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哈佛商业评论

哈佛商业评论

《哈佛商业评论》( Harvard Business Review,HBR )是全球顶尖的管理杂志,也是哈佛商学院的标志性刊物,创刊于1922年。


《哈佛商业评论》网站

http://harvardbusinessonline.hbsp.harvard.edu/
http://www.hbrchina.com/ (中文)

《哈佛商业评论》简介
  创刊于1922年的《哈佛商业评论》( Harvard Business Review,简称 HBR ),是哈佛商学院的标志性杂志。《哈佛商业评论》的月发行量达到25万,它几乎没有新闻图片,也没有事实报道

  80多年来,《哈佛商业评论》一直致力于创造和传播最新的管理思想和方法,帮助商界领袖不断更新理念,领导变革。八十余年来孕育出许多先进的管理观念,对全球的管理实务产生了深远的影响。许多著名学者和专家常常先在《哈佛商业评论》上发表原创性的文章,等待回响,然后改写成书,如彼得·德鲁克、迈克尔·波特、查尔斯·汉迪、盖瑞·哈默尔、大前研一的著作。如今,《哈佛商业评论》已成为一个全球性的高级管理论坛,被业界誉为“管理圣经”,其权威地位是任何一家同类杂志难以企及的。《经济学人》(The Economist)对《哈佛商业评论》的评价是——“引领全球管理实践”。

  《哈佛商业评论》拥有非常强大的作者群,并且一直执行着相当严格的审稿制度,这使得每一篇《哈佛商业评论》的文章都具有相当的权威性。

  《哈佛商业评论》传播的管理思想通常都是高屋建瓴并能对商业实践产生重大影响《哈佛商业评论》的许多文章由于影响深远,应读者要求一版再版,成为管理学文章中的经典之作。每一篇哈佛商业评论的文章都体现了最新的和最有意义的管理思想,最好的管理经验和案例分析以及最杰出的领导能力。每一篇文章都会带给读者新的管理理念,帮助他们在商界不断创新、领导和革新。

哈佛商业评论期刊

  “提升管理的实践,影响变革的世界”,是哈佛商学院出版社(HBSP)自其创业以来肩负在身的重大使命。多年来,面对激烈的竞争,它始终坚持自己的理念,通过不断的摸索开创出自己独有的风格。如今,哈佛商学院出版社(HBSP)已发展成为全球顶尖且具高度权威的商业出版社。作为一个非盈利性组织,它旨在为所有相信思想力量的组织和个人创造出最适合于他们的产品和服务并致力于发展和出版能够对商业实践产生10年以上深远影响的管理理念。

  作为哈佛大学商学院的附属机构,哈佛商学院出版社更是具有相当强的使命感,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哈佛商学院出版社兼具了部分学校的职能作为知识力量的载体,它旨在给最多的人带去最优秀、最前沿的管理理念,让全世界更多无法在哈佛课堂中学习的读者能直接接触哈佛深邃、先进的管理理念和管理知识。
乐乎设计,乐乎生活~

TOP

简介:

哈佛《商业评论》的月发行量达到25万,它几乎没有新闻图片,也没有事实报道。创刊80年来,哈佛《商业评论》一直致力于创造和传播最新的管理思想和方法,帮助商界领袖不断更新理念,领导变革。

哈佛《商业评论》是一份提供理念的杂志,以科研为主,读者群为企业界的从业者。从这个意义上说,它既不是学术期刊, 也不是商业新闻刊物。”

虽然哈佛《商业评论》的定位清晰,它的影响力却毋庸置疑。北美每一所商学院的学者、管理顾问和公司总裁都梦想在哈佛《商业评论》发表文章,此等威望是无与伦比的。哈佛《商业评论》的编辑都是从哈佛毕业并在哈佛进行学术研究的人员,其中包括营销学先知特德-莱维特(Ted Levitt)和商学院 “多产”教授罗萨贝斯-莫丝-坎特(Rosabeth Moss Kanter)等赫赫有名的人物。

哈佛《商业评论》出版的宗旨是“提高全球的管理标准” (increase the standard of management practice worldwide)。全球最大的是管理咨询公司如麦肯锡(McKinsey)、柏安(Bain)、波士顿(Boston Consulting Group)和埃生哲(Accenture)通过在哈佛《商业评论》上发表的文章,建立了准学术的信誉。哈佛《商业评论》不仅把哈佛和美国的管理精粹推向世界,同时也要把来自世界其它地方的精华引入哈佛和美国。

哈佛《商业评论》要求编辑人员对收到的稿件在构架上进行大刀阔斧地修改,在这方面他们的工作能力令人钦佩。但无论是管理人员, 或是畅销商业着作的作者都对自己的作品遭受如此“虐待”抱怨不已,不过对于读者而言,这也许是一个好现象。
除此之外,在一个自由市场中,检测哈佛《商业评论》质量的最终标准是, 看它所倡导的理念终究能赢得多大的市场。几乎无人对这个衡量标准抱有微辞。这个标准或许有些不同寻常,但哈佛《商业评论》在发行量和影响力方面一直把竞争对手抛在了后面。

调查结果表明, 半数以上的订户把每期哈佛《商业评论》都保存起来,人们希望哈佛《商业评论》具有恒久的价值。

哈佛《商业评论》(Harvard Business Review, HBR)是哈佛商学院的标志性杂志,创刊于1922年。作为哈佛商学院的重要出版物,哈佛《商业评论》秉承了哈佛商学院的一贯风格,致力于引导和传播工商管理领域中最新的思想、理论、观点和方法,帮助管理者们不断更新理念,开阔视野,适应变化。

回顾哈佛《商业评论》80年的发展历史,众多的管理理念都是由哈佛《商业评论》率先提出的,并且哈佛《商业评论》已经成为一个全球性的高层管理论坛,其地位是任何一家同类杂志难以企及的。哈佛《商业评论》阐述的管理思想具有很强的权威性、经典性和前瞻性,这也使哈佛《商业评论》成为管理思想的创造者和管理实践的引领者。《经济学人》杂志曾这样评价哈佛《商业评论》:“独立承载了管理史上的所有争论”。

哈佛《商业评论》拥有非常强大的作者群,并且一直执行着相当严格的审稿制度,这使得每一篇哈佛《商业评论》的文章都具有相当的权威性。

哈佛《商业评论》传播的管理思想通常都是高屋建瓴并能对商业实践产生重大影响,哈佛《商业评论》的许多文章由于影响深远,应读者要求一版再版,成为管理学文章中的经典之作。几年前,管理之父--彼得-德鲁克(Peter Drucker)就在哈佛《商业评论》上撰文提出,21世纪面临的管理难题是如何提高知识型员工的劳动生产率。
乐乎设计,乐乎生活~

TOP

【《哈佛商业评论》中文版】 官方网址: www.hbrchina.com
  2001年12月第一次出版专刊,2002年8月推出企业创新专刊,2002年9月推出中文简体版。
  《哈佛商业评论》中文版2002年进入中国(一般称为哈佛《商业评论》),为中国的管理者提供了学习和实践的平台,与其它管理杂志不同的是,它是“管理理念的创造者”。它旨在将世界顶级管理人的实际经验介绍到中国,帮助中国的管理学界建立本土化和管理理论,同时帮助中国的企业管理者更好的应用管理学。
  《商业评论》中文版的特色是:
  1、中文版《哈佛商业评论》与英文版保持同步出版,使中国读者基本能与美国读者同步阅读到哈佛商业评论,分享世界最新的管理思想和管理经验。
  2、拥有资深的杂志编辑,他们不仅拥有丰富的管理知识和经验,而且能贴近本土读者的语言要求对文章进行精到的翻译,用深入浅出的方式把哈佛优秀的管理思想清晰的表达出来,使国内的读者可以更快更方便的进行阅读。
  3、哈佛《商业评论》70%的内容是来自于《哈佛商业评论》英文版,约有30%的内容是针对中国本土进行案例分析。
  本土的内容将逐渐增加,对与中国国情密切结合的,对高层管理精英比较关注的管理理念的问题进行一些探索。本土学者和企业管理专家将针对中国存在的管理问题提出实际的解决方案,从而使该杂志的内容更加丰富并更能满足中国读者的需要。
  哈佛《商业评论》中文网 www.hbrchina.com
  前身是由哈佛商学院出版社中国独家授权出版,全球顶尖管理杂志哈佛《商业评论》中文杂志的电子版内容汇编。因其得天独后的管理资源及其杂志(已创办六年)在中国管理界的声望,改版后的哈佛《商业评论》中文网充分利用高质量的在线中文管理文库,为广大管理者提供经典实用的管理资讯,并专注于打造中国中高级管理人员的在线管理学习和互动平台。
  哈佛《商业评论》中文网,拥有极其丰富的在线商业管理内容,包括几千篇优秀管理文章,其中的核心内容为 2002年创刊以来哈佛《商业评论》的近千篇经典文章,而以其内容方向的分类,划分出不同的内容模块,并在这些模块的基础上,结合全球顶尖咨询公司、各大商学院、商业解决方案公司以及来自大量中国企业的实践,开发出大量的网站原创内容。
  这个网站最大的特色是原创栏目,“大师观点”汇集了先后在《哈佛商业评论》杂志上发表其突破性观点的世界管理大师的内容和观点;“名家专栏”则吸引了当前活跃在世界管理前沿的大家的原创作品;而“中国智库”等栏目更吸引了包括麦肯锡、博思艾伦、波士顿咨询、贝恩咨询、罗兰·贝格、埃森哲、IBM、翰威特、华信惠悦等全球顶尖管理咨询的原创供稿,而能做到这一点的,也只有《哈佛商业评论》这块管理界的金字招牌能做到这一点了。
  哈佛《商业评论》中文网还有一个重要栏目就是“哈佛案例”,在商业世界里的种种疑难杂症都在它的一个个虚拟案例里更集中的体现,而来自于各行业管理实践者们从不同方面对案例的剖析,更像是为企业管理者提供的免费咨询示范。
乐乎设计,乐乎生活~

TOP

hbr是传播思想

一个下载的链接。。。pdf格式,值得看看

http://www.verycd.com/topics/264999/
乐乎设计,乐乎生活~

TOP

哈佛《商业评论》的文章是怎样炼成的?
By [ 颜杰华 ]  2008-7-31 14:36:39  
费洛迪是国际顶级猎头公司亿康先达国际(Egon Zehnder International)的全球合伙人和全球执行委员会成员。

作为世界享誉的领导力思想家,他在其最新著作《才经》(推荐在线阅读《才经》)中, 他专门提到了他第一次把他的思想在《哈佛商业评论》上发表时,从策划到成稿的"艰难"历程. 从字里行间中,《哈佛商业评论》对文章质量的控制可见一斑:

我至今仍能记起1998年秋在马萨诸塞州剑桥同《哈佛商业评论》编辑会谈时的沮丧感:

“我能理解为什么高层的人才决策极端重要,而且对公司的绩效、价值和士气有巨大影响,”《哈佛商业评论》的资深编辑说,她试图温和地拒绝我,“我承认所有这些,但是我想大多数公司现在都很清楚如何做这些决定。所以我很抱歉,但是我实在不知道该如何推进你的提议。”

那次会议我真是费尽力气。我提议在《哈佛商业评论》上写一些关于人才决策的文章,这个想法要么被当场接受要么被立刻拒绝。没办法争论,也不会有第二次机会。在会议的这个时候,我可不喜欢听我刚才听到的话。

到1998年,我已经做了12年的高管寻访顾问,并且已经领导了公司的全球职业发展团队一段时间,这让我意识到伟大的人才决策所面临的挑战是很有普遍性的问题。

也在那个时候,我逐渐对组织有效性的潜在原因发生兴趣,而兴趣的焦点也日益集中。我阅读了有关于人才决策的数以百计的书、论文和研究报告。我完全相信有大量的改善这些人才决策的机会,并且我很想帮助他人去实现这些机会——不管是不是通过我们公司的专业服务。写关于这方面的文章是最显而易见的方法,考虑到《哈佛商业评论》是影响力最大的商业期刊,我就把在这本期刊发表文章作为首选。

当然,我知道这可是个艰巨任务。《哈佛商业评论》对非约稿文章的接收率只有极可怜的2%。而直到那时,我还从来没有在任何地方发表过任何文章。我的一位好朋友(他是世界级的商业畅销书作者之一)告诉过我他之前为此刊工作的种种辛苦,他和编辑一起,不断修改他的文章,历时18个月文章才得以最终发表。

回到那个会议,那位刺破我梦想的资深编辑正想找到一个礼貌的方式来结束我们的谈话。为了作品的存活,我不得不强有力地回击。我充满力量地回应,我非常不同意她的话,我的全球工作经验告诉我,即使是世界上最优秀的组织在人才决策上也在犯各种各样的错误。

她丝毫不为所动。我开始从我的个人经历和外界引用例子,没有一点用。我很痛苦地认识到:我踩空了,无法说服她接受我的观点。所以我改变了策略,我问她:“那么你的个人经验呢?在这,在《哈佛商业评论》?”

像极了年代久远的一部好莱坞电影里的镜头,阴霾驱散,阳光洒下,每个人的眼中都焕发出神采。我找到了事情的关键点。

那位编辑是个出色的人物,她以优异成绩从顶级的工商管理硕士课程毕业;在加入《哈佛商业评论》之前在一家顶级的管理咨询公司工作,积累了大量丰富经验。她接受了我的挑战,开始回顾在之前的咨询公司和现在的《哈佛商业评论》工作时和各种顾客打交道的经历。你几乎可以看到她正在脑海里翻书,她变换的表情显示出她正回忆起一些让人烦恼的问题。她意识到如果在这些还不错的地方,至少在理论上可以接触到世界上最先进管理理念的地方,在人才决策方面尚有这么大的改进空间,那么写这个题目文章的想法可能不是那么糟糕。

然后她又提了第二个极其困难的问题,再次几乎把我拒之门外。“我必须要问你,”她问道,“你是个好作家吗?”

这个问题就像一把匕首,直抵在我作为作者的“心脏”上。再一次,我决定坦言相告。“不,我不是一个好作家,”我坦白,“实际上,我根本不是一位作家。我从来没有真正写过一本书,甚至一篇文章。从我的口音你听得出,英语甚至都不是我的第一语言。所以很清楚,享有盛名的《哈佛商业评论》编辑们一定要在写作上帮助我。然而,我提供的是经验、知识和关于如何彻底改善人才决策的思考。当然了,还有我想帮助公司做得更好的激情。”

坦白被证明是最好的策略,她说经过考虑,她不仅认可我的提议;《哈佛商业评论》也愿意和看重编辑工作的作者一起工作。我赢了!

离开会议后,我高兴得好像赢了一个50中1的博彩。但是我现在有了一个新问题:我不知道要写什么,这并不是说我没有想法(事实上,我有太多想法),但是我不知道怎么组织这些想法。

最终,我想出了一个不太完整的框架。标题为《没有解雇的雇用》(Hiring Without Firing)的文章,发表在《哈佛商业评论》1999年7~8月刊上。①文章立刻受到好评,在接下来的六年内成为畅销的单行本,并被一些大学和公司选为必读物。

在《哈佛商业评论》发表了我的第一篇文章的六年之后,我在《麻省理工学院斯隆管理评论》上发表了《在高层找到合适人才》(Getting the Right People at the Top)。②这篇文章也是一夜成名(当然,假设你没有算我写文章所花的数月时间),并立即成为那本期刊中最受欢迎的十个单行本之一。
乐乎设计,乐乎生活~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