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住房需求与人口结构变迁

住房需求与人口结构变迁

范:房价的形成与多方面的原因有关系,其中人口结构变迁很重要的一点。
中国的一个趋势就是城市化的过程,人口向城市集中,自然需求旺盛。

改革开放后的一代年轻人,大都独生子女的一代,其消费习惯已经跟父辈有很大不同了,如何对这一代人进行研究,正是很多产品的机会。
——————————————————


漫画:房价太深http://www.sina.com.cn 2007年06月15日15:18 中国新闻网


房价太深 图/刘道伟


  最近有一种观点,认为中国的房价之所以会上涨这样快,在于中国独生子女的人口结构,且如今年的高考有1000多万人,过几年他们都是劳动市场主力,他们工作后都得购买房子。如果这样,那么中国的住房价格只会上涨,而不是会下跌。

  其实,住房的供求关系与人口结构有关,住房的价格反映住房的供求关系。但是,在中国,情况与国外有很大差别。

  因为,国外房地产市场都是经过几百年发展起来的,而我们的房地产市场只是在几年的时间内发展的结果。试想,中国的房地产市场能够在几年内走完国外发展几百年的路吗?这是不可能的。再加上中国的土地公有制,因此中国的房地产市场价格,与由供求关系来决定市场价格的国外房地产市场相比,还差得太远。

  就目前的情况来说,中国房地产市场的价格仍然是人为操纵机会较大,特别是房地产作为一种特质性的产品、一种唯一性产品,更容易被垄断性定价。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政府没有一个好的房地产市场政策,房地产市场的价格根本不会由市场的供求关系来决定,何况房地产的要素非市场化、在产品市场化的情况下更是如此:即市场供求关系无法决定房价的高低,而是由非市场力量来决定。

  从总量上来看,中国的人口是不断在增加,但家庭的人口越来越少。从1998年到2004年,为什么这几年住房需求短期爆发出来?其原因很多,但最为重要的是住房制度改革、银行按揭推出及人口结构正好处于多人口的家庭进入就业工作时期。也就是说,当多子女的家庭进入工作时期,一个家庭分出多个家庭,其住房的需求自然增加。而在独生子女政策下的家庭,其情况正好是反向的,即在独生子女的人口结构下,只是多个家庭向一个家庭结构的融合而不是分离。而这些家庭的父母亲多数都有住房。当家庭融合后,住房需求是减少而不是增加。

  还有,对于每年高考的学生,几年后是就业的主力军,但这些人口中相当一部分是农家子女,他们通过高考进入大学来改变自己的处境与社会地位,这当然是社会巨大的进步。但是当房价很高时,他们毕业后进入城市工作有能力进入房地产市场吗?可以说,即使是城市的家庭,在目前的高房价下绝大多数人都无法进入高房价的市场,他们花几代人的努力都无法购买一套子女所需求的住房,那么农村居民的子女一进入城市工作就有能力购买自己所需要的住房吗?如果目前我们的住房政策不改变,他们要进入高房价的市场根本就不可能。

  也就是说,住房的需要与人口结构有关,但住房的需求与人口结构关系不大,最为重要就是与房价的高低有关。就目前人口结构的变化来看,家庭融合只是减少对住房套数的需求,而不是相反。(文/易宪容 上海证券报)
乐乎设计,乐乎生活~

TOP

范:
中国年轻人分类,
1、长在城市,学在城市,就业在城市
2、长在农村,学在城市,就业在城市
3、长在农村,不学,就业在城市
4、长在农村,不学,留在农村
……
这四类中,尤其以第二类人,最为痛苦,家里本来就没钱,好不容易考了大学,留在了城市,村里期望都很高,但面对城市的高生存成本,家里没什么积累,心高气傲的他们会饱受挫折。
乐乎设计,乐乎生活~

TOP

引用:
原帖由 happyfan 于 2007-6-16 15:27 发表
范:
中国年轻人分类,
1、长在城市,学在城市,就业在城市
2、长在农村,学在城市,就业在城市
3、长在农村,不学,就业在城市
4、长在农村,不学,留在农村
……
这四类中,尤其以第二类人,最为痛苦,家里本来就没钱,好不容易考了大学,留在了 ...
5、长在城市,学在城市,就业在城市,却没有家底
上海没有房子的家庭,或者住在棚户区的家庭还有很多,有的因为各种原因穷困不堪的也很多,那些家庭的孩子不比农村上来,学在城市,就业在城市的日子好。
现在首付就要30万左右,据说,在上海,一般的家庭也还是很吃力的。

七、八年前,还有单位分房的政策,住房困难的家庭,一般只要工作努力,就可以分到房子的,但是平均面积都不大。后来,这个政策取消了。商品房渐渐发展起来,大家开始可以买有产权的房子,但实际上也只是70年的使用权。再过了几年,为了推动房产的发展,有了银行贷款的政策。刚开始有这个政策的时候,有人质疑,有人甘愿一试,事实证明,那些试一试的人的决策是正确的。我家就是在当时买的房子,现在妈妈回想起来,感叹到,当时要是想再累积个10万块再买,等到再赚10万的现在,怎么也买不起这房子了。当时谁也没想到一年之差有这样大的变化。从某种程度上说,父辈这一代的中上水平家庭和下游水平家庭就是在当时分出来的。

不过话说回来,现代人有点太物质了。
见过blog上写过一段话“我要赚很多很多的钱,我要让爸爸妈妈过上好日子,我要有自己的房子,买所有想要的东西,不再贫穷”。然后不断的比较同学之间用的东西,穿的衣服。想起了小的时候,老师的尊尊教导,不要攀比,不要虚荣。原来长大的我们,在经历充斥着考试与升学的少年时代,把这些都忘记了。
看到blog上那段话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人是罗仪凤,康有为的外孙女。在看章诒和的《最后一个贵族》(《往事并不如烟》里的一篇)的时候认得的人物。看完之后,才真正明白这个简单的道理——精神是胜于金钱的财富。
我觉得人还是不要太为财所累的好。

TOP

范:任总的分析还是十分理性的。。。赞一下,
级差地租的效应还是非常明显,整个中国都隐隐地有着那几个大城市的巨大影子。
————————————————
大城市效应
http://blog.sina.com.cn/u/4679d351010009x5
2007-06-29 17:40:50
任志强
泡沫一般是在将粉丝也卖出了鱼翅的价格时才会出现的。就像当年的郁金香泡沫,并不在于高档的郁金香多贵。那种郁金香过去很贵,现在仍然很贵,高档的郁金香今天也值一辆汽车的价格。而泡沫在于将普通的只值粉丝价格的郁金香炒得比鱼翅还贵。当人们发现粉丝不值鱼翅的价格时,泡沫就破裂了。

查查历史上曾经有过的泡沫的真实记录就会发现这个最简单的道理。

今天中国的房价也被许多人认为是泡沫了,更多的人看到的、举例的无非是大城市中类似于汤臣一品的房价,而完全忽略了鱼翅与粉丝的差别。或者说这些人只想吃鱼翅而故意视而不见那些粉丝的价格变化。尤其不愿承认中国目前的经济水平只能让绝大多数人都吃粉丝的现实。就像绝大多数人宁愿挤入大城市拿暂时的低工资,也不愿到边远地区领取最初的高工资一样。

从2005年全国住宅商品房的销售价格看(已在此前的博客中公布),只有北京、天津、上海、江苏、浙江、广东三个直辖市和三个中国经济发达的省房价高于全国平均水平(3009元/平方米),其他绝大多数地区省市的房价远远低于全国平均水平。扣除这六个省市后的平均房价尚不到2000元/平方米(1910.68元/平方米)。可以看出,少数地区与城市的房价已经变成了鱼翅的价格,而绝大多数城市与地区的房价仍然是粉丝的价格。

虽然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在实物经济支持之下,各地的房价均有所上涨,但并没有像个别大城市的房价一样普遍飞涨。更没有远离城市居民的收入,也多与人均GDP的发展水平相适应,许多则落后于GDP的水平。住房可支付性指数有些高达146,绝大多数高达100以上。

(住房可支付性指数【House Affordability Index HAI】,注:中位收入家庭每个月用于住房消费的支出占收入的比重不大于30%时,相当于中位数收入家庭可承受的住房消费上限。大于100相当于可承受市场更高的房价。)

为什么大城市的房价会高。这并不仅仅是土地价格高,更重要的是现行的财政政策中让大城市拥有更多的公共资源和福利,形成了公共资源对消费能力的掠夺。

大城市的教育条件好。进入了大城市就取得了几代人免费或低费获取教育资源的条件,并为改变今后的收入状况创造了先决条件。

大城市医疗条件好。进入了大城市就取得了几代人就近就医、高水平的医疗条件和设施,加上大城市所提供的医疗资源的补贴和医保制度的优越,不但可以降低就医的费用、医保的费用(保险等),还为几代人的健康打下了基础。

大城市的就业机会多。进入大城市就增加了就业的机会,也同时增加了获取高收入的机会,因此大批的毕业生并不愿意回到出生地的地区或边远落后的地区,而宁愿在大城市中磨练。

大城市的创业机会多。大城市中所聚集的文化、科技、娱乐、服务、演出等条件远远优于中小城市。而这些都给了人们独自创业的机会,让许多人可以在偶然之中找到必然,或一曲成名、一夜成名,不仅仅是简单的就业,而是成为了创业的主导。

大城市的商业机会多。集中的贸易、金融、服务、商品供给与疏散的条件,因人口因素而好于和高于中小城市,形成的机遇自然处处可见。

大城市的公共设施与保障优于中小城市。不但提高了生活质量,也降低了生活的费用,如公共交通的补贴、水、暖、电、气等供给与补贴等等。

类似这种公共资源差异的例子还可以举出许许多多,恰恰是这种公共资源配给的差异性形成了土地价格的差异和住房价格的差异。

可以明显的看出“告老不还乡”的发展趋势和年轻人向大城市集中的趋势在让大城市的人口聚集和财富聚集作用在放大。当消费向大城市集中时,这种消费所推动的城市经济增长又反过来提高了城市的公共资源配置能力,并形成一种循环发展的模式。

中国有句古话“大树底下不长草”。是指大树吸收了周边土地过多的营养,连草都难以生长。中国的大城市其辐射与吸养的能力也有些类似,让山西的煤生产地的财富消费在北京,却将污染留在了山西。公共资源在强烈的吸收着周边财富的消费能力。

中国还有句古话“大树底下好乘凉”。则是从另外一方面反映出公共资源在大城市的优势,而让更多的人宁愿花个高房价也要享受更多的荫凉。而高房价的付出则在荫凉中得到了补偿。就像10万元解决不了上一个重点中学、20万元解决不了上一个名牌大学的问题,恰恰可以通过居住地与户口迁移的问题在大城市中得到了解决一样,高房价仍然挡不住这种公共资源的乘凉优势。

中国讨论过多次城市化的过程中应采取发展大城市战略还是发展小城镇战略的问题。如果不能改变这种大城市公共资源配置优先的条件,则小城镇战略就必然会有大量的困难。尽管尚有户籍的限制性条件,但富起来的人们向大城市转移的趋势是不会改变的。

一些人认为当我国小城镇的发展战略能解决城市化的问题时,大城市中的房价就会下降或平稳了。这确实是解决需求过度向大城市集中的办法,但什么时候能实现,或者有无可能实现用小城镇发展替代人口向大城市集中的目标呢?



请看我国城市人口的变化情况:


1996年  2003年

人口百万级以上城市
34           174

人口50—100万
44        274

人口20—50万
195     172

人口20万以下
393      40

合计
666    660


资料来源:统计年鉴。



从表中可以明显看出的是在城市化的进程中城镇的总数不但没有增加,反而减少了,因为大城市扩容时,将小城镇吃掉了。

而人口则向大城市集中,20万人口以下的小城镇减少了350多个,而百万以上人口的城市增加了140个。50—100万人口的城市增加230个。至今这种变化仍在继续,让小城镇吸引或容纳更多城市化人口的美梦破灭了,而人口向大城市集中的现象则随着个人财富的增加变成了一种自主选择权。

为什么人们宁愿忍受大城市的地价与房价的掠夺呢?因为住房购买的是一种预期,是一种未来收入流的提前支付,不管房子是否升值,都必须用未来的收益交换。

住房的个人按揭贷款是因为有未来的收入流可做偿还。这种收入流也许并不来自于住房本身(投资出租与升值是可以产生收入流的),但却来自于住房所形成的生活、工作条件的变革以及因住房而改变的分享公共资源的成果。

预期的公共资源是无法用金钱计算的。每个家庭的预期不同、需求不同,但可以肯定的是当这个家庭之所以将消费能力向大城市转移时一定有一个比生活在消费水平更低的城市中更好的理由,当然包括公共资源的分享和生活质量的提高。如果后续的人们仍用这种观点向大城市汇集,则房价就会保持升值,购房并分享公共资源的同时也能获得投资中的财产收益。

众所周知,这种公共资源在大城市的优势,包括大城市能提供更多的社会福利与低收入家庭的社会保障,自然也会造成城市的腐败因素。会用高福利而养活更多的懒人,如北京的“爷”文化,也会造成问题日益严重的大城市病,就像吃鱼翅会破坏环保一样。

美国加州大学教授约翰·奎格利和美国布朗大学教授费南·亨德森就曾在《中国的城市化》报告中指出:“第一、较高级别的城市‘监督指导’较低级别的城市;第二、较高层次的城市享有更大的决策自主权,更多公共财政资源,更容易得到交通方面的便利。”因此更容易获得企业、投资者、国外资本和移民的青睐。

因此1996—2001年期间,中国省会和直辖市人口的增长率是其他地级城市的2倍和县级城市的4倍,因此担心“移民对金钱的追逐通常会造成一个过度拥挤、管理很差的超大城市,生活质量会变得很低。”

但至少在未来的十几年中这种大城市优于小城镇的生活质量的现象是不会改变的。深圳从一个几十万人的渔村变成上千万人口的大城市,至今在吸引着更多的外来人员。而这种大城市从吸纳外来消费能力和人口增长中的受益也不会在未来的十多年中改变。同时这种从中央到省会再到地县的塔式管理体制也不会在未来的十多年中改变,那么分层级而形成的公共资源配置就更不可能改变了。

在社会发展的不平衡中,我们无法改变人们向大城市汇集的局面,就像我们无法改变一定会有人有能力并习惯于吃鱼翅一样。因此大城市的房价会高,经济发达地区的房价会超过全国的平均水平。但缺少这种比较之中的城市差别和缺少这种公共资源吸引力的城市却同时在消费能力的转移中,让房价较为平稳、增速较为缓慢或低于住房可支付性指数的标准,给了人们在社会中更多的选择。

大城市会有饱和的周期,中等城市也有变成大城市的周期,小城镇同样有发展成大城市的过程。美国的农业只占到GDP总量的2%时,我国的农业GDP仍占到13%左右的比重,但却养活着近60%的农业人口。改变中国农村的落后唯一出路是将他们从农业生产中解放出来,让他们能分享城市所提供的公共资源。在改变就业的同时提高他们的收入,最终让他们能离乡的同时离开土地的约束。

但完成这一历史性的任务则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这就必然产生在这一建设与发展过程中首先向大城市集中的现象,也必然造成大城市的土地紧张,让供给远远的落在需求增长的后面。

也许会有人用本地的收入来衡量本地的房价,但移民式的消费能力却是首先从高端开始的。对房价的博弈就变成了争夺城市公共资源的博弈,而并不以本地已经有权利享受这些公共资源的人口的收入能力为标准了。

大城市的政府因此在这种博弈中获得了更高的土地收益并转换成公共资源,房价在这种博弈中则成为了过街老鼠,但又在骂声中向上爬!

尽管许多人对房价的上涨不满,却无法阻止这种大城市特有的吸引力。无法改变中国特有的大城市效应。

[ 本帖最后由 happyfan 于 2007-6-30 20:09 编辑 ]
乐乎设计,乐乎生活~

TOP

记得有个故事:二战时候,罗马教皇去访问德国,希特勒指着一大群德军士兵,傲慢的说:我有这么多军队?你有什么?
教皇说:我的军队在天上。
(源于:李敖有话说)

人有恒产,方有恒心,
但这个恒产不一定要是看得见房子,也可以有很多看不见的东西,抓不住那些看得见的,要学会抓住看得见的,这需要智慧。
乐乎设计,乐乎生活~

TOP

终于找到这个说法的源头了,居然也是任总。。。
——————
人口结构与需求
任志强
http://blog.sina.com.cn/u/4679d351010009r4
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上学时,Laven教授用美国的人口统计学案例告诉我们,一个国家的住宅需求量是根据这个国家的人口数量、年龄结构和家庭分裂速度决定的;而办公与商业则是根据第一、第二产业的就业人员向第三产业转移的速度决定的。
当一个国家的人口结构集中于20—40岁的突出年龄段,则住房的需求必然高速增长。这里并不分城市与农村,因为国家必须保证公民的基本居住权利。因此不管住房是用什么方式提供,不管住房使用什么方式提供都要有适量的住房供给。只有居住的标准是根据国家经济发展阶段决定的,但成套住房的数量要能满足最基本的人口与家庭增长的需求。
那么中国现阶段的人口结构现状如何呢?(部分资料来自于《走出神话》一书。)
1970年之前接近于金字塔形。1975年实行严格的计划生育之前是一个婴儿潮的时代。1975年8亿多总人口中0—14岁的儿童为3.66亿人,超过了总人口数量的40%。1975年之后开始下降,但2003年这个年龄段的总人口仍有3亿左右。

图1(左图):1970年中国人口结构
图2(右图):2000年中国人口结构

资料来源:联合国人口署。
2000年之后的金字塔更接近于柱状,而且基座在缩小,而中间的凸出部分就是那些在婴儿潮时代出生,现在处于在而立之年的人。20—30岁年龄组的人口高度集中。
在继续发展的过程中,可以看出直到2020年之后20岁以下结婚生子的人口结构才开始缩减,其中仍有一段90年代初的人口高峰波。

图3(左图):2020年中国人口结构
图4(右图):2030年中国人口结构

资料来源:联合国人口署。

明显的下降趋势则在2030年之后。
同时从人口结构随时间推移的变迁中也可以看出,人口寿命的延长并不能在2030年之前形成大量的住房遗产继承,在老龄人口不断增加的同时新增人口组成的家庭仍需要大量的住房。

图5:中国人口结构变化(绝对数)


家庭分裂的速度不但与人口数量和年龄结构相关,同时与抚养率相关,这里包括:“儿童抚养率”、“老人抚养率”和“总抚养率”。
由于出生率在1975年之后下降,因此中国儿童的抚养率在逐年的降低过程中,而老人的抚养率并没有相应的提高,使总的抚养率从1975年的0.83下降到1990年的0.54,并进一步下降至今天的0.47,并形成了2000—2020年期间的抚养率最低、家庭支付能力最强的黄金发展阶段。

图6:中国的人口抚养率——目前正处于“黄金时代”


同时由于传统的福利分房在中国形成了年龄组越高拥有私产权的住房率越高的特殊现象。
这种现象的反向则是年龄组越低则购买商品房的比例越高。

表:2005年不同年龄段户主的城镇家庭拥有的自有住房比重(单位:%)

20—29岁

30—39岁

40—49岁

50—59岁

60岁以上

自有住房

78.81

85.75

85.09

86.07

87.46

原有私房

10.1

10.6

11.3

12.0

12.0

房改私房

25.9

41.9

51.9

57.4

60.4

商品房

42.9

33.2

21.9

16.7

15.1


资料来源:国家统计局、REICO数据库。

但传统的福利分房虽然让高年龄段的家庭拥有房改房和私有住房的比例最高,但这些住房的面积较小、条件较差,已不适于多代人共同居住,就形成了多代人共同改善住房需求与居住质量提高的欲望与能力。父母的“代际帮助”在解决子女的住房问题同时也让自己的住房条件得到了改善。
国家统计局的调查反映,1980年以前建设的住宅户均面积为57平方米。1991—1995年间建设的住宅户均面积为79.1平方米。1996—2000年建设的住宅户均为94.3平方米。全国城镇共有成套住房1.29亿套,其中1亿套的单元房占城镇全部家庭的80%,户均面积在76平方米左右,9500多万套的二、三居室,占全部家庭的74%,户均面积低于80平方米,因此加速了家庭分裂的速度。
由人口年龄结构决定,2002—2004年每年登记结婚的数字从786万对、811.4万对上升到867.2万对(离婚为117.7万对、133万对和166.5万对)。人口从2005年的56650万人上升58916万人。市场化率不断提高的同时城镇新增家庭数也在不断增加,1999年新增为681.5万个家庭,2003年新增为713.6万个家庭,2006年新增为890万个家庭。这种迅速增长的家庭分裂速度恰恰与我国现阶段的人口结构和人口红利成正比。
而我国现有商品房市场化的供给量却远远跟不上城镇家庭的分裂速度,全部商品房住宅1999年为194.6万套,2003年为302万套,2006年约380万套,仅为新增家庭户数的28.56%、42.33%和43%。近几年每年接近上千万的高考生都将是几年后的新增家庭后备军(今年考生950万人,尚未计入未参加高考的适龄人口数)。尽管建设部不得已强制的推行70%建设90平方米小户型住房的政策以试图在同等的土地和同等的竣工面积上生产出更多的住房套数,但这种商品房供给始终低于城市家庭增长的现状仍将持续很长时间。
在土地紧缩、严格控制房地产投资规模的管制之下,商品房的供给很难在未来的十多年中扭转供求之间不平衡的局面。
中国的经济始终保持着高速的增长,人均收入和社会保障也在改善与加强中,必然形成近几年人们会充分利用人口红利的黄金时代购房,以充分的改善相对稳定的住房条件。等到人口结构与家庭抚养率发生重大变化时,这种需求的增长趋势才可能减缓,城市化率的速度才会减缓,而这还要经历一个十多年的周期。
尽管社会上不断的有人叫喊着房地产市场有泡沫;尽管不断的有人在预言这种泡沫会在几年后破裂;尽管政府在不断的调控市场、平抑房价;尽管有许多人对房价的增长不满;尽管有许多人在大骂开发商的“黑心”价;尽管市场中确实有不规范的开发行为和不遵守市场规则的违规行为;尽管市场中确实有一些以住房为投资对象的行为;尽管已购住房中存在偶尔居住或购而不住的空闲;尽管许多家庭已无法承受房价的上涨,但一个家庭无法回避和只能面对的现实是中国的现有人口决定着在相当一段时期内,可能至少十五至二十年才能出现的结构性变化。
中国的未来住房政策必须依据现存的人口结构为基础,这些住房的需求可以由现行的市场中的商品房解决一部分,但绝不是全部。可以依赖于政府的社会保障解决一部分,但还是有缺口,而这个缺口则要打破现行的管制办法才可能发挥市场的金融优势和民间的投资优势来弥补。
不管用什么方式都必须按1948年《国际人权宣言》、1995年联合国《经济、社会、文化权利国际协议》、1996年联合国《伊斯坦布尔人居宣言》中明确提出的“要全面逐步实现国际法律文件提出的人人享有适当住房的权利”的要求,提供中国现有人口结构所必须的足够数量的住房。
只有充分的认识我国未来人口结构的变化趋势,才能预测今后几年可能出现的矛盾,做出正确的科学决策,减少一些只看眼前的失误,增加一些理性的分析,制定出可持续发展的长期政策,为建立和谐小康社会多干一些实事。
政策是可以改变的,但中国人口结构的现状是无法改变的。
当城市打开了户籍管制的大门之后,这种人口结构会形成更具冲击力的一股洪流。今天就应为应对今后的变化而做出努力了!
<感谢乔纳森·安德森的资料与分析>
乐乎设计,乐乎生活~

TOP

这本书似乎不错
——————
http://lz.book.sohu.com/serialize-id-5952.html
“走出神话” 简介:
   本书是上述一系列问题的正面回答。一方面,作者详细分析了中国面临的诸多难题,包括政经关系、人口老化、银行坏账、社会矛盾、增长模式以及中国与世界的相互影响,在充分肯定中国改革开放巨大成就的基础上,探讨了现实问题的解决办法。另一方面,针对各种夸大其辞的论调,作者还原了中国经济增长的真相,指出中国尽管是新崛起的亚洲巨龙,却并非人类从未见过的物种。从宏观经济的各种表现来看,它都将沿着东亚文化圈的既定模式发展,在未来二十年逐渐成为亚洲经济的领头羊。同时,在七个重要的方面,它不会改变整个世界的面貌。...
乐乎设计,乐乎生活~

TOP

http://www.ftchinese.com/sc/stor ... =2&loc=HOMEPAGE

相继沦为房奴
  
作者: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特约撰稿人龙溪微微
2007年11月26日 星期一
  
  
想买房吗?如果你二十好几,三十不到,有侣无房,有脚无车,你肯定会蹦出俩字儿,废话!

没错,因为你的思想成熟度,是随着房价的节节攀升,循序渐进地与时俱进的。我就不信当初你大学毕业,东颠西跑忙活着找工作的时候,脑海中就已经勾勒出你未来家园的宏图。反正,我是没这根弦儿!

其实,择业与买房,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我的朋友A,毕业后供职于某国家机关,一个月一千来块钱的死工资。按理说,这点钱还不够塞牙缝的,我这位朋友应该颇为郁闷才是。可是,你错了。朋友A的生活质量指数其实挺高,住的是单位免费分配的宿舍,粮油酱肉总是定时发放,一年四季常有国内外出差的免费观光机会,拿的还是以美元计算的差旅补贴。更令人艳羡的是,工作才两年,朋友A就排到了低价认购经济适用房的机会。虽然是旧房,但一平米才两千来块钱,买跟送也基本没区别了。

且别羡慕人家,毕竟国家公务员的工资不高,如果没有这种购买经济适用房的福利,难道让人民公仆一辈子住集体宿舍不成?

我的朋友B,则是北京某高校一名光荣的教务工作者。人都说高校教师清贫,北大教授一个月才拿四千多,激起了媒体圈的热烈炒作。但就说朋友B吧,一个月好几千块的工资而且逐年稳步增长,住的是便宜便利的学校宿舍,吃的是物美价廉的食堂,还经常有机会在大江南北出差。工作第二年的时候,他所在的高校和北京某房地产开发商合作,认购了该开发商新建楼盘的半壁江山。朋友B开始马不停蹄四处借钱筹集首付款,按他的话说:一平米才五千多,不买白不买!

要知道,2006年那个时候,北京市四环内的楼盘,已经基本没有低于一万的了。就连五环外的郊区,也是七八千的均价。朋友B买的那个楼盘有一个忧郁浪漫的名字——布鲁斯北岸,一开盘就卖到了七千多大元。你想想吧,一平米省两千五,一百平米就能省二十五万!

对普通白领而言,就算你月薪五千,工作五年,省吃俭用,你能不能存下二十五万,还打个问号呢。当然,如果你投资头脑不错,让钱在金融市场里打滚,那就另说了。

我也有很多朋友在外企工作,他们的生活模式就是——高薪高压高消费。你赚多少钱,你就该穿什么档次的衣服,拎什么档次的包,涂什么档次的化妆品,打什么档次的taxi,泡什么档次的夜店。你不这么做,就显得老土,很难和圈内人士打成一片,令你的事业发展受阻。

对我的这批朋友而言,买房无疑很贵,而且没有优惠。要是你完全买不起呢,也就不奢望了。可你工资还挺高,没理由不把买房列入人生规划日程。于是,在公务员朋友A和高校工作者朋友B的刺激和带动下,我的白领朋友们也纷纷扩大内需,相继沦为房奴。

可是,别以为成了房奴,你就有理由穿低价衣服,拎便宜皮包,用国产化妆品,挤公交见客户了。你要降低生活质量,也只能从事少买内衣,少吃猪肉,少下馆子等隐秘行为,面子上要花的还是一样都不能少,否则,你还怎么混啊?

当然,对现在的大学毕业生而言,白领,公务员,高校工作者啥的都算不错的职业选择。听说市场上大学生已经快和大白菜等价了,用人单位一个劲地给你压工资,你不干就走人,自然有人顶上前赴后继。在那种绝对饿不死人也攒不下钱的情况下,买房,只能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想。

形容得残酷点吧:上班族,想买房。挣得多,你就扛。扛不起,请租房。挣不动,请下岗。

当然,我们也可以乐观一点:选对了职业,买房就不是梦想。

《FT商学院》
乐乎设计,乐乎生活~

TOP

高校教师可不都是这样的,那个很爽,如果没这个福利,简直梦想离地太远了。
————
在那种绝对饿不死人也攒不下钱的情况下,买房,只能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想。

形容得残酷点吧:上班族,想买房。挣得多,你就扛。扛不起,请租房。挣不动,请下岗。
乐乎设计,乐乎生活~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