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12
发新话题
打印

乔布斯:苹果的灵魂

乔布斯给亚洲企业带来的深刻影响

(美国)华尔街日报   (2011-10-07)

  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很少访问亚洲,但他的决定不仅改变了人们购买的产品,也改变了整个亚洲地区科技业的形态。

  周四上午(亚洲时间)乔布斯去世之后,中国、日本、韩国和台湾的企业高层管理人员纷纷致哀,主要反映了乔布斯作为产品创新者所做出的成就。

  但也有一些企业高管指出乔布斯和苹果公司(Apple Inc.)对电子产品制造的影响以及乔布斯给电子产品带来的提升。通过在亚洲雇用越来越多的企业为苹果公司制造产品,苹果在这一地区创造了大量工作机会,也提升了成为苹果合作伙伴的那些原本并不知名的企业的命运。通过关注简单便捷的设计,乔布斯启发了零售业和汽车制造业等众多行业的公司,让这些公司也同样致力于此。今年初接受采访时,时任现代汽车公司(Hyundai Motor Co.)首席执行长(CEO)的Steve Yang(已于上周请辞)将该公司对设计和品牌建设的关注归功于苹果公司。

  通过打破手机服务提供商对内容的牢牢控制,乔布斯为亚洲和世界其它地区的软件开发商打开了一扇大门,让开发商可以直接接触消费者。

  首尔的一位软件工程师Ryu Jung-won说,对我们软件开发人员来说,这是一个巨大的改变。这意味着如果我们开发出一款优秀的应用程序,越来越多的用户能用上这款程序。Ryu Jung-won开发了智能手机使用的韩国地图。

  周四,亚洲股市普涨,在此背景下,亚洲各地的投资者推高了好几家知名电子品公司的股价,因为分析师普遍将苹果公司描述成亚洲科技公司的竞争者而非施益者。

  就像今年8月乔布斯请辞苹果公司CEO一职时的市场情况一样,一些分析师推测,失去了乔布斯的苹果可能不会像以前那样成功,这为亚洲企业创造了机会,尤其是在手机市场。比如。台湾手机制造商宏达国际电子股份有限公司(HTC Corp.,简称:宏达国际)的股价就上涨了1.6%。宏达国际一直身陷与苹果公司的专利纠纷。

  汇丰(HSBC)分析师赖惠娟(Jenny Lai)说,乔布斯的去世给苹果未来的创新增加了不确定性。最大的问题在于苹果能否继续满足消费者的高期望。
乐乎设计,乐乎生活~

TOP

苹果帝国缔造者乔布斯辞世 用禅指引内心改变世界
2011年10月06日 普光明论坛 新华网 北京晨报 每日经济新闻网

佛教在线海外讯 美国苹果公司2011年10月5日在官方网站首页贴出乔布斯遗照,同时宣告这位传奇人物于当天早些时候去世。照片配以乔布斯的英文姓名以及“1955-2011”字样,表明他56岁、本应仍大有可为的年纪。

乔布斯的家人发表一份声明说,乔布斯当天在家人陪伴下“平静辞世”。声明还说,乔布斯在公共场合以富有远见而闻名,他在私人生活中“珍爱家庭”。

苹果公司董事会声明说:“史蒂夫的才华、激情和精力是无数创新的源泉,这些创新丰富和改善了我们所有人的生活。”

苹果当天还公布了现任首席执行官蒂姆·库克发给公司全体员工的一封电子邮件。库克说:“苹果失去了一位富有远见和创造力的天才,世界失去了一个不可思议之人。”乔布斯留下了一个只有他才能够缔造的公司,“他的精神将永远是苹果之根。”

库克还说,乔布斯过世所带来的悲伤无以言表,“我们将继续致力于他如此热爱的工作,以作为对他的缅怀。”

作为硅谷“车库创业”传奇人物的乔布斯是苹果公司联合创始人之一,他上世纪80年代推出的苹果Ⅱ是首批商业上取得成功的个人电脑,在电脑向家庭和个人普及的过程中具有划时代的影响。

乔布斯曾因权力斗争而黯然离开苹果。当公司奄奄一息时,他于1997年归来,带领苹果东山再起。近十年,苹果推出了一系列风靡全球的产品,业绩屡创新高。业内人士普遍认为,他在数字音乐、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等领域的贡献都堪称革命性,也是近十多年来最出色的企业首席执行官之一。

乔布斯的健康状况近年来出现问题。他于2004年接受胰腺癌手术,从2009年1月开始休病假近6个月,接受了肝脏移植手术。今年1月,乔布斯再次宣布休病假,并于8月24日正式辞去公司首席执行官一职。

年轻乔布斯的灵性探索:信奉佛教并剃度

上世纪70年代,1名希冀获得心灵平均的加州青年背包客踏上印度,当时这段旅程并没有什么引入注目的地方,但谁也不会想到,这名来自加州的青年会是后来开创硅谷传奇的乔布斯。

乔布斯来自一个中产阶级家庭,早在1972年就读俄勒冈州波特兰的里德学院(Reed College)时,就对富裕学校生活难以适应。在学校期间,他大量阅读宗教与哲学类书籍,之后下定决心研究、并亲自体验与研究唯心论与存在主义。

为了前往印度灵修,乔布斯在电玩设计公司雅达利(Atari)工作数月后,19岁的乔布斯如愿与里德学院的同学、后来也是苹果首位员工的柯特(Daniel Kottke)同赴印度。

在印度旅行期间,乔布斯曾造访委员印度北方省(Uttar Pradesh)库马翁(Kumaon)山上的凯因齐(Kainchi)静修院,渴望拜访大师尼姆.卡洛里.巴巴(Neem Karoli Baba),遗憾的是,在他们到达静修院期间大师已经去世。

从印度回来后,乔布斯并没有放弃他的灵性探索。他开始信奉佛教,不仅剃度,还一度身着传统服饰。回忆印度旅行这段时期,乔布斯曾表示“一生中最重要的事只有两三件,这是其中之一。”

对于这次印度旅行,乔布斯称为“迷幻经历”。他甚至表示,他周围的人,如果没有这种跨文化的体验,是难以完全和他产生共鸣的。

从印度旅行回来2年后,乔布斯商业直觉更加敏锐,并在1976年4月1日与史蒂夫·沃兹尼亚克(Steve Wozniak)共同创办苹果公司(Apple)。

消费者趋势策略研究者杰夫·杨(Jeff Yang)表示,苹果的成功与乔布斯佛教徒的禅学有很大的关系,禅宗强调的是“无为的力量”,因此“极简”也称为苹果设计的核心,造就了独树一格的苹果品牌。

与禅结缘 吃鱼的素食主义者

据悉,乔布斯学禅的入门读物是日本禅师铃木俊隆用英文写的《禅者的初心(Zen Mind, Beginner’s Mind)》。 追源溯流,铃木俊隆算是禅宗南五家之一的曹洞宗在日本的传人。1959年,铃木俊隆禅师抵达美国,凭着六祖“人虽有南北,佛性无南北”一句话,立志教授全无佛学根基的美国人修习禅道,以弘扬佛法。《禅者的初心》就是铃木俊隆禅师为那些对佛学一窍不通的美国人写的英文入门读物。

因为文化不同,很少有美国人能真正理解禅的奥妙。但毫无疑问,乔布斯属于极少数的例外。禅宗不看重经文,不讲究繁文缛节,不提倡繁琐思辨,“一切唯心、万法唯识”,讲究发自内心的顿悟。这种思维方式正合乔布斯的心性。从《禅者的初心》里,乔布斯读到了一个清净、澄澈、可以任由思维自由行走的理想世界。

不得不说,乔布斯后来在苹果体现出的各种天才,包括慧眼独具的战略思考、艺术唯美的产品设计,多少都有一些他此前参禅悟道的影子。正如《禅者的初心》所说:“做任何事,其实都是在展示我们内心的天性。这是我们存在的惟一目的。”

也许,乔布斯终其一生,都是在实践铃木俊隆禅师的这句话。

在乔布斯的人生经历中还有这么一段,当他从里德大学辍学返回硅谷后,经常到日本禅师乙川弘文主持的禅宗中心修习。在创办苹果之前,乔布斯一度不知道对自己的未来该如何决断,他很想去日本继续修习,但是又无法放弃创业的理想,于是向禅师求教。而禅师则对他讲出了那则著名的禅宗故事——风吹幡动。“千百年前,有僧人说:‘是风动。’又有僧人说:‘是幡动。’六祖慧能说:‘不是风动,也不是幡动,而是心动。’”

不知道禅宗的修习对乔布斯的个性有着怎样的影响,但在他接下来的人生历程中,不管是制定公司产品策略,还是直面人事斗争,甚至面对生死挑战,乔布斯一直都是在追随他的心。“你们的时间有限,不要将时间浪费在重复他人的生活上。不要被教条束缚,那意味着你活在其他人思考的结果中。不要被他人的喧嚣遮蔽了你自己内心的声音、思想和直觉,它们在某种程度上知道你真正想成为什么样子,所有其他的事情都是次要的。”乔布斯说。

乔布斯是一个吃鱼的素食者,在他的世界里,只吃鱼、鸡蛋、牛奶以及蔬菜,2008年的《财富》杂志援引了解乔布斯病情的人士的话称,当时乔布斯更偏向于通过控制饮食的方法来避免手术,且苹果在咨询了律师的意见后,认为不需要将病情告诉投资者。

与病魔抗争八年的乔帮主

“如果有一天我无法再履行苹果首席执行官的职责、满足大家的期望,我会首先让你们知道。很遗憾,这一天来了。”2011年8月24日晚,苹果公司宣布乔布斯辞任CEO一职,在乔布斯的辞职信中有这么一句话。

那年10月某天早上7点半,乔布斯接受了一次断层扫描,那只是一次普通的检查,但医生却在其胰脏中发现了一个肿瘤,而当时乔布斯连胰脏是什么都不知道。

虽然当时并未做进一步检查,但医生几乎确定那是死亡率极高的胰腺癌,甚至建议乔布斯回家,好好和亲人们聚一聚,“这通常是医生对临终病人说的,”乔布斯之后回忆道,那意味着在几个月内要把未来十年想跟孩子说的话讲完,得把每件事搞定,家人才会轻松,“你到了说再见的时候。”

在那天剩下的时间里,乔布斯脑袋中都是这个诊断结果。当晚,乔布斯在其妻子的陪伴下,接受了切片检查,“从喉咙插入内窥镜,通过我的胃,进入肠子,用一根针在我胰腺的肿瘤上取了点细胞。”乔布斯的妻子后来告诉他,当医生在显微镜下观察过切片后便开始叫,因为那是一种非常罕见的胰腺癌,虽然通过手术可以治愈。

事实上,乔布斯所患的是胰岛细胞神经内分泌肿瘤,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胰腺癌专家、前美国临床肿瘤学会主席Margaret Tempero称,美国每年大约有43000人患胰腺癌,但其中只有5%的患者是类似于乔布斯的胰腺神经内分泌瘤,通常而言,大多数胰腺癌患者都活不过1年时间。

Wainberg指出,神经内分泌瘤的生长通常比较慢,能允许病人多活两到三年。

但可以肯定的是,乔布斯必须接受手术才能治愈,乔布斯也在斯坦福大学演讲时称,“所以我接受了手术,康复了。”不过作为一名禅宗佛教徒,乔布斯初期却不愿接受手术。

不过,控制饮食并未能阻挡病情的发展,乔布斯最终还是在2004年接受了手术,摘除了肿瘤,并在当年8月1日首次对外公布病情,表示手术很成功,也不需要化疗或者放疗。乔布斯本人及苹果对其病情三缄其口,但我们依然可以从过去8年的报道中拼凑出一份乔布斯抗癌史,而这8年也是苹果发展最为辉煌的时期。

的确,在经过与癌症的8年抗争后,乔布斯消耗了太多,以至于出现在大众面前的机会一次比一次少,身形也一次比一次瘦。

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强生癌症中心肿瘤学家Zev Wainberg称,虽然没人知道乔布斯情况如何,但我猜想乔布斯的生命已不是以年计算。《今日美国》援引医学专家的话称,如今乔布斯的辞职决定,说明其病情进展已经超出了医生能掌控的范围。

“没人想死,即便人们想上天堂,也是想活着去那里。但是人必有一死,你我都无法逃脱。这也本该如此,因为“死亡”很可能就是“生命”中最杰出的发明。它是生命的轮回,它为新生事物清理道路。现在你们是新生的,但终有一天,你们将逐渐变老,直至谢幕。很抱歉,我讲的这么戏剧化,但这就是现实。”2005年乔布斯在斯坦福大学毕业典礼上讲话中发表如此感言。而如今,苹果缔造者乔布斯已经离我们远去。

乔布斯曾经说过:成就一番伟业的唯一途径就是热爱自己的事业。如果你还没能找到让自己热爱的事业,继续寻找,不要放弃。跟随自己的心,总有一天你会找到的。

附:乔布斯语录:生命随时可能结束 无谓患得患失

在市场中,苹果将把注意力放在产品上,因为只有产品才能带来差异。

我们从不担心数字。在市场中,苹果将把注意力放在产品上,因为只有产品才能带来差异。投放广告对竞争来说必不可少;IBM公司的广告随处可见。可是良好的公共关系能够让人们受益,这就是其中的道理。在这个行业中,你骗不了人,产品会自己说话。

-- 1985年,《花花公子》采访

“大多数人买家用电脑的理由是把电脑和全国通讯网络连接起来。对于大多数人呢人言,这是个非同凡响的突破,就像电话一样,我们正处于起步阶段。”

-- 1985年,《花花公子》采访

“我读过一篇论文,这篇论文旨在研究地球上各个物种的迁徙效率。秃鹰每迁徙一公里需要的能量最少。人类的表现相当不起眼。排在这个榜单的最后三分之一。这个结果并不怎么出色,但是刊登在《科学美国人》的文章表明,根据对人类迁徙效率的测试,让人骑上自行车,效率要远远超过秃鹰。”

“这就是电脑对我的意义:电脑是我们使用的最非同凡响的工具,电脑就像我们大脑的自行车一样。”

-- 1990年纪录片《记忆与迁徙》中乔布斯如是说。

这就是我的秘诀——专注和简单

“这就是我的秘诀——专注和简单。简单比复杂更难:你必须费尽心思,让你的思想更单纯,让你的产品更简单。但是这么做最后很有价值,因为你一旦实现了目标,你就可以撼动大山。”

-- 1998年,《商业周刊》采访

我跟比尔·盖茨十几年前就秘密结婚了

“我们十几年前就秘密结婚了。”

乔布斯对于卡拉·斯韦什尔提到他和比尔盖茨的关系的回答(2007年5月)

“团队很难设计出最好的产品。在大多数时间里,在你展示给他们看之前,人们根本不知道他们想要什么。”

-- 1998年,《商业周刊》采访

“好的艺术家模仿皮毛,伟大的艺术家窃取灵魂”

“毕加索曾经说过,‘好的艺术家模仿皮毛,伟大的艺术家窃取灵魂’。我们总是为窃取伟大的思想感到羞愧…我认为麦金塔电脑的伟大之处在于,用这台电脑工作的音乐家、诗人、艺术家、动物学家和历史学家都会成为世界上最好的电脑科学家。” -- 1994年

生命随时可能结束 无谓患得患失

“你们同样不可能从现在这个点上看到将来;只有回头看时,才会发现它们之间的关系。所以,你必须相信这些点将来会连接到一起。你们必须相信某些东西——你的直觉、命运、生活、因缘等等。这种方法从来没有让我的希望落空过,而且还彻底改变了我的生活。”

“我的性生活很好,沃尔特,你呢?”

乔布斯 面对沃尔特·莫斯伯格问及他对谷歌的看法,是否感到背叛的回答(2010年6月)

(乔布斯接着说,“他们决定和我们竞争,我们不会进入搜索业务”)

让我做出人生重大抉择最重要的办法是,记住生命随时都有可能结束。因为几乎所有的东西─所有外界期望、所有名誉、所有对困窘或失败的恐惧-在面对死亡时都会消失,只有最重要的东西才会留下。记住自己随时都会死去,这是我所知避免自己失落的最好方法。你已经一无所有了,还有什么理由不随心所欲。

-- 2005年6月,斯坦福大学演讲。

商业上杰出的东西不是由一个人来完成的,而是一个团队努力的结果

“我的商业模式就像是披头士乐队:他们四个人能够抑制彼此的消极作用。他们可以相互平衡,所以他们在一起的价值要超过四个人相加的综合。这就是我对商业的看法:商业上杰出的东西不是由一个人来完成的,而是一个团队努力的结果。”

-- 2003年,CBS《60分钟》采访。

领袖和跟风者的区别就在于创新。

创新无极限!只要敢想,没有什么不可能,立即跳出思维的框框吧。如果你正处于一个上升的朝阳行业,那么尝试去寻找更有效的解决方案:更招消费者喜爱、更简洁的商业模式。如果你处于一个日渐萎缩的行业,那么赶紧在自己变得跟不上时代之前抽身而出,去换个工作或者转换行业。不要拖延,立刻开始创新!

成为卓越的代名词,很多人并不能适合需要杰出素质的环境。

成功没有捷径。你必须把卓越转变成你身上的一个特质。最大限度的发挥你的天赋、才能、技巧,把其他所有人甩在你后面。高标准严格自己,把注意力集中在那些将会改变一切的细节上。变得卓越并不艰难,从现在开始尽自己最大能力去做,你会发现生活将给你惊人的回报。

成就一番伟业的唯一途径就是热爱自己的事业。如果你还没能找到让自己热爱的事业,继续寻找,不要放弃。跟随自己的心,总有一天你会找到的。

我把这段话浓缩为:“做我所爱”。去寻找一个能给你的生命带来意义、价值和让你感觉充实的事业。拥有使命感和目标感才能给生命带来意义、价值和充实。这不仅对你的健康和寿命有益处,而且即使在你处于困境的时候你也会感觉良好。在每周一的早上,你能不能利索的爬起来并且对工作日充满期待?如果不能,那么你得重新去寻找。你会感觉得到你是不是真的找到了。

并不是每个人都需要种植自己的粮食,也不是每个人都需要做自己穿的衣服,我们说着别人发明的语言,使用别人发明的数学……我们一直在使用别人的成果。使用人类的已有经验和知识来进行发明创造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

带着责任感生活,尝试为这个世界带来点有意义的事情,为更高尚的事情做点贡献。这样你会发现生活更加有意义,生命不再枯燥。需要我们去做的事情很多。告诉其他人你的计划,不要鼓吹,也不要自以为是,更不能盲目狂热,那样只会把人们吓跑,当然,你也不要害怕成为榜样,要抓住出头的机会让人们知道你的所作所为。

佛教中有一句话:初学者的心态;拥有初学者的心态是件了不起的事情。

不要迷惑于表象而要洞察事务的本质,初学者的心态是行动派的禅宗。所谓初学者的心态是指,不要无端猜测、不要期望、不要武断也不要偏见。初学者的心态正如一个新生儿面对这个世界一样,永远充满好奇、求知欲、赞叹。

我是我所知唯一一个在一年中失去2.5亿美元的人……这对我的成长很有帮助。

犯错误不等于错误。从来没有哪个成功的人没有失败过或者犯过错误,相反,成功的人都是犯了错误之后,做出改正,然后下次就不会再错了,他们把错误当成一个警告而不是万劫不复的失败。从不犯错意味着从来没有真正活过。

我愿意把我所有的科技去换取和苏格拉底相处的一个下午。

十几年来,世界各地的书店里涌现出海量的关于历史人物的书籍。这些人物包括苏格拉底、达芬奇、哥白尼、达尔文以及爱因斯坦成为人们灵感的灯塔,而苏格拉底排在第一位。西塞罗评价苏格拉底说:“他把哲学从高山仰止高高在上的学科变得与人休戚相关。”把苏格拉底的原则运用到你的生活、工作、学习以及人际关系上吧,这不是关于苏格拉底,这是关于你自己,以及关于你如何给你每天的生活带来更多的真善美。

9、 活着就是为了改变世界,难道还有其他原因吗?

你是否知道在你的生命中,有什么使命是一定要达成的?你知不知道在你喝一杯咖啡或者做些无意义事情的时候,这些使命又蒙上了一层灰尘?我们生来就随身带着一件东西,这件东西指示着我们的渴望、兴趣、热情以及好奇心,这就是使命。你不需要任何权威来评断你的使命,没有任何老板、老师、父母、牧师以及任何权威可以帮你来决定。你需要靠你自己来寻找这个独特的使命。

你的时间有限,所以不要为别人而活。不要被教条所限,不要活在别人的观念里。不要让别人的意见左右自己内心的声音。最重要的是,勇敢的去追随自己的心灵和直觉,只有自己的心灵和直觉才知道你自己的真实想法,其他一切都是次要。

你是否已经厌倦了为别人而活?不要犹豫,这是你的生活,你拥有绝对的自主权来决定如何生活,不要被其他人的所作所为所束缚。给自己一个培养自己创造力的机会,不要害怕,不要担心。过自己选择的生活,做自己的老板!

不要被教条所限,要听从自己内心的声音,去做自己想做的事。
乐乎设计,乐乎生活~

TOP

中国为何难产乔布斯
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专栏作家 吴晓波
乔布斯去世之后,最近这段时间,中国媒体的悼念之声屡屡不绝,一个问题时不时地被提及:中国什么时候才能出现一个乔布斯?

我原本没有兴趣回答这个问题。但是今天,我突然在一向很严肃的《参考消息》上也读到了这样的头版头条:《中国呼唤乔布斯式的创新人才》。

实在忍不住了。就写一点。

要回答“中国什么时候才能出现一个乔布斯”,其实只要回答另外一个问题就行了――“为什么在中国做民营企业总是那么难?”

这个问题当然很“中国式”,因为,乔布斯到死都没有问:“为什么在美国做民营企业总是那么难?”

之所以很“中国式”, 是因为这个问题有一个中国式的土壤,这种土壤造成了民营企业的四个“经典困境”

困境之一:国有资本与民营资本“楚河汉界”,前者垄断上游的资源、能源型产业,后者则控制中下游的消费生产领域,中国的市场经济出现“只有底层,没有顶层”的奇特景象。

法国年鉴学派的费尔南·布罗代尔是这一规律的揭示者之一,他把市场分为两类,一类是低级市场,包括集市、店铺和商贩,另一类是高级市场,包括资源性产业、交易所和交易会。在他看来,纵观各国历史,“在初级市场这个阶梯上,最完善的经济组织当称中国,那里几乎可以根据确定的地理位置量出市场的数量。”可是,在高级市场上,中国从来实行严格的政府管制,不允许自由贸易的存在,“在中国,商人和银行家不能在受法律保护和受国家鼓励的公共事业中进行投资······政治等级能够压倒其他一切等级。每当资本主义利用机遇有所发展时,总是要被极权主义拉回原地。”

在乔布斯的商业世界里,是没有底层和顶层之分的,但在中国有,而且还很多。

困境之二:政府与民间没有形成对等的契约关系,民间资本的积累缺乏制度性保障。

就中国的个体商人而言,他们不缺乏通过风险投资而追逐更大商业利润的欲望,也不缺乏如马克斯·韦伯所称道的“新教伦理”式的勤奋节俭和以财富积聚为生命目的的观念。在这一点上,他们与乔布斯相毫不逊色。但是,一旦涉及到市场与统治权力的关系时,中国商品经济难以获得最终发展的原因就立刻非常强烈地突现了出来。财产在法律上的“权界”及其不可侵犯性,从来只存在于民众彼此之间,而根本不可能存在于自上而下的统治权力与“子民”之间,统治者对国民人身和财产权利拥有任意宰割的无限威势。

困境之三:权贵资本横行,寻租现象历代不绝,财富向权力、资源和土地猛烈地聚集。社会资产不是在生产领域积累放大,而是在流通领域内反复地重新分配,技术革命几无发生的土壤。

政府在确立了国有专营制度后,必设立国有企业体系,而因产权不清晰、授权不分明等缘故,又一定会诱生出权贵经济,当权者以国家的名义获取资源,以市场的名义瓜分财富,上下其手,攫取私利。

与此同时,天性趋利的民间商人通过寻租的方式进入“顶层”以牟取暴利,从而催生出一个制度性的官商经济模式。自宋之后,中国最赚钱的商人大多是“红顶商人”型的,其财富来源与授权经营垄断产业有关,官商经济模式从而根深蒂固,不可逆转。商人阶层对技术进步缺乏最起码的热情和投入,成为一个彻底依附于政权的食利阶层,他们的庸俗、归附,与大一统中央集权制度的强悍与顽固,构成为一个鲜明、对应的历史现象。

在乔布斯的商业世界里,政策寻租是一件很可耻的事情,而且很难实现。但是在我们这里,它是一个普遍现象。

困境之四:在国有资本和权贵资本的双重高压之下,民间商人危如累卵,惶惶不可终日,出现强烈的恐惧心理和财富幻灭感,产业资本从生产型向消费型转移,经济成长从而失去创新动力。

早在公元前二世纪,史家司马迁就指出了当时工商界出现的两个财富积累特征,一是“农不如工,工不如商”,二是“以末汇财,以本守之”。历两千年以降,中国商人尽管创造了无数的物质文明,某些家族及商帮在某一时代也积累过惊人的私人财富,可是,他们从来没有争取到独立的经济利益和政治地位,也不能在法理上确立自己的财产所有权不容统治权力侵犯。所谓“富不过三代”,并不仅仅因为中国的商人没有积累三代财富的智慧,而是因为,财富的积累必托庇于拥有者与政权的关系,而这一关系则必然是脆弱的和不对等的。因而,财富的可持续积累和安全性,不完全地操于拥有者之手。在财富传承这一命题上,产业的拓展和资本积聚能力,远不如政商关系的保持能力重要。

这四个“经典困境”构成了中国商业世界的基本特征,也就是中国为什么无法出现乔布斯的原因。如果不改变这样的制度环境,我们就是把嗓子都“呼唤”破了,恐怕也无济于事。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
乐乎设计,乐乎生活~

TOP

不要急于唱衰苹果
红杉资本董事长 迈克尔•莫里茨 为英国《金融时报》撰稿

讽刺的是,戴尔(Dell)和苹果(Apple)近期都成了新闻关注的焦点。

回到1998年,迈克尔•戴尔(Michael Dell)还是个人电脑(PC)行业的弄潮儿。他劝告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关掉岌岌可危的苹果,把收益分发给股东。然而今非昔比,如今PC行业陷入一片混乱,所有制造商都饱受折磨,结果,迈克尔•戴尔与人磋商,要借钱回购他的企业,实行私有化。(编者注:据最新报道,迈克尔•戴尔已经对自己创建的公司提出了244亿美元的杠杆收购提议。)与此同时,苹果宣布其股东将在今年的情人节这天获得25亿美元分红——与其1370亿美元的现金储备相比,这只是九牛一毛。

然而,苹果近期发布盈利报告,随后股价下跌,这比戴尔可能的杠杆收购更加吸引人们眼球。苹果发布的财务数据表明,其增长速度正在下降。紧接着,预言家们就开始在Twitter上发布悲观的预测。过去几年买入苹果股票的人们,现在争相抛售。

在一片没有头脑的呜咽混乱之中,任何远见都丧失殆尽。苹果在本财年的第一季度——去年10月至12月,正逢一年中收入最高的假日期间——销售额首次超过500亿美元,比任何其他企业都高。该季度销售额比上年同期高出82亿美元。

单单这一季度增幅就是Facebook去年全年预计营收的1.5倍以上。如果苹果是一个国家,那么其国内生产总值(GDP)会排在全球第45位,远在巴基斯坦和新西兰之上。这几乎足以让人认为,苹果应该在联合国(UN)拥有一席之位。

让电视上喋喋不休的评论者惊骇的是,苹果销售额增长“只有”18%,而且管理层预期增长会进一步放缓。所有人似乎都忘记了,任何公司都难以快速增长——如果公司规模已经很庞大,就更加困难了。相形之下,在最近的财年中,微软(Micorsoft)增长4%,思科(Cisco)增长6%——但前者规模只有苹果的一半,后者仅为三分之一。IBM销售额则萎缩了2%,至1040亿美元。

与微软、思科和IBM不同的是,苹果的业绩不是由大规模收购推动的,而是通过为数不多的几种产品取得的。正如其标签表明的一样,这些产品是在加州设计的。因此,其成就更加让人惊叹。没有哪家同样规模的企业曾以苹果的速度增长。

从2000年9月(当时销售额约为80亿美元)到2007年9月,苹果的平均增长率为17%,这主要是iPod推动的。过去5年中,在iPhone和iPad推动下,其增长速度飙升至近45%。如果这种超乎寻常的速度持续下去,到2020年,苹果年销售额将达3万亿美元,这一水平介于当前法国GDP和德国GDP之间。即便是在苹果发布新产品前在专卖店门前搭帐篷等待的虔诚粉丝也难以相信,苹果将在马其诺防线(Maginot Line)和齐格弗里德防线(Siegfried Line)之间占据一席之地。即便苹果的增长率降至5%,到2020年其销售额也将达到2310亿美元(2012年为1560亿美元)。如果增长率保持在10%,届时苹果销售额将达到惊人的3350亿美元。

所有人都明白,未来业务将面临更激烈的竞争。这是因为,世界上几乎所有公司都强烈忌妒苹果。苹果颠覆了多个主流行业,包括音乐、电影、电视、出版、相机以及35毫米胶片。苹果软件让苹果产品脱颖而出,日本消费电子行业缺乏这样的软件,结果整个行业都被无可救药地抛在了后面,就像芬兰的诺基亚(Nokia)和加拿大的移动研究公司(编者注:即RIM,现已改名为黑莓公司)一样。
其他企业——芯片供应商、无线运营商、特种玻璃制造商、外包制造商以及数十万应用开发者——盯着苹果的一举一动,只能无望地钦佩,默默地领悟。任何还保持头脑清醒的人,都在苹果成功的激励下,采取了行动。

更重要的是,苹果为全世界的企业家与专业人士树立了长久榜样。数百万年轻工程师和程序员仔细留意新产品发布的分分秒秒。艺术和设计院校的时髦学生被苹果激发出灵感。市场营销和广告商试图模仿苹果的创造性模式。制造商想要揭开苹果供应链之谜。传统零售商琢磨着,苹果究竟如何在12周的时间里,吸引到超过1.2亿人次的顾客量,每平方英尺产生的销售额是蒂芙尼(Tiffany)的两倍,是风头正劲的奢侈品零售商迈克•柯尔斯(Michael Kors)的四倍。

很难想象,过去50年中还有哪家公司的影响力和创造力能像这家过去名为苹果计算机公司(Apple Computer, Inc)的企业一样,如此深远而广泛。不管未来苹果命运如何,世界各地消费者的生活,都将因加州库比提诺市(Cupertino)无限循环街1号(One Infinite Loop,苹果总部所在地——译者注)所释放出来的巨大能量,而变得更加美好。

本文作者是红杉资本(Sequoia Capital)董事长。该公司在1978年为苹果提供了首笔融资。

译者/倪卫国
乐乎设计,乐乎生活~

TOP

 19 12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