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影响深远的大事件——太湖蓝藻爆发

此时,中国政府能拖延的时间怕是不多了。最近的厦门示威、太湖水污染,G8集团对环保课题的重视,都说明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来自国内外的环保压力将加大,矛盾也会更加尖锐。内政外交竟在环保问题上交织在一起,这可能是几年前谁也想不到的。

______
环保问题变成政治问题中。。。非常大的影响。
乐乎设计,乐乎生活~

TOP

江苏沭阳饮用水源受污染城区20万人断水

范:最近的一个污染的危机,sign~看来集中爆发的时间出现了,出来混,迟早要还的,还债的时候来了。
———————————————— 
新华网沐阳7月3日电(记者 姜涛 王骏勇 刘兆权)江苏省沭阳县地面水厂取水口遭受新沂河上游不明污染源污染,城区供水系统被迫关闭,城区20万人断水。截至3日22时,沭阳县地面水厂取水口的水质仍远远达不到取水标准,城区无法正常供水。

  据沭阳县环保局局长胡道良介绍,7月2日下午3时,沭阳县地面水厂检测人员发现城区生活供水遭到污染,水流出现明显异味。经过水质检测,发现取水口的水氨氮含量为每升28毫克左右,远远超出国家取水口水质标准。随后,县有关部门关闭城区供水,并迅速组织人员查找污水来源。据初步了解,饮用水源污染为新沂河上游山东化工企业排污所致。

  从7月2日下午6时开始,沭阳县启动城区饮用水源应急预案,陆续启动33口自备井,减轻城区人口的饮用水困难。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部分城区市民仍存在恐慌心理,担心类似太湖水危机事件重演。

  7月3日8时起,经江苏省防汛指挥部批准,沭阳县已从洪泽湖紧急调水稀释被污染的水源。
乐乎设计,乐乎生活~

TOP

环保总局副局长潘岳:水污染危机连续暴发不是偶然事件

范:政府部门处于一个救火(救水更准确^_^)的状态,水,集中爆发的体现,是大家合谋杀了中国的水。
————————
http://news.sina.com.cn/c/2007-07-04/012712139299s.shtml

潘岳:水污染危机连续暴发不是偶然事件http://www.sina.com.cn 2007年07月04日01:27 新京报
  环保总局探索治污新思路,把行政管制、市场力量和公民社会结合起来完成绿色转型

  本报讯(记者马力)水成为了今年环保的一个重点主题。刚进入下半年,一场针对水环境的“环评风暴”刮起。涉及到了中国的四大流域,被称为“母亲河”的江河——长江、黄河、淮河和海河,多达数亿的人民依靠着江河带来的水生活。

  水污染危机连续暴发不是偶然事件

  其实,这次风暴并不是对水关注的开端,从2005年年底松花江事件后,中国平均每两天发生一起环境的突发事故中,70%是水污染事故。5月,环保总局局长周生贤在吉林省长春市表示,松花江流域将全面限污,进入休养生息。

  “两年前的松花江事件标志着我国进入了水污染事故高发期。而今年夏天以来太湖、滇池、巢湖的蓝藻接连暴发,标志着我国进入了水污染密集暴发阶段。”环保总局副局长潘岳昨天表示,各地水污染危机的连续暴发,不是偶然的突发性事件,说明传统工业化的发展方式不仅使中国的资源环境到了难以承受的底线,也严重威胁到人民的日常生活。

  而在国外,一些媒体鼓吹的“中国环境威胁论”,也将攻击的主题从空气的污染转移到水的污染,从饮水问题到水污染造成的地下水过度开采,甚至提出中国江河的污染造成对海洋环境更大的威胁。

  潘岳认为,目前中国水环境现状,不能说已经“难以挽回”,但确实已经处在一个危险的临界点上。上月30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江苏无锡召开的太湖、巢湖、滇池治理工作座谈会上指出,要把治理“三湖”作为国家工程摆在更加突出、更加紧迫、更加重要的位置。

  “限批几个市实在是杯水车薪”

  中国开始治理淮河污染,已经有10多年的时间,其他江河也治理了多年,但上世纪50年代的工业布局,使得这些大江大河的周遭布满了大大小小的企业,至今,仍有很多的违法企业,向这些为人们提供饮用水的江河里排放着污水。这些江河的水环境,在多年的治理后,并没有得到根本的改善,一些流域的污染甚至愈演愈烈。

  对于为什么要再次祭出“杀手锏”的“限批”,潘岳认为,是因为水资源恶化趋势远远比人们想象来得快。

  “今年入夏以来,接连发生了太湖、滇池、巢湖的蓝藻暴发事件,这不是偶然的突发性事件,而是传统的发展模式积累的环境成本到了临界的时候。矛盾最激化、最早暴发的领域就是‘水’”。他认为,毫不夸张地说,“水”将是中国未来相当一个历史时期内环境领域的最重要、最紧迫的主题。

  今年年初的“区域限批”取得了明显的效果,4个市和4个集团都迅速整改。

  但当记者问到对这次“流域限批”抱有怎样的期望时,潘岳的回答却令人意外。“恰恰相反,我不敢有什么奢望,因为环保局的权能太有限。”他认为,长江、黄河、淮河、海河四大流域,有着中国超过60%的人口和65%的GDP,它们的问题解决了,中国的环境问题就基本解决了;它们的问题解决不了,中国的环境问题就永远解决不了。和这样的目标相比,环保总局限批几个市,实在是杯水车薪。

  “但这个行动一定要做,为什么?因为这是一个开始。”他表示,扭转不科学的发展观是个阵痛的过程,不是光凭喊几句口号就能落实。需要牺牲与勇气,更需要智慧。环保总局正在探索一条防止污染的新思路,如何把行政管制、市场力量和公民社会结合起来,完成中国的绿色转型。

  中国将要建立“环境后督察”制度

  对于这次的“流域限批”与上一次“区域限批”的不同,潘岳表示区别关键在于,此次限批除了要求限批对象“关停整改”外,还要要求所有限批城市必须立即启动城市发展和流域开发的规划环评,结合流域环境承载力,明确本流域和区域主体功能和生态功能定位,为下一步调整产业结构和布局奠定基础;环保部门正在探索用市场的力量,用环境经济政策来遏制污染;而且,还要建立“环境后督察”制度。

  潘岳说,胡锦涛总书记近期就蚌埠市小化工污染问题做出如下批示:“对环保部门在检查中责令停产整顿的企业要有后续督察措施,对拒不执行的要严肃处理”。从此次“流域限批”开始,环保总局将对责令停产整顿的污染企业将定期进行督察,对于通过环评审批的企业是否兑现环保承诺进行抽查评估。

  对此,潘岳看来,更重要的是,应该让公众行使监督权。“因为公众是环境的最大利益相关者,最有动力去监督相关部门和企业是否履行了责任,是最高效、最公正的环境督察员。”各级政府应提供公众监督的平台。两个月前,国务院已颁布了《政府信息公开条例》,这便是平台。
乐乎设计,乐乎生活~

TOP

引用:
环保总局副局长潘岳昨天表示,各地水污染危机的连续暴发,不是偶然的突发性事件,说明传统工业化的发展方式不仅使中国的资源环境到了难以承受的底线,也严重威胁到人民的日常生活。
必须从总体的发展战略上进行转型。。。
必须对人们的意识进行教育。。。
必须加强这方面的研究。。。
危机即转机。
乐乎设计,乐乎生活~

TOP

朱新美:水污染流域限批应由风暴式转向制度化

范:江南时报对此事的一个评论,制度化谈何容易,需要深思熟虑的行动。
————————
朱新美:水污染流域限批应由风暴式转向制度化
2007年07月04日10:10 江南都市报
  ●本报特约评论员朱新美

  题由:7月3日,国家环保总局副局长潘岳向新闻界通报,针对当前严峻的水污染形势,环保总局自即日起对长江、黄河、淮河、海河四大流域部分水污染严重、环境违法问题突出的6市2县5个工业园区实行“流域限批”;对流域内32家重污染企业及6家污水处理厂实行“挂牌督办”。(见今日本报15版)

  今年初,国家环保总局发动了第三次环保风暴,并首次使用“流域限批”的办法,对严重污染的城市和企业处以“流域限批”的制裁,以遏制高污染产业盲目扩张。不过,从已经刮过的两次环保风暴来看,效果并不明显,顶风排污依然大有人在,江河湖泊水污染仍然在加剧。

  现实告诉我们,“流域限批”应从“风暴式”转向制度化,否则,污染治理依旧会“西风”压倒“东风”。

  对水污染严重、环境违法问题突出的地方实行“流域限批”是一种新思路,环保总局可以以这样一种方式来警醒当地官员和企业的环保意识。但不能不承认,这样的风暴与一些地方政府对GDP的盲目追求和一些官员对政绩的疯狂追逐相比,似乎显得力不从心。所以,我们不要指望“流域限批”能毕其功于一役,不要指望牟利者能良心发现,能在“风暴”后长期守规矩,而应该实行长治久安的措施,将“流域限批”从“风暴式”转向常态化、制度化。

  实现“流域限批”从“风暴式”转向常态化、制度化,要在地方官员、地方企业、环保部门权限三方面做文章。

  一要清除地方政府保护主义,实行环境问责制,官员升迁与环保直接挂钩,不仅要灭掉高污染的企业,更重要的是让污染严重的地方官员死了因GDP升官之心,不能让他们重蹈“我死后管他洪水滔天”的覆辙;二是迫使违规企业必须在高污染发展和科学发展之间作出选择,使“关停”变成促进产业升级换代的平台;三是要扩大环保部门权限,增加人力物力,促进环保执法垂直,要让当地官员和企业对环保部门望而生畏。

  此外,国家环保总局要将“流域限批”扩大到全国更多的流域,对一些污染不严重的水域也实行“限批”,防患于未然比污染严重后治理更有效、经济、划算。
乐乎设计,乐乎生活~

TOP

整治河流污染 环保总局掀起“环保风暴”

联合早报的一个报道,更为脉络清晰
————————

http://www.zaobao.com/zg/zg070704_502.html

● 于泽远(北京)
  中国国家环保总局昨天掀起“环保风暴”整治河流污染。环保总局副局长潘岳对媒体宣布,即日起对长江、黄河、淮河、海河四大流域部分水污染严重、环境违法问题突出的6市2县5个工业园区实行“流域限批”;对流域内32家重污染企业及6家污水处理厂实行“挂牌督办”。

  潘岳直指尽管高层正大力宣扬科学发展观,但一些地方政府仍不顾区域、流域环境承载能力已逼近底线,盲目追求GDP(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牺牲国家利益和公众健康换取极少数人的特殊利益。他呼吁高层真正把环保指标纳入官员政绩考核,建立有效的官员环保考核问责机制,并强烈建议监察等部门继续加大加重对区域流域重大环境违法行为的处罚。

  潘岳说,两年前的松花江事件标志着中国进入了水污染事故高发期;今年入夏以来太湖、滇池、巢湖的蓝藻接连暴发,标志着中国进入了水污染密集暴发阶段。2006年七大水系五类和劣五类水质(五类水已不能和人体接触,劣五类水更是丧失基本生态功能)占26%。国家重点监控的9大湖泊中整体水质为五类和劣五类水质的就达7个。10多年来中国斥巨资治理“三河三湖”流域水污染,但治理的速度远远赶不上破坏的速度,至今这些本已改善的流域又被重新污染。

  潘岳警告说,传统的治理方式已不能解决积累的环境问题。在当下中国工业化与城市化飞速发展的关键时刻,水污染治理是对政府行政、宏观调控能力与社会和谐的严峻考验,环保总局希望能从这次“流域限批”开始,探索一条能将行政手段、市场力量、公众参与结合起来的流域污染防治新思路。

  所谓限批就是环保总局停止除污染防治和循环经济类外所有建设项目的环评审批。这次限批的地区包括:长江安徽段的巢湖市和芜湖经济技术开发区;黄河流域的甘肃白银市与兰州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内蒙古巴彦淖尔市、陕西渭南市、山西河津市与襄汾县;淮河流域的河南周口市;海河流域的河北邯郸经济技术开发区、山东莘县工业园区等。

  潘岳介绍,中国环境监测总站于今年1月至4月对全国地表水水质监测结果表明,流经上述限批城市的水质多数为重度污染。如长江安徽段的巢湖全湖平均为五类;黄河支流渭河的渭南市、淮河支流沙颍河的周口市的国控断面今年前4个月的监测结果全部为劣五类。海河和淮河流域干流和支流67个断面水质抽样监测结果也全部为劣五类。  

  同时,限批流域的饮用水安全隐患也非常严重。如海河的主要支流河北子牙河水体墨绿、气味刺鼻、生物绝迹,已给沿途13个乡镇、119个村庄群众生活造成严重危害。

  按照有关法律法规,被限批的13个市、县、工业园区应该在三个月内进行包括下列内容的整改:拆除流域内一、二级饮用水源保护区范围内的排污口;立即启动污水处理厂及其配套管网建设;辖区内所有未经环评审批擅自开工建设、未经环保验收擅自投入运营的建设项目,必须立即停止建设或生产;限批地区对超标排放的企业要立即进行处罚和整治,重点污染源要立即安装在线监控设施。

  潘岳宣称,流域内政府和企业一日没完成整改,环保总局一日不解除“限批”。
 潘岳呼吁建立跨部门跨流域的统一综合治理机制。目前中国流域水环境管理呈现“垂直分级负责,横向多头管理”的局面,直接导致“责权利”的不统一,争权不断,推责有余。因此,根据流域整体性组织环保、水利、城建、林业、农业等部门开展联合监测和执法已经迫在眉睫。
  但有关学者对这次“环保风暴”能否收到预期的成效表示怀疑。因为不少排污企业是地方政府重要的税收来源,地方政府不但不会去追究这些企业领导的责任,甚至可能和他们联手来敷衍环保部门。
乐乎设计,乐乎生活~

TOP

中国副总理吴仪将访新

http://www.zaobao.com/zg/zg070704_501.html
● 韩咏红(北京特派员)
  中国外交部昨天宣布,中国副总理吴仪将在本月7日至9日访新,与我国副总理黄根成共同主持苏州工业园区“中新联合协调理事会”第9次会议,以及“中新双边合作联合委员会”第4次会议。

 

讨论议题包括“环保城”

  一般认为,在本次两国副总理级的会议上,有关“环保城”的讨论以及中新自贸协定谈判的进程,是较受瞩目的两大议题。

  今年4月底,国务资政吴作栋访华时,向中国总理温家宝首次提出两国共建“环保城”的建议,获得后者赞同。温家宝当天即指示吴仪在本月的“中新双边合作联委会”上,与新方共同研究有关建议,力争在今年11月温家宝访新时,两国总理能够签署协议文件。

  按照吴作栋当时的建议,所谓的“环保城”是一个面对水源短缺与大众住房需求问题的中国小城市,或某大城市的周边。新加坡愿意提供我国在水资源利用和公共住房建设方面的经验和技术支援,将“环保城”建设成对环境友好、可持续发展的城市。

  据了解,这项两国政府间的双边合作计划,我国将由国家发展部领头组织多个部门共同参与。

  至今已有多个中国城市通过不同渠道表示愿意参与“环保城”计划。但“环保城”最终花落谁家,其具体遴选标准仍有待两国副总理在“中新双边联委会”上定夺。

  对中国来说,环保正越来越成为一个可能影响中国经济发展、社会稳定甚至国际关系的突出问题。
 国家环保总局副局长潘岳昨天就公开指出,近期太湖、滇池、巢湖接连暴发蓝藻污染,标志了中国进入水污染密集爆发阶段。另有数据显示,中国七大水系中,丧失基本生态功能的劣五类水质占26%;600多个城市中,400多个城市供水不足,严重缺水城市达110个。
  新中自贸协议谈判重新启动,则是去年8月黄根成与吴仪在北京主持第三次“新中双边合作联委会”上达成的共识。同年10月,两国官员在北京举行过第一回合的谈判。

  今年4月吴作栋访华时,温家宝曾建议双方本着包容和尊重的精神,加速自贸协定讨论。因此,本次两国副总理会议后是否会做出相关宣布,也是外界关注的焦点。
乐乎设计,乐乎生活~

TOP

引用:
 对中国来说,环保正越来越成为一个可能影响中国经济发展、社会稳定甚至国际关系的突出问题。
乐乎设计,乐乎生活~

TOP

世行 中国每年75万人因污染早逝
http://www.zaobao.com/zg/zg070704_505.html
  (伦敦讯)英国《金融时报》引述世界银行的研究指出,中国每年约有75万人由于大城市的空气污染而早逝,其中30万人是因为室内空气污染而早死。
  世行这份报告名为《中国污染的代价》。它是与中国政府部门花了几年时间合作研究完成的。但《金融时报》指出,报告草稿于去年完成时,中国国家环保总局和卫生部要求世行删除报告中的早逝数据,因为中国方面担心该报告有关早逝的调查结果可能会引发“社会不稳定”。

  国家环保总局退休官员、曾协助中国研究团队的郭孝民表示,由于担心研究方法不可靠,这篇中国污染报告中的有些内容被删除了。但他还表示,有关早逝的信息“可能会引起人们的误解”。

  他在接受一次采访时表示:“我们没有公布这些数据。我们不希望使这份报告过厚。”

  这份删节过的报告——《中国污染代价》尚未正式发表,但在今年3月北京举行的一次会议上,公布了可从网上下载的版本。

  中国国家环保总局和卫生部拒绝置评。世行表示,仍在就报告内容与中国政府进行讨论。世行发言人在回答法新社询问时则表示,该行将发表声明,澄清这事件。

  另一方面,路透社引述世行的报告则显示,每年有46万中国人因为空气污染及喝了污染的水而早逝。
乐乎设计,乐乎生活~

TOP

http://www.chinadialogue.net/
关于环境保护问题的讨论的,双语网站
乐乎设计,乐乎生活~

TOP

中国不用怕坏消息 http://www.ftchinese.com/sc/stor ... &pa2=0&loc=HOMEPAGE

英国《金融时报》社评 2007年7月4日 星期三

今天的中国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资本主义”,但即便如此,官方对于坏消息的本能反应,仍是动用这个名义上的共产主义国家的一切力量予以封锁。其实中国政府需要认识到,在2007年,这样的反应与在2003年同样徒劳且危险──当时,当局曾试图对致命非典病毒的扩散加以保密。说它徒劳,是因为真相终将大白于天下;而说它危险,是因为保密耽误了必要的补救行动的时间。

世界银行一份中国污染报告被删节的做法也是如此。正如《金融时报》所报道的那样,最初的报告中披露,中国每年有逾75万人因污染而过早死亡,空气污染是主要原因。 中国国家环保总局(State Environment Protection Agency)和卫生部要求世行将这部分内容从公开发布的报告中删除,因为──用一位参与该项研究的顾问的话说──其内容“太敏感,可能引发社会不稳定”。中国官员们可能担心的是中国最差居住地区的详细分布情况,它披露了中国西北产煤地区污染最严重的城市。

 

受污染城市的居民无需世行报告来告诉他们空气被污染了,他们每天都呼吸着这样的空气。但中国官员感到紧张是对的。随着中国公民受教育程度提高,在维护自身权益方面更为有力,近年来中国城乡环境方面的抗议活动越来越多。在厦门,愤怒的居民阻止了新建一个石化厂的计划,该工厂被视为一个致命的污染源。

 

 但是,对于世行报告中这种严峻的消息,正确的反应不是隐瞒真相,而是去解决根本问题。比如,减少火电厂的污染排放,既不像企业和与之勾结的地方政府常常声称的那样代价高昂,也不像他们所说的那么困难。

 

此外,中国可以将本来属于本国城市空气污染危机的问题,与解决全球气候变化问题结合起来。四处飘散的当地空气污染物和碳往往是同时出现的,而碳是促使全球变暖的主要原因。对工厂进行现代化改造,以避免任一形式的排放也是同样道理。很多外国公司正急于找到这些清洁项目,以交换本国宝贵的碳排放额度,与此同时,这些项目又能帮助中国解决其空气污染问题。 只有当中国领导人克服对事实的恐惧并开始说出真相的时候,所有上述的情况才能出现。他们可能发现,这样么做比想象得要容易,而且肯定会带来更好的结果。

 

译者/何黎

[ 本帖最后由 happyfan 于 2007-7-4 14:54 编辑 ]
乐乎设计,乐乎生活~

TOP

国外对国内水污染的分析,我觉得都有点过激吧,不过好像都这个口气~~大概可以和国内这种不紧不慢的调调平衡一下~~但是水污染确实够严重的。
————————
The Environment and China Water and Air Pollution:Water and Health

The twin problems of water scarcity and pollution in China are a major issue. Not only are they threatening human health and development, but water problems also jeopardize China's economic plans. Water shortages in cities cause a loss of an estimated U.S. $11.2 billion (120 billion yuan) in industrial output, while the impact of water pollution on human health has been valued at approximately U.S. $3.9 billion (41.73 billion yuan per year) by Chinese sources. Future economic development could be seriously jeopardized by water shortages. The lack of resources and advanced technology are partially responsible for the slow progress in solving these problems.

China faces a triple threat from water pollution. In some places, there are extreme water shortages (China has about the same amount of water as Canada, with a population 100 times greater). In much of the country, the water is heavily polluted (exceeding national standards). And in still other areas, flooding regularly surges out of control, wreaking havoc with crops and homes.

Water Availability


China ranks fourth in the world in terms of total water resources, but is second lowest in terms of per capita water resource availability.
Nearly half of China's 640 major cities face water shortages; 100 face severe shortages.
By the year 2000, the annual shortage is expected to reach 29 billion cubic meters. Shortages will peak in 2020 when shortages of 50 billion cubic meters are expected.
Some regions have far less water than the national average -- Northern China has only one-fifth the per capita water resources of southern China and just 10% of the world average.
Aggravating the problem is low efficiency -- the current end-use efficiency of fresh water is estimated at around 10%.
Nearly 80% of China's water is used for agriculture, but almost half of this total either evaporates or leaks.
Unable to use surface water in much of the country, groundwater is being depleted at a staggering rate. For example, in Shanghai and Beijing, groundwater levels have been dropping several feet per year.
Water Pollution


All of China's water bodies are polluted to various degrees of severity. Serious pollution has been documented in the country's seven major watersheds: Huai, Hai, Liao, Songhua, Chang (Yangtze), Zhu (Pearl) and Huang (Yellow).
Sources of water pollution include, not only traditional pollutants (excreta) but also modern toxic pollutants -- this is peculiar to rapidly industrializing developing countries. Both municipal and industrial wastewater is inadequately treated -- only 5% of household waste and 17% of industrial waste received any treatment as of 1996, according to the UNDP and Chinese authorities.
Health Impacts of Water Pollution


Half of China's population (nearly 700 million people) consumes drinking water contaminated with animal and human waste that exceeds the applicable maximum permissible levels, and while there has been an overall decline in mortality from infectious diseases, diarrheal diseases and viral hepatitis, both associated with fecal pollution of water, are the leading infectious diseases in China.
Liver and stomach cancers in China are caused in part by water pollution. China has the highest liver and stomach cancer death rates in the world. Liver and stomach cancers are 3-7 times higher in polluted rural areas of China (such as Shanxi province or the Shenfu irrigation area near Shenyang in Liaoning Province) compared to cleaner areas.
Recent scientific reports reveal that rates of liver cancer and birth defects are 4 to 8 times higher in districts using polluted water than in cleaner regions.

Air Pollution and Health


Respiratory disease is the number one cause of death in China.
In some regions (such as major industrial zones in Xuan Wei county and Hebei province) , rates of chronic lung disease are at least five times higher than the rest of the country. Women in those areas who do not smoke cigarettes, have the highest rates of lung cancer ever recorded anywhere in the world of women who do not smoke.
China's six largest cities -- Beijing, Shenyang, Chongqing, Shanghai, Xian, and Guangzhou -- rank among the most polluted cities in the world.
The government has begun the radical act of publishing information on air pollution in local newspapers, in part to galvanize public support for closing down inefficient and polluting industries.
In the past year, the government has closed more than 70,000 polluting industries, and other unproductive highly polluting firms are said to be targeted for phase-out.

TOP

源:http://www.wri.org/biodiv/pubs_content_text.cfm?ContentID=2896
引用:
(China has about the same amount of water as Canada, with a population 100 times greater)
厄~~说到底还是人太多
引用:
Nearly 80% of China's water is used for agriculture, but almost half of this total either evaporates or leaks.
科学的农业用水是个问题
引用:
All of China's water bodies are polluted to various degrees of severity. Serious pollution has been documented in the country's seven major watersheds: Huai, Hai, Liao, Songhua, Chang (Yangtze), Zhu (Pearl) and Huang (Yellow).
看起来就没一点干净的水了~~~恐怖啊



在一个急功近利的地方~~不晓得环境治理会变成怎样

[ 本帖最后由 juliette 于 2007-7-4 22:08 编辑 ]

TOP

范:北京的垃圾处理问题。。。城市丢到农村,东部丢到西部,发达国家丢到落后国家,当没有地方可以扔了,怎么办?
______
北京六里屯垃圾场事件背后:居民质疑公众参与度http://www.sina.com.cn
2007年07月12日16:28 中国网 (来源:南方周末)

  首都师范大学教授、民革海淀区工委主任雷达说:“最好的垃圾处理办法就是源头处理。” 相宏娟/图

巨量垃圾放哪里?政府也有难处。图为六里屯垃圾填埋场。 资料图片

  特约撰稿 王 骞 发自北京

  到2010年……北京每天将有10770吨垃圾无处堆放。若按每辆卡车7米长、5吨载重量计算,装载这些垃圾的卡车将能包围紫禁城大半个圈。

  凌晨两点,刘英再次被一阵熟悉的恶臭惊醒了。

  这种大量垃圾腐烂后产生的酸臭味,正从北京六里屯垃圾填埋场,涌入她家厨房北侧的小窗,粘在沙发上、床单上、下午新擦的地板上,以及女儿的毛毛熊上。刘英在北京市西六建材有限责任公司的宿舍住了30年,垃圾场已把她家北侧不足一公里的地方霸占了10年。

  后半夜,又要在这气味里熬过去了。有点头痛的刘英逃进厕所、关紧小门,坐在马桶上打起了盹。

  这当然不仅仅是刘英的烦恼。自1997年来,一个占地约四十公顷的垃圾填埋场,吸纳着北京海淀区产生的大部分生活垃圾,也频频骚扰着附近的数万人。

  疾病是否与污染有关

  站在这个比50个标准足球场还广阔的环形垃圾场边向下望,倾倒垃圾的车队如同一排玩具。每天,有2200吨垃圾被“玩具”运至此地。很难想象,这里曾经潭水相连,碧波荡漾,候鸟栖息。

  转折发生在10年前。尽管北京市环保局与海淀区在此事上发生了争议――1995年6月23日,市环保局给海淀区的批复中表示:西六建工厂的取土坑底部已经与浅层水相连,坑周围2公里范围内有人口1.1万人,1公里范围内有部队驻地、西六建厂区、六里屯等,均饮用地下水。在此地建设垃圾填埋场,是不适宜的。

  但出于海淀区面对垃圾处理的紧急情况,且领导已原则同意建这个垃圾场,市环保局最后也表示同意。

  西六建一位负责人对记者称:1997年垃圾场开工前夕,有关方面向他们解释,六里屯垃圾填埋场工艺先进,垃圾的臭味可以控制在100米内,对他们的生活几乎没有什么影响。同年,区政府给工厂1600万元的补偿,用于拆除垃圾场边界500米范围内生活设施和生产线再建。更重要的是,18年使用期满后,垃圾场将成为绿地。“在某种意义上,我们这一代人也算做出了牺牲。”对情绪有些激动的西六建员工,老厂长张向峰解释说。

  当地居民感到,事实和说法有出入,除了难以忍受的味道外,水是个最重要的问题。中国科学院地质研究所专家庞忠和,曾对六里屯垃圾填埋场周边地下水做过检测。“垃圾场周边地下水已受到污染。”他在接受南方周末记者采访时表示,“如果将浅层地下水作为饮用水,对居民的威胁非常大。”

  厂区北侧50米深的浅水井,今年4月前还为居民提供饮用水。厂方几位工作人员对近6年来常住居民的身体检查结果做了非正式统计:2001至今,一千多厂区常住人口中患咽炎者279人,肺癌2人,喉癌1人。而45-50岁女性中,21人患子宫肌瘤,6人患乳腺癌。癌症发病率接近1%。按照一般规律,0.03%的癌症发病率已属高发态势。

  但上述数据尚未从其他渠道证实。

  居民力阻垃圾焚烧发电厂

  在恶臭和无形的惶恐中度过10年后,垃圾场周边的居民得到了新消息:作为北京市规划中的4座垃圾焚烧发电厂之一,海淀区政府决定于2007年3月在此地动工建设一个垃圾焚烧发电厂,投资超过8个亿。如果建成,日均处理垃圾1200万吨。

  “垃圾填埋场已经给我们带来这么大的困扰,本来预计2012年左右将填满关闭。这时再建一个焚烧发电项目,岂不是要延迟关闭时间?”一位居民说。

  “不要恶臭,更不要癌症”。因担心受到焚烧垃圾所产生的二恶英污染,周边居民打出标语以示抗议。二恶英包含数百种化合物,长期接触可导致人体免疫系统损害、内分泌紊乱甚至患上癌症。

  “但在今天,海淀区可用的建设用地已经没了。”海淀区市政管委会一位负责人接受南方周末记者采访时表示,“如果这里不能设焚烧发电厂,垃圾场填满后,垃圾往哪里运?”

  整个首都都在为垃圾头痛。据北京市政府统计,到2010年,随着北京10座现有垃圾处理设施到期陆续关闭,届时,北京每天将有10770吨垃圾无处堆放。若按每辆卡车7米长、5吨载重量计算,装载这些垃圾的卡车将能包围紫禁城大半个圈。

  在九成垃圾靠填埋的北京,焚烧正是减少这个庞大垃圾堆的有效方式之一。而在中国,处理垃圾的方式无非就是填埋、焚烧和堆肥三种。

  然而,这个超级都市同样无法漠视权利意识日益明晰的公民。居住在距离垃圾场东南侧1-3公里,2003年后的新建小区中海枫涟山庄、百旺茉莉园等的业主们,在小区业主论坛上共商对策。“从来没见过谁来居民小区主动宣传过垃圾焚烧发电厂!”“这个项目是否经过了环评?”论坛上,他们如此质疑。

  自筹资金、聘请律师、走行政程序抗争,成为业主们的共识。2个月后,紧挨着垃圾场的颐和山庄业主、西六建的工人们也开始介入此事。西六建居委会主任白尚华说,垃圾场使用的正是当年他们厂取土烧砖留下大坑。

  两份行政复议书,被递给了国家环保总局和北京市政府法制办。业主们要求撤销北京市环保局对焚烧发电厂环评报告的批复,并收回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今年3月初的全国“两会”上,全国政协委员周晋峰提交了《关于停建海淀区六里屯垃圾焚烧厂》的提案。4月,中华工商时报、 中央电视台、新京报等媒体,对此事给予连续关注。 来源:南方周末
乐乎设计,乐乎生活~

TOP

http://www.tianya.cn/new/publicf ... dWriter=0&key=0

广东省贵屿镇的环境调查日记
——————————————————————————
范:第一次听说这个地方是英国人的一个上课,我深感震惊,终于有人也注意了。
乐乎设计,乐乎生活~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