不好!



《家具》:那往回看的感悟是?
朱小杰:我们为什么要盯着西方?我们祖先有这么多好东西!学都来不及。



《家具》:您觉得该如何继承?
朱小杰:用当代的工艺和生活方式再加上祖宗的东西就好了。是继承“形”还是“态”?都有。“形”就是外形,“态”就是精神。做任何事要有思想,有精神。你只要把这个放在一起就好了。



《家具》:您如何理解现在国学热的回归?
朱小杰:为什么要热呢?也许是我们丢的东西太多了。



《家具》:在学西方的东西后,很多人开始回来找自己的东西。
朱小杰:一定会回到自己的东西上,毕竟根在这里嘛!所以我觉得中国馆一定要有自己的东西。无论是美还是不美,可能是一个过程或是一个规律。饿久了,会有“空”惧。不管合适不合适,全吃,这会消化不良。设计是生活习俗的反映。



《家具》:您认为当代中国要表现什么?
朱小杰:稳重,空灵,包容。其实这就是我们民族的特点,我们总说要四平八稳。稳重,空灵,一片新气象。包容,也就代表了智慧。
    在中国馆家具的设计上,要契合领导人接见外宾的环境,要庄重、要包容、当然还有智慧。



《家具》:中国馆外宾也要来的,如何体现与其他文化的包容性呢?
朱小杰:不可以。这就是中国馆。来就要体会中国的生活方式。人们不是常常在讲吗,民族的就是世界的。



《家具》:那包容呢?
朱小杰:我们好客、原谅别人缺点,这就是包容。而不是讲家具。



《家具》:除了给世博会做设计,您对世博会的口号“城市,让生活更美好”有什么理解?
朱小杰:这是很正确的,但一般来讲很难做到。但是我们要做,要提高。



《家具》:您觉得如果您来做,您会如何实践这一点?
朱小杰:不可能,没这个能力,只是建议而已。给人类居住的空间尽可能小,每家50平方米就够了。把空间让给植物,回归自然。



《家具》:如果换成“家具,让生活更美好”,您怎样来阐释?
朱小杰:家具,是室内设计的灵魂;把家具拿开了,生活就没有秩序了,空间也没法界定了。建筑是处理人和自然的关系,室内是处理人和空间的关系,家具是处理人和生活的关系。自然而然,家具一定会让生活更美好。



《家具》:谢谢您接受采访,祝您的设计能够在世博会上展现给各地来宾!
朱小杰:谢谢!能参与世博会的设计觉得很有意思,这给我一个机会整理我的思路,是一个学习的机会。也觉的很荣幸。
乐乎设计,乐乎生活~

TOP

原创中国家具设计师朱小杰:向生活要设计

    留学回来的朱小杰于是一头扎进研究如何将乌金木(ZINGANA)的审美效果表现到极致,创办了世界上唯一的一家对这种木头系统研究、开发、设计的澳珀公司,从此世界上就多了一个原创家具设计师朱小杰,中国也有了一个原创家具品牌:澳珀。不过,记住,他是温州人。
  
    在天河穗港欧陆家私卖场的一楼,有一间很个性的家具品牌形象店,名字叫澳珀,在里面逛得久,里面的销售员就会走上前来,告诉你,这些家具是朱小杰设计的……
   
    朱小杰是目前国内家具界一位著名的人物。他是有名的家具设计师,同时还是“澳珀”企业的掌舵人,他自谦说,这双重身份的便利是让“每一个设计方案能够迅速地在车间中得以实践。”仅此,就足以让许多从事家具设计的朋友羡慕不已。
  
  
  
    实际上,能够在企业家和设计师二个领域都取得成就的,目前在家具界是十分罕见的。朱小杰说:“设计师和企业管理者有着共同的使命,整合、取舍、协调,设计师是将各种材料进行整合、取舍、协调,企业家也一样,只是对象不同,是将有生命、有情感的员工进行整合、取舍、协调,两者都需要艺术手段。”
  
    这时,似乎又要复述一句通俗的煽情之语:每个成功的背后都有不为人知的辛苦。朱小杰的履历上这样写:“石匠、木匠、钳工,最后成为能做自己喜欢家具的工匠。”
  
    朱小杰说,“生活是艰难的,生活也是公平的,困难成为我今日的财富。”现在看来,少年、青年时期多工种的谋生经历,最后居然成为朱小杰从事室内设计、家具制作时必需的工艺和知识,实乃天意。
  
    朱小杰告诉记者,去澳大利亚留学生活期间,一句澳洲格言让他至今记忆犹新:生命只有一次,你要尽情去享受人生!“很多人认为工作是谋生的手段,我觉得设计家具是我人生的一部分,不仅要享受生活,也要享受工作,在这样的状态下,热爱生命的设计师才更能发挥自我。
乐乎设计,乐乎生活~

TOP

搜狐设计春晚之朱小杰:保持自己 专注设计
来源:搜狐家居设计师网 作者: 深深
2012年01月12日10:56 我来说两句
  这一年的设计圈,风光无限,暗流汹涌

  奖项层出不穷却是不够分的,优秀的设计师是越来越多的

  设计行业是日益被重视的,但有时候还是苦逼的

  比如,米兰展是悲剧的,抄袭模仿是傻傻分不清的

  跨界依然是热门的,跨的不好也是会扯着淡的

  竞争是无比激烈的,是金子却总会发光的

  浮华背后,回归也许才是真正的主题……

  2011设计圈在你眼中是什么样的?

  没有拿到船票的各位,2012又将何去何从?

  搜狐家居特别策划【设计春晚】,采访设计圈各位知名及即将知名的设计师们,共同盘点2011设计圈,畅想2012创意生活,演绎精彩年度大戏!

  本期“主演”:朱小杰


朱小杰

主演介绍:

澳珀家具首席设计师,中国家具设计委员会副主任朱小杰

特长:

石匠,木匠,钳工,做自己喜欢的家具工匠



  【搜狐家居设计师网】今年有关版权的话题特别多,今年在网上也引发了很多版权的口水战,我想问一下您的作品被剽窃过吗?

  【朱小杰】我从来不会去关心这些事情,因为从一个设计师角度,剽窃是对自己的一种认可,作品被剽窃得越多,应该越开心。至于企业要怎么样保护自己的利益,这跟设计师没有任何关系,不能因为别人的过错来惩罚自己。

  【搜狐家居设计师网】会对自己的版权做一些保护措施吗?

  【朱小杰】这是一个企业应该去思考的问题,设计师要轻松,不要把这些事情与设计混杂在一起,那样就会很累很累。

    谈到保护,其实蛮简单,做完一件作品,委托专利事务所让他们申请注册。其实在中国申请没有用,特别是外观专利,很难有用。所以设计师还是少关心这些事,不断做自己的设计,那才是最重要的,当你强了会在一个设计层面,山寨你作品的人又是在另一层面,两者不冲突,因为有精神在,他们可能只能模仿到设计外形,内在的设计精神是难以被模仿的。

  

【搜狐家居设计师网】我想谈一谈您对2011年的评价或总结?

  【朱小杰】我会把大方向搞清楚,我喜欢做设计,我给自己的定位就是设计师,其实给自己真正的定位是工匠,大方向清楚后,我会给我们的一些品牌做设计,我们的品牌定位清楚,“民族的品牌”,这些所有的弄清楚后,就不要计划今年、明年做什么,就顺其自然就好了。

  【搜狐家居设计师网】有些设计师一直在寻求如何突破自我,您是怎么样做一个不同的自我?

  【朱小杰】在自我观念上我有不同定义。我觉得一切学习都是为了了解自己,而不是增加知识,了解自己就是自我、明白事物的真相。佛学上认为“什么是佛,明白事物的真相就是佛”。如果想明白事物真相,首先要明白自己,然后才有可能明白其他事物真相。所以我人更重要的是了解自己,千万不要被高论迷惑,我觉得很多东西都是高论陷阱,千万别掉进去。一定要保持自我,如果不能坚持,就会把自己丢了,所以我非常在意如何保持自我。

  【搜狐家居设计师网】现在很多人会感到迷茫,是不是不了解自我,还是什么?

  【朱小杰】我觉得这是别人的错,现在很多媒体、舆论,都在鼓动大家不要做自己,要做别人。电视几乎80%以上的都在讲这个事情,所以不是这些人的错,是这个社会的问题。让人静不下来,不知道自己是谁。其实很简单,根本不是哲学问题,看看父母,看看祖先,就知道自己是谁了。并不是你从农村来,就一定要做农民,从父母身上就能看到你潜在的能力,我觉得这很重要。南方找媳妇,首先会看丈母娘,看一个女人,看她的母亲,就知道她大概的性格、脾气、品行。教育可以让我们重新来过,但个性、性格是遗传所致,无法去掉。

  【搜狐家居设计师网】自从《2012》电影播出以后,还有各种预言,您相信2012吗?对末日学说相信吗?

  【朱小杰】我是一个典型的不上网,不看电视,不看报纸,只关注自己的人。偶然也会听过世界的末日就到了,电影《2012》很好看。有关末日之说谁都不能预言,我很相信命,顺其自然即可,如果真的有末日可能就是瞬间的事,没有痛苦。不要去预知未来,这我们无法把控,让自己快乐的生活,过好每一天,才是更重要的。

  【搜狐家居设计师网】这是很难得的一种心态,假设我们2012真的来了,我们到其他星球生活,是一个全新的开始,您希望有一个什么样的居住空间?如果做设计师,您会打造出什么样的生活空间出来?

  【朱小杰】我不会想那种生活状态,因为我已经老了,如果真的末日了我会跟地球一起消失,虚拟一个根本未的生活状态,应该是善于幻想的年轻人的事。如果真的你有一个船,载你到另外一个空间,我觉得挺难受的,看了宇宙的一切都不正常了,我绝对不要,那不是人要过的日子。所以我就跟着地球一起走,因为我是地球人。

  

  【搜狐家居设计师网】像您除了做设计,还有到央美去教学,会不会尝试一些其他的行业,或者是事情去做呢?

  【朱小杰】我是“蜻蜓点水”式的做事情观点,这个观点让我去尝试各种各样的事情,首先是我感兴趣的,最近我对陶绘很感兴趣,60%、70%精力是在做陶绘,因为我觉得陶是中国最重要的一种手艺,它可能就是我们中国的资本,所有的文化可能发源于陶。但是好的陶已经远离中国,不在中国,这一点让我经常在思考。为什么?我在想能不能让陶回家,这是我做陶的一个出发点。因为温州本土就有陶,据历史的考证,温州的陶已经有三千五百年的历史,我们叫欧窑。我有这样一个想法,让陶瓷重新回家。祖先给我基因,我做好这件事情是有可能的,做好“车”的文化、“照相机”的文化是不可能的事,那是欧洲人的文化,“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中国人在这样水土下,做好陶是有可能的。

  【搜狐家居设计师网】我们做一个换位,比如您现在不是设计师了,是一个用户,或者一个业主,您会怎么去跟设计师沟通?或者您要求会喜欢什么样的设计师?

  【朱小杰】我现在在整个设计生涯中扮演着设计师和业主两个角色,我一直强调设计师不能关注市场,关注市场就容易丢了自己,就不可能做设计,另外我本身是市场的一分子,我为自己做设计,除非我是怪人,只要我是正常的,我的作品一定有人要,我的作品通过市场展示给喜欢的人去看,去了解。

    设计师一定将自己的作品展示给业主看,如果他们喜欢,就会来找我,我会换位考虑他的需,然后用我的特长、设计、方式来把他的想法表达,这是设计师和业主最好相互关系,换位是很多设计师应该具备的,这是基本的技术和素养。

  

  【搜狐家居设计师网】下面会谈谈家庭,您对自己的父母或者自己的孩子是什么样的感情,对孩子有什么样的期盼?跟孩子有没有有关设计上一些故事?可以跟我们谈一谈?

  【朱小杰】跟孩子的事儿讲出来别人会觉得我是一个冷血动物,我觉得孩子是孩子,我是我,我跟他之间除了有血缘关系外,没有任何关系。他能做什么,由他来选择,只是作为父亲,我给他一个环境,从小我就让他知道判断什么是对错,这个对和错,只是公共道德范畴,作为父母这些就已经够了。所以我对孩子没有过多的期盼,也没有限制。

    我儿子在英国读书,他要继续读研究生,我就告诉他:你想读,我不反对,我所提供的所有的资金都断了,要自己想办法。有能力就去读,没能力暂时别读。我觉得中国人有时候你我混淆,会造成人的很多惰性,我觉得在这方面比较独立会好。

  【搜狐家居设计师网】你是教会孩子独立思考的能力,独立生存的能力。

  【朱小杰】什么是一个有出息的人,赚钱能养活自己,养活家庭就是成功的人,根本不需要你做得伟大,但是从我心里希望他能继承我的事业,希望他能发扬光大,但是这只是我的想法。小孩子不一定喜欢,他就会说你这个事业我不要,我就喜欢做设计,那就去做他的设计。

    一切都为孩子,我不认同,孩子不是我个人的“资产”,他不可能按照你的想法做事,他就是他,很多人觉得我对孩子什么不管,其实不是不管,我的小孩已经知道是非,没有任何麻烦,快乐的生活着、工作着,我觉得我很成功了。

  【搜狐家居设计师网】这种方式恰恰是很多中国家庭缺失的方式,您这种方式是自己特有的,还是跟父母这种有关系?

  【朱小杰】从某个角度上,我从小就独立,因为父母要工作,孩子又多,他们不可能雇个保姆带,所以从小就养成我独立生活的习惯,父母那时是无奈。这对我也会有影响,从小就被独立了,所有事情都自己做,还得为家里减轻负担。一定要帮忙做家务,自己去卖菜,一个星期的饭菜要计划好,独立能力很强,从这个角度来讲,跟父母的教育也有关系,我还是比较喜欢我的这样一种方式。
乐乎设计,乐乎生活~

TOP

朱小杰:表达中国人的生活方式
  朱小杰并没有刻板地去考虑怎么将中国元素运用于家具的设计。在他看来,文化的沉淀是一种生活方式的积累。顺其自然、真实诚恳地生活和表达,就一定可以做出真正中国韵味的作品。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当来自北欧的设计师汉斯·维纳尝试将现代元素注入中国明代家具的时候,中国人在努力破四旧、毁掉历史;当九十年代来自瑞典的宜家家居在中国扩张商业版图的时候,中国人尚且满足于来料加工、贴牌生产;当荷兰设计师本·范·伯克尔从中国太极图案中获得灵感,制造出获得德国红点大奖的概念沙发时,也许,中国人真该静下来反思传统、探索自主研发了。

  根据中国家具协会公布的数据,中国家具出口量从2005年开始已居世界第一。但显然,在国际设计界,来自中国的家具产品远未受到尊重。

  作为澳珀家具的总设计师和老板,朱小杰永远都忘不了那种眼神——“好像我们中国人是武装到牙齿的小偷。”每年的国际家具展上,中国面孔往往并不受欢迎,虽然没人提出非议,但朱小杰可以在别人的目光中读出异样:参加家具展的中国人是不是又来抄袭设计?

  拥有自己的品牌和工厂的设计师朱小杰并不认为自己是一个有野心的人。他从来不刻意琢磨怎么把民族的元素与世界接轨,对他来说,中国人往往想得太多,做得太少。“把心胸打开,把所有经验归零,才有可能做出好的设计。我们血管里流的是中国血,真心实意地热爱生活表达自己,就一定可以用现代的手法,表达中国传统。”

  文化是一种生活方式

  曾有朋友困惑地问朱小杰:我觉得宜家家具的品质并不好,为什么在市场上转了一圈,我还是买了宜家的产品?

  朱小杰的回答让朋友若有所思:真正感染你的是宜家表达出的生活方式。简洁的家具线条、小碎花的窗帘、柔和的灯光、精美的餐具??那种来自北欧的生动生活情趣吸引了你,让你觉得即使并不满意产品质量也会购买。

  朱小杰也在自己的设计里表达对生活的理解和生活方式。春天的绿树发芽了,圆圆的、嫩绿的叶子,让光秃秃的树枝也凭添生趣。春天不常在,那就把它凝固在生活里吧,把那充满生机的树枝和叶子变成衣架吧。

  喜欢读书?喜欢把书随便一丢?找起来很麻烦吗?那既然存放光盘的架子可以很方便取书,为什么不把桌面凹进去呢?何况,效果一点儿也不难看。其实好用的一定是美的。朱小杰从来不枯坐等着灵感找上门,解决生活需要的过程正是创作的过程。

  朱小杰喜欢佛教:做人要善良;要关心别人;要活在当下,而不是修来世。佛教中自然的生活态度被他直接运用到设计中去。

  外国人评价朱小杰的设计很中国,朱小杰认为这只不过是他按照中国人对生活的理解去反映中国人的生活方式罢了。“设计是一门组合的学问,当你对生活理解之后,就会将现有的元素重新组合。你对某些线条会有自己的爱好,你喜欢的元素不断重复,这些元素的运用就形成你的风格。直到有一天你厌倦了,用新的东西表达自己的想法。”

  朱小杰的作品有两个极端:喜欢的人爱不释手,不喜欢的人看都不看。朱小杰心态很平和:“人们的生活态度不同,每人各有喜好,这才反映了生活的丰富多彩。”

  设计与经营

  2005年,一位加拿大人动手,给自己的iPod换上了红杉木外壳,他在贴图相册上只有一句说明词:“工业塑料只能造出合格产品,不能创造艺术品。”

  艺术与工业的关系好似天敌,设计师与老板的关系正像两个互相咬合的齿轮,只有节奏一致才能发挥功效。然而这些对于身兼老板与设计师两职的朱小杰来说并不成问题。

  朱小杰承认自己比别人聪明,也比别人现实。创立工厂的初衷是自己并没有学历背景,所以想做设计师如果自己不创业是不能实现的。可做到今天,朱小杰认为靠的不是设计能力比别人好,而是温州人特有的做生意的头脑——先要活下去。

  成立于1994年的澳珀公司最初也从模仿做起,朱小杰坦言,当初的模仿是一种学习,掌握先进的工艺手段。但很快,不到一年的时间,学习结束了,朱小杰觉得应该做自己的事情了,于是走向原创设计路线。

  朱小杰的商业规划有些与众不同,他从来不想领导潮流,也不跟别人竞争,只想做自己喜欢的东西。他的原则是公司能维持,就做自己喜欢的;公司不能维持,就做自己不喜欢的。“设计师千万别关注市场,丢掉自己,还能做好的设计吗?”

  朱小杰慢慢在设计之道中也悟出了经营之道:整合、取舍、协调。不管是做设计还是做企业,都是对不同资源整合、取舍、协调的过程。这其中没有矛盾,只是对象不同而已。

  真正让朱小杰感到可悲的是,市场上为了赚钱,都在拼命的模仿。在中国,真正有创造的人永远成不了富翁,长此以往,厂商很难切身体会到设计带来附加值,因此并不重视独立研发,形成恶性循环。设计师首先是名工匠

  朱小杰把自己称作“土八路”:他只上了七年半学,年轻时生活艰苦,靠出卖体力生活,做过石匠、木匠、钳工。

  艰苦的磨练反而让他更加热爱生活,从未放弃对美好事物的向往。1989年,他自费去澳大利亚留学。他发现当地有一种名为opal的宝石,它与原矿石一起加工时,显得格外美丽。只要一有空,朱小杰就会跑去看这美丽的矿石。他心想,如果有一天我自己做什么东西,就一定要起个名字叫opal。

  做工匠的经验对朱小杰做设计也非常有帮助,正是基于对基础技能的熟练掌握,他才能自由地实现思想,做出优秀的设计。他对年轻人的要求也是如此,如果想做设计师,请先到车间做工人。

  “没有三十年的磨练,怎么能成为设计师?”朱小杰特别不喜欢扎着小辫子、晚上不睡觉、动辄满口后现代的年轻人。“如果自己都管理不好,怎么做设计?”好的设计师意味着有品味、有个性,但不怪异。年轻人太容易浮躁,朱小杰感慨道:“踏踏实实静下心做上几年工人,再加上原有知识结构、艺术训练,那才会是很棒的设计师。”
乐乎设计,乐乎生活~

TOP

1955年出生在中国温州,现是澳珀家具首席设计师,任中国家具设计委员会副主任,上海家具设计委员会主任。

朱小杰年少时候仅接受过七年多的正规教育,父亲是平面设计师,因为“文革”受到牵连,导致家境败落。朱小杰做过石匠、钳工、木匠……最后成为能做自己喜欢家具的家具设计师。

1989年留洋澳大利亚悉尼。1994年成立澳珀,自己任总设计师和经理,从此走上原创设计之路。

2009年初,朱小杰带着自己的家具设计,参加了德国科隆家具展,受到广泛好评。

2010年上海世博会中,朱小杰为中国馆外宾接待厅设计了八十多种、四百多件家具,代表中国形象迎接来自世界各地的外宾。

中国艺术评论家杭间这样评价朱小杰的家具作品:中国家具的元素,西方现代家具的概念,以及来自古朴、炎热的非洲大陆生态之地的意象,一起混杂在他的设计中,交相辉映。
乐乎设计,乐乎生活~

TOP

第二届世界家具大会发言稿   朱小杰

   我很高兴第二届世界家具大会来到中国。这是中国家具行业的荣幸。希望这次大会能够给大家带来方向和信心。

一、现状的现状
    中国家具产业的现状是一个矛盾体。家具产量居全球之首,中国制造遍布世界,但家具设计却极其弱小。
    去年中国的出口额居世界第一,超出意大利。但作为一个中国的设计师却感到很悲伤,同样的产品我们价位却只是别人的三分之一,甚至更低。这样的状况不仅让国外的家具同行感到压力,而且中国的自然资源也遭受了极大的掠夺,结果留给自己却是生态的不平衡。所以尽管中国家具遍布世界,我们却深深地为之担忧。希望能通过我们的努力能改变这种局面。
    尽管我们的设计非常年轻,我们已经在努力。

二、设计与民族
    中国家具品牌与设计并不全是是外界所想象的那样负面,只是比较年轻。正因为年轻所以让世界充满期待。
这里有一些图片资料希望能让大家了解我们的设计师、工作室和家具品牌。
    设计师状况
邵帆(北京)
中国有影响的艺术家,酷爱家具,特别是中国的明式家具。他讲:“明式家具是一个自足的世界。注视他的时候,你试图游走其中;游走其中时,你就想重建一个你自己的世界。”一切都可以变换成新的形式。认识世界就是分解世界。
这是被邵帆分解了的家具世界。

梁志天(香港)
中国著名的建筑设计师。长期的设计工作与大量实践,创造了自己独有的风格。
真实坦然的性格加上勤奋和天赋使他成为独立设计师与家具品牌结合的典范,很少有人像梁志天这样把建筑、室内、家具结合设计得如此有感觉。他是中国年轻设计师的偶像,也是我心中的楷模。

刘小康(香港)
在平面设计界没有人不知道他的。我不仅喜欢他的平面设计,我对他的家具设计同样喜欢。我经常帮他做木工活,我愿意这样是因为给他干活时,会得到很多智慧,何况不同行业的交流的确很有意思。

徐明合文吉(上海)
徐明是法国海归中的佼佼者。文吉是法国人,徐明的太太,去年他们得了ELLE DECO国际设计大奖中国最佳家具设计奖。“关注的不是所有人而是每一个人的幸福。”这是他们这次得金奖的奥秘。

吕永中(上海)
能在中国名牌学府教书已经是一件很难的事,更难的是吕永中还能当工匠。因此其设计出来的作品不仅高雅,更具匠气,这就难上加难。昨天我翻了一本室内设计的书,发现吕永中室内设计也做得很棒。

温浩(广州)
在中国很少有美术教授去经商。温浩开的家具店在中国家具圈内很有影响。最近他终于去设计自己的家具,并一炮打响。在刚结束的广州展览会上获得一枚金牌。

    家具品牌状况
联邦(广州)
创始人之一:王润林
因为王润林是设计师,所以联邦的创业史也就是中国典型的用自主设计打造家具品牌的发展史。如果有人要研究中国现代家具,联邦就是最优秀的典范之一。

迪信(香港)
创始人:梁少禧
他是一个非常著名的工匠。在我的眼中首先要是一个出色的工匠,再加上优雅的品位与对生活充满情趣和热情,那才是真正的设计师。梁少禧就是。所以迪信家具在梁少禧的带领下成了中国最受尊敬的家具品牌之一。我常为中国有这么一个品牌而骄傲。

曲美(北京)
创始人:赵瑞海
家具行业的怪才。他说自己踏三轮车送家具起家,经过几十年的奋斗,创建了自己的品牌“曲美”。他说自己读书不多,但他是家具行业中尊重知识的典范。中国家具业第一个聘用外国设计师就是他。其实在我的眼中赵瑞海其本人就是一部很有看头的书。今天在2号会议厅也有他的一个演讲。

今日(山东)
创始人:李钦
服装设计师,把女性的特点发挥得淋漓尽致。看过李钦的设计的床我太太坚持要买一张回家,因为李钦把床做得具有无法抵挡的诱惑。所以“今日”成了中国做床最成功的牌子。

友联(香港)
戴爱国
中国传统家具世家。祖辈就干木工活,传到戴爱国手中,其将古老的家具文化注入了全新的概念,成为中国传统家具一颗璀璨的明珠。因此戴爱国获得中国十大家具杰出贡献奖。

列奇(广州)
创始人:黄建辉
自己做设计自己开工厂里最年轻的一个,毕业于广州美院。我觉得他的成功是把艺术带给了生活,不是为艺术而艺术,所以列奇成为中国家具品牌有口皆碑的新秀。


猫王(北京)
创始人:白剑峰
很少有企业家像白剑峰这样坚持自己的理想。因为他喜欢设计,所以执着。德国是以品质而闻名的,白剑峰很早就与德国设计师合作。经过十几年的努力,所以有了“猫王”这样一个响当当的钢木家具品牌。

澳珀(温州)
创始人:朱小杰
创始人是我,但我现在不经营他。我现在只是澳珀的一名自己动动手做设计的工匠。我是喜欢家具,所以选择了这个行业。少帆说:游走其中,你就想重建自己的一个世界。我很想建立一个属于自己的家具世界。
澳珀的特点是:用现代的手法表达了地方的一种生活方式。


猫王(北京)
创始人:白剑峰
很少有企业家像白剑峰这样坚持自己的理想。因为他喜欢设计,所以执着。德国是以品质而闻名的,白剑峰很早就与德国设计师合作。经过十几年的努力,所以有了“猫王”这样一个响当当的钢木家具品牌。
乐乎设计,乐乎生活~

TOP

乐乎设计,乐乎生活~

TOP

www.haostyle.com
温浩的家具设计
乐乎设计,乐乎生活~

TOP

乐乎设计,乐乎生活~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