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高登·布鲁斯的设计之道

高登·布鲁斯的设计之道

在清华大学的设计管理论坛看到了,身上还是很有货的。这里查一下。

演讲全文~
————————————————————
http://www.design.cn/yszh/2009-05-04/11147.html

Gordon Bruce(高登·布鲁斯):他山之石可以攻玉

    今天的标题是“他山之石可以攻玉”。我想讲的主要内容是怎么样能够通过合作来最大化双方的潜力。
    我先介绍一下我自己,大家要了解各自的背景,你的精力能够帮助大家更好的了解你讲的内容。我来自美国,我住的地方是英格兰地区,美国的家还有我国的工作室。我们处的这个地方比较乡村,但是我们跟纽约、波士顿距离都很近,在一片树林里面。我住的这个地方集中了很多大学、出版社、新技术公司和设计公司。所以在这个地方的居住让我在这个方面获得了很多的经验。我以前住在多伦多,但是住在这里让我获得了很多的东西。
    我父亲也是一个设计师,有很少人是父子两辈做设计师的。我的父亲是美国最早的工业师之一,同时他将设计当中以人为本的概念首先引入进来。
    我高中毕业以后上了大学,设计大学叫做艺术设计中心大学。我的大学非常好,教给了我很多的技能。但是我的第一个老板给我提供了很多的思路,他毕业于哈佛大学拉丁语和英语系,他这方面接受了最高的美国教育。他的父亲是英语教授。这位先生还参加了建筑研究生研究院的学习。在这个时候包豪斯在二战前也来到了美国。他们整个的改变了美国哈佛大学的教育环境。在这里就成为了当时设计的中心。同时他们整个的建立了一个新的设计的理念,说明了这个设计是一个系统性的,而不是分裂的,单独的理论。包豪斯有非常好的语言能力,同时还能用很多其他的形式表达他的思想。
    这有是一个非常长的故事,我写了一本书。他成了很多企业领袖的好朋友,最后著名的是Thomas  Gaston成为了IBM之父。10年之后他说服了Gatson,开工了一个非常重要的设计项目,不仅是设计产品还设计建筑,设计图形,设计艺术等等。IBM所有的设计都是由他包办的,他还参与了系统研究,他们还研究了用户怎么样使用系统。现在来看已经不是一个新的概念了。
    同时,他们把IBM从这样的产品转换成了这样的产品,同时还参与到了IBM所有产品的设计中。他在1957年设计了IBM的设计策略。这个设计策略中包括了整个IBM企业怎么样开展设计所有的流程和体系。这位先生是语言专业的专家,但是他说话非常的简洁,他与很多的商界领袖有非常密切的交往。但是他很少用设计这个词,他经常说设计就像是画画。他经常会使用比喻,或者是类比的方法。通过这种方法能与企业人士进行交流。因为你跟他们谈工业设计的话,这些企业领导都会挠头,他们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这位先生可以用非常简单的方式,不用我们的术语来沟通,我觉得这是对大家来讲非常重要的。
    同时,他还建立起了一个内部的设计策略,这样的话IBM可以使用各种各样的顾问来建立起自己内部的设计力量。同时还有设计工程和市场营销把它放在了同一个层面上。设计并不是低于它们的,设计是非常重要的因素。所有这些都使得IBM能够获得今天的成功。
    联想也接受了IBM的PC事业部。他们接受的IBM这部分企业仍然是在用同样的设计元素。在研发和设计水平他们是一样的。每年他们会花40亿美元进行研发,包括各种各样的材料,计算技术等等。所有这些研发都与设计人员有非常紧密的合作。这是一个横向的相互交流的平台。
    同时,IBM在传统,他们有非常先进的设计流程,这个是与科学家一起设计的。其中也包括了有最先进的技术。他们把科学设计进行提炼之后就会开始设计。设计当中沟通总是非常重要的,他对于IBM的工程师和市场营销都觉得很失望,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你们每次写备忘录的时候你们是写亲爱的妈妈,你是要想着跟你的妈妈写信,这样的方法写你的技术说明,你的东西就会非常浅显,大家都能明白。这非常重要,一个公司就像一艘大船,需要很好的协调和沟通,这样每个人才能各司其职。CEO带领这个企业长期的目标,而设计是船头。设计应该帮助我们的公司到底要前进到什么样的地方。在同样的时候你还需要在这个过程中融入其他各种各样的参与者。单单有好的设计也不能解决所有的问题,还要有好的市场营销,好的工程人员,好的制造人员,好的安全人员等等。所以对于设计者来说密切的沟通是至关重要的。如果说我们没有很好的沟通的话,我们就会出事故了。
    在IBM他使用了很多原则,并且把它应用到了很多美国的主要的大企业当中,这是50、60年代的时候。他通过设计使得这些企业获得了很丰厚的利润。他为美孚石油,很多公司都做了这方面的设计咨询。之所以他这么著名,是因为他认为设计是你看见自己的一种方式,同时还是一种怎么向别人表达自己的一种方式。也就是说设计帮助企业建立起自己的形象,同时帮助企业向别人表达自己的形象。听起来好象精神分裂一样,因为你要做两件事情,但是实际上也是告诉了我们,设计是一个引擎,他能告诉你的性格是怎么样,保持你的信心,也会增加大家对你的信用。他还说到了设计者必须是一个历史学家,必须是一个教育学家。因为在实际的应用中,设计师必须要不断的,反复的教育别人。
    在我离开了这个工作室,在他去世以后,我和很多,比如说超级计算机、美孚、保时捷还有其他的建设设计室一起工作。同时我也与IBM的很多人员仍然一起共事。Dr.Colin  Harrison先生已经是IBM的全球服务总监,1992年我们开始了全球的技术展望。我们希望看看IBM在未来的技术会在人们的整个生命周期当中得到怎么样的使用。其实也是一个很长的故事,是一个建筑师来到了北京,来帮助北京设计一个建筑物。大家如果想看这个视频的话我可以跟大家分享一下。可以说设计成为了企业非常重要的工具,开发一个业务的战略,能够整合、创新、设计这是非常重要的。我们也要看到整个组织平行化的结构。
    我在设计这方面作为一个实践者,91—94年我成为了美国洛杉矶艺术中心设计学院副院长。当时我在东京开办了艺术学院的分校,我和相关的校长以及相关人员来到了东京,也和东京市长见面。因为我以前从来没有来过亚洲,这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经验。我以前认为日本人、韩国人、中国人是一样的。这是我们面临的问题,我们认为亚洲都是一样的,我们必须要对亚洲有更好的了解。
    这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事情,当时我们了解到和亚洲人从事合作。我觉得最重要的,其实我们真正的达成交易是在卡拉OK唱歌的时候,唱了5个小时,当时我们唱了John的《乡村之路》我们在唱这个歌的时候大家拥抱这个交易就达成了。因为日本人认为做生意之前要先成为朋友。这也提醒我了解文化的重要性。4年之后日本的经济泡沫破裂了,出现了衰退。在3个星期之后我们的校长告诉我,你有没有听说过三星这个公司?当然三星公司这个我们是很了解的,他们生产了很多电子产品。他说为什么你不去三星了解一下?因为三星对于教育项目是跟感兴趣的。的确,三星的董事长非常有兴趣,希望能够改革整个公司。他希望他们的公司能够更进一步的强调质量而不是数量,因为他认为质量是取胜的关键。
    他写了一本书,有关人文精神,质量的书。通过这个书我觉得这个人是非同寻常的一个人。所以在这位董事长的邀请之下,我们共同的探讨,看看是否能够为三星创造一个内部的培训项目和课程。在互联网上有这样一个故事,这个故事是用韩文写的,这个故事告诉我们李董事长是怎么样认为通过设计才能21世纪的领跑者。这是非常令人兴奋的一件事情。他非常重视这点,他把他的直升飞机给我们用了两个星期。
    我们当时和很多教授,其他人员进行了沟通和交流。6个星期里我们了解三星的文化,接触三星的人员,同时还去了一些文化古迹和场所,了解韩国的文化,了解设计当中文化的重要性。我们发现在三星,他们一直问我这样的问题,我们怎么样能够成为索尼?我说如果你问这样问题的话,你永远不成为索尼,你应该问我怎么样才能最佳的公司,这样才能找到答案。
    我其实是作为一个西方人士,对于韩国的文化并没有太多的了解。我得出了一个结论,可以说在韩国有太多的文化元素了。因此有很多不同的文化对于韩国产生了影响。你了解韩国的艺术是非常困难的事情,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非常大的问题。
    另外一个问题,在从事商业方面也面临这些的问题。他们在商业里面的设计是由不同的经理决策的,不是由一个人主持,因此缺乏一致性。孤岛式的经营方式,如果你给韩国人一个秘密之道的话,他们肯定会自己珍藏这个秘密,不会跟别人分享。我们需要有整个公司更多的思想交流和碰撞,这也是我们文化演化非常重要的一方面。
    也有很多的项目非常快速的推出了市场,在推出之后要重新进行一些修改。很多时候对于整个设计的过程都进行了颠覆。像保时捷等等,他们应用了很多非常有名的设计公司。但是这些设计产品当中没有办法看出三星的特点,只能看出几个不同的设计公司他们各自的特点。所以三星当时在咨询,找专家这块花了很大的费用。当然这并不是错误的。但是我觉得他们内部必须要有一个增长,必须要基于他们自己的文化优势进行增长,必须要创造自己的身份。
    品牌方面也是一个问题,他们的品牌在宣传的时候也是不对的。比如说把品牌放在公共汽车后面,看起来非常难看,这样的一个形象也不是非常好的。比如说在高速路的收费口,人们在排队的时候要排一个小时才能交上高速路的费用。你把三星的品牌放在这里,人们一看三星就觉得生气。他们在做宣传的时候也不是在恰当的场所宣传的。他们也花了很多的精力来进行品牌宣传,但是他们的产品却在不断的变化。其实产品的设计是品牌的翻译者,也就是说你通过产品来传达你的品牌或传达你的经验。并不是说把一个公司的形象照下来说是这个一个很好的公司,你是通过应用他的产品来体验他的文化,他的创新性。
    因此在品牌战略当中必须要有一致性。当时我们做了一个研究,有关三星产品的研究。这个产品是有很多用户不断使用的产品。我们把这些信息综合起来,看看三星究竟的致命弱点在哪里。我在韩国生活了4年,我是产品设计部门的主席。李董事长也给了1100万的资金让我们进行工作,我们有恰当的设施和设备。当时艺术中心有一个课程,也许这个课程适合美国人,并不一定适合韩国人。尤其是韩国人具体的需求是和美国人不一样的。他们也有很多年的设计经验。我想我们在三星时做的工作并不是学习,而是改变你的一些观念。
    我再给大家介绍一下韩国的文化,如果你想了解韩国,想了解日本,必须首先要了解中国。因为中国是这些文化的摇篮,也是文化之母,很多亚洲的文化都是来自于这个国家的。同时要了解他们整个社会的建构以及文化之间的交流,包括韩国、越南、新加坡和中国之间的文化交流。你可以比较一下中国人和日本人有什么不同,中国人和韩国人有什么不同。我们也对这个问题沉思了很久,得出了一个结论,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看法。
    当时我在机场,有一个非常现代化的电视是由三星设计的,但是你不知道三星具体是一个什么样的形象。我们有新的技术应用到了电视上。但是这个电视整个外表还是非常传统的,当时他们其实是希望将不同的现代技术应用到非常传统的东西上,因此也存在一定的冲突。
    另外就是文化,包括舞蹈、饮食、文字等等这些其实都只是文化的冰山一角。最根本的文化根源是哲学,这些哲学是看不见的。韩国人也在想怎么能够成为索尼这样的公司。他们也希望能够追寻德国人的方式或者是美国人、意大利人的方式。如果你把两种不同的观点放在一起就可以看到他们的哲学是完全不一样的。因此韩国人要追随德国人的话不可能做得像德国人那样。当然德国人要想追随韩国人的话也不可能比韩国人做得好。所以哲学是非常重要的基石。
    怎么样改变三星?这是非常重要的一部分,要让人们走出他们的国家,了解到自己的身份。也有人说过,我不知道谁发现了水,但是我们可以说通过这个水我们可以有鱼跃的发展。你走出了国家,就有可以更好的了解自己的机会。我们把很多员工带到了美国、欧洲、亚洲其他的国家,一共是三个星期的时间,这样的考察是非常重要的,改变了他们一些思考的方式。韩国人更多的了解了自己的身份。我们去了非常重要的文化标志,我们在现场也进行了很多的讨论。这在某种程度上也是体验学习的经历,这不是书本上能够学到的,要求我们做出一些变化来适应。
    墨西哥也是非常有趣的经历,我们把所有的设计者都带到了墨西哥的金字塔上。大家都觉得这边是很亚洲的,有东西南北向,好象墨西哥也讲风水的,他们的食物非常辣,有非常鲜艳的颜色。为什么这个看起来好象有亚洲的风格?而其中的事实是,如果你是韩国的时候,你很小的时候他们就给你一个蓝颜色的点。这是蒙古成吉思汗的标志,这只是一种现象。其实美国的印第安人等等他们都是来自墨西哥,他们都有这个蓝点,因为他们都是来自亚洲的。等到韩国人回到他们自己办公室的小格子以后他们会觉得自己是世界公民了。我经常告诉他们不是韩国人,他们是世界公民。我们还去了欧洲、中国、印度、日本。
    我们还希望告诉他们了解自己文化的重要性。大家看到这些非常美丽的东西都是由没有接受过培训的妇女做出来的。他们做的陶器都没有经过训练。所以我的问题是这些美丽的东西他们的创意来自哪里?就是来自这里。我们有的时候想得太多了,我们必须要找到我们的灵魂,找到我们的内心。
    大家可能在过去有很多的经验,韩国也是一样的。他们做了这样一个放书的架子。通过这个做了一个苹果电脑的设计创意。在这里可以看到在所有人的历史中我们都可以找到很多创意的来源。现在三星的创意总监是遍布全世界,所以说主席说得很对,你们做的创意好象是在风中撒出种子,这些种子会最后飘得越来越远,你还可以从中获得利润。三星在几年后已经达到了索尼的地位。而且这是因为他们不想成为别人,他们总是坚持自我。现在他们也面临着问题。
    我非常幸运的和联想在02年一起合作,那个时候我们就成为了非常好的朋友。对于我来说这个情景让我学到了很多东西,了解了很多中国的东西。
    过去的4年当中我还与长虹进行了合作。长虹是一个完全不同的公司。我们讲可以用他国的石头使你的玉石更加有价值。
    今天我讲的课题实际上是来自一个非常有名的德国的哲学家,他说大家相同的地方不能变成大家的分歧,但是可以把分歧缩小变成我们的共同点。所以大家必须要开拓你们的眼界和思路。你们要看到细节,也要看到整体的图象。
    在大的创意中,当我们谈到设计的时候,我们应该要考虑人类,要考虑人。比如说Jared Diaond,他说人是一样的,环境使得他们不同。所以我们要了解环境,他们的能力,他们的价值观文化和历史。意大利造了非常漂亮的法拉利跑车,美国造不出来,这实际上是一种文化的表达。你要找的一定是要在各个不同的国家找到区分不同国家文化的区分点。可以看到在斯堪蒂娜维亚,气候非常冷。他们的想法都是有关怎么样生存下来,怎么样能够在冰天雪地当中生存下来,应该做一些什么。所以他们对于人类,对于人体工学就非常重视。但是意大利的情况非常好,有非常多的阳光,美酒、实物、图画。大家都在阳光下放松。所以他们的设计理念完全不同。
    沃尔沃是根据外面来设计的,法拉利的人体工学设计是不好的,开起来是不舒服的。而且法拉利的引擎是在后面,最后可能是伤了你。但是沃尔沃的设计更加符合人体工学,更加舒服。我想用这点来和大家说明文化是怎么样影响到设计的。如果你有两个不同的文化希望能够做一个设计的话,这是在美国克莱斯勒和奔驰之间的合并。这两个文化合并之后产生了很大的冲突,同时使得他们的销售大量下滑,也影响到的汽车的质量。我们设计中主要谈了三个问题,一个是沟通,沟通会影响到我们的行为,包括了精神上的,信仰上的,我们骑自行车,我们和朋友的交流,最后就影响到了艺术,也就是我们的创意。
    如果20年以前大家问我,我们要怎么样设计手机的话,当然涉及能够满足精神上的需求,和家人,朋友进行更多的沟通,同时它们也是一种创新。每个人都想要一个苹果的Iphone。因为通过它的设计能够表示手机持有者的某种身份。不同的手机设计也是一个非常好的商业卖点。因为它能够帮助我们更好的进行互动和交流,提高个人之间的交流感情。它跟电视是不一样的,你是不能拥抱电视的,所以高质量的电话非常重要。
    我们也要重视变革,中国现在在经历着巨大的变革,大家的认识要比我更深刻。关于中国的沟通,各种新形式的沟通,新的交通方式。包括整个世界经济结构的变化,现在变得越来越以亚洲为中心了。我觉得在这里非常好的帮助大家理解的模型就是欧洲各个大陆都在不停的聚集在一起了。在很早以前,所有的大陆是连在一起的。这也是一个非常好的比喻,它告诉我们作为人应该怎么做,我们也应该聚集在一起,我们应该有更多的相互理解,相互合作。这就是地球发展的一个趋势。这是从西方的观点来看全球
    我们需要把亚洲的观点和西方的观点合在一起,这样才能根据全球的文化,根据东西方不同的观点做出更好的设计。这其中的挑战是,台湾有一部非常有趣的书,这本书谈到了美国、日本和中国不同的公司结构。这个教授就问到,为什么亚洲人会去美国上最好的学校,然后回到亚洲。他们在学校里学到的东西在亚洲没办法用。这也是我们作为西方人,对外国人进行教育的时候也是我们需要理解的。
    大家可以看到一个公司中的结构,美国的公司更加个人化,每个人像一块砖,日本更多的把每个人分割开来。中国的公司结构更像一棵树,总是在长大,总是在变化。它不是根据个人的投入,而是根据各个人不同之间的互动来促进这个公司的发展。在美国我们也需要有一个既定的目标,在日本这个目标是变化的。在中国这个变化是在飞的,因为东西变化得实在太快了。你怎么知道到底要朝哪个目标前进?在美国大家可以看到右边,我们希望做一个一枪就能够打中红心。但是在中国大家更喜欢散弹枪。散弹枪的作用是你打得越多越有可能打中靶子。
中国的很多公司现在还在等待市场的发展。比如说联想他们都已经开始进行国际化了,但是绝大部分还是以本地市场为主的。现在这些公司需要形成更多的国际影响。西方国家也是一样,西方国家刚开始也是在国内市场开始发展的,就像没有经过雕琢的钻石,没有充分发挥他们的潜力。之后这些西方公司好象钻石经过了切割以后,可以看到他的质量被显现出来了,公司的声望得到了发展,价值得到了发展。所以大家问到西方的方式怎么来帮助东方?实际上钻石和玉是不一样的。所以大家要注意到,不要把玉和钻石混淆了。同时我们也要小心,不要在东方照搬西方的模式。我们需要保持西方的价值,但是在国际层面上,通过双方的交流进行更好的合作,发挥东西双方更大的潜力。不管大家是想还是不想,我们都已经实现了国际化了。我自己是非常喜欢吃面条的,我是喜欢一碗一碗的面条的。亚洲好象一大碗面条一样。这个主要是由于你的观点不同所造成的。   
我们一定要了解文化,同时大家要知道因为文化的不同所以我们的口味也不同,有人喜欢吃面包,有人喜欢吃稀饭,有人喜欢中文报纸,有人喜欢英文报纸,有人喜欢明朝花瓶,有的喜欢希腊的花瓶。有的人鼓励小孩玩,有的人鼓励小孩学习。
    但是我们的文化也有很多的共同点。我们仍然有很多的文化差距,不是谁对谁错,只是我们的思维不同。好象我们的思维当中有一座长城,我们要思考怎么样翻过这座长城。中国有超过5000年的历史,美国只有233年的历史。我们没有思想的包袱,我们在想法上是不受限制的,我们是一群疯子。
    在中国还有裹脚的时期,不仅仅是中国,在任何的文化都有某种束缚。你们要学会去除这个束缚。有的时候大家的感受都是这样的,我们好象在一片迷雾里面。在我们与不同文化公司工作的时候好象都是在迷雾之中。在中国大家会经常的向外看来寻求信息,把信息带回来帮助他们。通常,他们看不到什么东西,看到的东西没有办法帮你。同时自省也非常的重要,中国必须要考虑你们的文化,怎样的文化到底是什么样的。这样才能够想到设计的一些创意。
    什么是创意?很多人提出了不同的说法。非常有意思的事,可以说管理者谈的时间是最长的,而不是设计师。到底什么是设计?对于我来说,在长虹我就发现有一个问题。西方的设计怎么样能够融入进来。设计是在关系的基础之上建立的。即使是从物理学的角度来讲,分子之间的结构成为了物体。设计本身也是如此,它是基于关系的基础之上。我们在设计的方面有不同的原则,西方也有不同的原则,东方强调比如说和谐,关系等等。
    在我们的绘画里面,大家可以看到中国人更多是画自然,然后是山水画,人物画。西方的文化里面更多是肖像画。
    最后我想和大家分享一点,我告诉长虹,你们的确需要有一个系统性的设计结构,要基于你们公司的哲学、原则和原理、公司的理念之上设计一个总体的设计框架。在这个体系中你必须要建立流程,必须要有人员,也必须要创造一个环境。因为如果没有这个环境的话就不可能有事情发生。
    去年我们也将长虹的相关人员带到了美国,我们去了几个地区。中国的文化如此的悠久,历史也非常的悠久,因此非常重要的是你们要容纳,应用自己的文化。我觉得你们的文化之美是非常巨大的。当然你们也要将现代化的视角代入到文化中来。比如说你们有八卦,有顺序的概念。我觉得过去重要更为重要的是历史上的概念,包括在制造,创新等等方面,中国一直都是非常重要的发明国。你们第一次有了丝绸之路,你们是世界贸易组织的创始者。还有相关的一些技术都是非常发达的。也有美学方面很多的传统,这些传统希望大家进一步的继承下去,能够实现它的可继承性和一致性。中国的美食也是非常好的,中国的美食也有不同的美食风格。
    我希望大家不要做成空的竹子而已,一定要将美学的传统和美学的价值传承进来。怎么样能够以现代化的方式表达传统的美学价值,这是非常重要的。

国际著名的设计管理师Gordon  Bruce(高登·布鲁斯)
乐乎设计,乐乎生活~

TOP

设计管理改变三星未来
http://c.chinavisual.com/2007/03/16/c32947/index.shtml
来源-IT经理世界 作者-马克·德莱尼 发表时间-2007-03-16 13:46:00  

——————————————————

三星的问题不是设计本身,而是对设计的管理,是如何才能真正领导一个市场。

  三星董事长李健熙宣布将1996年定为“设计革命年”,随后两年间,三星从一个以工程技术为核心的二流消费电子制造商逐步转型成一个以市场为主导、崇尚设计风格的企业。“设计”被定义为三星的核心战略,而产品的性价比则不再是竞争力的筹码。为了实现既定目标,设计部门进行了一次翻天覆地的内部改革,试图成为公司的主心骨,调动全体员工的创新精神,策划战略设计原则。三星在全球范围内创建了多个设计工作室,并在总部建立了内部设计学院,以便设计师学习一流的设计理念,拓展全球视野。“设计变革年”年底,三星举行全公司的总结设计大赛,不少作品脱颖而出,更为三星一举夺得了美国工业设计师协会颁发的4项工业设计优秀奖。美国著名商业设计评论家Bruce Nussbaum形容三星犹如一只“饥肠辘辘的老虎”。

设计革命应对金融危机

  1997年,大规模的金融危机横扫东南亚,不少经济体在经历了几年的迅速崛起之后严重受创。虽然这场金融危机的起因至今还在争论之中,但不可否认的是它引发了东南亚国家汇市、股市和物价的震荡,其中印尼、泰国和韩国遭受的损失最为严重。10年来持续大规模扩张的三星此时也深陷严重的债务泥潭,濒临破产。为了渡过难关,公司被迫采取一系列措施来削减成本,解雇了30%的劳动力,裁员达2.4万人。

  多数公司意欲控制成本时往往会先拿设计部门开刀,许多韩国企业纷纷趁韩元大幅贬值之势低价抛售产品。而三星却一反常规地声称要利用危机塑造世界一流品牌形象,它立刻实行重组,砍掉了几个盈利不高、不适应公司发展愿景的业务,将多数生产环节外包给成本低廉的中国、马来西亚和斯洛伐克的工厂,集中国内力量生产内存、闪存和液晶显示器。这些做法为三星后来领导的数字变革奠定了基础,正如三星电子数码媒体业务市场部副总裁David Steel所说:“1997年,三星在消费类电子市场所占的份额还很少,金融危机迫使我们集中力量发展领先业务,如果沿着以往的发展方向将很难赶超对手,于是我们将数码技术和平板显示器分离,走向新的竞技场。”

  1998年末,三星终于平稳地渡过了金融危机,削减了冗余的管理层级之后,运作更加轻快灵敏,员工也在这场浩劫中认识到应该给自己所在的企业和国家注入新的活力。三星随即投入几十亿美元引进超一流的生产设备,加快研发SDRAM 同步动态随机存储器,并成为全球液晶平板技术的领头羊。

  设计部门一度担心危机过后的三星会重返工程主导的老路,事实上,三星恰恰更加强化了设计力量,坚持以设计为重的发展之路。尽管他们遭受了挫折,不得不关闭多个全球设计工作室,设计师们很快就重振旗鼓,研究世界各地消费者的品味和需求。这种研究不是简单的问卷调查或访谈,而是追踪受众在一段时期内的具体行为——使用产品的细节、频率及操作方法,甚至面部表情也成了考察目标。

  1996年,三星与纽约Arnell广告传播集团合作制作了一系列广告,黑白画面中造型前卫的模特与三星产品的完美搭配非常符合高端品牌的诉求。然而,三星当时的产品与其广告传达的品牌承诺并不一致,铺天盖地的广告并没有激发消费者的购物欲望。直到1999年,三星推出了一些很不错的产品,但由于其品牌形象不清晰、市场定位不一致,导致消费者对它仍然知之甚少,更不用说掏钱购买了。

  为了改变现状,三星聘请Eric Kim担任负责全球营销的副总裁。这位生在韩国长在美国的经营能手将营销策略带回了韩国,强化了产品实际与宣传形象的统一性,完善了三星“设计为先”的发展战略。他首先终止了三星与全球54个广告公司的合作,为了传达统一的品牌形象,仅保留纽约的FCB国际广告公司(FCB Worldwide),并在全球范围内投入4亿美元展开强大攻势,极力表现三星产品性感与前卫的超现实主义艺术形象。Eric Kim解释道:“我对公司说我们必须向外界传达一个统一的声音,就像吵闹的街区新来的一群孩子,只有声音统一才能喊得响亮。”

  Eric Kim倡导的策略果然奏效了。短短几年内,三星手机赢得了年轻消费群的青睐,平板电视也抢占了索尼的风头进入越来越多的家庭。三星从此凭借出色的技术、独特的设计和精准的营销领跑了数字化革命,在消费电子产品竞争的有限空间中收获了丰厚的利润。

三星崛起与索尼衰落

  三星的迅速成长也伴随着竞争者的式微。上世纪80年代,索尼前CEO大贺典雄(Norio Ohga)将它从电子产品生产商转型成以音乐、动画和游戏为主的综合娱乐公司。这种战略貌似很成功,因为大家都喜欢它的产品,所以按理一定乐意掏钱追求“以索尼为标准”的数字生活——用MiniDisc或记忆棒存储ATRAC格式的音乐,再用索尼的硬件读取或播放。人们相信凭借硬件和内容优势,索尼将主宰未来的数字世界。

  然而习惯了高高在上的索尼变得傲慢、懒惰了。20世纪90年代初它便丧失了设计优势,产品缺乏特色,与三星等后起之秀已差别不大了。索尼CFO井原胜美(Katsumi Ihara)曾说过:“(价格迅速滑落)主要归咎于产品本身的差异性特质不明显,我们的核心元件人人都会做。”另一方面,索尼的技术力量也表现出滑坡的迹象,它误以为液晶电视短期内不会成为市场潮流,结果当平板液晶开始流行时,索尼则陷入了尴尬,不得不从对手三星那儿购买技术,导致利润下滑,最后被迫像1997年的三星那样解雇员工、关闭工厂、将生产转至中国以削减成本。

  东南亚金融危机之后,三星迅速重建了全球设计网络,1999年在旧金山和伦敦、后来在上海成立了设计中心。有过汽车行业从业背景的美国设计中心主管Jeff McFarland精通设计战略,他丰富了三星“理智与情感平衡”的根本设计原则,提出了一系列促进设计进步、审视设计观念的指导方针。欧洲设计中心主管Mark Delaney和Clive Goodwin率先在欧洲实行统一的外观战略,而后通过公司的全球网络推广到全球范围。

设计管理是未来关键

  三星自1997年以来取得的惊人成功无疑证明了它在危机中处乱不惊,但仍让人心存疑虑的是:三星将如何对待成功?虽然在震荡中挺过难关的三星电子表现出大胆果断的决策风格,成长为今日的大企业,但是2006年,三星同更有活力的竞争者相比似乎有些退步,有人担心这是否是它成功之后的滑坡。

  根据预测,2007年HDTV高清电视将成为主流。三星投入20亿美元与索尼成立合资公司以扩充产能,适应急剧膨胀的市场需求。这两大企业希望通过这条庞大的生产线实现规模经济,产出高质量低成本的产品。然而,HDTV需求量的猛增势必导致大规模生产、产品泛滥,从而使无论成本还是利润都大幅下降。

  在竞争力颇强的手机领域,三星延续着高性能、高成本的产品战略,但在印度等新兴市场,这种高端战略使三星手机的价位超越了当地的消费能力,导致市场份额严重下滑。不仅如此,在全球范围内,三星手机也在节节败退。2006年第一季度,三星运营收益为4.86亿美元,同比下降了45%。与之相反,诺基亚与摩托罗拉的同期运营收益分别增长32%和60%,为13.4亿美元和7.02亿美元。市场研究公司Gartner在《2006年第二季度全球手机移动终端设备市场份额》报告中指出,三星要“在成熟的西欧和北美市场争得更多席位,需要将手机的高性能与出众的设计相匹配”。

  Gartner的此番定论对于因倡导“设计革命”而广得好评的三星而言味同嚼蜡。实际上,三星的问题不是设计本身,而是对设计的管理。当年,当三星的知名度还不是很高时,提出一个设计战略相对简单,它可以紧跟强者的步伐强化产品的性价比,或者借用别人的设计战略来刺激自己的设计师打造差异化的美学特性。现在,虽然三星在全球拥有450名设计师,这无疑是一个强大的人才库,但它面临的挑战是如何才能真正领导一个市场。因为这已经不仅是个战略问题,而需要清醒的自我认识,这正是今天的三星缺乏的。尽管已经实现了巨大的飞跃,但三星能否长期保持全球竞争力,仍是值得商榷的话题。

  三星最大的忧虑来自中国。今天,日益繁荣的中国市场有着惊人的商业胃口、世界级的制造水准、发展迅猛的设计和营销能力。不久的将来,“下一个三星”可能出现在中国,问题仅在于谁将成为中国的三星,它又会去抢谁的地盘?
乐乎设计,乐乎生活~

TOP

以前人所听讲座的总结
————————————————————
http://hi.baidu.com/jialutebo/bl ... 6a98d8bc3e1e8a.html
感受设计,感恩设计--《设计之道》高登.布鲁斯讲座有感

2006年12月29日 星期五 01:37

--许方雷


实际早就应该提笔了,一直拖到了现在。
感觉生逢精彩时代,是一件美妙的事儿。
这是2006年9月9号的事情了,在美的微波炉事业部的会议中心。我记得很清楚,那是个阴雨天,但心情的激动和血液的沸腾是丝毫不受天气影响的,只因为----

他,来了!
高登.布鲁斯!

他来到美的,题为《设计之道》的讲座,作为美的2006科技月的一部分。

对设计圈子的里的人来说,特别是学习和从事工业设计(产品设计)的,没有人不知道他!当代工业设计大师,来自美国洛杉矶原艺术中心设计学院副校长,曾长期担任IBM、西门子、三星电子、美孚、保时捷等国际大公司的设计顾问。布鲁斯先生积累了不同文化背景下的丰富设计案例,被誉为全世界最重要的设计师之一。1995年至2000年,布鲁斯先生创建了三星电子设计团队及设计学院,成为三星创新设计实验室(IDS)创始人,并担任三星创新产品设计中心(IDA)总设计师。目前,频走于中国,受聘为四川长虹设计顾问。

从他的身上,验证了“设计是无国界的”,作为一位美国人,西方人,可以在不同文化和背景的企业中,引领设计!特别是“三星设计”的成功背景,可能这也是长虹所看重的,在他的带领下,三星推出了一系列革命性的设计作品,成功地实现了从一个韩国本土品牌向国际品牌的迈进。

在讲座中,高登先生说,我来到长虹,问大家目标是什么?大家说,要做三星那样,超越三星,他们都能,我们也行。高登笑了,说:“我刚到三星的时候,同样的问题,他们说要做索尼,超越索尼。”高登笑着说,“我们要做我们自己!” 高登先进的工业设计理念和他思考问题的方式改变了三星,十年时间,今天三星做到了,超越了索尼。

今天,高登.布鲁斯来了,来到了中国,来到了长虹,走到了联想,美的… …,中国企业希望他给我们带来什么那?能给中国一个根本的设计的改变吗?

感谢公司同事们的辛勤劳动,我才有幸见到大师,有幸听他的讲座,有幸感受大师。


《设计之道》,

什么是设计?这是高登先生的第一个问题?
当然有多种定义,高登的答案是:在设计时自己就是一个理论。

我清楚记得当时的场景:高登·布鲁斯拿出一把伞,一把看似普通的伞。但打开伞后,遇到吹风,它可以自然从顶部分离出两层伞布,避免伞被吹翻;到了晚上,伞把上设计的电筒装置,可以让夜晚的雨路清晰可辨。

从用户的角度出发,研究用户最主要的需求,这是非常重要的。他在演示伞的功能时,模仿人们在雨天里,购物走出超市到开车门,一直到坐到车座上的全过程,演示的全过程惟妙惟肖,令人佩服。

高登用ppt的形式介绍了自己的设计路程。

我现在简单的总结就是:
1. 不同的企业、公司背景给设计师提供了不同的设计空间和思维方式。
2. 设计师改变着我们的周围,同样环境和不同的人也在影响着设计师。

下面引用高登先生的ppt原文:
Eliot Nayes made me realize the value of seeing the bigger picture.
AND learn how to improve the quality of my judgment,
Paul Rand made me understand that the essence of design is all about a very simple idea” RELATIONSHIP”.
Trends & fashion do not effect my design action.
Thinking and judgment guides you.
It is not money, buildings, on technology, that will improve your life.
It is people you spend time with who will improve your life .Choose the best.
Niles Different helped me understand the importance of understanding erg one micas and fitting the idea to people.
Jim Miho made me appreciate the value of cultural expression and that is meaningful to people.

再一个令我很惊讶的是,他对中国很了解。
一是在ppt中,用图片的形式呈现出他对中国的认识;
二是在设计讲解中,他一句话中说出了中国的朝代历史。
两个地方让我对大师有了敬畏和亲近之感。

下面是我记的一些经典句子。
1.设计要挖掘血液里的精神。
----我的理解是,突出设计的原创性和情感性的因素。要带着感情去做设计,深入设计。抄袭是设计师的最大悲哀,虽然设计方案有交叉的地方,但没有完全相同的设计。可以借鉴,吸收优秀的设计元素。不知道我说的对不?

2.要了解公司本身的文化;设计与文化相连。
----作为一名企业驻厂设计师,并且作为一名新人,要了解企业的文化,发展历史等,应该尽量同企业产生同感。了解公司的产品,保持产品设计的连续性。

3. 观察产品的使用过程,最好是使用者的录像。
----这个不用细说,从使用者的过程中,总结产品使用的关键操作和及时总结使用者对产品的感受,包括产品的优点和缺点。

4.设计高附加值的产品,高质量的产品。
----这也是大家追求的共同目标。让中国制造变成一种品质的保证,还有就是大家常说的中国制造走向中国设计。

5.什么是设计?关系的处理。
----我是这么理解的。设计不是一个孤立的过程,而是一个过程的一部分,好的设计,如果没有生产制造水平的跟进,那也是徒劳,生产出来的产品也会和设计方案大相径庭。这是我的理解,不知道对不对?

6.自然界是最好的设计师。
----自然界里的生物经过物种进化,适应了环境,不适应者被淘汰。

7.永远做自己。
----还是突出设计的原创性。同(1)

8.多想,不要过于依赖计算机。
----当然不否定计算机在设计过程中起到的强大作用。但在方案设计的初期,手绘草图方案,可以大大提高设计效率。

9.设计只是公司的船头,真正的核心技术才是源动力。
----好象意思有点类似(5)

10.未来是什么?多想想预测未来,开阔思维,从后往前看,一步一步来。
----设计的前瞻性。突出设计后代产品。

11.Learn by doing
Learning by thinking about what we do.
----时刻反省自己,现在做的怎么样?

12.设计需要很高的执行。
----好象意思有点类似(5)

13.上君尽人之智,中君尽人之力,下君尽己之力。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位置,做好自己。

在讲座的最后,有同事问,对公司产品提一些建设性的意见。

当然高登先生没有直接回答,他用三句话总结了整个的讲座:
1. 做事情就要做最优秀;
2. 做回自己;
3. 把最优秀的人集中在你的周围。

这是我听完讲座后做的总结,还有很多重要的地方没有记录,当然记录下来的也不一定 理解,但希望自己可以在工作中学习消化,做一名合格的设计人。

2006年9月15日
乐乎设计,乐乎生活~

TOP

http://www.cnblogs.com/-java/archive/2009/01/14/1375245.html

跟高登布鲁斯(Gordon Bruce)学设计
为什么要有设计?

因为这个世界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而所谓设计,就是解决问题。

企业中的设计怎么做?

企业中的设计,在解决问题的同时,还要为企业的品牌服务,是符合企业愿景和品牌理念的设计,因此,是设计的一个子集。

如何为品牌做设计?

为品牌做设计,要先理解品牌的理念,要让设计在品牌理念的范畴之下运作,为品牌服务。

但现在为什么在企业中做设计那么难呢?因为很多企业不知道自己的愿景是什么,品牌理念是什么,这是最大大问题,你无法帮助一个自己都不知道要做什么的人。

如果企业的理念非常清楚,设计又该如何做呢?

在这种情况下,设计师首先要好好理解品牌的精神内涵,并把它融入到设计的每个细节中去。如果一个企业的精神内涵给人感觉是优雅,或者说希望消费者觉得他们的产品很优雅,那么,设计师就要深刻的理解什么是优雅,优雅的表现形式是什么,把优雅吃透了,才能出处透着优雅,并不是在设计说明中来一句“这个产品给人一种优雅的感觉”就能了事。道理很简单,怎么你说说优雅就优雅啊?你说他优雅,为什么啊?设计师应该总是在说出自己的观点或方案之前,尽可能的多问自己几次为什么,这就是拷问设计,是对设计的严肃和严谨。因为,设计不是艺术,你需要得到最终消费者的认可,因为他们为产品付钱了。如果你根本不希望把产品卖出去,那随你怎么做都行,你想怎么说都行。

设计师应该具有综合的知识体系。

为什么呢?因为既然设计是解决问题,综合的知识体系会给你更多看问题的角度,这样才有给出创新的解决方案的可能。这个道理可以解决科学研究的经验:创新的思维和发现总是在各个学科的交叉的边缘发现。所以,作为设计师,要尽可能的扩大自己的知识面。

设计是一个反复推敲的过程。

一个概念在刚开始的时候,可能是粗糙的,不那么吸引不了解其本质的人,这时候,自己要有信心,不放弃,不断的优化,改进,通过持续不断的改进,达到完美或者比较完美的程度。从99%到100%,本来就是一个很小的进步,但这个进步,带来了质的超越。日本设计设这个理论的典型代表,日本人总是在持续不断的做小改进,进过很多这样的小改进之后,其产生的结果让人惊讶!

如何学习设计?

向大自然学习设计。大自然是最好的设计师。高登布鲁斯总是爱用香蕉给我们做例子。今年年初参观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更加深了我们对这个理论的印象,大自然的形形色色的物种,让人惊叹大自然创造性和创新性,为了“生存”这一个设计概念,大自然中竟然有这么多彼此完全不同的解决方案。不由让我们慨叹自己创造力发匮乏。作为一个设计师,要记住,永远向大自然学习。而且,要坚信:永远都有创新的可能,千万不要对自己说,前人都把好做的都做了,自己再也没有创新的机会了。dabstudio alex原创

关于电脑。

不要一开始设计就趴到电脑上去。高登布鲁斯总是这么教导我们。电脑不过是一个最后优化设计的工具,而现在看来,几乎所有的设计师都快成了电脑的工具了!!先草图,草模,再草图,再草模,最后才上电脑把概念优化一下。草图和草模非常重要,做草模是设计的工具,他会帮助我们思考。

关于外观。

外观设设计的最后一步,要从使用者着手,认真观察他们的使用行为,让设计去解决他们在使用中的问题,这是设计的第一要义,外观不过是在解决方案确定之后自然而然,水到渠成的一步。现在我们做设计已经本末倒置了,放弃了用户,而只关注外观。

如何培养设计师?

设计师既要懂设计,也要懂点工程,还要了解点市场。因为,设计其实是一个系统,从用户的问题出发,解决用户的问题,同时满足公司的品牌理念,最终还要能够配合市场销售,而且设计的产品要方便售后服务,不要搞出一个根本无法进行维护的产品,还有,要关注产品报废之后的回收,这是个很严肃的问题。所以,设计绝对不是简简单单的画一张图,这绝对是对设计的误解。设计是一个系统!!另外,现在是一个全球化的时代,如果一个公司想要打入国际市场,那么,他的设计师要有国际化的思维。而怎么获得国际化的思维呢?只有一条路,那就是让设计师到国际上去。高登布鲁斯在三星设计学院做顾问的时候,每年都带三星的设计师周游世界。今年,高登也带我们去了纽约和华盛顿,去了解多元的全球文化,去了解美国的创新思维和创新文化,带我们参观了纽约大都会博物馆,自然历史博物馆,MoMA,古根海姆博物馆,华盛顿国家博物馆,美国航空航天博物馆,华盛顿自然博物馆,让我感受良多。从整个宇宙到一株仙人掌,无不饱含设计的真谛。所以,在国际化的时代,需要国际化的设计师。丰富的文化背景,将会催生更多更新的设计。

关于用户研究。

用户研究不是用户调查,更不是用户问卷调查。因为用户自己其实都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你如何通过他做的文件进行设计?用户研究是一个很严肃的命题。我们可以通过假设摄像机,对用户的使用过程进行记录,然后再分析,研究,这样,我们可能会找到用户在使用产品中的一些问题。要想为用户做设计,就得非常了解他们,或者,尝试着扮演他们的角色,设身处地的去感受,体会。

设计与资金。

并不是钱多就能出好设计,好设计往往是逼出来的。钱多只会造成浪费,不然把钱给设计师多发点工资。相信大家都听说过博士生和打工仔为饮料厂设计检验装置的故事。文学大师雨果曾说过:巨匠在限制中展示自己。设计也是,要在有限的条件下,想法设法去解决问题。

关于设计语言。

在没有驾驭复杂的能力的时候,就尽量做到简单,去掉一切不需要的杂碎。这往往是最难的事,因为,把简单的事情做复杂谁都会,但把复杂的事情做简单则是一门艺术。苹果做到了,得到了大家都认可。无印良品做到了,大家也为之喝彩,为什么我们不去做呢?这个世界的资源越来越紧张,把有限的资源都用到必须的地方去吧。或许有人会说,这样太单调,不没。但你说,什么是美呢?古希腊哲学认为,美藏在功能,比例和逻辑之中,这些才是美的真谛,而不是装饰物的堆砌。所以,亲爱的设计师们,把心思放到对功能的探索,对比例的推敲和对逻辑的论证中去吧,这才是创造美的正道。

设计与中国文化

谈到文化如何融入设计,是一个最难的课题。文化本来就是一个虚无的概念,比如说中国文化,什么是中国文化?你可以说扇子,长城,造纸,八卦,四合院……无穷无尽的元素构成了中国文化。如何把她概况起来呢?太难了,很多所谓中国设计不过是元素的堆砌,并未深入文化的骨髓。而前段时间香港理工大学的辛向阳博士的讲座到让人有点体会到了中国文化设计的真谛。详细请点击这里

胡言乱语这么多,算是这几年来跟高登布鲁斯学习设计的一个总结吧。也包括自己的一些感悟,作为一个学机械的半路出家者,对设计的感悟或许肤浅,欢迎切磋。

注:转自dabstudio
乐乎设计,乐乎生活~

TOP

高登为长虹所作的一些内容~
————————————————————
长虹工业设计五年问鼎 世界一流水平

http://www.newssc.org           2006-03-13 09:35:58


四川新闻网消息  
  
  “我们从美国人身上学到很多思考问题的方式。”对于高登·布鲁斯加盟的意义,长虹相关人士的看法惊人一致。看来,这位原三星创新产品设计中心总设计师的确给长虹的工业设计带来颠覆性的变化,首当其冲是创新的理念。

  创新设计风声水起

  事实上,在刚刚过去的2005年,是长虹发力工业设计的一年。成立工业设计委员会,聘请工业设计顾问,在深圳设立创新中心,举办“长虹杯”2005全国大学生感观设计大赛,与GE合作,与众多前沿设计机构合作等……曾为内部“画外观设计”的长虹工业设

  计中心,突然间风声水起,成为业界最活跃的分子。

  相应的,长虹在工业设计领域扩大了研究范围,从单一的外观设计扩展到产品战略研究、用户研究、创新工艺材料研究等,在产品线上从单一的黑电扩展到白色家电,涵盖空调、冰箱、通讯、数码、手机、MP3、MP4等产品。

  长虹的产品线现在已经纵横黑白,IT、通讯、数码等3C融合产品层出不穷。长虹工业设计中心主任莫文伟指出,“这对工业设计提出了更高的要求,需要将各个产品线连接起来,如何把握市场的脉搏,是长虹工业设计中心必须应对的挑战。”

  更加值得关注的是,长虹品牌正逐步迈向科技化、时尚化,如何承载全新内涵的品牌形象是一个相当浩大的工程。“当前,我们工业设计的任务,就是把公司品牌理念物化到产品中,让用户感受到潮流设计带来的价值和愉悦。”莫文伟表示。

  研究用户寻求商机

  在经济全球化日趋深入、国际市场竞争激烈的情况下,工业设计被索尼、三星等视为自己的“第二核心技术”,同时被许多厂商视为摆脱同质化竞争、实施差异化品牌竞争策略的重要手段。

  就在去年,长虹率先设立工业设计中心,在行业首个将工业设计提到核心竞争力高度。到目前为止,长虹已经形成三大核心技术能力:以虹微公司为主体的IC芯片开发能力,以长虹国家级技术中心为主体的嵌入式软件开发能力,以长虹工业设计中心为主体的工业设计能力。

  去年8月,来自美国的国际工业设计大师高登·布鲁斯,以及中国清华大学鲁晓波教授和湖南大学何人可教授,受聘成为长虹设计顾问。很显然,长虹开始在全球视野下整合资源,构筑工业设计的持续竞争力,并以此寻求新的商业机会。

  在高登·布鲁斯的影响下,一个显著的变化是,长虹率先瞄准工业设计的源泉———用户研究。高登·布鲁斯正在为长虹牵头组建一支用户研究团队,专门研究用户的各种信息及娱乐、健康等需求。莫文伟表示,消费者的需求很难表达出来,这就要求我们做用户研究,了解他们的家庭环境、成员状况,观察电器摆放的位置,从早到晚的使用安排和方式……这一切都被真实记录下来。只有这样,设计出来的产品才更有针对性,竞争对手才不可模仿。

  感观产品长虹特质

  目前,长虹聚集了行业最多的设计人员,形成了非常完整的工业设计体系,可以面向全球开发产品。相应支撑的是,长虹深入基础研究,建立了一整套创新的观念、方法和流程。现在,一项新的课题被摆上议事日程,如何创造属于自己的DNA,让产品具有长虹特质和底蕴。

  事实上,早在去年4月,长虹在行业内第一个导入“感观就是标准”的全新理念,为消费者量身打造更能满足需求的产品。作为得力措施之一,长虹招募了大量“感观评判师”,让他们参加长虹不定期举行的新品评审会,参与新品测试和体验,对功能、性能及造型等提出意见。这种方式后来被相当一部分专家定义为“全沟通”模式。

  “感观评判师”成为长虹工业设计的有效外延,同时也是创意设计灵感的重要源泉。据悉,长虹共招募来自全国各地、各行各业的“感观评判师”近百名,收到各类建议及创意上千条。

  现在,人们依稀看到长虹产品的DNA雏形。在过去的一年,长虹在市场上率先推出系列“感观产品”,包括平板电视、生态空调、个人数码以及3C融合产品等,这些产品与市场上消费者见到的产品的最大不同在于,它们融入了“感观评判师”的建议和想法。“感观产品”让长虹更具市场号召力,2005年,长虹电视销售同比增长35%,长虹空调一举增长250%,数码产品增长300%,成为行业增速最快的企业。

  感观评判追求一流

  “看到自己的创意在长虹产品上得到实现,就觉得自己为所有消费者做了一件了不起的事情。”一些感观评判师表示。为把这些来源于消费者的需求信息融入到长虹的各线产品中,一年来,长虹设计部门加大“从消费者中来,到消费者中去”的践行力度,长虹平板电视设计系统提出了“薄大精声”的研发理念,把“超薄机身、宽大屏幕、精湛技术、精致造型、精心服务、飞扬声场”作为设计准则,成功开发出“双倍素”彩电,真正实现电视显像的“完美无缺”。

  目前,长虹有多种产品融入了“感观评判师”元素,被誉为“空气品质专家”的长虹生态空调,以及长虹手机、MP3、MP4、视际通、长虹数霸等产品,因其个性、时尚、简约,独具人性化的性能和功能,颇受市场青睐。

  但是,这一切在长虹看来还远远不够,下一步,长虹要更多融合“感观评判师”的价值体验,研究用户需求,集成长虹工业设计顾问及众多前沿设计机构的思想,创造属于自己的DNA。五年内,争取将长虹工业设计打造成世界一流水平,全面提升中国消费类电子行业的整体竞争力,长虹提出了更宏大的愿景
乐乎设计,乐乎生活~

TOP

一个专访~!
————————————————————
http://qkzz.net/magazine/1671-797X/2005/12/324528.htm
“他们姿态鲜明,对问题的回答如此激情洋溢,富于批判性,充满了重塑全球下一代设计师的真知灼见。”美国国际设计杂志(I.D. Magazine)的Jenny Wohlfarth在2002年10月号杂志上如此总结刚和他进行过一番对话的7位世界工业设计大师。对于高登·布鲁斯,他这样介绍道:康州纽密尔福特市高登·布鲁斯设计室的老板,毕业于康州新伦敦米切尔学院和加州帕萨迪纳设计学院艺术中心。可他忘记提到布鲁斯长期担任IBM、西门子、美孚、三星电子和保时捷的设计顾问,当然也无法预料如今高登·布鲁斯把这一身份带到了中国长虹集团。

耸肩,调皮地眨眼,得意的巨大笑容,高登·布鲁斯身上带着地道的美国式幽默。他会在讲台上旁若无人在从白色塑料袋里拿出一根香蕉,用神秘的口气解说大自然就是一位伟大的设计师:“它多么具有人性化色彩,长长的形状适合我们去咬它;干净漂亮的颜色具有功能性,它能告诉人们里头的模样;如果它有伤疤,我们就知道这家伙有问题了。”又或者,他会兴奋地向人们讲述自己潜水时发现的秘密:“海豚是聪明的物种,它们能分辨出人类的性别呢。女士们下水,雄海豚就会热情地拥上前,拉住她们的胳膊,一直游到自己睡觉的地方。”布鲁斯很钦佩达芬奇(很多人只在小学课本里了解到他画鸡蛋的故事,后来又被蒙娜丽莎的微笑迷倒,却忽略了他还是设计界的一位旷世奇才,弗罗伦萨当时有些剪毛机、纺纱机、织布机、内燃机、挖土机等都出自他手),也努力像达芬奇那样用“充满好奇的心灵去理解和观察自然,寻求生命的奥秘”,他还把家建在了美国乡下,把遛狗和滑雪当成极大的生活乐趣。他深信最伟大的创意不是依靠最先进的工具得来的,一枝2号铅笔,一把直尺,就可以把设计师的思想自由呈现在纸上。“达芬奇和爱迪生都没有见过电脑呢,也没有图书馆可去查资料。比起电脑,原始的工具从来不会抑制你连续思维和连续工作的愿望。”他对美国某些设计学院取消基础课程,而学生们沉醉于学习最新、最好的电脑软件有些担忧,“也许出于职业原因,技术给了他们错觉。”
“很显然,他不是一个演讲家,但他却是一个善于表达自己的天才,如果把设计看做一种语言的话。”有人如此评价他。三十多年过去,高登·布鲁斯已经成为世界上最重要的设计师之一,可他回忆起自己刚走出大学校门时的情形却与大多数人并无二致。他描述自己真正的学习是发生在一位建筑师的办公室里,“不知何故,我的视野大了起来,我从前只关心产品设计,而在那里,我知道了这还是一个和其他行业有千丝万缕的关系的事情。”所以,后来的他总是极力主张设计师对事物有广泛的关注,心理学、历史、文学都是其中必不可少的修炼课,当然他最强调的还是“人”:把人理解成人,而不是顾客和用户。布鲁斯有一双敏锐的眼睛,对周遭事物的洞察力深刻而清晰,对人文的理解甚至会让生活在当地的人大开眼界。 他曾津津有味地描述过亚洲人围坐桌前的不同表现:“日本人的姿态很随意,甚至漫不经心地抽着烟,因为他们对肉体层面的重视程度远不如精神层面;韩国人会正襟危坐,因为他们有过屈辱的历史,现在有点矫枉过正,尽量要显出骄傲来。当然,他们也不会像日本人那样去剖腹自杀,最多是假装而已;中国人则是很好奇,总是一副询问的姿态。”在他眼中,亚洲人受新儒学束缚,在创新的路上会有一段艰难的时光,但相比技术和创新占有很大优势的美国人及重视逻辑的欧洲人来说,创意的思想性又是难能可贵的。也许因为这一点,他在1994年接受韩国三星集团的邀请,成就了设计史上的一段佳话。
1994年底,17位来自韩国三星的核心干部在寻觅了14所不同的设计学院后走进了加州设计中心艺术学院,只为寻找到其总裁李健熙(Kun-Hee Lee)口中那位能扭转三星的灵魂人物,带领三星由卖廉价品的二流公司走向一流的世界品牌。当时,三星的中层管理人员在全球范围内找寻设计师,从各地抄袭最先进的元素,时髦而花哨的产品在风格上没有任何连续性和一致性,这正是高登·布鲁斯“深深厌恶”的。“大量复制的标签就算塞满你的眼睛,你也不会买账。一个没有连续性的品牌好比患有精神分裂症的人,具有多重人格,让人无法信任。可很不幸,惟有信任才能保证一个品牌长久的美誉度。”李健熙花了1000万美元专门修建了一栋8层大楼,并把1995年定为“三星设计年”,盛情邀请布鲁斯和另一位日裔美国人詹姆斯·美和(James Miho)加盟三星,结果有了三星创新实验室(IDS)的成立和成就。精心挑选出的三星设计师们每日晨读两小时英语,一周六天拿着普通工资,跟随布鲁斯和美和进行“认识你自己”的震撼性教育。这些年轻人由于深受新儒学的影响,在最初连向老师提问的勇气都没有,对韩国文化既深深自卑,又极力捍卫,用美和的话来说,“改变他们的心灵结构才是要紧的”。于是,布鲁斯和美和带领他们每年3次,每次18天探索世界知名城市,甚至出国期间规定不能讲韩文、用筷子,逼迫他们像人类学家一样去对不同文化情景下的人进行观察和思考,并发现韩国文化的独特和优秀之处。“全世界最大的市场不在中国或者美国,而在于人最内在的人性”。

历史常会出其不意地重复,10年前的韩国三星仿佛影射了现在的中国长虹,但高登·布鲁斯所坚持的依然不变:“跟随他人是愚蠢的行为,设计师应当用世界公民的视野去重新审视自己文化的价值,并忠于它。长虹的设计必须被注入中国特有的元素,具有中国式的DNA,才能赢得全世界的尊重。”他也依然会向人们澄清自己不是教别人如何设计,而是愿意以“设计师的设计师”身份去让他们领会设计究竟是什么。对应这个问题的就是布鲁斯常说的那一句:“设计是文化的表达。”
1999年,布鲁斯离开了三星创新实验室,但其成效却在随后的时间里一点点显露出来。到今天,三星产品带着独特的韩国风味,已经赢得了21个IDEA奖项(由美国工业设计协会和美国《商业周刊》颁发给工业设计界的奥斯卡奖)和29个IF奖(德国汉诺威工业设计论坛颁发),创新和设计体现出的惊人经济力也赢得了包括《商业周刊》在内的众多媒体的一片惊叹。长虹邀请布鲁斯加盟,正是看中其思考问题的方式——跨文化沟通方面的经验,用长虹董事长赵勇的话来说,“希望他能为长虹带来根本性的帮助”。也许这是一个家电本土品牌走向国际化最聪明的方式,中国设计已经不能再只是一个概念。“至少,这个从四川走出来的品牌已经放弃方言,开始用普通话,甚至用英语来开董事会了。”湖南大学设计学院院长何人可教授的口气一半打趣,另一半则是赞许。为配合这次“拿来主义”式合作,长虹还举办了“2005年全国大学生感观创意大赛,让这些八九点钟的太阳尽早发光,这是另一个意味深长。
最后,如果你是设计师,不妨用布鲁斯说的这个标准去照照镜子:“设计师的特质应当包括激情、好奇心、观察事物的愿望、清楚表达问题所在的能力、责任心和幽默感。”也应当记得,“世界继续以我们无法预计的方式全球化,这最终将有一个更深刻的文化影响施加于我们对于我们的设计所做出的判断的质量。一不小心,我们将会和最有意义的东西隔绝。”如果你还身在长虹,哦,很幸运,“长虹设计师年轻而好奇,学习能力很强,惟一要做的只是‘认识你自己’!”
乐乎设计,乐乎生活~

TOP

给美的的讲座~
————————————————————
人才科技月推出系列活动

设计之道讲座
    9月9日,“设计之道讲座”在微波炉事业部会议中心举行。
    “设计之道”讲座的主讲嘉宾、原三星工业设计总设计师高登?布鲁斯在讲座中,首先分析了工业设计国内外现状及发展趋势,回答了工业设计在企业内部常见问题,并对美的的工业设计工作提出了建设意见。
    持续一天的讲座吸引了众多听众,集团科技管理部总监邓奕威、微波炉事业部总经理朱凤涛等领导与来自各经营单位技术副总以及产品策划负责人共一百多人听取了讲座。
    “工业设计是产品创新的源泉。”高登?布鲁斯在讲座中强调了工业设计在企业经营中的重要性。高登?布鲁斯认为,美的现在给了设计人员一个很好的条件?可以让自己的设计产品在市场上很快得到检验?得知设计得好与不好。
    当日下午,高登?布鲁斯还与所有设计人员进行了面对面的交流,回答美的设计人员提出的疑问和感兴趣的话题。(廖宝法)
乐乎设计,乐乎生活~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