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欧洲的设计产权之争

欧洲的设计产权之争

http://www.ftchinese.com/story.php?storyid=001025306
欧洲也有“山寨家具”
作者:英国《金融时报》撰稿人乔希•西姆斯(Josh Sims)

2009-03-18  

或许建筑设计师马歇·布劳耶(Marcel Breuer)不会想到,他的座椅设计会引发一场法律争端。但是,当家具制造商Knoll发现,德国公司Tecta自1982年以来,就一直在制造一款钢管高脚凳,几乎完全抄袭布劳耶1925年为包豪斯建筑学院(Bauhaus architecture school)餐厅设计的B9创意,于是Knoll将Tecta告上法院。法院最终裁定,Tecta应将其从该款产品获得的全部利润交出来。


这一判决凸现了家具设计知识产权的一个灰色地带。Tecta辨称,它在征得布劳耶遗孀同意的基础上,与柏林包豪斯建筑博物馆(Berlin Bauhaus Archive)签署了一份合同。的确,它打赢了与另一家公司的一桩官司,后者生产了一款高脚凳,理由是该产品的设计适用于许可证法。但Knoll提供了由布劳耶在1960年代亲笔签字的文件。这些文件是Knoll在收购一家从布劳耶手中直接购得版权的公司时获得的。

考虑到这类问题的复杂性,这些诉讼的出现并不奇怪。全世界的法律规定各不相同,但在欧洲,自2003年起便有相关立法,对一些具有新颖或独特特征的注册设计提供25年的保护,法律效力涵盖25个欧洲国家。现在多数制造商都对大多数设计采取全方位的专利保护,以防它们万一成为经典从而招来廉价复制。


但对于可带来丰厚利润的更古老的设计,比如20世纪20年代到60年代至今的经典家具设计,一切问题都要逐个解决,具体要取决于专利权的所有者。“在我们提交的案件中,家具是设计被抄袭最多的一个类别,”行业协会组织“反设计盗版”(Anti-Copying in Design)的首席执行官迪德·麦克唐纳德(Did Macdonald)说。“它引发了大量冲突,因为这方面的法律实在太复杂了。”

仿古复制品的市场价值也使得这方面的争论非常之多,比较授权产品和非授权产品的价格之后就更是如此。凡纳·潘东(Verner Panton)设计、Vitra制造的正牌椅子多少钱?大概180欧元。非正牌的价钱多少呢?只要70欧元。Fritz Hansen公司制造、阿恩·雅克布森(Arne Jacobsen)设计的正牌蛋椅多少钱?大约3200欧元。盗版的多少钱?800欧元左右。家庭主妇们可能非常迷惑,既然几乎一模一样、质量优异的仿制——盗版或假冒属于轻蔑的说法——埃姆斯休闲椅(Eames Lounge Chair)加垫脚凳只要500欧元就能买到,那为何还要花6000欧元去买正牌货呢?

但这又牵扯到了另一个问题:买家是否知道他买到的是不是正牌货?“证明设计的所有权就已经是一场大战了,但还存在诚实性的问题,”Knoll公司的格雷厄姆·琼斯(Graham Jones)说。该公司还制造密斯·凡·德罗(Mies Van Der Rohe)的钢架皮垫椅。“有很多冒牌货在销售时,都会用刻意的措辞来掩盖它们不是原版的事实,但却假定,因为它们便宜得很,所以顾客会明白这一点。”

或许可以说,诸如“灵感源自”和“几乎等同原版”等措辞——这两个词经常出现在电子商务网站上——都是在企图混淆试听。但这些仿制品的市场——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已迅猛增长——真正影响到了正牌货制造商了吗?

琼斯认为,花费时间和金钱来保护设计的版权既是设计发明者的一种责任,也是它的商业决策,因为仿冒品的扩散必然使正牌产品的价格显得太高了。零售和设计公司SCP的谢尔曼·柯克利(Sherman Coakley)补充说,质量低劣的仿冒品可能会损害正品的品牌,并阻碍对创新的投资。
乐乎设计,乐乎生活~

TOP

但大多数正牌制造商都承认,仿冒品牌对它们的销售影响并不大,因为对那些以较低价格去买仿冒品的人而言,他们是不大可能有实力或愿意花5倍的钱去买正品的。“有一批消费者绝不会去买仿冒品牌的椅子,就像他们不会去买假冒普拉达(Prada)手袋或劳力士(Rolex)手表一样, ”琼斯解释说。他们买的不仅是品牌,也是品牌的投资安全性,“这样的客户才是我们的市场”。

而且在家具行业,品牌也不是很明显。此外,设计和设计师通常比制造商更重要。因此,如果椅子的形状是一样的,但是人们还是可以看出其背后的创意,那谁还在乎哪家公司制造的呢?

还有,版权拥有人说,它们的产品质量更高,原材料、工艺和工时等都优于仿冒品。例如,Knoll的钢架皮垫椅用126片皮革做垫子,由一位技师花了两天功夫缝制;而正牌的蛋椅有一个注塑铝做成的复杂底座,其装饰面要缝1300针。“从质量角度看,仿冒品一无是处;从投资角度看,它们分文不值,”弗里茨·汉森(Fritz Hansen)的简·海利斯克夫(Jan Helleskov)说。“我们从一开始就在制造蛋椅,你可以看到, 30年后它们会更值钱。”

特许产品电子零售商Nest的克里斯丁·霍利(Christian Hawley)也同意这一观点。“事实上,质量根本不一样,特别是那些更为复杂、有装饰垫的产品。整个体验——从欣赏它到坐在上面——都是不同的。除非你体验过,否则很难让一些客户相信确实存在区别。”

另一个电子零售商Design Icons的安吉拉·本特利(Angela Bentley),承认有些廉价仿冒品,比如在中国制造的,“会使其正品设计师九泉之下也不得安宁”,但他也表示,其它地方制造的,比如在意大利制造,经常采用同样的方法和材料——甚至皮革会来自同一制革厂——就像是正版的复制品。

“没有人说Knoll等公司的产品不比劣质仿冒品好;没有人说这些劣质仿冒品不会损害家具业所有人的利益,”她说,“但是,硬要说出授权产品和其它一些仿冒品的区别就有点勉强了。这些产品出售的对象是设计师意识日益增强、想尽可能兼顾质量和价格的客户。”


事实上,有人认为, 持有某些设计版权等垄断型公司,和他们因此能够报出的高价给当代家具市场造成了困扰。柯克利说,有些产品他不会买正牌产品,“因为一些(合法的)中端价格区间的产品一样好”。他举出了弗里茨·汉森公司被大肆仿冒的3107椅子(雅克布森设计)为例。“当设计的对象是公共领域的产品时,市场将决定销售最好的是哪种版本。授权制造厂商声称与设计师的继承人有某种关联,但我不知道如今这有什么实际意义。在某些情况下,它甚至不意味着授权版本必然接近原来的设计。”

人们对这个问题有着截然不同的看法。对一些人来说,“灵感源自”的复制品是让钱尽可能花得更有效的一种手段,可以用来追随20世纪设计师的精神——旨在为大规模生产、民主化普及而设计,而不是为了成为奢侈品的图腾。但是,对其他人来说,坚决选择合法的正品对于真实性来说非常重要,也是一个良知的问题。
乐乎设计,乐乎生活~

TOP

“产品设计广为人知并不意味着它不属于任何人,”琼斯说。“哪怕再多人去唱卡拉OK版的‘Let It Be',但这首歌仍然属于列侬(Lennon)和——麦卡特尼(McCartney),不是吗?”

但是,哪怕是一首好的翻唱版也是会让你不由自主哼起来的。

译者/力文
乐乎设计,乐乎生活~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