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越南看中国

越南看中国

反思越战,政改,中国人做了什么 竟让越南人如此看不起?

纵观世界,依旧和中国大陆一样走在社会主义的红旗下的国家寥寥可数,而越南就是少数的小兄弟之一,只不过人家是一星,中国大陆是五星。

自从上世纪50年代以来,中越的关系似乎还不错,越共胡志明主席的汉语相当流利,只带略微的广东口音。那时的中国在越南的心目中,犹如当时的苏联老大哥在中国人心目中一样崇高神圣。然而,这一切在1979年发生了变化,当年中国称“被迫发动边界自卫反击战,对越南实行惩罚。”一场中越战争打响,并且绵延了 10年之久的边界冲突。而越南人眼中的中国,也完全没有了老大哥的影子,看到的更多是不服,甚至恨意。

中国军队的对越“自卫反击战”,那场战争成为中越两国人民之间一道难以弥复的伤疤。现在的中越关系,无论是官方还是民间,绕过那场战争来看待“中越关系”,是残缺的,也是片面不完整的。关于中越战争,直接关联最大的三个国家,中国、越南和柬埔寨对那场战争的看法截然不同。中国方面认为是越南方面骚扰我边疆,中国发起的“自卫反击战”。越南方面认为是中国政府为了支持柬埔寨赤柬(红色高棉)政权,向越南发动的侵略扩张,显示霸权的战争。

随着岁月流逝,以波尔布特为首的红色高棉究竟是什么样的货色,已被世人看清楚。波尔布特本人是一个铁杆忠诚的毛派分子。他全盘接受毛泽东的所谓革命理论。他的社会主义乌托邦理想甚至比毛泽东本人更加激进、彻底和荒谬。他奉行毛泽东的 “知识越多越反动”的谬论,消灭了柬埔寨境内的90%以上的知识分子和各行各业的专业人才。他以暴力消灭了全国四分之一以上的人口,其中包括境内的一半以上的华侨和大多数越南侨民,使全国民众陷入名副其实的水深火热。

多年来,越南媒体一直重复着对中国的仇恨。比如《胡志明青年报》就曾刊文说,“历史与现实非常明确的证明,越中友好的提法是缺乏事实根据的自欺之谈。综观越中两千年的交往,越南与中国之间,越南人民与中国人民之间从来没有过平等友好的关系;宋朝以前,越南一直被迫称臣于中国,被汉人称为南蛮之地,遭受长期的迫害和仇视,中国强盛时,中国人不断派兵侵略越南,强迫越南人割地进贡,中国衰弱时,又假意求和安抚越南。至今越南的大片领土仍然被中国侵占不还,他们不仅无任何归还之意,还打起侵占自古以来就一直属于我国领土南沙群岛的主意,是可忍孰不可忍”。“在1979年,中国的国民经济已到了崩溃的边缘,为了转嫁他们的国内矛盾,中国公然发动了震惊世界的侵越战争”;“至今还把这场战争的罪犯供奉为国家英雄来祭典,全无虔悔之心,他们甚至拍摄许多电影明目张胆地美化这场战争,比如《高山下的花环》,公然将侵略越南的战犯描绘成‘烈士’。”

“越南贫穷落后正是由于中国的侵略与掠夺,即使在战后,我国人民也不得不先着力于重建家园,而不能全力进行生产。另一方面,中国借此战争转移国内矛盾,争取到了改革开放的宝贵时机,发达起来,成为了超级大国。”

“如果中国人不能承认历史错误,正视历史事实,越中两国的矛盾永远不可能化解。越南人对中国的单方面友好,正被中国人当成越南人软弱可欺。”

中国人非常清楚,中国跟越南接下了血仇,这种仇恨若不加以消解,中国过不了安心日子。对中国来说,未来的发展道路只有两种选择。1)承认中国对越南犯下的罪行,与军国主义划清界线,放弃其征服亚洲乃至世界的野心,争取亚洲人民的谅解。 2)美化中国的罪恶,对下一代灌输军国主义的‘光荣’,以在未来适当的时机全民发动、东山再起,以铁血武力扫荡亚洲与世界,将一切与中国有仇的民族斩草除根,建立‘大唐盛世’。”

“所有迹象表明,中国选择的是第二条路。……中国处处把自己当成亚洲在经济和文明方面的领袖,如果承认侵略有罪,就得象德国一样向受害国赔款,象德国一样象向受害国谢罪,就必须彻底放弃中国人优越、中国人应当统治亚洲的‘信念’,就会动摇中国社会经济和道德的根基。象中国这样的民族,如果没有受到沉重的教训是绝不可能自动反省的。”

“越中友好既没有历史的根据,也没有现实的基础。向越南人民宣传越中友好的观念,必然造成思想上的错误和混乱,不是导致人们思想麻醉,就是引起国人对越南政府的不信任。用‘越中世世代代友好下去’之类的不现实的想法来指导越中关系的发展,完全是作茧自缚。历史的教训使我们必须以最大的恶意揣测中国的用心,越南人民争取正义的事业和中国军国主义之间不可调和的矛盾和对立才是越中关系的主流与实质”;……

事实上,关于中国对越“自卫反击战”,现在中国官方极力淡化,也没有举行任何的官方纪念活动。但在越南,官方和民间一直都在大规模的向那场战争中死去的越南人举行悼念活动,教育越南人不要忘记那场战争。那场战争到底谁是谁非,或许若干年后,当那些处于保密状态的资料逐一解密,人们看到真相后才会一目了然。

然而现在,越南民间大多数人对中国持有不友好的态度,却是事实。除了那场战争需要时间来修复两国人民之间的伤痕外,有网文介绍,越南人对中国人不友好主要有如下方面。

首先,中国人对越南国情不了解,是越南人憎恨中国人的原因之一。中越虽是近邻,文化传统和习俗相近,但绝大多数中国人并不了解越南。越南国家弱小,政府财力不足,甚至政府的运作每年还需要国际上的援助,但是,政府的贫困不代表民众的贫穷。中国人的观念是,只要看到这个国家到处破破烂烂,基础设施不完善,街道不够宽阔华丽,就认为这个国家不行。其实,看到表象,不代表就看到了实质。越南一直奉行藏富于民,只要的去到越南百姓家中感受一下,就会对越南的印象就会有所改观。越南家家户户几乎都有自己的法式小洋楼,各类家电和设施并不比中国民众少,再穷的家庭也有一辆把摩托车。越南民众家庭不算富裕,但也绝不贫穷。绝大多数去过越南的中国人,看到的大多是越南表象,而不是越南普通人的实质生活,造成对越南的误解;反之,越南人也从骨子里看不起一部分中国人。

其次,中国人优越高傲的心态,造成了越南人对中国的不友好。中国人自认为中国实力强于越南,大批的中国人去到越南后,对越南人缺乏应有的亲和态度和谦卑的为人。在经济危机期间,中国人普遍流传在越南买东西要扛一大堆钞票,越南女人用很少的人民币可以买到做老婆。实际并非如此,越南政府是穷甚至腐败,但越南百姓并不穷。越南最大的钞票面值50万越盾,相当于中国 200元人民币,上街买东西并不要扛很多钞票,甚至比中国上街带的钞票数量还少一半。除了极少数外,越南女人也并向往中国大陆,而是欧美、日本、台湾这些地方,至于买卖一说,是因为越南很久就形成了“聘礼”的风俗,而在中国农村这种风俗也依然存在;所以大陆男人最好不要做在越南卖老婆的春秋大梦。正是中国人对越南的这些片面看法,造成很多中国人兜里有点小钱就认为自己在越南是“富翁”的笑话。

其三,中国投资者到越南,诚信问题颇受质疑。1990年代中后期,大量的中国人去到越南投资,以为那里可以随便捡到钱。但全世界投资都是一个原则,即“没有投入就没有产出”,赚钱都不是想象那么容易;于是中国人一窝蜂的去,又一窝蜂的退,非法的撤资逃走,留下一大堆诸如欠薪、欠税、欠合作伙伴资金等疑难杂症,让越南政府尤为头疼。中国商人的诚信普遍遭到越南人质疑。同去越南淘金的日本、韩国人,未去之前就把问题考虑得较为复杂,当面对越南社会存在的问题时,应付起来就显得比中国人更游刃有馀。中国投资商的过度投机心理,造成越南人对中国人的商业诚信度不高。中国向国外输出资本时,也把中国商业社会固有的顽疾带到了异国他乡,这不仅自己要反思,也要引起中国政府的警惕。

其四,中国商人对越南消费市场的判断失误,不仅让中国产品在越南滞销,也严重损害中国人的形象和声誉。中国人由于对越南的消费习惯和国情的片面认知,认为越南人消费不起高档优质产品,把国内的淘汰落后生产线迁往越南,其结果可想而知。中国的商品在越南消费者心中就是“劣质”的代名词。日本、韩国,包括欧美人,显然对越南的消费观念比中国人判断要准确的多,一开始就把优质产品推向越南市场,赢得了越南消费者的认可。这也是中国商品在越南大败于日韩的原因,也是越南人鄙视中国人的一大因素。

中国在失去越南民众信任的同时,也逐渐把中国人固有的越南庞大市场利益拱手相让给日本、韩国。越南人对中国人不友好,绝不仅仅是那场战争,还有更多的东西值得反思。

其中,越南民主改革的成功,也成为越南人看不起中国人的原因。中越两国现在的社会性质虽然早已转型,但还是区别很大。一段时间里,“中国模式”靠分享廉价劳动力收买西方资本家,并间接地控制了西方政治和学术,使西方主流社会放弃了价值观而屈从于经济上的利益。但现在,情况正在发生着变化,“中国特色”的不自由市场经济正在凸显其权贵本质,经济增长面临停滞甚至滑坡,政治体制面临危机。可是,越共的民主改革,早已走到中国大陆的前面;国际社会普遍对越南在民主改革方面所取得的进展给予很高的评价。他们非常认同邓小平说的一句话:“我们所有的改革最终能不能成功,还是决定于政治体制的改革。”
越南的民主改革始于1986年,经过20多年的努力,越南的民主改革已经取得实质性的进展,主要表现在以下五个方面:(一)越南共产党已经基本实现了党内民主;一是强化中央委员会对中央政治局和中央书记处的监督,对重大政策主张、重要干部任免、大型工程项目等都要在中央委员会集体民主讨论基础上进行无记名投票表决。二是越共在中央全会上实行质询制度,开创了党内民主的新形式。每位中央委员都可以对包括总书记在内的其他委员提出质询,也可以对中央政治局、中央书记处、中央检查委员会集体提出质询,直到得到满意答覆为止。三是提前公布党代会政治报告草案,广泛吸收党内外智慧。四是实行中央委员和重要领导职务的差额选举和信息公开化。五是越南允许共产党内有“内部派系竞争”,党内可以发出不同声音,也可容纳不同人物进而实现利益的平衡。

越南社会已经初步具有政治民主:一是越共“十大”前将《政治体制改革报告》交全民讨论,政治体制改革步伐明显加快;二是国会代表实行差额选举;三是国会代表允许非党参选;四是国会代表允许自报候选人参选;五是国会代表允许竞选,候选人可以通过与选民会谈、接触或向选民报告自己如被选为国会代表后将怎样履行职责等方式进行竞选;六是国会代表选举实行社会监督;规定候选人、社会团体代表或被委任者有权见证、监督检票和对检票提出申诉。报刊记者,电影、电视、广播电台记者,摄影记者得见证监督检票;七是国会代表职业化,要求参选人要有履行国会代表职务、参加决定国家重大事项的能力和水平,有优良的道德品质,模范地执行宪法和法律,并得到人民的信赖;八是国会甚至有权对由其选举或任命的领导人(包括国家主席、国会主席、政府总理)进行 “信任投票”。国会代表可在国会会议上向包括总理在内的政府官员提出质询,质询场面向全国现场直播。

越南基本实现了依法治国:一、司法基本独立;二、为避免“党大于法”,越共规定,国会专职代表比例不得低于25%,排除兼职代表“既踢球,又吹哨”的弊端;三、越共积极推动司法改革,最高法院可审理党的高级领导干部的腐败案件,越共中央完全不干预审判工作;四、越南的国会代表、政府高官必须申报财产。

越南国内出现较为成熟的政治反对党,在越南销声匿跡很久的越南民主党,2006年6月1日公开发表宣言,宣佈该党将復建并重现政坛,继续高举民主、自由、人权、法治的旗帜,反对一党独裁、要求还政于民,宣称越南将要建设一个美国式的国家。

对此,原人民日报社副总编辑周瑞金评价道,“越共推进政治体制改革,迈出了切切实实的步伐,特别在加强党内民主和监督体制建设上,做得既积极又稳妥,既大胆又细致,值得改革先行者中国学习”;“越共的政治体制改革是走正路,出实招,迈实步,收实效的。”

越南民主改革的成功将促使其国民的自豪感与幸福感的提升,觉得自己有了尊严。

中国谚语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西方国家也有类似的谚语:“告诉我谁是你的朋友,我就知道你是什么人!”从前,中国大陆支持波尔布特为首的柬埔寨魔鬼政权;如今,还在扶持金正日这个腐朽政府。而民主化之后的越南,却与中国大陆越行越远;也许将来,越南民众只会越来越看不起中国人。

文:颜昌海
乐乎设计,乐乎生活~

TOP

发新话题