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设计使得地区振兴的案例:弗兰克·盖里Bilbao古根海姆博物馆

设计使得地区振兴的案例:弗兰克·盖里Bilbao古根海姆博物馆

范:在同济的时候,几乎每个教设计的老师都要谈到这个建筑。真是耳朵起老茧了,今天又碰到了。
据说Frank在设计的时候拿一块抹布往地上一扔,然后拿三维扫描一下就出了建筑方案。呵呵
————————
http://www.artcn.cn/Article/hysj/jzsj/200608/10520.html


毕尔巴鄂古根海姆博物馆(Guggenheim  Museum,Bilbao,Spain,1997):
地点:西班牙
Guggenheim Museum,Bilbao,Spain,1997
设计:弗兰克·盖里(F.O.Gehry)
  毕尔巴鄂古根海姆博物馆在1997年正式落成启用,它是工业城毕尔巴鄂(Bilbao)整个都市更新计划中的一环。当初斥资一亿美金动工兴建,整个结构体是由加州建筑师盖里(FFrank O.Gehry),藉助一套v空气动力学使用的电脑软件逐步设计而成。博物馆在建材方面使用玻璃、钢和石灰岩,部分表面还包覆钛金属,与该市长久以来的造船业传统遥相呼应。博物馆全部面积占地两万四千平方公尺,陈列的空间则有一万一千平方公尺,分成十九个展示厅,其中一间还是全世界最大的艺廊之一,面积为 130公尺乘以30公尺见方。这项文化名胜已经吸引许多人前来毕尔巴鄂参观,每年参观人数从26万人增加到100万人。博物馆活化了当地的经济(巴斯克省的工业产品净值因此成长了五倍这多),也为该市盈率带来新生。
  1997年,一座石破天惊的建筑杰作在西班牙中等城市毕尔巴鄂横空出世,它以奇美的造型、特异的结构和崭新的材料立刻博得举世瞩目,被报界惊呼为“一个奇迹”,称它是“世界上最有意义、最美丽的博物馆。”它就是古根海姆艺术博物馆。[艺术中国网 http://www.artcn.cn/]
  作为城市诗篇的建筑,能够将城市中疾走的人群从庸碌的时间中暂时解救片刻,或者仅仅是让我们深呼吸一次,在云淡风清中悦目而赏心,然后幻想夕阳和雨。那些能够将建筑真正作为城市诗篇而书写歌咏的建筑师,在这个时代比真正的诗人还要稀少,一座城市遭遇他们、发现他们、并邀请他们为自己留下吉光片羽,需要的是难得的福缘。

  1991年,西班牙北部城市毕尔巴鄂市政府与古根海姆基金会共同做出了一项对城市未来发展影响极为深远的决定:邀请美国建筑大师弗兰克·盖里为该市即将兴建的古根海姆博物馆进行建筑设计。

乐乎设计,乐乎生活~

TOP

毕尔巴鄂市始建于1300年,因优良的港口而逐渐兴盛,在西班牙称雄海上的年代成为重要的海港城市,17世纪开始日渐衰落。19世纪时,因出产铁矿而重新振兴,但20世纪中叶以后再次式微,1983年的一场洪水更将其旧城区严重摧毁,整个城市雪上加霜,颓势难挽,虽百般努力却苦无良策。九十年代初,毕尔巴鄂已沦为欧洲藉藉无名的蕞尔小城,若非该市球队在西甲联赛中尚占有一席之地,绝大部分人可能终身无缘闻该市之名。[艺术中国
  为城市复兴大计,毕市政府决议发展旅游业,但该市历史不长、名头不响、风俗不奇、景色不佳,兼乏名人旧迹,各种可能的旅游资源一一欠奉,如何吸引外埠人士前来观光成为头号难题。多方问计之下,终于决定兴建一家现代艺术博物馆,寄希望于欧洲众多艺术爱好者的“文化苦旅”。而纽约古根海姆博物馆向为收藏现代艺术的重镇,其基金会早有向欧洲拓张之意,双方一拍即合,要将新的博物馆营造成当代的艺术奇迹。
  环顾天下,彼时在全世界堪当此大任的建筑师屈指可数,最后双方将目标锁定于洛杉矶建筑师弗兰克·盖里。盖氏的建筑向来以前卫、大胆著称,其反叛性的设计风格不仅颠覆了几乎全部经典建筑美学原则,也横扫现代建筑,尤其是“国际式”建筑的清规戒律与陈词滥调。[艺术中国网















乐乎设计,乐乎生活~

TOP

深受洛杉矶城市文化特质及当地激进艺术家的影响,盖里早期的建筑锐意探讨铁丝网、波形板、加工粗糙的金属板等廉价材料在建筑上的运用,并采取拼贴、混杂、并置、错位、模糊边界、去中心化、非等级化、无向度性等各种手段,挑战人们既定的建筑价值观和被捆缚的想像力。其作品在建筑界不断引发轩然大波,爱之者誉之为天才,恨之者毁之为垃圾,盖里则一如既往,创造力汹涌澎湃,势不可挡。终于,越来越多的人容忍了盖里,理解了盖里,并日益认识到盖里的创作对于这个世界的价值。
  从内维隆河北岸眺望城市,该博物馆是最醒目的第一层滨水景观。面对如此重要而富于挑战性的地段,盖里给出了一个迄今为止建筑史上最大胆的解答:整个建筑由一群外覆钛合金板的不规则双曲面体量组合而成,其形式与人类建筑的既往实践均无关涉,超离任何习惯的建筑经验之外。在盖里魔术般的指挥下,建筑,这一章已凝固了数千年的音乐又重新流动起来,奏出令人瞠目结舌的声响。












乐乎设计,乐乎生活~

TOP

在邻水的北侧,盖里以较长的横向波动的三层展厅来呼应河水的水平流动感及较大的尺度关系。因为北向逆光的原因,建筑的主立面终日将处于阴影中,盖里聪明地将建筑表皮处理成向各个方向弯曲的双曲面,这样,随着日光入射角的变化,建筑的各个表面都会产生不断变动的光影效果,避免了大尺度建筑在北向的沉闷感。
  在南侧主入口处,由于与19世纪的旧区建筑只有一街之隔,故采取打碎建筑体量过渡尺度的方法与之协调。更妙的是,盖里为解决高架桥与其下的博物馆建筑冲突的问题,将建筑穿越高架路下部,并在桥的另一端设计了一座高塔,使建筑对高架桥形成抱揽、涵纳之势,进而与城市融为一体。以高架路为纽带,盖里将这栋建筑沛然莫御的旺盛生命活力辐射入城市的深处。
  博物馆的室内设计极为精彩,尤其是入口处的中庭设计,被盖里称为“将帽子扔向空中的一声欢呼”,它创造出以往任何高直空间都不具备的、打破简单几何秩序性的强悍冲击力,曲面层叠起伏、奔涌向上,光影倾泻而下,直透人心,使人目不暇给,百不能指其一。
  在此中庭下,人们被调动起全部参与艺术狂欢的心理准备,踏上与庸常经验告别的渡口。有鉴于赖特在纽约古根海姆博物馆设计中对艺术展品不够尊重的教训,盖里的展厅设计简洁静素,为艺术品创造一个安逸的栖所。
  古根海姆博物馆极大地提升了毕尔巴鄂市的文化品格,1997年落成开幕后,它迅速成为欧洲最负盛名的建筑圣地与艺术殿堂,一时间冠盖云集,游客如织,成为欧洲文化界人必躬逢之盛。博物馆的参观人数在年余间就达400万人次,直接门票收入即占全市岁入的4%,而带动的相关收入则占到20%以上,毕尔巴鄂一夜间成为欧洲家喻户晓之城、一个新的旅游热点。[艺术中国网 http://www.artcn.cn/]
  毕市政府赚得盆满钵满、食髓知味之余,随即邀请全世界多位著名建筑师为其设计各种标志性建筑。古根海姆基金会创造了现代文化奇迹,为博物馆界留下了一个不胫而走的神话,与毕市政府形成“双赢”。弗兰克·盖里也由此确立了其在当代建筑的宗师地位,并被委托设计纽约古根海姆博物馆新馆。
  在20世纪90年代人类建筑灿若星河的创造中,毕尔巴鄂古根海姆博物馆无疑属于最伟大之列,与悉尼歌剧院一样,它们都属于未来的建筑提前降临人世,属于不是用凡间语言写就的城市诗篇。[艺术中国网 http://www.artcn.cn/]
  1996年普利茨克建筑奖得主、哈佛大学教授、西班牙著名建筑师拉斐尔·莫尼欧对它由衷叹服道:“没有任何人类建筑的杰作能像这座建筑一般如同火焰在燃烧。”










      这个作品中盈溢的那种暗合于西班牙文化的、既激扬又沉静的诗意,不仅倾倒了全世界的万千民众,也折服了无数对盖里满怀偏见的建筑师。当然,最幸福的应属毕尔巴鄂市的居民,当天起凉风,日影飞去,整个博物馆因光阴的流转而幻化出奇异的迷彩,河面粼波浩荡,光影上下相逐,整座城市随一栋熠熠闪烁的建筑舞蹈起来的时候,他们是否已淡忘了城市痛苦的过去,不知今夕何夕?
乐乎设计,乐乎生活~

TOP

http://lib.verycd.com/2006/06/16/0000107089.html
  随着西班牙的毕尔包古根汉美术馆分馆,及西雅图摇滚乐博物馆的相继完工,美国建筑师法兰克.盖瑞成了当今最受瞩目,也最受争议的建筑人物。这位在加州住了50几年的老顽童,70年代初期的作品就已显得不按牌理出牌,而被媒体描写为「加州坏男孩」,然而,随着时间的考验,坏男孩已长成为建筑史上,近代建筑潮流中的重要角色,而且可能是最成功的建筑革命家。

  Bilbao是位在西班牙的一个河岸工业城市,人们对他的第一印象是臭味四溢、烟囱的黑烟不断以及满街又小又暗之店舖。因此,1991年Bilbao的地方政府订定了都市更新计画的决策,包括地下铁、海岸再造、行人徒步桥、机场、会议中心、歌剧院,而其中一个现代艺术的美术馆,被视为这个再发展计画重要的元素。
  Gehry只是简单地重複十年前在日本神户餐厅那一条鱼,截头去尾,改编为一群抽象的鱼形,跳耀在西班牙的Bilbao,看似漂浮在Nervion河上的Guggenheim美术馆,映射着迷人的造型,Gehry以未来派的设计风格,反应出Bilbao过去的钢铁工业及未来的远景,複杂而自然的秩序比起方正整齐的建筑外表更适於这工业城市。美术馆的入口处是一公眾广场,作为新美术馆与旧建筑、老城市与河流之间,共同交流的地方,亦抒解来往平凡的人潮,美术馆使Nervion河的流水生动起来,并成为都是壮观的通道。
  在Guggenheim美术馆所有的室内空间当中,Gehry最重视的便是中庭,当初Thomas Krens住任希望他们能够将这个中庭对到Frank Lloyd Wright的 Fifth Avenue美术馆。而Gehry以一个高水準的表现空间作为回应一展示空坚围绕着中央中庭而构成,包括引人注目的柱子、网状的窗户、曲形桥、透明升降梯、以及梯形的伸展台,中庭是所有附属空间所包被的中心焦点,当你向上看时,连贯的造型会让你有向下的坠落感。曲线造型的金属墙和玻璃惟幕,交错包被着中庭,那是一个空旷而纪念性的空间,以雕刻形式表现的屋顶造型,带哲怀旧性质耸立在中央的庭院。
  外在的形让Guggenheim美术馆看起来总是在动的样子,然而,却意外的影响了少部分的室内空间,因此,Gehry设计了两种不同的一郎空间一针对早期现代主义作品的古典艺廊,以及当代作品或特殊环境需求的自然形体艺廊。再19个主要的艺廊空间中,有六间延续使用外在的形,其部分空间是不利於欣赏艺术品。儘管传统的艺廊定义良好,但却没有任何新的发展空间,与其设计一栋白色方正的美术馆,Gehry选择现在这个成果,Bilbao的Guggenheim美术馆,针对其所有管理上的困难,呈现他勇於面对的态度。
  Gehry赋予美术馆唤醒Bilbao的工业生命力,并使之成为世界知名的建筑地标,他成功了,因为Bilbao的居民认为Guggenheim美术馆是让他们的都市获得再生的一个强而有力的符号。
乐乎设计,乐乎生活~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