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其他相关] 农民机器人发明家——吴玉禄

农民机器人发明家——吴玉禄

http://www.hudong.com/wiki/%E5%90%B4%E7%8E%89%E7%A6%84

互动百科的介绍,完全是兴趣

吴玉禄-简介

在十一二岁时,因为一个从他面前匆匆而过的行人,其协调和稳当的走路方式,让他决定尝试着去做一个能站着走路的机器。

经历一次又一次的失败,直到1986年,吴玉禄用大量铁丝制成了带着尾巴的“吴老大”,会走路,但不会抬腿。约1年后,既会走路又会抬腿的“吴老二”诞生,依然长着尾巴。

从上世纪80年代中期到2006年,他先后自制了25个机器人,按顺序先后给命名为“吴老大”到“吴老二十五”。这些吴家“孩子”有的能走正步,有的能翻跟头……会拉车的 “吴老二十五”是他最喜欢的一个。

新诞生的“吴老三十二”。“我是拉洋车机器人,吴玉禄是我爹,我拉我爹去逛街,谢谢。”戴着草帽的机器人一边忽闪着眼睛,一边扇着招风耳,振振有辞。

眼前的吴玉禄,身穿笔挺的西服、脚踏锃亮的皮鞋、戴着大眼镜。对这身打扮,他的解释是刚到区里拿了港澳通行证,将要和妻子带着“吴老三十二”去香港参加国际艺术节。

吴玉禄-经历        

农民吴玉禄造出26个机器人吴家出了“败家子”

吴玉禄在家排行老五,是家里最小的儿子。从小,他不爱说话,就喜欢鼓捣一些小玩意儿。上学后,他对学习不感兴趣,却经常像小乞丐一样,满大街捡别人没用的“破烂”,宝贝一样放在书包里。

吴玉禄第一次接触的“机械”,是一把废弃的铁锁。为了弄明白钥匙和锁的关系,他砸坏了很多铁锁,终于学会了修锁配钥匙。 这个穷困的家庭,并未因为多了一个劳力而出现转机。耕田、种地等农活,吴玉禄一样不干。大量空闲时间,吴玉禄都花在捣鼓他收藏的那些机械“破烂”。村里的老人们都说,吴家的小儿子是个“败家子”。

丑陋的“吴老大”

然而,家庭的贫困,让吴玉禄的梦想只能停在脑海中。村里照顾他这个困难家庭的孩子,将其招了工,让他进入一家民营工厂当电工。造机器人的梦想,从那时开始付诸实施。

1978年夏,16岁的吴玉禄与村里一个铁哥们儿商量:一起做个会走路的机器吧。那时候,他还不知道“机器人”的概念。 折腾了一年多,第一个机器人面世:外形是一个人形的铁皮,身后的两根粗铁丝连接着一个齿轮,一台捡来的小电机充当动力。小电机发动后,带动两根铁丝前后移动,“铁皮人”开始动起来。 这是吴玉禄的机器人处女作,名为“吴老大”。从那一天开始,他就上瘾了。

造风扇俘获女孩心

1986年,经媒人介绍,他认识了一名叫董淑艳的女孩。 然而,两人第一次见面,董淑艳甩下两个字:“不成”,扭头就走。 吴玉禄找来一个电机,接上一根连杆,将一柄蒲扇插在上面。通电后,蒲扇前后摆动,扇出凉风。他还设置了一个挡位开关,通过调节电机的转速,控制蒲扇摆动的速度。 这个小物件,让董淑艳欣喜异常。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她发现只要她能想到的,吴玉禄都能给她做出来。 就这样,两人结婚了。直到现在,吴玉禄的家里还摆着这台“电风扇”。


吴玉禄雷管炸伤手

1989年夏,吴玉禄正在造机器人“吴老二”。在废品站搜罗材料时,他发现了一节“七号电池”,标签上写满外国字,像是“进口货”。他赶紧将它拿回家,准备当作“吴老二”的动力。当他接通“电池”的正负两级时,一声巨响,爆炸了! 吴玉禄的左手顿时血肉模糊,皮都翻起来了。邻居将他送到医院,打了十几针麻药,才缝合好伤口。

吴玉禄的无名指被炸坏。直到现在,这根手指到冬天总是冰凉的。 后来,吴玉禄才知道,那节爆炸的“电池”其实是根雷管,上面写的英文字母“TNT”是炸药的意思。

妻子离家出走

从废品站淘回来的东西,虽然成本低廉,但要让机器人“听话”地动起来,却需要更多精密的零件。吴玉禄指着一个被拆得稀烂的玩具直升机说:“几百块的玩具,我只用它的遥控器。”诸如从新摩托上拆电机、从汽配城买小轿车坐椅,这些事他都干得出来。

1999年夏季的一天,吴玉禄带着全家到邻村维修农具,但时间不长就接到村里的电话,让他们赶紧回家。吴玉禄刚骑车到村外,就见自家方向浓烟滚滚,村里大喇叭喊着:“社员们都去吴玉禄家灭火。”等他们赶到家门口时,整个房子烧得只剩下三根檩条。 董淑艳带着孩子离家出走,打算和吴玉禄离婚:“让他跟机器人一块过吧”。


吴玉禄一举成名

2002年,吴玉禄带着他最得意的机器人——“吴老五”,参加全国农民科技之星大赛,一举夺得冠军,并赢得一万元奖金。这是吴玉禄做机器人挣到的第一笔钱。 吴玉禄和他的机器人上了电视,“那时多新鲜啊,我们还请记者吃了顿饭呢。”董淑艳说,那次采访,吴玉禄脸憋得通红,就是说不出话。

2003年,众多媒体蜂拥而至。最多时,一天就有15家电视台记者来采访,“车都停到了村外,小院里都是摄像机。” 名气变大,吴玉禄过日子也要排班了。他开始有些不适应,想安静地造机器人的时间更少了。从去年至今,他疲于四处奔波,几部新机器的设想只是刚刚有了个模子。

吴玉禄造机器人不必再偷偷摸摸了,妻子和两个儿子都已经成了他的助手。一个多月前,他和正在大学学习软件设计的二儿子联合开发了一部会下棋的机器人。吴玉禄说,他现在很多设想都需要和儿子一起完成,这对他们两个都是一个挑战。

吴玉禄-曾经“抑郁”        

吴玉禄15万年薪让他头疼失眠,一家浙江企业请他去研制高楼擦玻璃机器人。年薪15万元!老吴吃了一惊,但还是欣然带着妻子南下杭州。和以往一样,他主要负责机械制造。高额年薪让他铆足了劲儿想证明自己。

就在机器人初具雏形时,老吴却病倒了——他开始头疼、失眠。“他住着人家给的房子、拿这么多钱,心理压力太大。”吴嫂说。

眼看着老吴一下子瘦了十来斤,吴嫂只好带着他看心理医生。老吴不承认自己“病”了,也不舍得一小时就“供”给心理医生200多块,每次都是被强拽去的。一个多月后,他的症状越来越重,只好回家。

又花了一万多元看病吃药,医生怀疑老吴得了抑郁症。吃了一段精神类药物,自称“心里踏实了”的老吴症状也无声无息地消失了。最后,厂家给了他10万元报酬。

吴玉禄-未来目标        吴玉禄做客会客厅 机器人写有了经验,设计起来得心应手。设计一个会翻跟头的机械狗,仅需2小时;用不到3个月制作成功的“超级吴老五”,已被一名大学生花3万元人民币买走。

他和正在读计算机专业的儿子合作制造更具实用性和智能性的机器人,他管硬件设计,儿子来编程序。目前,二人已做好了可给病人定时翻身的“吴老三十三”和会下棋的“吴老三十四”。

吴玉禄从石家庄一个展览的会场赶回家。这个位于通州区漷县镇偏远乡村的普通农家院,已升级为“玉禄(系列)机器人研究所”。他的名片上用中英文标注的头衔十分醒目——“发明家”。

父子合作开机器人工厂
在老吴心里,最大的目标就是建个机器人工厂——自己管机械设计,儿子管程序设计,工人组装。“到时候,我们成为百万富翁没问题。”老吴显然已经把学计算机的小儿子吴汪洋当成了接班人。
吴汪洋在北京信息科技大学读大一,他已经进了学校的科协社团。老吴说,小吴曾经发明过家用防盗报警器,和自己一样脑子好使。
小吴并不想太多同学知道他是吴玉禄的儿子,以至于接受采访从不上镜,因为他觉得自己有自己的本事。但他仍愿意和老爹联手。十多年的耳濡目染,让他和爸爸的梦想已经趋近一致。

吴玉禄-评价        
只有小学学历的他称,满脑子都是想法,也能画出设计草图,但十分后悔当初没好好读书,否则在制作设计图时,就不是仅凭感觉,而可以根据数学公式或机械原理让孩子们的行为更精确、相貌更漂亮。拿吴老三十二为例,初定制作时间3个月,其中腿完全按照人腿的动作设计。但这一看似简单的动作设计,却花了吴近6年时间反复实验才成功。

想做什么机械了,图纸就出现在脑子里,自己做出那么多机器人,完全靠天分。
乐乎设计,乐乎生活~

TOP

手工作坊式的机器人
————————————————————
通州名人吴玉禄做机器人成名也有烦恼


http://www.bato.cn/html/index.php/t-509926.html
作者:ψ神仙姐姐ψ 发表日期: 08-11-27 16:11:50
▲老吴在构思新的机器人模型 本版摄/记者黑克

新做的拉洋车机器人还会说话

本站文章谢绝转载,否则法律后果自负!

年薪曾达15万元 压力太大致“抑郁”如今埋头做新品 通州名人吴玉禄——
做机器人成名也有烦恼

    会造机器人,没上过几年学……两个元素叠加在吴玉禄身上,让他变得与众不同。自从2006年老吴被国内外媒体广为报道后,他就成了国内外的名人。
    想更出名,想挣更多钱,可老吴一家,也开始学着承受名利带来的“烦恼”。

老吴简介
    46岁的吴玉禄出生在通州区漷县镇。他只读过几年书,不干农活儿,却对机械很痴迷。
    从上世纪80年代中期到2006年,他先后自制了25个机器人,按顺序先后给命名为“吴老大”到“吴老二十五”。这些吴家“孩子”有的能走正步,有的能翻跟头……会拉车的 “吴老二十五”是他最喜欢的一个。
    按他自己的话说,想做什么机械了,图纸就出现在脑子里,自己做出那么多机器人,完全靠天分。

老吴现状
带着新作品去香港参展
    近日,记者在老吴家采访时,正好看到新诞生的“吴老三十二”。“我是拉洋车机器人,吴玉禄是我爹,我拉我爹去逛街,谢谢。”戴着草帽的机器人一边忽闪着眼睛,一边扇着招风耳,振振有辞。
    眼前的吴玉禄,身穿笔挺的西服、脚踏锃亮的皮鞋、戴着大眼镜。对这身打扮,他的解释是刚到区里拿了港澳通行证,将要和妻子带着“吴老三十二”去香港参加国际艺术节。
    在老吴家里立着一个大黑板,上面写着“禁止吸烟”,是专门给来访的记者看的。
    由于之前为某企业做机器人时压力太大,老吴当时曾一度出现“抑郁”的症状。现在,为了防止复发,老吴每天坚持跑步。想机器人想累了,就用喂鸡来解压。
埋头制作不让压力上身
    老吴说,他正帮人研制永动机。“即使不成功,做一个施加很少外力就能永动的也成。”他觉得,正因为很清楚这东西不符合物理学规律,他才不会给自己很大压力。“失败了也不怕,也给钱。”老吴不透露具体的数额,只说那价钱也让他“没那么大压力”。
    自己出名了,老吴还得学会顾及别人的感受。他指着院里一个二十条腿的机器蜈蚣说,那是帮京城某大学做的,“我还帮一个研究所做。但是不能告诉你是哪儿。人家觉得找我跌份。我也不能为了自己扬名得罪人家。”

曾经“抑郁”
15万年薪让他头疼失眠
    做了20多年机器人,老吴怎么突然有压力了?他说,那还是去年的事。
    当时,一家浙江企业请他去研制高楼擦玻璃机器人。年薪15万元!老吴吃了一惊,但还是欣然带着妻子南下杭州。和以往一样,他主要负责机械制造。高额年薪让他铆足了劲儿想证明自己。
    就在机器人初具雏形时,老吴却病倒了——他开始头疼、失眠。“他住着人家给的房子、拿这么多钱,心理压力太大。”吴嫂说。
    眼看着老吴一下子瘦了十来斤,吴嫂只好带着他看心理医生。
    老吴不承认自己“病”了,也不舍得一小时就“供”给心理医生200多块,每次都是被强拽去的。一个多月后,他的症状越来越重,只好回家。
    在北京,又花了一万多元看病吃药,医生怀疑老吴得了抑郁症。吃了一段精神类药物,自称“心里踏实了”的老吴症状也无声无息地消失了。最后,厂家给了他10万元报酬。

妻子旁白
找老外中介揽付费采访
“你们又不是电视台拍专题片,那么认真干什么啊?”见摄影记者登高爬低,对采访已颇为内行的吴嫂说。
    与两年前相比,今年45岁的吴嫂穿着搭配明显时髦了。她自称,是丈夫的经纪人。“国外电视台采访,都得给钱,最多一次4000块,平均怎么也得2000块吧。”吴嫂说,她现在还专门找了个帮着揽采访的外国人当中介,一次光佣金就给对方500元。
    按照她的统计,前两年最多的时候一个月能接待十几拨,现在一年下来也能有这么多。至于接活儿做机器人,每个月能有一两个,报酬从数千元到上万元不等。
    虽然多次提到搞机器人挣不了大钱,但吴嫂清楚,现在的出名全都是因为机器人,为了丈夫的健康,她不能再给他压力,只能随着他。

未来目标
父子合作开机器人工厂
    在老吴心里,最大的目标就是建个机器人工厂——自己管机械设计,儿子管程序设计,工人组装。“到时候,我们成为百万富翁没问题。”老吴显然已经把学计算机的小儿子吴汪洋当成了接班人。
    吴汪洋在北京信息科技大学读大一,他已经进了学校的科协社团。老吴说,小吴曾经发明过家用防盗报警器,和自己一样脑子好使。
    小吴并不想太多同学知道他是吴玉禄的儿子,以至于接受采访从不上镜,因为他觉得自己有自己的本事。但他仍愿意和老爹联手。十多年的耳濡目染,让他和爸爸的梦想已经趋近一致。 文/记者陈柱
乐乎设计,乐乎生活~

TOP

  他是一个连小学都没有念完的农村汉子,但是他一来不情愿一辈子都耕田种地,二来不愿意外出打工。文化水平不高,偏偏喜欢玩高科技——发明机器人。

  二十几年时间里,他发明的机器人有32个,而且各有各的绝活儿,拉洋车的、拉二胡的、能翻筋斗的、能爬墙的……他把这些机器人都看成是自己的宝贝“儿子”,连名字都随他的姓。

  他,就是人称“机器人发明家”、自称“懒人”的通州区百姓吴玉禄。

  打了好几次老吴家里的电话,想约他采访,可他总说忙。后来,从老吴爱人的口中得知,老吴现在正在为山西某厂家赶制一组由8个不同造型的机器人组成的彩灯。在多次请求下,老吴终于决定抽出半天时间,跟我们聊聊他和机器人的事儿。

  老吴的机器人家族

  瓢虫机器人和蜈蚣机器人

  灵感来自看《动物世界》,“当时正好播放昆虫的故事,看着漂亮的瓢虫和多脚的蜈蚣,我就想,如果把这两种昆虫做成能载人的机器人,肯定好玩。”于是,老吴开始按着瓢虫和蜈蚣的样子做模具,只用了一个星期时间,两个昆虫模样的载人机器人就做好了,“昆虫机器人和拉洋车机器人的唯一区别,就是一个是模仿人形设计,以拉车的形式载人,另一个是模仿昆虫形状设计,在昆虫背上载人。”老吴解释说。

  拉洋车机器人

  “为什么不做几个可以替人干活的机器人呢?”想法一出,老吴说干就干。老吴在上街时看到正在拉人的洋车,灵感就来了。回到家,他马不停蹄地用废旧钢管焊了一个洋车,然后,不顾老伴的阻拦,把新买的摩托车电瓶卸了下来,又买了一个电动机,按照前几个机器人的原理,只用了两天时间,一个会拉车的机器人就做好了,取名“吴老五”。为了增加“吴老五”的喜剧效果,老吴还在机器人里放入一个录音块,录上“大家好,我是机器人拉洋车,吴玉禄是我爹,我拉我爹去逛街”的幽默语言。

  会跳的机器人

  是老吴随手做的一个小玩意儿。老吴模仿人跳起时双腿先弯曲再伸直的动作,在机器人腿上安装了曲轴和偏心轴,通过曲轴的弯曲力和弹簧的伸缩力,使机器人能一跃而起。

  翻筋斗机器人

  是老吴在看体操运动员比赛中翻筋斗的画面时产生的想法。他根据力学原理,在机器人的四肢关节上装上曲轴和双向开关,当机器人翻筋斗时,正向开关打开,翻过来时反向开关打开,这样一来,机器人就可以保持平衡而不倒了。

  送鲜花机器人

  老吴曾参加过机器人发明比赛,获奖后,看到礼仪小姐把鲜花送到他手上时产生了灵感。回家后,他在机器人身体里安装了一个感应器,通过遥控器控制,设置手臂伸缩时间,于是可以把花送出或收回。

  擦玻璃机器人

  电视上曾报道说,一个正在高层擦玻璃的保洁员,由于绳索断裂掉下去摔死了,这让老吴产生了发明擦玻璃机器人的想法。老吴通过吸附式原理,在机器人的手和脚上,安装了一个可以吸附在玻璃上并能行走的吸盘,同时利用偏心轴,在不同场合能跨越10厘米障碍。在擦玻璃机器人做好后,老吴又经过修改,发明了可以爬墙的机器人。原理是在机器人的手脚上绕上线圈接通电源,就产生了电磁,再设置一个微动开关。当机器人的脚落下时,开关自动打开,产生电磁,脚抬起,开关自动闭合,电磁消失。这样一来,机器人就可以在金属物上自由行走了。

  自制电瓶车貌似小卡丁

  从京通快速路驱车一直往东,经过多次询问,终于找到老吴所住的漷县马务村。刚到村口,就见老吴坐着一辆貌似小卡丁车的自制电瓶车迎了出来。“好玩吧?在村里你们的车未必比它跑得快。”幽默的开场白加上老吴驾驶的滑稽电瓶车,让采访从一开始就非常愉悦。

  跟着老吴的电瓶车一阵七拐八拐,终于来到了他家。一进门,一个头戴草帽、颈挂毛巾、身穿马甲、手拉洋车的机器人,正迈着正步向门口走来,嘴里一遍一遍重复:“大家好,我是机器人拉洋车,吴玉禄是我爹,我拉我爹去逛街。”老吴的老伴乐呵呵地坐在洋车上,一边操纵机器人一边说:“他是我们的儿子吴老五,你们看,精神吧?”老吴更是得意洋洋地开着电瓶车在院子里转圈子。

  “家厂合一”工具齐全

  介绍完“儿子”吴老五,老吴带着我们开始参观工作间。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六间瓦房中,有两间都堆满了各种器具,什么电焊、气焊、手电钻、机床、车床、钻洗床……总之,工具多的超出你的想象。用老吴的话说:“工厂里有的,我家有;工厂里没有的,我家也有,这就叫‘家厂合一’。”老吴的老伴也附和道:“别看老吴的这些家伙什儿全脏兮兮的,在我们家,最值钱的东西就属它们了,全算上的话,得好几万块呢!”

  迷上了电视里的机器人

  老吴开始发明机器人是20多年前一次偶然的机会,他从电视里看到一个介绍机器人的节目。节目还没播完,他就被这些聪明的机器人迷上了,决定试一试。这一试不要紧,让老吴从此与机器人结下了不解之缘。“当时像着了魔一样,整天什么都不干,就知道捣鼓机器人。”老吴的老伴提起当年仍忍不住嗔怪起来。

  机器人们都以吴姓排序

  “1986年我做出的第一个机器人,除了电机、电瓶,其余零件都是从废品收购站淘来的。”老吴说,第一个机器人连图纸都没画,想到哪儿做到哪儿。比如,先用铁皮做个脑袋,然后,按自己的比例做身子和胳膊。最后,利用自学的一些机械运动原理,连接上电机和电瓶,再装进做好的“身子”里,把“胳膊”和“腿”接在电机上,第一个机器人就做好了。

  第一个机器人看上去特别简陋,有20厘米高,只会往前挪动。为了庆祝这个机器人的诞生,老吴还是给它起了个名字,叫“吴老大”。

  随后,老吴在“吴老大”的基础上进行了改进,比如,对着镜子观察自己的动作,然后利用曲轴为胳膊和腿装上关节,调整机器人的步速,让机器人走路更稳当,更接近人的步伐等。通过改进,便有了“吴老二”、“吴老三”、“吴老四”,制作工艺和性能也一个比一个成熟。

  记者说话
  梦想照进了现实

  说起老吴的机器人发明史,要从他小时候说起。“那时候我特别爱逃学,一个星期逃三五天,老爸整天拿着锄头赶着我上学。后来连这招儿 也 不 管 用了。”父亲看他实在熬不下去了,只得顺了他,于是小学都没念完的老吴退学在家务农。在农村,只要能本本分分地干活,就不怕没饭吃,可老吴却懒得干活。

  撒种、施肥是很重要而且不能省略的农活儿,有一次,父亲拉着老吴到地里撒种、施肥,从刨坑播种到撒肥压实,干了不到两小时,老吴就累得说什么也不干了。在别人干得起劲的时候,老吴却坐在田埂上发呆。第二天,家里的自行车就被他改装了,除了在大梁上加了一个底端带有扁铲样小犁的圆筒,自行车的后面还连上一个盖子,车推过去,沟也开了,种也撒了,土也盖了,车后轮还把土压实了。有了这么个“四不像”,平时需要四个人干的活儿,老吴一个人就轻松完成了,而且还克服了大风天里无法撒种、施肥的问题。

  这也许是老吴的第一个发明吧,虽然初衷只是懒得干农活,但他勤于动脑,弄了个很有效的替代品。更有意思的是,小发明还为他赢得了爱情。听老吴说,当时,别人给自己介绍了个邻村的姑娘。老吴一眼就相中了这个漂亮、活泼的女孩。可这个性格内向、土里土气的小伙子并没有引起人家姑娘的太多在意。当时正值盛夏,为了赶做一批出口的绣花工艺品,这位姑娘坐在大柳树下一绣就是一整天,常常热得满头是汗。回到家,老吴苦思冥想,终于想出一个好主意:把板凳当底座,在上面装上电机,绑上蒲扇,安上开关,就成了一把简易的“电动蒲扇”,又能调速,风力又柔和,移动起来还方便。第二天一大早,这个“礼物”博得大家啧啧赞叹,也促成和老伴的姻缘。至今,这个“定情物”一直在家里保留着。

  现在,经常有厂家来请老吴做一些自动机械设备,用老吴的话说,虽然不怎么好看,但很实用。从被人嘲笑到被人认可,可以说,老吴的发明经历是艰辛的,但是老吴却以一种乐观和百折不挠的精神执著面对着。在实现自己梦想的同时,也收获了财富。

  本版撰文竞报记者杜峥本版摄影竞报记者郝笑天本版翻译竞报记者张硕
乐乎设计,乐乎生活~

TOP

令人想起七龙珠里面的人造人,也是一号二号三号的编下去~
乐乎设计,乐乎生活~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