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中国:未来的美国?

中国:未来的美国?

作者:英国《金融时报》亚洲版主编戴维•皮林(David Pilling)
2008-12-04


这是一个偶尔会得到承认的事实:如果你将一张中国地图覆盖在美国地图上,你就会发现一些惊人的相似之处。两国的大小惊人地接近,都几乎占全球陆地面积的6.5%。如果不算阿拉斯加州——这至少让我们不用面对一位中国版的莎拉•佩林(Sarah Palin)——两国形状大体相近。两国都有着广阔的东海岸——美国还拥有广阔的西海岸——以及相对欠发达的内陆地区。历史将它们最重要的城市——北京和纽约——置于东北角上;而首座迪斯尼乐园都位于南方,分别在香港和阿纳海姆。

如果你询问中国学者,中国有没有榜样,让人吃惊的是,很多人的答案是“美国”。除了俄罗斯,美国是唯一一个大陆面积和巨大野心均与中国相当的国家。甚至在文化上两国也有着表面上的相似之处。在礼仪规范众多、重视手艺甚于商业的日本看来,中国看上去像是一个美国式敢做敢为和金钱至上的国家。

但近来的一些事件打击了中国对其榜样的信心——甚至是敬意。多年来一直向向北京灌输自由市场德行的华盛顿,却在华尔街的残骸基础上,缔造出一大批国有企业(SOE)。美国昔日强盛的汽车行业,已沦落到向政界人士乞怜的地步,而每个中国人都曾梦想拥有一辆美国品牌的汽车。可想而知,接下来华盛顿也将制定一个“五年计划”。

当然,美国的政治声誉因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而暂时得以挽回。在中国看来,奥巴马当选美国总统,表明美国民主具有非凡的灵活性,让那些认为一个黑人永远不会当选美国总统的人大感意外。

但就财政而言,美国的光辉岁月看来已然结束。中国学者喜欢讲述乔治•W•布什(George W. Bush)如何恳求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继续购买美国国债的故事(好像他们都亲耳听到了两位领导人的通话)。他们表示,中国将继续提供帮助,尽管中国知道美国将不得不让美元贬值。中国人民大学国际政治教授时殷弘表示:“只有上帝能解决这个问题,而奥巴马不是上帝。如果他们印太多的钞票,这个帝国的财政基础将会土崩瓦解。”

中国似乎握着所有的牌。它拥有近2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还拥有一套迎合时尚的基本银行体系,政府用该体系向实体经济输送资金(像不像汉克•保尔森(Hank Paulson)?)。中国政府还能够再动用5860亿美元,使经济增速维持在8%以上(这又像不像保尔森?)。

学者弗朗西斯•福山(Francis Fukuyama)不久前刚宣称自由民主的胜利,现在却怀疑美国霸权正在衰退。他近期向《新闻周刊》(Newsweek)表示:“由于其它权力中心的崛起,美国在全球的相对实力正在衰退。”

然而,从中国的表现还看不出属于它的时刻已经来临。在最近G20峰会之前,官员们对于中国在协助制定新金融秩序的作用上,表现得几乎有些羞怯。在谈到法国总统和巴西总统(这两位都更敏捷地抓住了美国的弱点)时,一位中国官员表示:“我们乐意让萨科齐(Sarkozy)和卢拉(Lula)占据头条新闻。”全球最大寿险公司中国人寿(China Life)的首席投资官刘乐飞表示,中国将谨慎对待推出金融衍生工具,这并非因为对此类产品抱有疑虑,而是因为缺乏专业经验。在军事领域亦是如此,中国官员谦卑得让人丧失戒心。他们承认美国太平洋舰队发挥着稳定局势的作用,并淡化有关中国海军意欲展示实力的说法。
身为这样的一个大国,中国仍令人惊讶地对一些看来是鸡毛蒜皮的小麻烦感到紧张,比如小股朝鲜难民。虽然中国无疑希望在扩大后的八国集团(G8)或改革后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中扩大自己的影响力,但它似乎担心为此可能需要付出的代价。毕竟,更大的角色,将使其汇率、环境和外交政策等方面受到外界更严密的关注。

中国确实相信自身的强国地位,但它确实也缺乏信心。漫步上海外滩,可见美轮美奂的大厦,衣着考究的中国新贵们轻啜绿茶拿铁,对着轻薄的手机大声讲话……人们很容易被这番景象所蒙蔽。然而,上海并不是中国。即使上海大部分地区也不像外滩。

中国新兴城市所展现的活力让人印象深刻,以至于人们很容易忘记:中国的人均产出还不及阿尔巴尼亚。按购买力平价计算,中国人均产出为5325美元,排名全球第100位,比阿尔巴尼亚落后四位。

当然,拥有13亿人口的中国,其经济规模比阿尔巴尼亚大得多——事实上是这个东欧经济体的350倍左右。规模的确很重要。但是,除非中国表现得像其各组成部分的总和,否则,与其把它想像成一个美国,不如把它想像成350个阿尔巴尼亚。

译者/岱嵩
乐乎设计,乐乎生活~

TOP

日本人说中国有点像美国,不是第一次听说了,呵呵,的确美国才是中国的榜样。
怎么可能是350个阿尔巴尼亚呢?
乐乎设计,乐乎生活~

TOP

这个观察很对。。。中国对美国还是很有好感的。
______________
太冷也不太热

叶鹏飞 (2009-02-02)

  上午读报,说奥巴马与胡锦涛首次通电话。奥巴马表示,对中美两国而言,没有比两国关系更为重要的双边关系;胡锦涛则对奥巴马重视中美关系表示赞赏。

  奥巴马上台后的中美关系走向,在其财政部长盖特纳于国会宣称中国操纵人民币汇率后,一度引发各界联想;然而专家大多认为,中美关系就如英国经典童话《金发女孩和三只熊》里,金发女孩最后选择的那碗粥一样:不太冷也不太热。

  英文有个单词叫Anglophile,翻译为亲英派,就是对英国的一切,尤其是文化,都有好感的外国人;而对美国有好感者,英文用的单词是一个比较别扭的Americanophile。

  如果说Anglophile因为大英帝国历史悠久而遍布较广,那Americanophile可能大部分集中在中国,包括台湾。

  台湾人亲美自不待言,其菁英阶层大多受美式教育,早期有所谓“来来来,来台大;去去去,去美国”之说;但是英语却不是最多台湾人学习的外语,因为他们具体地到要学“美语”。

  而在中国大陆,亲美可能也是个主流,这或许是中美关系不太冷的基础。有大陆博客就指出:“中国和地球其他地方不同,从上到下无论左右,都没有什么反美情绪。特定事件如使馆炸弹和东海撞机,只是一时情绪沸腾,过了就过了。”

  他认为:“所谓反美愤青不过是凭空捏造的标靶。”

  官方媒体的一项民意调查,进一步印证了这位博客的观察。

  中共机关报人民日报社主办的《环球时报》,去年12月公布了2008年“中国人如何看世界”年度调查,透露了一组有趣的数字。

  被问到最喜欢的国家(限一个),中国排第一,有34.35%,美国排第二,20.22%,第三竟然是法国,但只有个位数的6.85%,日本以5.48%排第四;另外获得超过3%中国人喜欢的国家依次是英国、新加坡及澳大利亚——Americanophile在大陆显然是Anglophile的五倍。

  高达75.6%的受访者认为中美关系对中国影响最大;而最多人认为影响中美关系最大的是经贸问题(54.7%),认为是台海问题的有51.8%,选择“美国在战略上防堵中国”的有27.7%,认为意识形态不同的仅有15.4%。

  如果中国人有出国机会,最想去的国家还是美国(33.04%),其他国家都只有个位数。

  难怪上述大陆博客感叹说:“中国民众的爱美情形,在(美国前殖民地)菲律宾之外的地球是相当罕见的。”

  然而无论谁当美国总统,都改变不了中美两国在战略上的利害格局。崛起的中国必然将冲击仍然以美国为主导的全球均衡,双方势必会在各种问题以及各个领域展开博弈,所以虽然中国社会普遍对美国有好感,中美关系也并不会因此而太热。

  大年初六与家人逛地坛公园的庙会,在众多摊贩里发现一摊卖面具的商贩,老板在众多商品中选择戴上美国首号敌人本拉登(本-拉登)的面具吸引买气,倒是招揽了不少嬉笑的买客指指点点。

  除了本拉登的面具,老板背后的看板上也挂了美国卸任总统布什的面具;刚与胡锦涛通电话的奥巴马面具反而不在其中。

《联合早报》
(编辑:苏亚华
乐乎设计,乐乎生活~

TOP

又见“末日博士”
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编辑王昉 2009-02-02  

今年达沃斯好几场有关经济和金融前景的讨论中,都活跃着一个身影,纽约大学的Nouriel Roubini教授。他在2006年全球经济看似仍在增长之时,就开始预言一场危机正在酝酿,因此被媒体冠以Dr Doom(末日博士)的称号。可当危机在人们面前,一步步正如他当年所预言那样的蔓延和深入之后,他又成了媒体追捧的宠儿。而我在论坛期间一直在寻找机会接近他,不仅因为我也想听听他对危机和出路的预测,更因为他曾是我的老师。

几年前在纽约大学读书的时候,洛比尼教授给我们上一门叫做国际宏观经济的课。他总是穿敞口的白衬衫和黑西装,语速很快,带着中东一带的口音,永远稍皱着眉头,看上去忧心忡忡(这种表情让很多人认为他是一个天生的悲观主义者)。课程学的虽然是贸易、汇率、经济政策之类看似枯燥的内容,却因为他授课精彩而成为商学院最受欢迎最难选上的课。

那时因特网泡沫破裂不久,全球经济在喘息期,我们课上讨论最多最近的危机案例是阿根廷、俄罗斯和亚洲。不论再盘根错节的问题和现象,洛比尼教授总有办法抽丝剥茧,深入浅出地分析,让没有任何经济学基础的学生也能理解。上课的时候他鼓励提问和发言,如果他赞许某个观点,就会用他的一句口头禅:“You’ve made a valid point (你提出了一个有效观点).”这句话被班上好多同学私下里用来开玩笑,直到现在我和同学通信时还会互相说:You’ve made a valid point.

在论坛第三天的一场名为“金融危机的教训:是时候重写游戏规则吗”的辩论上,洛比尼教授继续坚定地唱衰。他认为情况在好转之前还会继续恶化,银行坏账的注销远未结束,美国经济面临起码长达一年半的衰退,而继续高筑的债台将钳制经济复苏。

讨论结束后我跟着洛比尼教授走进休息室,旁边跟着另一位女记者。一看我们手持录音笔,他摇摇手说:我马上要去赴一个约会,实在没有时间接受采访。我说,几年前我做过你的学生,你给我评分的时候非常慷慨,今天能不能再慷慨地给我十分钟。老师笑了笑说,那就五分钟吧。

身边的女记者抢先发问:请问你为什么对事物总是带着灾难性的观点?洛比尼教授的眉头立即皱了回去:我不同意这种说法,我只是基于数据和事实得出自己的结论。

回想几年前的课堂,在关注一个国家经济局面的时候,洛比尼教授非常强调的一点是这个国家的经常性账户。他常常说不论是墨西哥还是俄罗斯,巴西还是亚洲,在这些经济体发生危机之前,经常性账户都存在巨额的赤字。 由于他们必须大举外债,金融系统就面临着全国性挤兑的风险。而这个过去只在发展中国家出现的问题,这次终于落在了美国这个全球最大最发达的经济体身上。从2004年前洛比尼教授就开始撰文,呼吁人们关注美国高达6千亿的经常性账目赤字。

那么中国呢?中国拥有巨大的经常性账户盈余,而这一直被认为是我们从亚洲金融危机之后得到的教训。中国经济的威胁在哪呢,我问教授。

中国经济的威胁,教授说,恰恰是它经常性账户的巨额盈余以及随之产生的庞大的外汇储备,这代表中国经济过分倚赖出口。一旦别的国家不买你的东西了,你的经济就遭殃了。

那么我们让人民币贬值呢,我问。你教过我们,货币贬值刺激出口。

教授马上摇头说:这条路中国走不通,贬值是会提高出口,但一定会引发贸易战,中国的境地会更加糟糕。

我接着问:在中国我们说刺激内需说了十年了,可是内需还远远无法取代出口。究竟有些什么事情,是我们应当做而还没做的?

教授说:关键是社会保障。如果你老是担心看病有没有钱,孩子读书有没有钱,农民工老是担心城里有没有活干,乡下有没有地种,那么大家自然捂着口袋不肯花钱。

那么我们的金融体系呢,我问。这次我们的银行受到的冲击不大,因为他们尚未涉及金融衍生品领域,这是不是说我们索性不要金融创新了?

教授说:不能这么说,金融创新是必要的,只是监管一定要跟上创新的脚步,否则金融体系失去控制,劣质信贷泛滥,就像美国发生的那样,这是中国应当从这次金融危机中学到的另一个教训。

你觉得这次危机快到头了吗,我问。

远远没有,他说。有人还在说这是一场次贷危机,但是我们的信用卡债务,学生债务,公司债务等等等等都有问题,整个金融体系的震荡远远没有结束。

说到这里,他看看表说:我真得走了,我们下次再讨论。

我说:很高兴再给你当一次学生。还有一句话到了嘴边忍住了:You’ve made a valid point.
乐乎设计,乐乎生活~

TOP

我接着问:在中国我们说刺激内需说了十年了,可是内需还远远无法取代出口。究竟有些什么事情,是我们应当做而还没做的?

教授说:关键是社会保障。如果你老是担心看病有没有钱,孩子读书有没有钱,农民工老是担心城里有没有活干,乡下有没有地种,那么大家自然捂着口袋不肯花钱。
——————————————
这点是问题所在。
乐乎设计,乐乎生活~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