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设计师木工家具

设计师木工家具

木匠们

经济观察报 李黎/文

谈木匠这个话题也许真可以谈上个十年。中国古代的木匠从设计到手工一体,而到了现代,家具设计师和木匠的含义因为分工细密化而区分开来,但实际上,他们都是传统意义上的木匠和木器师们。

                               刘利年:三年做一把椅子

刘利年说,谈木匠这个话题可以谈上个十年。这位从戏剧影视界到家具设计界的资深“跨界家”,动手做东西的历史由来已久,小时候人家孩子玩刀,他就跟铁匠学了打刀,自己打了把真刀吓着院里一大片人;别的孩子有玩具,他自己给自己做木头枪、木头刀。在剧院的时候刘又跟做道具的师傅学了简单的木工原理,后来他终于成为一个“资深木匠”,2009年拿下了金斧奖。

刘利年认为木匠这个词的定义需要商榷:“中国古代的木匠是自己设计东西,如今可不是。还有从前的木匠拿传统工具,现在一堆木匠拿气钉枪干活,那不是好木匠。一个不懂得木匠活的人,怎么可能设计出有木工感觉的家具。你既看不出来榫铆、齿接的工艺,也看不出手工感,只有懂得木匠活才能懂得木头。所以我是一个精通木匠活的设计师。很多时候木工认为无法实现的细节,我会以干木头活的经验告诉他这个可以实现以及如何去实现,只有这样的木头设计师,才能达到完美。”

对于中国目前很多人的“不懂木头”,刘利年笑着调侃:“人人都爱花梨木啊!不懂的都以用名贵的花梨木做家具为荣,60万买半棵树,20吨重的木材造一个桌子,抬都抬不动,死命扛回家为的是家里有块值钱玩意儿,但那却不算什么真正的好家具,只能说物以稀为贵可以保值。一块木板,下面俩木头墩子一放就是创意?没有智慧的创造,都不是创意。好木材做的也不一定是好家具,反而用最普通的木材打造最实用的能体现智慧设计理念的家具,才是真正的好家具。不然的话,全中国的家具设计师就全做一水的木头家具,永远都是那几款,多恶心。”

刘利年曾经研究过德国的木匠怎么做活,英国的木匠怎么做活, 日本和中国的木匠又是怎么做活的。他说日本人崇尚木匠这个行业,已经到了禅的境界。而给他印象最深的,是德国的一个高级木匠学院。那一年,北京来了一对德国木匠,就来自于那个一年只有很少学生毕业的木匠学院。在那个学校,学成毕业大概需要八年,临到毕业之前让学生们走四方,学校给每个人50欧元,不许在自己所在的州找工作,一年之后再回来探讨大家的实践经验。刘利年认识的那对年轻木匠,一男一女,到英国,中国和日本以及澳大利亚走了一圈,来中国前在日本找了一个最好的老木匠,请求在那里干活,不要工钱只要给饭吃给住,他们只求最后能做出一件作品留下即可。这个学院的学生毕业后都被大工业制造基地大公司抢着聘用。那两个人当年带着的工具,刘利年说简直精美绝伦,拉开工具袋就像一场令人赞叹的表演。而中国,木匠的工具只有那么几件,从前鲁班时期连一个刨子就有60多种的时代早已过去,目前中国和非洲国家的木匠使用工具是最少的。

刘利年的得意之作刘刘椅是一把花了三年时间打造的椅子。这三年决非噱头中用来宣传的虚时,刘利年从工作室里走来走去地比划,有板有眼地讲了椅子的三年诞生记。从一方一圆的思想到椅子可以无限延伸的构思,可谓“殚精竭虑”,十足像一个冲一杯奶粉都要十全十美的严谨德国人:“所以后来我的椅子到了德国,经过德国人六个月的实验检查后批准出售,卖得极好。有了德国人复杂多方位的测试报告后,其他国家都不需要再经过复杂检验,因为没有人比德国人更仔细。”

刘利年说,产品没进入市场叫不了设计师,设计了一千件家具,一件没流通,依然不叫设计师。现在流行好多椅子背陡然变成8米高,坐着舒不舒服无所谓,这算叫个有想法,作了个秀,可以算个艺术家,还是算不了家具设计师。叫“师”就必须被社会接受。刘利年说:“等刘木匠老了的时候,我希望自己已经能拥有一个可以体现自己哲学思想,又完全实用造福于民的家具品牌。”

古奇高:梵几的客厅

“梵几客厅”的男主人古奇高,独立家具设计师,曾经开过咖啡馆,后来从事室内设计,并同步进行家具设计,2010年成立自己的家具品牌“梵几”。

梵几的客厅,既是两个人的家,也是一间对外开放的工作室店面,家里的每件家具都是古奇高亲自设计制作的样品,而且都处于使用状态。要是没有来访者或顾客预约参观,基本上这两个人都是静静地一个在客厅里伏案设计,另一个在书房中画画。而两只在两个人静谧的空间中随意窜动不时用身体碰碰两个主人“打招呼”的猫咪,倒成了这个梵几的客厅里最灵动的风景。“梵”字本意为“清净”、“寂静”之意,而“几”即为具,梵几就是“清净的家具”。从谐音来讲为“凡几”,就是“平凡的家具”,古奇高说他希望自己的家具不是跳脱于生活,而是自然融合在生活当中的。古奇高说:“对于清净的家具,我可以举出几种环境下的清净之感:比如薄雾的山林之中,清风吹过,雾行走于林间。再比如,北方的夜晚,抬头瞭望无尽星空,都会有“清净”的感觉,我希望我的家具无论从观感触感还是材质上,都能给人这种感觉,它应该是自然的,是安静的,是让你可以平静下来的。”

海弟:和木头交谈

海弟说,他想在这个机械时代里,做一些可以超越机械制作的事情。在中山大学艺术与设计专业毕业后,如今27岁的他正成为一个木头手作人:“我选择手作,是因为木头手作里涵盖了久远的情结,那些情结我将以以传统的方式去做一次悠久的回溯,这将是我现在和以后都要去诠释的事物。”“读中学的时候,我会对舅舅说:‘你要帮我做一个书架,不许用一根钉子。’可以说我从小对木工活就耳濡目染。后来学艺术与设计,也尝试过以其他介质来传达我的情感,而最后我选择了木头,是木头刚好把所有的记忆从我童年到大学的专业都完整连接了起来,所以到现在,一直以木头来表达自己的生活设计。”

日本整个社会对“造器”工匠的尊重,才可以使一部分还算优秀的年轻人走进这个行业,立志做一个匠人,而中国的年轻人以手作来诠释生活的人群正慢慢增多:“我时常在脑海里会呈现一些生活器具的形象,我会让它在脑海里安放很久,才想着把它用木头制作出来。在这个过程里,我能感受木的细胞结构,纯粹就是大自然的手工制作,这种感觉甚至有时让我在想自己的手作是否其实是多余的。”

海弟预备在今年如果时间与作品允许的话办一个处女展,把自己的手作木器公开亮相。他其实没想过要这么快出现在媒体上,因为他说:“我最想做的事,就是安静地手作,那是一个如同和木头交谈一样的过程。我喜欢去感受木头手作的温度。”

                                           赵雷:木智工坊

赵雷,80后设计师,2006年毕业于清华大学建筑学院获建筑学硕士学位,在从事建筑设计工作4年后,于2010年在杭州创建木智工坊。他擅长极简主义设计风格,欣赏日本朴素、克制、轻逸对待事物的态度。

赵雷说,木有智慧,如影随形。他的木智工坊便是一个专注于“木”的工作室,企图通过优秀的设计体现木头本身的智慧。“我认为人们喜欢木头,愿意与之相伴,因为它是一种天然的材料,亲切温暖让人喜爱。而好的设计是根据木头本身的智慧而做的。所以我建了一个工作室叫做木智工坊,希望通过优秀的设计体现木头本身的智慧。我们一直专注于木家具的设计,并且准备推向市场,除此之外还会推广木文化。”

清华大学学习建筑研究生毕业之后,赵雷开始了建筑师生涯,他却不喜欢开发商这个群体和他们的工作方式:“他们搭上了体制的便车榨取了大量财富,而这些财富本来可以供人们消费以及更好地生活。后来我不再为开发商工作了。我没学过家具设计,但是设计绝对是相通的,我对于木头很有感觉,于是‘木智工坊’就这样开始了。”进入木头家具行业后,很多不良现象被赵雷大胆呼吁:“超过50%以上的家具使用的是来自东南亚和南美洲热带雨林等地的非法木材。我会一直呼吁大家停止消费红木,拒绝非法木材。”

赵雷给所有木工爱好者们的建议是:“喜欢就去尝试,并不需要特别准备什么,边学边用吧,木头不会辜负你的创造。”

[ 本帖最后由 happyfan 于 2012-4-21 16:08 编辑 ]
乐乎设计,乐乎生活~

TOP

前言

    十年的记者生涯,五年的木工房创业经历,在现在能沉淀下来的是什么?人到中年,尚在途中苦苦挣扎,却从未停止观察思考。我在经销商,卖场,家具厂,客户之间游走,熟悉了整个链条,形成了自己的认识。 家具业的未来,无需我这样一个半木匠去操心,只是多年的职业生涯造就是思维习惯。以我的视野和经历,也许无力驾驭好这样一篇文章,尤其是深度,但可以一试,用来当做一个节点,希望多年以后,回来再看,这也许真的是一个小里程碑。

    “黔无驴,好事者船载以入”,已入藕花深处,权当自言自语。




                                                                          家具业的病态现状和品牌

     每一个领域,都应该存在两个强势的品牌。洋牌子麦当劳,肯德基;可口可乐,百事可乐,国产的蒙牛、伊利和过去的娃哈哈、乐百氏,现在济南的普利斯、百脉泉。这样的例子太多,而家具没有,起码你说不出第一名到底是谁,谁也没有强势到那个地步。如果没有,就说明一个领域是一个无序竞争的局面。一个千万亿的市场,一个和每个人都有深切关系的市场,这个领域有太多的名牌,却和地沟油一样,找不到一个让人放心的品牌。达芬奇丑闻和百强事件,让人明白了,天价和品牌,都不是解决之道,无法解决一个最基本的放心问题。

    家具业病了,虽然他永远不会死去,但会病态的存在。

    有这样一把椅子,放在一个豪华的卖场,它占据了一个平方的面积,每天的场租费用是5.5元,加上其他的费用,至少是6元钱,还不包括利润和店员。一个月,它的费用就是180元,一年,是2190元。这是这把椅子必须要承受的传统渠道成本。我想,就是一坨屎放在这里,十年后也变成了金子的价格。

    所以我们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家具市场和服装市场一样,要极低的折扣进货,然后乘以几,然后打折销售。这个倍数的渠道模式,决定了要从第一个环节严格的控制成本,才能在最终的销售价格上具备残酷的竞争力,因为卖场,是琳琅满目的家具超市。价格,是最重要的杠杆,为了控制最终的价格,为了接近心理价位和实际承受能力,所以制造商会严格控制材料的使用,也必须大幅度的提高生产效率降低成本,带来的销售的压力,产能的过剩,造就一个残酷的家具市场。这就是为什么豪华的卖场,缺乏好的家具,而好的家具,却因为外观的相似,品质无法全面展现,甚至,贴皮的家具展示效果胜于实木家具,而消费者“以貌取货”,结果就是——优汰劣胜。这就是万恶的传统渠道,他让厂家苟延残喘,让代理商不停地撤柜,消费者也买不到最起码的真材实料的家具。中国人多,你方唱罢我登场,你撤柜,我上,你关厂,我上,就像海浪一样,总是死在同一片沙滩上。

    人们需要一个放心的家具品牌,它不是那么昂贵,它诚实可靠,它没有陷阱。当然,也需要新的设计思路。其实有这样一个简单概念,就会获得大部分客户的青睐。而为什么家具行业没有人能做到。每一个家庭都需要家具,环保、美观和耐久是他们最基本的需求,却为什么难以如愿?每一个普通家庭购买家具都是一个痛苦的过程。(@驴木匠)

    它该走向哪里?我们必须要谈——

                                                                                人文环境和经济环境



    家具业的病态,恰恰是社会病态的折现。就像清代的家具那些繁琐的雕花和女人的小脚。中国在改革开放后劳动人民创造了巨大的社会财富,这些财富除了被很二的经济政策捐献给了西方,剩下的大部分在更二的外汇政策中化为乌有,再剩下的,在现有的社会资源分配体制下,被昂贵的公仆们和垄断企业的一支笔拿走,这还不够,还有他们的家族和小舅子,也在暗箱中悄悄中饱私囊。所以,奢侈和贫穷并举,中产阶级在股市和房市中举步维艰。


                                 


    可是有钱人真的多了,所以我们奢侈品消费大国,代表奢侈和尊贵的红木家具在清朝以后再次受到追捧。我无意贬低红木和他的追随者,我也很喜欢明代的家具。人们赋予它所谓升值保值的功能,人们也愿意去投资它,去吹捧他。我只是不明白到了今天,为什么我们不管是文化还是家具总要去吃老本?如果是黄金也就罢了,他不过是木头,是家具而已。科技创新体制不行,家具创新有那么难吗?红木家具,总是在推崇和复制过去的家具,那么多从业者,你们没有想过未来吗?历史,很多时候是最重的负担。

    这是一个大款时代,公款时代,很贵的时代,却无法造就贵族。这是一个创造笑话的土地,一群向往高官和明星的人群。(@驴木匠)

    中国的穿越剧,总是穿越到古代,因为,很少有人去设想未来或者想象不出未来。中国人总在吃老本,新文化、新理念,总是那么匮乏。美国大片,总是穿越到未来,是因为,是因为他们没有历史,更是他们总在幻想未来。美国最畅销的杂志是《国家地理》,最受欢迎的频道是discovery探索频道,而我们还热衷于看一群伴舞的疯子和一个唱口水歌的歌星在极其耗电的豪华舞台上歌舞升平。回归自然,不是口号。





    家具的本质是什么?简单说,是盒子,是架子,储物和置放是最基本的功能。何必要搞得这么复杂,赋予这么多的含义,赋予这么多的背景和功能。其实家具真的很简单,也可以很简单。

    中国人成就了世界唯一的红木市场。不是这边风景独好,而是这里病的不轻。(@驴木匠)

    中国人很多,市场很大,但真正的消费能力很弱,还都要面子,所以廉价的板材加上木皮,造就了一个既能让你够得着,又能满足你面子的家具市场。我们都已经住进了楼房,进入了冷漠的时代,家里的客厅已经迎来不了几个客人。但为了那几个客人的美言,面子一定要足,“你这套家具不便宜”,是主人最乐意听到的话。

        而今,需要从设计概念、生产环节、物流形式、品牌树立、销售推广、销售渠道都需要有着巨大改变才能获得新的天地。这不是潮流,是趋势。传统的东西,需要太多的改变。我相信这个时代已经开始了——                                                  

                                                                      未来的主体和设计概念的改变

    传统的设计渠道,是缺乏设计的设计,一流企业抄国外,二流企业抄南方。抄袭,是永恒的话题,所以即便你变得狭隘,图片水印和“同行莫入”,只是显示了你的小肚鸡肠,却阻止不了抄袭的步伐。独立设计成果无法得到保障,也缺乏创新的土壤,所以整体的守旧和落后,是真实的现状。最重要的是,这样的环境,设计者是得不到尊重的,他们只是一个转手的工具。在老板的眼里,不过是一件拿工资的设备而已。


    时代走到了今天,消费的主体即将得到改变,除了生产和组织销售,更大的是从源头开始的改变。

    设计概念的改变,需要从未来主体70后、80后入手了。70后的厚重稳固,80后的简约时尚,以及他们的共同点——喜欢纯实木和软包。他们是10年以内的未来群体。思维的改变,需要从这两个群体入手。

    红木家具会迎来前所未有的危机,也是因为时代,更是因为未来的群体,绝非红木的匮乏。投资热,没有不冷却的,游资来得快,去的更快,再也难以蛊惑人心。支撑点的缺失,会让那些红木家具在角落沉睡下去,再次成为古董。(@驴木匠)

    70后80后不是容易被忽悠的人群,他们经历了改革开放的大潮,他们大都受过了高等教育,他们进入了网络时代,他们无所不知,虽然,他们的钱包不鼓,虽然,他们是未来负担最重的人群,但他们是未来的主体。希望,或者说一个新生品牌的崛起,就隐藏在这个人群里。获得了他们的青睐,就会赢得一个未来。

    在我20岁的时候,我不知道什么是环保。后来知道了,环保不是口号。如果你不够重视,它会让你的孩子流产,会夺走你的生命。我们温馨的巢,需要最基本的安全,需要干净的空气。纯实木和木蜡油,是最新的理念,我相信以后会深入人心。但是面子,和生命相比,永远是次要的。

    只有明确了受众群体,才会知道设计什么样的家具。所以,设计家具,要明显针对年龄群体。

    那么谁来做这些设计? 我们需要——

                                                                     改变历史的人,做中国的无印良品

    很欣慰,中国已经出现了一批高素质家具或者木工行业创业人群,他们也许很明确,也许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但他们已经潜移默化地改变了传统的模式,虽然他们都是实木群体,都是小众群体,都没有成气候,他们的出现,已经指明了道路。

    重庆的心巢木艺,杭州赵雷的木智工坊,北京“规矩”设计的女生张晨,北京神秘的梵几,甚至那个一个也没有卖出的佛耳,也引起了我的关注,我相信他不会停下脚步。

    我也曾留意学院派,后来发现院系只是设置了几个应景的专业,几个不知所云的教授,一个豪华的闲置的木工房,和一批只关心毕业作品的大学生,抄抄写写,并未有特别的东西,毕业作品甚至都需要找我们来做,缺乏热爱是他们的共同点,难堪重任。新专业,旧体制,无思想。(@驴木匠)

    重庆的心巢创业者是大学老师,我们有过交流,他们和我类似走的是实体定制路线,同样的还有湖南株洲的春之声,一条坎坷的路,很难坚持,定制的瓶颈十分明显,无法快速复制产品,推广和产能都存在矛盾,随着匠人的断代缺乏,定制即便面临了巨大的市场,也是日渐萎缩的状态,随着推广的成熟,如果坚持下来,迟早都会走向高端定制。相信他们深有体会,但我不推崇定制,虽然我一直在做这件事情。设计的路线,我们才刚刚开始。

    未来的商业模式,赵雷的木智工坊是最具代表性的,出身建筑设计的他用一年的时间就做到了我想了几年却没有做到的事情。当我整天在各种工具和木材中迷惑的时候,他没有沉沦在木工技术当中,而是快速模仿和设计出了属于自己的产品,通过别人的手来形成可以迅速复制的产品,然后利用圈子和网络推广,形成了自己的受众,通过电子商务模式完成了小规模的销售。

    设计型的代表,应该是刚出现在人们视野中的女生张晨。我只看到了几件她的作品,美术设计出身的她,作品有风格,有艺术,更实用,但她对商业模式的理解也许还不够,她才刚刚开始。不管她是出于爱好还是偏重商业,也许她做的是一件潜移默化的事情。她的开始在我眼里更重要,因为设计才是整个风向改变的源头。只有好的独立设计,明确的定位群体,才会让别的事情变得简单。

    还有梵几,他更偏向艺术,对他们我知之甚少,只看到他们的作品,我却能理解他们的理念,他们相比之下更成熟,也应该是团体行为,从设计到制作、宣传、销售,已经较为规范,他们的商业模式也许不会完全依赖电子商务模式,应该是较为高端的路线,定制和小规模复制并举。(@驴木匠)

    其实,还有很多这个领域的创业者,他们尚未进入你的视野,就已经倒下了,因为他们都是创业者,而不是投资者,所以在现代丛林的规则下,依然是一种淘汰制,不管你是先天不良还是后天发育不全,都会被很快淘汰,甚至无声无息。

    他们都有共同的特质:高素质人群和圈子。他们来自清华,来自中央美院,来自不同高校。

    产品特质:实木为基础,强调设计感,以及简洁的造型,完全区别于现有市场产品。

    宣传包装:清新图片和小资情调,构图完全和国际接轨。

    运行模式:独立品牌,依靠代工,独立运作。

    营销模式:电子商务。马云告诉我们,在未来,要么电子商务,要么去死。

    所以我预言,在十年之内,中国会崛起一批全新概念的家具小品牌,至少会出现二十家能站住脚跟的独立小众型工作社、工作站、工厂店、木工房。 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无印良品。他们,包括我,将是中国未来无印良品的缔造者。

    他们会带来新的设计理念,新的环保理念,新的营销策略和宣传手段,他们必将获得新主体的青睐。也许,在家具的主流面前,他们的市场份额可以忽略不计,但这肯定是一个未来,也给创业者们以希望。 中国可以存在一千个一万个这样的品牌。必须承认他们的力量现在真的很微弱,家具厂的大老板们不会把他们放到眼里的。他们也有瓶颈,也有创业的苦难,也会受到资金、技术的掣肘,甚至设计上也大都必经模仿之路。但,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他们会成长为中国家具业的某一种独特的存在,创建中国的无印良品文化。

           

   


梵几1.jpg(13.36 KB, 下载次数: 2)

乐乎设计,乐乎生活~

TOP

乐乎设计,乐乎生活~

TOP

乐乎设计,乐乎生活~

TOP

乐乎设计,乐乎生活~

TOP

http://www.thonet.com/ 托内特椅子,最早的平板家具
乐乎设计,乐乎生活~

TOP

乐乎设计,乐乎生活~

TOP

回复 7# 的帖子

..我觉得ikea。。。只有在中国的中国人眼里具有设计意义。。。。。。。

我们这里,ikea只代表了。。。便宜和质量差。。。有的时候连便宜都谈不上,因为性价比不高。。。。

TOP

回复 8# 的帖子

呵呵,中国特色。
乐乎设计,乐乎生活~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