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3C产品] 深泽直人(Naoto Fukasawa)的工业设计,赞

深泽直人(Naoto Fukasawa)的工业设计,赞

颇有禅的味道,我非常喜欢,对于其哲学有待研究。
————————————————

http://www.hi-id.com/?p=1490


上图为深泽直人(Naoto Fukasawa)的 ±02.5R系列新产品,钟和温度湿度计。(关于R2.5,不仅仅是2.5R系列产品是2.5的圆角,Naoto Fukasawa 的很多作品都用R2.5,R2.5按 Naoto Fukasawa 介绍,这是一种人们很熟悉的弧度,是木材自然的弧度。The R2.5 of the edges are of a size that approximates the natural rounding of the edges of timber that occurs with time, and is something that is already familiar to the touch. )
论坛内有一贴是讨论深泽直人、±0 、东方哲学的,skygebaojun 在下面贴了深泽直人《意识的核心》演讲的文字版,应该是去年深圳LOFT创意节的活动,可能去论坛看的人不多,转贴一下到这里(没找到原文作者,如果看到,觉得不妥,可以留言或联系)。谢谢skygebaojun。

主持人: 今天上午的第二场由深泽直人先生为我们带来《意识的核心》的演讲。我讲简单介绍一下深泽直人先生,深泽直人先生是产品设计师、日本武藏艺术大学教授、无印良品设计顾问、PLUS MINUS ZERO品牌创始人。他演讲的概述是这样的,在每一种条件或情形的任何事情或每一个事件都包含某种我们都认识或分享的如核心/中心元素的东西,这种核心与深层的设计有着极大的关系。例如,如果我们以视觉语言的方式来演绎这种观念的话,核心可以被认为是我们所说的;我们都分享的图形。如果我们以我们的行为来演绎它,核心可以是某种每个人在同一样行为中所采取的路径或次序。这种在我们意识中的核心/中心元素形成了设计本身的中心,也形成了我们在传递中对某事达到共同理解的核心。让我们用热烈的掌声欢迎深泽直人先生。
深泽直人
我今天来的目的就是想慢慢的、静静的和大家谈一下关于设计这个话题。接下来会有图象和文字的说明,请大家慢慢的一起欣赏。今天演讲的主题是《意识的核心》,比如说,你找人家帮你设计这个东西,然后他会问你,你想设计成什么东西?这个时候你往往回答不出来。但是当有一天你走着的时候,突然看到, “我就是想要这样的东西。”这个是矛盾的东西,问你的时候回答不出来,但是当看到的时候,你就会知道,“啊,原来我是想要这样的东西。”实际上这种情况,是你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但是你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到底想要什么。也许有一天世界上不需要设计师了,因为在日常生活中,我会不时的发现一些你想要找的这些东西。
(影片)比如你看这个照片,大家都知道这个是电车的玻璃窗,但是电车上的这个乘客把这个玻璃窗当成镜子来用了。那么在设计之前,是不是已经存在了一些什么东西。比如在没有放雨伞的地方,几乎所有的人都会把雨伞往墙上一靠,而雨伞的另一头就放在瓷砖与瓷砖之间的缝隙中。这种情况下,比如你造一座新房子的时候,你要设计放雨伞的东西,你不需要把这个地方设计成平常的专门放雨伞的一个空间。你只要在地上开一条缝,当你家来客人的时候,他就会把雨伞往那儿一放。这个无意识的动作,实际上你设计者的目的就达到了,达到放雨伞的功能。设计者在设计放雨伞的地方的时候,可能会想到我要设计一个东西要放雨伞,但是他首先想到人和环境之间的关系。
(影片)美国有一个有名的学者吉姆斯基(音译),他提出了环境提供给人的价值的概念。可以用这副照片解释他的话,下面横的是一颗倒着的树,这个女孩想都没有想就坐在了上面。也就是说树提供了这个女孩往上坐的价值。刚才都是无意识的行为,类似这种无意识的行为有很多,比如工厂提供给大家的一些可以坐的地方。大家也可以想象到,这个类似于一颗被锯断的一颗树。通过这些可以说明,人不是说自己想然后行动。而很多时候都是无意识的。

(影片)比如说这张照片上是一个铁栏杆,人们为什么会把这个牛奶往上放呢?因为这个栏杆的方形和这个牛奶盒的形状一样。还有一个例子,在电车站旁边有给盲人用的有盲文的地方,有一些人很容易把烟头就灭在这里。当然这个行为不好。但是这个盲文刚好是一粒一粒的。把烟头往上面一掐,这个功能刚好起到这个作用。当然大家不要这样做。
比如说这个人在发短信的时候,他会沿着这条给盲人专用的道路走,他可以不用眼睛看而不走错。也就是说,这条黄色的,平时提供给盲人使用的路,当人在发短信的时候,又体现了它的新的价值。所以大家日常生活中的各种行为,比如走路、吃东西,这些行为都是一种去搜索价值的连续的行为。比如说走路,人走路并不是小时候学会的一种行为,而是你在走路的时候要看你的脚往哪儿踩,就是在寻找你的脚踩的一种价值。也是一种寻找价值的连续的行为。人与物、环境达到完美的和谐的时候,就是找到了一种意识的核心。
(影片)比如说类似这样的例子有很多,这个是一个巴士站,总会在大家日常的生活中寻找新的价值,这个巴士站的栏杆,大家在等车的时候都会往上坐,大家可以看到这个栏杆现在都变成弯的了。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我把这个牌子移动50厘米的话,可能人们就不会往这个铁栏杆上面坐了。也就是说在这种情况下,栏杆的这个地方就是意识的中心。
设计其实就是去寻找意识的核心。这个是原研哉老师设计的一个红茶的茶包。中间有一个透明的红色的环,红茶作为意识中心的时候可能会体现红色的颜色,比如我现在想喝红茶,我就会想到这个颜色,所以这个茶包的环用的就是红色的。

(影片)以前大家设计都会绞尽脑汁去想怎么样把形状设计好。但是我在做这个作品的时候我就不去设计没有意思的外形,这是一个打印机。一般在使用打印机的周围可能有废纸篓。这个设计不去考虑打印机的形,而是注意打印机和周围的环境的关系,比如和废纸篓的关系。所以说我们很多人、包括我们搞设计的人,往往不止打印一张。而是打几张出来,会挑选其中一张,然后把其他的扔掉。
(影片)这个是我很崇拜的一个艺术家,他的一句话就是用现有的东西怎么样都能够生存下去。比如这个是用雨鞋垫这个门的例子。我认为这个是很完美的情况,比如用瓶盖做烟灰缸。这个是用门把门抵住,可能你每天早上开店营业之间的情形。类似的情形在我们日常生活中还有很多很多的。里面隐藏了我们大家所共鸣的一种美。
(影片)这是纽约时报上所刊登的一副作品,题目是《椅子》。这种椅子也会往下坐的行为已经有了。这个设计是用椅子的外形和它使用的环境和使用的材料结合起来所创作的作品。
(影片)这是一种用立体纱做出的一种沙发。大家会在雕塑的地方坐着等人,所以就做了一个类似雕刻的一样的坐的地方。例如在机场也会设计一些类似箱子似的坐的地方。这些都是一些偏艺术一些的项目,是试图改变人们一种思维的尝试。这个椅子类似于一个金鱼缸,后来由于加工的原因没有坐成。以上都是体现了一些与素材之间的关系。

(影片)这个是计划今年12月份在日本开始销售的手机。它设计的形状的潜台词是想体现一个像溶入你口中的感觉。这个是为了体现人和物体的关系。当然大家不要看到糖果就马上搞一个手机的设计。看过这位大师作品的人,很多人都会说这么一句话,“你的作品好象在哪里看见过。”当然这些作品以前是没有的。为什么人家会这么说呢?很多是因为人们也许在那里见到一个大家所熟悉的、共有的一个信息。

我自己觉得与其说是设计新的东西,倒不如说是找一个实际上已经存在,但是你还没有真正发现的东西。这个是刚才原研哉老师已经介绍过的包装盒。这个果汁盒做得像香蕉皮一样。创作这个作品的作者我一次都没有见过。他有意的做出来的这些包装,为什么他会这么做呢?就是因为香蕉、豆浆、人生果等都是大家众所周知的一个信息。
(影片)这个是无印良品的一个空气清新机。这个设计就像一般的车间的排气窗的外形一样。为什么会做成这个形状呢?在日常生活中大家都知道,这个是排气口。做成一个形状的话,你一看就知道,你在这里抽烟的话,烟就会被吸进去,然后有新鲜的空气出来。这个是一部碎纸机,无印良品本来就有做垃圾筒,这个时候做碎纸机的时候,就在原来的垃圾桶的功能上再加上一个碎纸的功能。这是最大限度的利用原有的资源,减少成本。

(影片)这个是把床的靠背部分做得很像椅子。当你往床头边一放的时候呢,可能就会把它当成一个床头柜一样,你会在上面放一些杂物。

(影片)这个是拿着一根表带和车站的时钟一起拍的照片,虽然两个之间是有距离的。但是你这么一拍的话,好象真的是一个手表似。因为车站的时钟是大家共有的资源,这个创作是根据这个想法创作的。

(影片)这个是CD播放器。这个也是无印良品的藏品,它的外形好象是一个排气扇,排气扇一拉就会排气,这个CD器你一拉的话就会播放音乐。

(影片)这个是削了皮的土豆,有各种各样的棱角。这个是一个手机的设计,这个设计的灵感就来自于小时候的记忆,小时候削土豆皮之后,会有一些赃,然后把土豆往水里一放就会有很干净的感觉。那么把手机设计成这样,大家可以都有这种记忆,所以大家觉得很有感觉。都会去买。




(影片)这个是意大利的一家公司的作品。它的名字叫“带佳布”。它的形状是非常传统的形状。它是用了一种新的材料。看到这个之后,是不是感觉到曾经在哪儿有过这样的体验?这一点很重要,人们往往在无意识的使用一些东西一般功能以外的功能。比如说你坐下来之后,把衣服往椅子上一搭,人们在使用这个功能的时候没有想到这个东西具有这个功能。当人在使用东西的时候,如果过分地去想他的功能的话,反而很容易出错,比如你在弹钢琴的时候,如果非常紧张哪个键是哪个音的时候,这个时候反而会很容易弹错。所以说东西是在无意识当中被使用的。在无意识的行为当中,引入我们的设计,把我们的设计体现在人们的无意识的行为当中。
(影片)人们往往在生活中有一种领域的意识,比如照片中有三个男人在打电话,如果有一个人在这里打电话,如果第二个人靠近的话,第一个人就会觉得很奇怪。那么,第三个人和第二个人之间的距离,已经是根据第一个人和第二个人之间的距离决定的。类似这种人与人之间的距离的关系,就像橡皮筋一样是可以伸缩的。人与人之间最短的距离就是这种在挤车的时候的距离,也就是零距离。大家在这个时候会有与电车保持同样的节拍。如果其中有一个人摆动的角度大于电车的摇晃的角度的话,可能就有问题了。这个就是一种秩序。人这个时候的行动和这个环境如果协调的话,秩序就好,如果你的身体的动作大于这个环境的本身的摆动的话,那么秩序就很乱了。
有一个词语“必然”。也就是说设计要设计已经存在的一种感觉,要体现出恰到好处。有一些设计者会设计一些体现自己个性的作品。但是另外的设计者就会根据周围的环境设计出和这个环境匹配的东西出来。
(图片)比如这个情况下,只要有一把剪刀就可以剪出一个和这个形状一模一样的东西。所以说,即使你多想体现你的个性,想设计出一个非常酷的东西,但是如果这个东西和周围的环境不匹配的话,那么这个作品就不能说是一个好的作品。我认为,设计应该从自己的生活环境的各种要素中,抽出一些和环境所匹配的元素。
这个是可伸缩的人的形状,我们把它叫做“哈利”,好象是大家工作中都有的压力,但是把工作做好的话,就会达到和内外环境和谐的情况。
我们作为设计者,我们的工作就是“画一条线”,比如说物体和环境之间、空气和物体之间的界限,人与物体中间的一条线,还有物体和物体之间的线,画的这条线体现了人的生活态度,比如刚才所说的“哈利”,人可以做到和自然、和周围环境的和谐。这个是画的一部车,最终就是物体的关系之间画一条能够让他们达到完美的线,这个就叫做“设计的轮廓”。
前面讲的都是一些设计的基本理念和想法,希望我介绍一些我自己的作品。

(影片)这个是意大利的一个厂家做的沙发,虽然很简单,但是很美。设计者要尽可能的简单的思考。首先有一个椅子,如果要坐的话,需要一个垫子,然后再有一个靠背,然后坐在上面想喝咖啡,所以又设计了一个放咖啡杯的地方。这些IDEA都是很清楚和简单的。简单的都是我们就要用简单的设计来体现他。

这个是“正负0”的设计,就是指工差是“0”,和你想象的东西一模一样。这个是当时展览会上的情形。这个是一个空气加湿器,是在中国做的。如果大家仔细看的话,是用塑料做得。模具一般都会有合模线,这个大家却看不到合模线。通过加工已经把这条合模线加工掉了。所以这个加湿器就像一个工艺品。

这是一个液晶电视,但是他的形状就像以前我们最早的电视的形状。液晶就是越作越小,为什么我们会把这个液晶做成CRD的外形呢?因为CRD的电视大家用了很多年,都很有感情了。所以我把这个液晶设计成CRD的外形。

这个是21英寸的电视,电视屏幕旁边的框架就做得很细。这个遥控器做得很像刷牙的药膏的管的形状。为什么做成这个形状呢?因为大家往往坐在沙发上的时候就到处找遥控器,不知道放在哪里了。那么做成这个形状的话,大家不容易乱搁。

这个遥控器外形有点像积木的木块。这是一个CD播放器。

这个是在台灯的下面有一个盘,大家一回家的话,就会把手表、钥匙取下来,有一个放东西的地方。这里面有一个开关,大家把东西往里面放的时候,就把开关打开了。这个就把你专门开关灯和你一回家、或者出门就自然的把灯开/关了。是两种状态的切换。

这个雨伞下面有一个往下凹的凹槽;这个地垫有一点像足球场的草地的感觉。这个是装备调味料的容器,有点像乐器中的沙捶。

这个是一个垃圾筒,有一侧面正好做得很墙角的形状一样,放在墙角很和谐。这个包的形状有点像鞋底的形状。为什么要做成这样呢?因为这个包的设计对象是针对日本的学生,他们可以在里面放鞋。在建筑工地大家都可以看到这种围的布,这个就是用这个材料做的袋子。这个材料在建筑工地随处可见,用这个材料做成这个袋的话,可以体现出一种大家看不见的一种联系。有几种颜色,有银色、绿色、白色。

这个是一个加热器。表面有点很细的绒毛的感觉,当你触摸它的时候,会感觉很柔软。虽然外形很可爱,但是有一点担心,就是担心小孩子去抱它。

(影片)这个是“正负0”的一个商店,很漂亮。这个环境就像一些精品的时装店,让你在这个环境下买家电。我们一般的家电商店都是仓储式的。那么在仓储式的销售方式之外是不是有另外一种销售的环境呢?所以他们就创造了这种销售家电的环境。

里面有很多很漂亮、实用的家电,比如这新款的咖啡炉,也可以用来泡红茶,上面有过滤器。

这个是烤面包机,只能烤一张面包。如果有两个人吃的话,你就会先烤给对方,所以使对方感觉很好。设计一个可以烤两张的烤箱,我想很容易。如果设计成这样的话,可以体现出很亲切的感觉。

这个是一个计算器,一般计算器都会放在收银台,一个好的计算器也可以美化你的商店。

这个是一个名牌的手表,手表的玻璃盖是12边形,为什么要做成12边形呢?因为这样就不用在手表上印上1—12了。一看就知道是几点了。上面有三个小圆圈。为什么设计成这样?比如指着10号,是星期四,那么这个几个指针看上去就像一个悲伤的脸形,很有意思。

这个吹风筒也没有塑料的合模线,这个是用高新技术成型出来的。会给客人一个很好的外观印象。

这是波副公司生产的一款浴缸,这个是水龙头。这些形状都是很简单的。这个是最新设计的坐便器,全部都是塑料做的、清洁是自动的。
所以说设计要在无意识中发现灵感,作为设计者,比不是设计的人知道更多你所不知道的IDEA。
(逐一播放图片……)
大家看了这么多我设计的东西,大家可以看出来,好象觉得很眼熟,但是实际上真的又没有在哪里看到过。好的设计是客观的而不是主观的表现生活。好的设计是以第三方的立场看这个东西。创作只都会有想表现自己的创作意愿,都是从已经有的现实来寻找空间进行创作。
我的一个很好的朋友,在他的作品集上写了一句话,“虽然知道,但是自己总是没有注意到。”没有设计大家也是可以生活下去,但是有了设计可以使大家生活得更好。
主持人:非常感谢深泽直人先生,让我们感受了意识之内和意识之外的现象,让我们再次以掌声感谢深泽直人先生。

注:图片并非原文,按字面意思补上的,有错请指正。
乐乎设计,乐乎生活~

TOP

视觉同盟的一个专访
————————
深泽直人 Naoto Fukasawa

1956年出生于日本山梨县 。
1980年毕业于多摩艺术大学的产品设计系艺术与3D设计专业。
1988 年, 深泽直人在日本爱普生精工株式会社担任设计师。
1989 年, 他离开日本到了美国。
在旧金山,他加入了一个只有15个人的小办公室“ID two”,即“IDEO”前身, 现在已有450名员工,遍及帕洛阿尔托、波士顿、芝加哥、伦敦和慕尼黑。
八年以后深泽直人返回故乡。
1997 年, 他协助组建了“IDEO”在日本分部,八位设计师主要针对日本市场服务。他在其中工作到2002年12月。
2003 年1月他在东京建立了“深泽直人设计公司”,加入了日本“MUJI”公司的顾问委员会 。
2003 年12月他与“takara takara”有限公司和钻石出版有限公司合作,在家用电器和日用杂物设计领域里,创立了一个新产品品牌“±0”。
作为这个崭新领域中的领导者,现在,他逐步开展他的想法。“±0”设计与生产家用产品,从雨伞到电器。最初的范围大约包括20项:加湿器、液晶屏幕、随身听、手电筒、地毯、电咖啡壶、电话、多士炉……
深泽直人在东京多摩艺术大学产品设计系担任讲师,同时出任东京AAD工作室的主管, 并且在日本顾问委员会的质量设计和经济部门, 以及贸易与工业战略设计研究学会供职。
深泽直人的设计在欧洲和美国赢得了40余个设计大奖,他曾为知名公司进行设计诸如苹果、爱普生、日立、 无印良品、NEC、耐克、 日本精工株式会社、夏普、 steelcase、 东芝...

您有什么书在您的床头柜?
日本传统哲学书。

您读设计杂志吗?

很少。

您何处得知新闻? 报纸么?
在我的周围,在空气中。我不读报纸,我不使用互联网亦不看电视,新闻是无处不在的

您注平时注意妇女穿戴么?
偶然会,但我真正关注细节。

您着装时会避免什么样的穿着?
一条领带。

您儿时有曾想过成为艺术家么?
我想成为画家。

您朋友眼中的您是什么样子的?
我对购物不感兴趣,也没有许多财产,家里主要非常干净, 非常简单的东西。
设计即是要去发现,它意味要通晓生物界,了解大环境中的简单事物。
我不喜欢以我的名字或我的特征作卖点的产品, 不,不是指匿名, 自然就好。

有无您极为欣赏设计师,或者建筑师?
achille castiglioni。

对年轻设计师的忠告?
喜欢设计。这应该是乐趣,不是工作,这是一种生活方式。

您曾使用“不假思索”作为您的工作室的名字,您可否告诉我们更多关于“不假思索” 的事吗?
设计一件东西往往和我们无意识的行为和我们周围的环境有关。
思考需要时间,感觉则可能在片刻内完成。
某物给你的第一感觉很重要,而当你使用了一段时间之后你会发现你最初失掉的感觉才是设计的精髓所在。
这就是“不假思索”背后的含义。

您担忧未来么?
那些只想着挣钱的人们, 或是只想着设计的人们,造就了一个危险世界。
我们需要将二者联合起来,虽然很难,但的确需要一些人来考虑双方面的问题,以取得正确的结果,创造未来更好的生活。
乐乎设计,乐乎生活~

TOP

深泽直人在无意识中发现灵感
--------------------------------------------------------------------------------


    2007年11月13日    晶报  


弄清你真正想要的

人们都以为设计师们每天都在思考着与众不同的元素,而深泽是把视角放到“每天日常工作中人们无意识做的事情”上。

“你找别人帮你设计这个东西,然后他会问你,你想设计成什么东西?这个时候你往往回答不出来。但是当有一天你走着的时候,就会突然看到:‘这就是我想要的东西。’这似乎很矛盾。实际上是你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但是你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到底想要什么。”深泽说。

他认为,首先不要先说设计,要先找到一些人的无意识行为。这个是设计的开端,接下来才是进一步的思考,要设计什么?你设计出来的东西,人们可以无意识去用。这就是你设计的最大的成功。

有意识和无意识两种行为都可能成为设计的源头。设计要在无意识中发现灵感,作为设计者,比不是设计的人知道更多创意点子。

深泽谈到了自己的一个设计,“在没有放雨伞的地方,几乎所有的人都会把雨伞往墙上一靠,而雨伞的另一头就放在瓷砖与瓷砖之间的缝隙中。这种情况下,比如你造一座新房子的时候,你要设计放雨伞的东西,你不需要把这个地方设计成平常的专门放雨伞的一个空间。你只要在地上开一条缝,当你家来客人的时候,他就会把雨伞往那儿一放。这个无意识的动作,实际上设计者的目的就达到了,达到放雨伞的功能。”

深泽对设计的思考有点哲学化,听来很有意思。他说,大家日常生活中走路、吃饭这些行为,都是一种搜索价值的连续行为。人走路并不是小时候学会的一种行为,而是你在走路的时候要看你的脚往哪儿踩,就是在寻找你的脚踩的一种价值。也是一种寻找价值的连续行为。人、物、环境达到完美和谐的时候,就是找到了一种意识的核心。

所以,他觉得与其说是设计新的东西,倒不如说是找一个实际上已经存在,只是你还没有真正发现的内容。在无意识的行为当中,引入设计,把设计再体现在人们的无意识的行为中。

设计出已存在的感觉

深泽特别喜欢中国的文物。他觉得从中国文物里可以得到很多设计的新发现。“宋代的碗在那个时代实际上也很普通,可是现在看,就觉得它做得太精致了。所以,最普通的其实也是最漂亮的。”

他所设计的一款颇受欢迎的手机的灵感来自于土豆。“削了皮的土豆会有各种棱角。小时候削土豆皮之后,会有一些赃,然后把土豆往水里一放就会有很干净的感觉。那么把手机设计成这样,大家可能都有这种记忆,所以大家觉得很有感觉。”

用“必然”来概括深泽的设计理念或许比较到位。他希望能设计出已经存在的一种感觉,然后把这种感觉体现得恰到好处。有一些设计者会设计一些体现自己个性的作品,但是另外的设计者就会根据周围的环境设计出和这个环境匹配的东西出来。他更倾向于后者。

“无印良品所做的都是生活中最常用常见的东西,它的存在价值就在于实用,设计师怎么通过设计使这些产品变得不让人厌倦,这才是设计的意义。”在他看来,设计应该从自己的生活环境的各种要素中,抽出一些和环境所匹配的元素。

“我想让学生就他们每天无意识做的事情拍摄成图片并拓展项目。”当深泽把这个命题抛给湖南大学设计艺术学院的同学们时,这些80后的孩子们经过了半个月的思考,做出了颇令深泽满意的作品。一件叫“速溶咖啡棒”的作品让深泽驻足。“许多人在吃棒棒糖时经常喜欢把它放在水中搅拌。于是,我们想到了为出门旅行或者一些比较懒惰的人们设计了一个速融咖啡棒,在没有勺子的情况下,也可以喝上一杯咖啡。”学生们在一旁阐释说。

就是在这样的过程中,人们所拥有的感觉被设计捕捉并留存了。

深泽直人

产品设计师、武藏野艺术大学教授、无印良品设计顾问。

“也许,有一天世界上不需要设计师了,因为在日常生活中,你会不时地发现你想要找的这些东西。”深泽直人淡淡地说。

他的作品总是在无意识中发现灵感,普通至极却个性凸现。就像深泽一身素黑的打扮,却透出了鲜明的风格个性。


作者:晶报记者王圣邓妍
乐乎设计,乐乎生活~

TOP

http://www.yeeyan.com/articles/view/8861/4382
在我采访过的设计师中,深泽直人显得太普通了。

  身材不高,衣着简单,所有时尚、鲜花、镁光灯、香槟酒似乎都与他无关。他喜欢静静地听、静静地想,静静地观察。

  即使他在接受采访的时候,他也慢慢地对我说,让我们来静静地谈谈设计吧。

  只有你了解了他平凡的外表、平凡的语气,你才能了解他设计的真正内核-在平淡无奇的生活中发见新的设计元素,而这种设计原素本身也那么平淡无奇。

  这种平淡无奇如果一直延续下去,或者有一天,我们会发现,设计师已经没有存在的必要了。这是深泽直人奇特的推断。他的理由是,我们所有想要获得和呈现的东西都已经存在于我们身处的世界和环境当中了,只是你还没有意识到而已。我们常常会有这样的经历,你走在大街上被某种东西的样子所倾倒,惊叹道:“这就是我想要的东西!”而在你遇见他之前,你的期待和愿望是模糊的,你自己也没有方向。

  这个矛盾冲突的过程,这个希望替代失望和茫然的过程正说明了,任何事情或每一个事件都可能包含某种我们都认识或分享的东西,这就是我们期待遇到的核心元素,这种核心与深层的设计有着极大的关系。

一言以蔽之,在日常生活中,我们会不时的发现一些你想要找的这些东西。

  

生活的发现者

2003年9月,深泽直人创立了自己的设计公司-PLUS MINUS ZERO CO.,LTD.这家公司的LOGO是±0。他解释说,这个标志说明我们期待的作品既不是正,也不是负。我们需要的是存在的必要。我们发现的美感和魅力就充溢在日常的生活当中,即使我们很少和他们相遇。PLUS MINUS ZERO的使命就是挖掘出生活中的这些细节呈现给人们。

  让我们用他的作品来进行说明。深泽直人曾经为无印良品设计过一款CD播放机,他将机型设计成排风扇的样子,将CD放进去,拉动垂下来的绳子,就可以播放CD了。这是一款将人的视觉感受和听觉、触觉融合到一起的经典之作。当你拉下绳子,听着音乐流淌,看着排风扇般的外形,就会感受到音乐扑面而来,如沐春风。用这样的方法建立商品与设计者与使用者的关系,是深泽直人的独特风格。

  深泽直人用一个更简单的道理向我阐释他设计的思想根源:“在发短信的时候,很多人会选择沿着给盲人专用的道路走,他可以不用眼睛看而不走错。也就是说,这条黄色的,平时提供给盲人使用的路,又体现了它的新的价值。所以大家日常生活中的各种行为,比如走路、吃东西,这些行为都是一种去搜索价值的连续的行为。比如说走路,人走路并不是小时候学会的一种行为,而是你在走路的时候要看你的脚往哪儿踩,就是在寻找你的脚踩的一种价值。也是一种寻找价值的连续的行为。人与物、环境达到完美的和谐的时候,就是找到了一种意识的核心。

    利用排风扇的外形来重塑音乐带给我们的感受也就是排风扇的另一种价值,而人与CD机之间就构成了一种更为和谐完美的联系。

在深泽看来,与其说设计是产生新的东西,倒不如说是找一个实际上已经存在,

    他曾经为无印良品设计过一个空气清新器,这个设计就像一般的车间的排气窗的外形一样。你在这里抽烟的话,烟就会被吸进去,然后有新鲜的空气出来。还有一部碎纸机,无印良品本来就有做垃圾筒,这个时候做碎纸机的时候,就在原来的垃圾桶的功能上再加上一个碎纸的功能。这是最大限度的利用原有的资源,减少成本。

  用知觉心理学家J.J.吉宾森提出的“给予性”似乎和深泽直人的设计理念有异曲同工之处,所谓“给予性”,指的并不是行为的主体,而是把现象背后的环境进行综合性把握的思考方式。



从爱普生到“±0”

高中时代的深泽直人第一次听到了“设计”这个词汇,虽然不知道设计到底代表着什么,他还是被眼前的作品深深吸引,最终选择了这个特殊的领域。1980年从多摩艺术大学的产品设计系艺术与3D设计专业毕业后,他加入了日本制表业的爱普生精工株式会社担任设计师。那是电子表高度发展、爱普生投入新的微观技术产品的时代,深泽直人感到很幸运,当其他人还按着传统方式设计的时候,他是唯一开始感兴趣尝试一些新东西的人。

  在爱普生工作了8年之后,像很多年轻人一样,深泽直人也期待着更广阔的领域,更新鲜的设计思想。终于机会来了,他加入了设计顾问公司IDEO在美国的办公司。在美国,生活更加随性,有更多的时间来思考设计的方向。而对于深泽来说更重要的是,一家专业的设计公司视野更加多元,他们要和工程师、建筑师甚至医生一起合作,了解客户的需求,同时更加认清自己的位置。

在美国的工作经历,也让深泽直人能跳出来重新评估日本的设计。他说:“在日本物与环境之间的关系比物体本身更重要,物体是一种和谐的一部分,我开始停止仅是有趣的外形构想而开始考虑物体之间的关系。”  

从这个时候开始,我们今天看到的深泽直人的设计内涵已经成熟。“在没有放雨伞的地方,几乎所有的人都会把雨伞往墙上一靠,而雨伞的另一头就放在瓷砖与瓷砖之间的缝隙中。这种情况下,比如你造一座新房子的时候,你要设计放雨伞的东西,你不需要把这个地方设计成平常的专门放雨伞的一个空间。你只要在地上开一条缝,当你家来客人的时候,他就会把雨伞往那儿一放。这个无意识的动作,实际上你设计者的目的就达到了,达到放雨伞的功能。设计者在设计放雨伞的地方的时候,可能会想到我要设计一个东西要放雨伞,但是他首先想到人和环境之间的关系。”

   在美国的8年,深泽直人一直努力实践这种设计纬度,8年后,他回到日本将这种思想也带到了日本设计界。2003 年1月他在东京建立了“深泽直人设计公司”,加入了日本“无印良品”公司的顾问委员会。2003 年12月他与“宝 宝”有限公司和钻石出版有限公司合作,创立了一个新产品品牌“±0”。在家电和日杂产品领域,从电话到加湿器,逐步施展他的设计构想。



Ipoid的本源

深泽直人和很多日本设计师一样,他们是耀眼的明星,但他们的作品却渗透到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无论是无印良品里面出售的咖啡壶,还是你使用的红茶包都可能是他精心设计出来的。

深泽直人的设计作品之所以能不那么卓尔不群,之所以能在平凡中显得激越,和他追求简约不奢华的外型不可分割。简洁,消除了人和物品操作界面的隔阂,让人们在接触新设计产品的时候已经有了一种自然的亲切感。深泽直人说,他的理想就是不需要说明书去告诉人们怎么使用,它必须能让人们凭借直觉自然地去操作。“without thought”就像是人要喝水的时候拿起杯子那么自然,不会去可以考虑如何使用这个杯子。在直觉层面传达物体的意义,会被人无意中接受,这种信息将会带给人们体会设计感的快乐和享受操作一件新产品的惬意过程。

这种简洁设计和他背后的内涵影响深远,他甚至影响到了美国明星公司-苹果。你看,深泽直人设计的榨汁机纯白、简单、线条清晰,和Ipoid如出一辙。

而Ziba设计的资深工业设计师玛瑞尔·米德莱顿(Meral Middleton)在为英特尔设计概念电脑冥思苦想的时候,正是深泽直人的设计产品照片给了她快速的启发,最终她将深泽直人的启发融入到英特尔电脑设计中,形成了传统日本拉格门(shoji)的显示屏。而苹果公司1993年投放的Powerbook 100,设计师也认为深泽直人的设计启发了苹果的设计团队。

怪不得有人说,深泽直人设计的是思想而不是形式。
乐乎设计,乐乎生活~

TOP

PLUS MINUS ZERO CO.,LTD.这家公司的LOGO是±0。他解释说,

这个标志说明我们期待的作品既不是正,也不是负。我们需要的是存在的必要。我们发现的美感和魅力就充溢在日常的生活当中,即使我们很少和他们相遇。PLUS MINUS ZERO的使命就是挖掘出生活中的这些细节呈现给人们。

另一个对此的解释
——————
这是 ±0的哲学 :

这意味着没有加也没有减;
这表示必要性和自给自足;
这是一种你从未看过,但有点宾至如归的感觉;
这是一个非常普通但是非常迷人的形状;
这是一个你知道你最初的时候所想要的时刻。
尽管我们身边泛滥着各样的物质,但是我们却很少遇到
这样的事情,这样的形状,或者这样的时刻
这就是为什么 ±0 要重置一切回到 ±0 ;
去识别哪些是人们真正想要的。运用智慧,也就是用设计将理念逐一转化为现实产品。
为了让看到 ±0 的人会说 "这正是我一直想要的" 。
乐乎设计,乐乎生活~

TOP

美国有一个有名的学者吉姆斯基(音译),他提出了环境提供给人的价值的概念。

美国心理学家吉布斯,理论叫做功能承受性。
是说外界物体都有一定的潜在功能,我们会在需要的时候不自觉的应用。
比如一个砖头,我们想打人的时候就是武器,想盖房的时候是材料,
想登高的时候就会变成垫脚石。
乐乎设计,乐乎生活~

TOP

http://www.achillecastiglioni.it
所欣赏的意大利设计师。
乐乎设计,乐乎生活~

TOP

深泽直人的设计不仅立意深远,造型也很考究!真的到了一种化境!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