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哥本哈根世界气候大会与设计管理所面临的挑战

哥本哈根世界气候大会与设计管理所面临的挑战

最近这个会开得非常热闹,究竟跟我们设计有啥关系?
这里做一个搜集与讨论。
——————————————————
http://discover.news.163.com/09/1026/16/5MIK8G4K000125LI.html

哥本哈根世界气候大会

全称是《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缔约方第15次会议,将于2009年12月7日—18日在丹麦首都哥本哈根召开。12月7日起,192个国家的环境部长和其他官员们将在哥本哈根召开联合国气候会议,商讨《京都议定书》一期承诺到期后的后续方案,就未来应对气候变化的全球行动签署新的协议。这是继《京都议定书》后又一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全球气候协议书,毫无疑问,对地球今后的气候变化走向产生决定性的影响。这是一次被喻为“拯救人类的最后一次机会”的会议。会议将在现代化的Bella中心举行,为期两周。

根据2007年在印尼巴厘岛举行的第13次缔约方会议通过的《巴厘路线图》的规定,今年年末在哥本哈根召开的第15次会议将努力通过一份新的《哥本哈根议定书》,以代替2012年即将到期的《京都议定书》。考虑到协议的实施操作环节所耗费的时间,如果《哥本哈根议定书》不能在今年的缔约方会议上达成共识并获得通过,那么在2012年《京都议定书》第一承诺期到期之后,全球将没有一个共同文件来约束温室气体的排放。这将导致人类遏制全球变暖的行动遭到重大挫折。也因为这个原因,本次会议被广泛视为是人类遏制全球变暖行动最后的一次机会。

基于现实困境,各国政府、非政府组织、学者、媒体和民众都高度关注本次哥本哈根世界气候大会,哥本哈根的议题在近一年来一直是各大国际外交场合的重点议题。美国总统奥巴马和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已经多次就此话题表态。而中美两国对气候变化议题的态度一直都是全球媒体的关注重点。

哥本哈根会议的宗旨及预期目标

官员们将达成一个新的应对气候变化的协议,并以此作为2012年《京都议定书》第一阶段结束后的后续方案。根据UNFCCC秘书长德波尔的表述,在此次会议上,国际社会需就以下四点达成协议:

1.工业化国家的温室气体减排额是多少?

2.像中国、印度这样的主要发展中国家应如何控制温室气体的排放?

3.如何资助发展中国家减少温室气体排放、适应气候变化带来的影响?

4.如何管理这笔资金?

会议的焦点问题

焦点问题主要问题集中在“责任共担”。

气候科学家们表示全球必须停止增加温室气体排放,并且在2015到2020年间开始减少排放。科学家们预计想要防止全球平均气温再上升2℃,到2050年,全球的温室气体减排量需达到1990年水平的80%。

但是哪些国家应该减少排放?该减排多少呢?比如,经济高速增长的中国最近已经超过美国成为最大的二氧化碳排放国(译注,链接文章中的图见下,卫报)。但在历史上,美国排放的温室气体最多,远超过中国。而且,中国的人均排放量仅为美国的四分之一左右。

中国政府争辩说,从道义上讲,中国有权力发展经济、继续增长,增加碳排放将不可避免。而且工业化国家将碳排放“外包”给了发展中国家——中国替西方购买者进行着大量碳密集型的的生产制造。作为消费者的国家应该对制造产品过程中产生的碳排放负责,而不是出口这些产品的国家。

诸如此类的问题都将影响到COP15能否成功。同时,还有人怀疑现在采取的任何应对气候变化的措施可能都显得微不足道、为时已晚。卫报的一份问卷调查显示,近9成的气候学家不相信通过政治手段能避免全球平均气温再上升2℃。根据欧盟定义的级别,2℃,意味着“危险”。

中国开始积极应对世界气候问题

从全球来讲,共有192个国家参加了全球气候保护协定《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并于 1997年签订了《京都议定书》,承诺在2012年前共同削减温室气体排放、并帮助脆弱地区应对变暖带来的灾害。而中国也已经从科学和社会发展等多方面认识到了气候变化的巨大影响,并且开始进行着积极的应对。我国于2005年通过了第一部《可再生能源利用法》。在这个积极政策的引导下,截至2008年底,我国风电发电量128亿度,比上年增加126.79%。风力发电已经成为这场能源革命中的主要力量。我国也已成为全球最大的光伏产业基地,去年太阳能发电量达到1.1GW,占全球太阳能发电总量的27.5%。此外,我国还提出了到2010 年实现单位国内生产总值能源消耗比2005年降低20%左右、到2010年努力实现森林覆盖率达到20%、2020年可再生能源在能源结构中的比例争取达到16%等一系列目标。



《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

(英文:United Nations Framework Convention on Climate Change,UNFCCC或FCCC)是一个国际公约,于1992年9月在巴西里约热内卢召开的由世界各国政府首脑参加的联合国环境与发展会议上制定的。目的是控制温室气体的排放,以尽量延缓全球变暖效应。但没有对参加国规定具体要承担的义务,具体问题体现在以后的《京都议定书》中。

公约参加国有189个,有5个国家以观察员身份出席。公约将参加国分为三类:

1.工业化国家。这些国家答应要以1990年的排放量为基础进行削减。承担削减排放温室气体的义务。如果不能完成削减任务,可以从其他国家购买排放指标。美国是唯一一个没有签署《京都议定书》的工业化国家。

2.发达国家。这些国家不承担具体削减义务,但承担为发展中国家进行资金、技术援助的义务。

3.发展中国家。不承担削减义务,以免影响经济发展,可以接受发达国家的资金、技术援助,但不得出卖排放指标。

《京都议定书》

(英文:Kyoto Protocol,又译《京都协议书》、《京都条约》;全称《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的京都议定书》)是《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United Nations Framework Convention on Climate Change,UNFCCC)的补充条款。是1997年12月在日本京都由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参加国三次会议制定的。其目标是“将大气中的温室气体含量稳定在一个适当的水平,进而防止剧烈的气候改变对人类造成伤害”。


1997年12月条约在日本京都通过,并于1998年3月16日至1999年3月15日间开放签字,共有84国签署,条约于2005年2月16日开始强制生效,到2009年2月,一共有183个国家通过了该条约(超过全球排放量的61%),引人注目的是美国没有签署该条约。

条约规定,它在“不少于55个参与国签署该条约并且温室气体排放量达到附件I中规定国家在1990年总排放量的55%后的第90天”开始生效,这两个条件中,“55个国家”在2002年5月23日当冰岛通过后首先达到,2004年12月18日俄罗斯通过了该条约后达到了“55%”的条件,条约在90天后于2005年2月16日开始强制生效。 (本文来源:网易探索 )
乐乎设计,乐乎生活~

TOP

http://discover.news.163.com/09/1214/12/5QGB0SSP000125LI.html
网易探索12月14日报道 专家为碳减排建议了多种手段:太阳能,风能,电动车,碳捕获,排放交易。但一些中国城市年轻人提出了另一种解决办法:周末关掉电脑,远离互联网,或是遛一只看不见的狗。

NC63团体的年轻人号召“周末不电脑”这条建议来自中国一个网站群体,他们发起了一个叫“NC63”(周末不电脑)的活动。NC63是No Computer 63 Hours的缩写,意思是远离电脑63小时。活动组织者建议,人们在周五下午6点关掉电脑,等到周一上午9点上班时再开机。你可以上网了解这项活动的内容,但只有在工作日才能看到。(活动组织者说,网站和其他支持NC63活动的机构和公司网站在周末都会黑屏。)

NC63活动的支持者说,他们“希望号召每个人通过周末关掉电脑的实际行动,支持低碳生活和绿色生活,支持环保公益事业,选择和支持地球” 。而他们更大的议程是“提醒白领适度使用电脑网络,减少因过度上网对健康、人际等多方面造成的负面影响”。(在诸多建议中,组织者希望网站和PC厂商能够像香烟一样加上警示标识,比如写上“过度上网,有害健康”的字样。)

是几年前形成的“Shutdown Day”(关机日)的扩大版。不过Shutdown Day是一年一次,而NC63是涉及到每个周末。

NC63在11月29日进行了第一次正式活动。组织者说,他们有意选择在哥本哈根峰会之前进行活动。大约100位志愿者聚集在北京的繁华购物地带三里屯Village。随后他们被派往“稽查”周边的星巴克和其他咖啡馆、餐馆,看有没有人用笔记本电脑通过Wi-Fi上网。如果发现“违规者”,就递上“罚单”(实际上是解释NC63理念的小册子)。

一些在三里屯Village的稽查人员还溜着“隐形狗”(即拿着塑料做的狗链,看上去好像拴着一只看不见的动物一样)。一位组织者解释说,这使得人们可以远离电脑,但仍然可以在生活中做一些有趣和健康的事情。


对于隐形狗,我们确实不知道该说什么。不过,NC63活动具有严肃的意义──这反映出中国年轻白领对环境保护和全球变暖问题有了新生但不断壮大的意识,这最终可能有助于改变中国的一些行为。在电脑使用这个问题上,活动者也是有道理的。中国是全球最大的二氧化碳排放国,尽管电脑使用通常并不被认为是中国碳排放的主要原因,但一些应对全球变暖问题的积极人士认为,这会带来很大不同。美国一个组织预计,一台配备17英寸显示器的普通台式电脑如果一年始终开机,可能会向大气排放超过1.5吨的二氧化碳。

NC63活动组织者说,他们这个周末会在江苏省举行下一次活动。

本文来源/华尔街日报 撰稿/Jason Dean Ellen Zhu
乐乎设计,乐乎生活~

TOP

特写:决战前夜的贝拉中心
气候组织大中华区政策与研究总监 喻捷 发自哥本哈根 2009-12-17

睡不睡?在哪里睡?在12月16日晚上的贝拉中心,这是一个问题。

16日晚10点的全会,本是通知下午一点开始的。支持会议的主席说,目前正在进行的是对于磋商程序的非正式磋商。台下的发言接下来分成两派,一派主张回家睡觉,一派要求非正式磋商更加透明,并且邀请更多的国家参与。

“我不觉得我们今晚的工作会增加什么额外的价值,谢谢主席,让我们回去睡吧。晚安!”毛里求斯代表说。他的请求赢得一篇掌声。而几乎每一次要求睡觉的发言都获得了掌声的支持。

结果,大国被邀请非正式磋商,小国都洗洗睡了。



16日的“主席草案”风波被认为是一场不应该发生的错误。据透露是双轨谈判成果的缩减版本,并可能成为周五各国元首签署的政治协议的草案的文本,被发展中国家称为“空降兵”。因为事先并没有和缔约国沟通,草案被理解为是对巴厘谈判后形成的成果的否定和另起炉灶。这个文本可能包含了这次会议可以达成的一些决定和明年工作进程。

这一失误,造成16日一天的协调都变成一场互不信任的恶梦。

在其中一个会场,元首的发言从正午开始,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的演讲吸引了不少注意,他一如既往将矛头直指“资本主义帝国”,认为改变制度是解决气候问题的最终出路。

美国参议员克理的演讲也吸引了一些关于中美国际核查问题的人士。作为积极推动气候变化立法的参议员,克理也不例外地认为,参议院中一些参议员对中国行动质量的不信任根深蒂固,无法改变。因此,为了美国能够参与国际减排制度,其他国家就应该理解美国国情,做出让步。

对于很多NGO非政府组织代表,16日晚将是他们在贝拉中心的最后一晚。明天NGO参会人数将由七千名削减到三百名。这是继本周二实行二成限额后的又一次限额。几百人打算今晚留在这里,他们说,不能没有公民社会的监督。据说,一些全球最大的环境组织近百人的团队只拿到一张入场券。

政府代表团也受到限制。中国政府代表团注册了两百余人,只拿到四十张票。

“我们将留在这里,直至你们达成一个有雄心的、公正的、有法定约束力的协议。青年人团体晚饭后开始在中央大厅静坐。

“这是一场运动会。小代表团,一个代表倒下,就缺席了。只有大代表团,前赴后继,才能始终有话语权。”一位资深谈判代表说。

这是几个彻夜谈判后,又一个漫长的一天。

在《京都议定书》第二承诺期下的谈判中,发展中国家要求再给谈判代表一天来改进文本,减少遍布全文的括号(里面是未决的议题),再交给部长。而欧盟建议立即交与部长谈判。

会议还剩下两天。

衡量这次会议成功的几个指标,包括全球控制升温幅度,2050年全球减排目标,美国如何对等参与,融资机制,发展中国家的参与形式,以及未来承诺的整体法律形式。现在看来,在这些关键问题上分歧仍然很大。

问题是,除了内容,16日晚彻夜磋商的是会议未来两天的程序。有代表评论,如果说在内容上不能达成协议是一个悲剧,那么不能在程序上达成共识则是一个耻辱。

贝拉会场是一个不真实的世界,墙上没有窗户可以看到天光,会议中心的灯光昼夜都一样。全世界都翘首期待的这个地方,还没有准备好创造奇迹,而它的荒诞倒是日益显现。
乐乎设计,乐乎生活~

TOP

哥本哈根:成败在此一刻
英国《金融时报》 埃德•布鲁克斯,菲奥娜•哈维 哥本哈根报道 2009-12-17

在明天的哥本哈根气候峰会上,各国领导人将尝试去完成一项以前从未完成过的任务:停止人为二氧化碳排放的增长。

启动联合国气候变化进程的1992年里约会议未能做到这一点。1997年的京都会议也没能做到——那次会议达成了除美国以外所有发达国家都接受的首个温室气体限量协议。

用英国气候变化大臣爱德华•米利班德(Ed Miliband)的话来说,限制二氧化碳的排放量,是要在哥本哈根拿下的“大奖”。

在这一核心问题上,谈判显然尚未取得进展。这并不令人感到意外——各国不到最后一刻不会亮出底牌,是国际谈判中的标准做法。但这给即将齐聚丹麦的各国领导人留下了一个艰巨的任务。



两年前,在巴厘岛的一次联合国会议上,启动了围绕新气候条约的谈判,而目前距离达成协议仅剩下两天时间。

主要发达国家和发展中经济体已达成共识的目标,是将全球升温幅度控制在2摄氏度以内。由联合国支持的政府间气候变化委员会(Intergovernmental Panel on Climate Change,IPCC)认为,这一水平可使地球免遭气候变暖最糟糕的影响。

许多科学家认为,要想把温度控制在这一范围以内,大气中的二氧化碳浓度不应超过450ppm(百万分之450)。这个数字常常被用于计算减排措施的有效性。

但这个数字存在着争议。许多国家在争取一个更低的目标值,大概在350ppm,这将把全球升温幅度控制在1.5摄氏度以内。

正如IPCC主席拉津德•帕乔里(Rajendra Pachauri)昨日指出的那样,选择450ppm是一个“价值判断”,它是对各主要经济体愿意承受的气候风险所做出的政治(而非科学)评估。

得到发达国家支持的智库——国际能源机构(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指出,450ppm的目标可以实现,但为了实现这一目标,从现在到2030年间,需要在低碳技术领域进行10.5万亿美元的额外投资。

问题在于,目前各国摆到桌面上的减排承诺,距离上述目标还有一段距离。具体差多少还没有定论。咨询公司Ecofys表示,根据中国和印度制定的目标所得出的最乐观估计是,到2020年,全球减排方面所需填补的差距可能只有8%左右。可以肯定的是,差距的确存在,而迄今为止还没有一个国家表现出愿意填补差距的迹象。

美国谈判代表托德•斯特恩(Todd Stern)周二解释称,美国提出的到2020年较2005年水平减少17%的目标比看上去要高。他表示:“我不认为[美国的]这一承诺会有任何变动。”由于受到国会的制约——国会可以对任何协议说“不”——美国总统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的行动空间有限。

中国也表示,自己已给出了足够多的承诺。中国计划到2020年,把每单位经济产出的排放量减少至多45%,它声称这一规模与发达国家相当。

欧盟曾考虑把早前提出的20%的减排幅度提高至30%,而现在,它的立场趋于强硬,坚称只有在其它国家做出“对等的”减排承诺的情况下,才会提高目标。

瑞典环境大臣、欧盟轮值主席国代表安德烈亚斯•卡尔格伦(Andreas Carlgren)表示,欧盟不想“贱卖我们30%的目标。”

根据国际能源机构的测算,这些国家无需再走太远。如果美国把减排幅度提高至18%,欧盟提高至27%,中国提高至47%,那么450ppm的目标就可以实现。但昨日哥本哈根的气氛似乎不利于各方达成妥协。

美国目前为止拒绝争取任何更高的减排目标。

如果基于目前已做出的承诺达成协议,那么大气中的二氧化碳浓度可能将升至至少550ppm的水平,或者还会更高。在许多科学家看来,这一水平相当危险。

这或许是哥本哈根会谈最皆大欢喜的结果,但几乎可以肯定,这无法为各国试图解决的问题提供一种长期的解决方案。

译者/章晴
乐乎设计,乐乎生活~

TOP

路透哥本哈根12月15日电---主持联合国气候谈判的官员周二称,要让各国达成一项新的联合国气候协议,就好比逼学生写作业,或者是“牛不饮水强按头”。

192个国家难以达成一致背後隐藏的问题是,各国存在严重利益分歧,譬如太平洋岛国担心的是海平面上升,石油生产国则担心的是石油出口收入下降。


主持12月7到18日联合国气候大会谈判的丹麦气候与能源大臣赫泽高(Connie Hedegaard)说:“这就好比一群学童。如果距离完成习题的最後期限还很久,他们就要拖到最後一刻。就这麽简单。”她预计到本周五将达成协议。


《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执行秘书德布尔(Yvo de Boer)则说:“有句话说‘牛不饮水不按头’。”


气候谈判必须达成全体一致,意味着每个国家都有否决权。


目前谈判停滞不前,因各方在发达国家减排幅度、为发展中国家提供的减排援助资金以及其承担的减排义务方面,存在严重分歧。(完)
乐乎设计,乐乎生活~

TOP

哥本哈根谈判 全球关注中美
英国《金融时报》 菲奥娜•哈维, 埃德•布鲁克斯, 安德鲁•沃德 , , 哥本哈根报道 2009-12-18

世界领导人正与时间赛跑,试图在哥本哈根达成一项气候变化协议,该协议能否达成,关键是弥合富国和较贫穷国家之间在减排和减排监测问题上的严重分歧。

在联合国气候峰会上,各方的目光集中在中国和美国这两个最大的温室气体排放国身上,中美也是最能决定新全球框架能否达成的国家。美国总统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和中国总理温家宝定于今天上午参加谈判,以期敲定协议。

这样一项协议很有可能在明年转化为一份条约,它将是第一份迫使所有国家采取行动、应对气候变化的条约。

1997年的《京都议定书》从未得到美国的批准,也没有对发展中国家——尤其是中国——提出要求。

美国昨日解决了最后几个关键问题之一,同意把富国对发展中国家资助额的全球目标,设定为到2020年达到1000亿美元。

但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明确表示,美国签署协议的条件是,中国及其它发展中国家必须同意在减缓排放方面接受国际监督。她表示:“如果连追求[减排]透明度的承诺都没有,那对我们来说就有点像一个阻碍达成协议的因素了。”

中国表示自己将致力于做到透明,但它只让排放量接受国内监测的计划,可能不足以达成协议。

中国外交部副部长何亚非表示,中国愿意公开自己的行动,并在报告减排措施方面参与“对话与合作”。

较小的发展中国家也可能令本次峰会的协议泡汤。一些谈判代表表示,这些国家在扮演“蓄意阻挠者”的角色。

译者/章晴
乐乎设计,乐乎生活~

TOP

分析:哥本哈根气候谈判冲刺
英国《金融时报》 菲奥娜·哈维, 艾德·克鲁克斯, 安德鲁·沃德 , , 哥本哈根报道 2009-12-18

谈判者和部长们昨日未能在哥本哈根气候变化会议上实现关键目标,即达成温室气体排放协定,让国家和政府首脑能够签署。多数与会首脑已在昨晚抵达哥本哈根。

英国能源和气候变化大臣埃德·米利班德(Ed Miliband)表示,能否达成首份所有国家都同意的历史性气候变化协定,还“未见分晓”。

今天标志着一场已持续近20年的马拉松进入最后冲刺阶段。有很多次,包括最终带来京都议定书的1997年日本会议,各国看上去已接近达成一致,却在最后一刻受挫。在京都那次,正是因为美国未能批准,才导致没有全球承诺。

在会议仅剩下最后24小时多一点之际,一些关键元素已经到位。但在协定可以签署之前,各方必须对所有内容达成一致。各国领导人还要进行大量艰巨谈判。

正如过去11天期间的争吵所充分显示的,还有很多事可能破坏协议的达成。在这些争吵中,发达国家往往与发展中国家针锋相对。中国与美国之间发生的大国冲突,位于这些分歧的中心。但较小的发展中国家也摆出强硬姿态,威胁要拒绝签约,尽管即便没有它们加入,大国也可能会试图达成协定。

美国昨日增强了达成协定的希望,终于公开表示,愿意参与向发展中国家提供1000亿美元的长期资助,帮助它们应对气候变化的影响。

但与其它发达国家一样,华盛顿方面尚未表明,美国将为达到这一资助目标作出多少贡献。

日本也承诺在未来三年内拿出150亿美元,为发展中国家提供“快速启动”资金,使发达国家接近了穷国要求的每年100亿美元资助的水平。

关键的未决问题之一是,中国是否会同意让其减缓排放情况在国际层面得到监测。

“如果连追求透明度的承诺都没有,那对我们来说就有点像一个阻碍达成协议的因素了,”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表示。

中国表示,它致力于实现透明度,但未提供细节。欧盟各国领导人昨晚开会,讨论欧盟是否应当把自己的减排目标从到2020年减排20%,提高至讨论范围的高端,即减排30%。这将是任何协定的关键元素之一。

各方酝酿的潜在折衷方案之一,是提出减排25%。

意大利环境部长斯特凡尼亚·普雷斯蒂贾科莫(Stefania Prestigiacomo)提出了谈判可能持续到明年的可能性。

一名欧盟官员表示,中国也必须提高自己的目标,从到2020年将单位国内生产总值(GDP)排放量削减40%至45%,提高到削减50%以上。

另一个棘手的地方是京都议定书,该条约曾被许多签约发达国家视为气候政策的基石,现在却成了套在谈判脖子上的枷锁。

由于美国未批准该条约,因此就形成了谈判必须沿着两条轨道推进的麻烦局面:一条轨道是将京都议定书延续至2012年以后(该条约的主要条款将在那一年过后失效),而另一条轨道是商定一个纳入美国的新框架。

发展中国家支持京都议定书,该条约对发达国家规定了理论上具有约束力的承诺,但对发展中国家没有约束,包括中国这个全球最大排放国。发展中国家经常表示担心,延续京都议定书的轨道正被放弃,由包括美国的新过程取而代之。新过程称为“长期合作行动”(Long-term Co-operative Actions)。

气候谈判对法律程序的专注,令发达国家感到郁闷。日本首相鸠山由纪夫(Yukio Hatoyama)对英国《金融时报》表示,更重要的是拟定一份新协议,而该协议与京都议定书的不同之处在于,它将纳入全球所有排放大国。

如果各国在哥本哈根签署一份政治宣言,那将离达到目标还有很长一段路。明年,各国将必须召开多次会议,以便拟定一份有法律约束力的条约,纳入在哥本哈根同意的任何承诺。这个过程也将问题重重。“有些人认为,只要拿来(任何哥本哈根宣言),把它润色一下,就能得到一份具有法律约束力的条约。实际情况并非如此,”一名高级官员对英国《金融时报》表示。

译者/和风
乐乎设计,乐乎生活~

TOP

哥本哈根:多极“新世界”的缩影
英国《金融时报》 安德鲁·沃德 哥本哈根报道 2009-12-18

本周,当罗伯特·佐利克(Robert Zoellick)走过哥本哈根贝拉中心(Bella Centre)时,几乎引不起人们的注意。旧的世界格局似乎正在被彻底颠覆。

佐利克是世界银行(World Bank)行长,而世行是西方经济在全球主导地位的象征。但在这个被一些人视作二战后全球最重要的国际会议上,他却只能默默无闻地走过人群。

如果把镜头拉到昨天,你会看到,一批刚刚从偏远国度到达的贵宾正穿越同一条简朴的走廊,而他们身后却紧追着大声提问的记者。

当然,到目前为止人气最旺的还是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她的明星魅力盖过了大部分出席此次会议的国家领导人。但此次联合国哥本哈根气候变化会议已经证明:美国已不再是唯一的主角。



会议的气氛也彻底浇灭了任何可能存在过的理想主义热情。它已不是世界各国为拯救地球而齐聚一堂,而是沦为富国与穷国之间对骂与相互指责的场所。

许多在地图上都难以找到的外围国家,比如玻利维亚以及众多非洲国家,如今它们的每日新闻发布会也吸引了数量可以匹敌美国、欧盟发布会的记者。它们正陶醉于游离在西方和中国、印度等新兴经济之间的新角色。

包括发展中国家组织77国集团(G77)牵头人、锋芒毕露的苏丹人卢蒙巴•迪平(Lumumba Di-Aping),以及善于应付媒体的马尔代夫总统穆罕默德·纳希德(Mohamed Nasheed)在内的一些人,已经与英美参会代表一样为大家所熟知。

如果说哥本哈根会议将定义新的多极世界,那么它预示的可能是一个混乱的未来。

西方外交官和记者已经习惯于各式国际首脑会议,这些会议有着限制严格的来宾名单,最终也会拿出幕后精心安排的成果。而有来自近200个国家的4.5万名代表参加的此次哥本哈根会议,则呈现出与过去截然不同的情景。

即使向丹麦这样沉着、高效的主办者,应付这样一次庞大规模的活动也十分吃力。人们被迫在接近零度的气温中排队数小时才能入场,而有些人则会因为场地爆满而被拒之门外。本周,当雪花开始飞舞,打着寒战在门外排队的代表们,看起来就像是在南极风暴中相互紧紧依靠的帝企鹅。这实在称不上是宣传解决全球变暖问题紧迫性的最佳方式。

哥本哈根或许是欧洲最迷人的首都之一,但丹麦选择了在郊区荒地上一座没有窗户的会议厅举行会议。高高的栅栏和水泥路障将会场与外界隔离。警方的直升机悬在上空,警察牵着咆哮的阿尔萨斯狼犬在外围巡视,防止会议抗议者发难。

在会场内部,人们在各个会议之间匆匆行走,用手机急切的交谈,围聚在一台台亮闪闪的笔记本电脑后面。每过一天,气氛都变得更加紧张而忙乱,具体的成果却乏善可陈。

译者/功文
乐乎设计,乐乎生活~

TOP

哥本哈根峰会达成“协议”
英国《金融时报》 菲奥娜·哈维,艾德·克鲁克斯,安德鲁·沃德 ,,哥本哈根报道 2009-12-19

出席哥本哈根气候变化会议的一些领导人周五晚间宣布,他们已达成了一份“有意义的协议”,但承认,与他们达成首份真正全球减排条约的雄心相比,这份协议还有很大差距。

美国总统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表示,需要进一步的磋商,才能产生一部取代1997年京都议定书的正式条约。“我们在哥本哈根所达到的,将不是终点,而是一个国际行动新时代的起点,”他表示。“这将会很艰巨。在各国国内将很艰巨,在国与国之间将更加艰巨。”

但巴西气候变化问题特使塞尔吉奥•塞拉(Sergio Serra)形容谈判结果是“令人失望的”。他补充说:“前面还有一项大任务,即通过减排目标来遏制气候变化,这项任务未能在这里完成。”

欧盟坚称尚未敲定协议,并称谈判仍在继续。欧盟推迟了自己的新闻发布会,而本来各国领导人预期将在会上宣布达成协议。官员们表示,已开始又一轮谈判,还有一些重要细节有待解决。“他们尚未敲定协议,”欧盟轮值主席国瑞典的发言人罗伯塔·阿莱纽斯(Roberta Alenius)表示。“如果有协议的话,[瑞典]首相和[委员会]主席将会到这里来。”



一名英国高级官员表示,协议远未达成。“若干最终细节仍在确定过程中,”他说。

关键难点之一是,中国拒绝让其排放情况接受国际监测。中国代表团团长解振华表示,他对峰会结果感到满意。“经过谈判,双方都成功地守住了各自的底线。对中方来说,这是我们的主权和我们的国家利益,”他说。

巴西官员表示,北京与华盛顿商定了一个“国际磋商和分析”的过程。

各国已经在丹麦首都谈判了两周,希望达成一份新的全球协定,首次要求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都对温室气体排放采取行动。

各国未能达成一份具有法律约束力的条约,而是出炉了一份宣言,阐明几个关键要点,称富国将提供资助,帮助发展中国家应对气候变化。目标将是在下一步把这份宣言转化成一份具有法律约束力的文件。

宣言包括一个承诺,即试图把全球变暖幅度控制在不超过2摄氏度的范围内,科学家们提出,这个升温范围很可能是安全极限,若超出这个范围,气候变化就有可能变成灾难性和不可逆转的。

昨晚不清楚在发达国家资助发展中国家应对气候变化方面,各方达成了什么样的一致意见。

此前较贫穷国家提出,它们要在今后三年得到至少300亿美元,而目标是到2020年每年“调动”1000亿美元。

译者/和风
乐乎设计,乐乎生活~

TOP

氣候峰會/全球議題 中國霸權確立

【聯合報╱陳欣之/成功大學政治系副教授(台南市)】 2009.12.20 04:07 am

  
哥本哈根舉行的聯合國氣候變遷公約第十五屆締約國會議,最終以一分大國政治交換的最終聲明而作終,這分遷就美中利益的大會最終聲明,引發諸多道德暨情緒性的撻伐,更為未來全球人類的發展前景蒙上一片陰霾。

哥本哈根氣候會議有三個殘酷卻不能不正視的現實。第一,自然科學應對氣候變遷的「應然」,必須讓位於全球政治利害糾葛的「實然」。應對氣候變遷並不是一個單純的自然科學問題,它涉及各國經濟成長與現有國家權力地位的全球政治課題。本屆氣候變遷會議的最終聲明,在美中等強權的最終定案後宣告出爐,中、美、歐、印度等各有所得,而最大的輸家,一如早先的預料,果然是氣候變遷受創最深的落後國家暨小島國家。

第二個殘酷的現實,是個別強權的私利永遠凌駕全球的整體福祉。美中在氣候大會上的爭執有三,分別是一、兩國是否應承受具拘束性的減排二氧化碳承諾數額;二、此種減排承諾應否受到監督;以及最後,經濟先進國應付出多少錢援助受到氣候變遷影響最深的落後國家。

在第一點上,中美是全球兩大排放國,中美均不願多減排,但中國以歷史責任為由,要求歐美大量減排,卻不願受到國際制度的束縛,承諾一定的減排量。在第二點上,美國反制中國的富國減排訴求,要求中國的減排應受到國際監督,此點中國大陸堅守不從。最後,要求富裕先進國拿出錢來資助落後國家,證明又是口惠而實不至。中美兩強利益的角力,最終使三項爭執焦點一無所成。

美中兩強實質上已擁有全球議題的否決權,是最後一項殘酷的現實。企求全球公民社會與非政府組織可以箝制強權橫行天下,再次證明只是一個烏托邦式的幻影,被迫接受美中兩強的強勢論點,全球淪為美中相互維持權力平衡的可消費性籌碼。

雖有論者認為,美中受制彼此意識形態與普世價值等課題的巨大差異,兩強共治全球的合作前景並不樂觀,不過中美在哥本哈根氣候高峰會議的舉措已證明,不必大聲說「不」,中國的沉默與堅持不作為,就足以左右全球議題的發展方向。中國已取得決定全球發展進程的最終否決權。

【2009/12/20 聯合報】@ http://udn.com/
乐乎设计,乐乎生活~

TOP

哥本哈根缘何失败?

● 李因才
英德等欧盟诸国之所以愿意率先减排,除处于后工业化阶段更注重环境问题外,还在于他们希望借此抢占未来“低碳经济”的有利地势,以带动国内产业结构更新换代,形成新的经济增长点。

李因才

审时度势

  和京都、峇厘一样,国际气候谈判“最后之神奇日”发挥了功效,美国总统奥巴马在离开前的最后时刻,戏剧性闯进“基础四国”的峰会会场,最大排放国与抱团的四个新兴国家最终勉为其难地达成了系列共识。随后,这份共识草案被大会接受,记录在案,成了此次13天充满火药味漫长谈判的唯一成果。

路线图的破灭

  哥本哈根失败了吗?从表面意义上来看,它没有。毕竟此次大会成功吸引了国际社会关注,促成主要国家纷纷做出减排承诺,并在一定程度上明晰了发展中国家应对气候变化所需巨额资金的数量问题。此外,上百位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的空前聚会,联合国组织、利益分化的民族国家、积极施压并试图参与谈判的NGO组织,各种不同身影在此次大会当中的交错纷繁表演,本身就是渐渐呈现的全球风险治理的可喜图景,“地球村落”的概念在此得到鲜明印证。

  不过,假如按照两年前在印尼峇厘所确定的路线图标准来审视,哥本哈根又称得上彻底的失败。没有各国强制减排的具体指标,没有2012年后应对气候变化的中期资金来源明细,没有适应低碳生活的相关技术转让方案,勉强拿出来的,是一份还未完全获得所有气候框架成员国赞同,因而根本不具任何法律效力的协议草案。成果充其量只是象征意义上的,是政治家为激励士气、避免全球陷入悲观内耗而临时推出台面的一件装饰品。哥本哈根厚重期望的破灭,使其根本无法和京都、 峇厘比肩,它最终只能沮丧地将自己的使命推给下届气候大会和未来难以预料的无尽等待中。

注定了的失败

  哥本哈根的失败命运也许是事前注定了的。从大会开幕之日起,恐怕就很少有人对它抱以乐观心态。原因在于,它太雄心勃勃了,它试图一下背负起所有的重担。在这一点上,和《京都议定书》做些比较是有益的。1997年达成的这一议定书,当中只规定了41个主要是工业化国家的减排指标,四年平均减排值也只有5.2%;而哥本哈根却要完成在八年期间减排25%至40%,在2050年前实现排放减半的艰巨任务。更重要的是,与12年前相比,减缓温室气体排放只是本次大会的议题之一,除此之外,为有效应对气候变化,哥本哈根还试图就适应气候变化、减排中的技术及资金支持问题达成一份全面、有力的方案。三大目标中,减排与后两者又往往被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各执一端,彼此相互冲撞。
在密集的气候博弈里,对“碳排放空间”的争夺其实只是冰山一角。气候议题关系到经济模式的转变、政治议程的重新排定,乃至私人生活观念和方式的更新。可以说,国际谈判的背后涉及到国内不同利益团体话语权的激烈争夺。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澳洲)等国,由于在国内遭遇传统产业群体的有力抵制,气候议题始终难以迈开大步。而英德等欧盟诸国之所以愿意率先减排,除处于后工业化阶段更注重环境问题外,还在于他们希望借此抢占未来“低碳经济”的有利地势,以带动国内产业结构更新换代,形成新的经济增长点。由于发展中国家缺乏相应的资金及技术投入,这些国家更愿意紧守传统模式,首先实现工业化。
哥本哈根的隐忧

  但是,如此重大、密集交织的议题,路线图设定的谈判却只有短短的两年时间。不仅如此,在哥本哈根大会之前,去年和今年的数场谈判进展缓慢,几无重大突破。大会开幕前夕,多数国家的减排指标始陆续公布。去年12月波兹南大会决定运行“适应基金”后,具体分配方案在今年的五场谈判中也一直拖延不决。等到此次谈判白热化的时候,美国、日本提出的资金支持数额,又建立在部分发展中国家的减排承诺上。混乱、无序,指望最后一刻神奇降临,各方立场大撤退,一次敲定所有细节,哥本哈根不失败才怪!

  和去年的多哈贸易谈判一样,哥本哈根也败在了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的巨大利益分化上。尽管各自内部都有杂音,但两个阵营之间却绝少政策主张交合点。从一个方面来讲,这是发展中国家利益觉醒和利益伸张的标志,但从另一个方面来看,这无疑也是未来全球社会治理的一种危机。经济鸿沟的拉大,将有可能使两者在政治、社会、文化层面上出现全面对峙的风险。如何不使鸿沟进一步发展成难以弥合的断裂带,是国际社会尤其发达国家亟需正视的课题!

作者是延安大学教师
乐乎设计,乐乎生活~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